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43 太上忘情訣

“夢?”鐘山驚奇的問道。
  “不錯,因為我血脈傳承的緣故,所以我能在醒來后知道大概情況,我有過幾次經歷,每次因為它而做夢一個月,一個月期間,我睡熟了,它一直在我的身邊,觸手可及,只要我能夠醒來,就絕對能夠抓到它,應該非常容易,但,沒一次能醒來的。”念悠悠一陣氣惱道。
  “呃,夢?夢里一個月?”鐘山問道。
  “不,夢里是一百年。外界沉睡了一個月,但是,在夢里的世界卻是一百年。”念悠悠說道。
  “一百年?”鐘山張張嘴巴。
  “是的,你要在這一百年里醒悟出自己正在做夢,并且想辦法讓自己醒過來念悠悠說道。“你醒悟過?。鐘山問道。
  “我為了捉它,被它引入夢境九次,不過,其中一次,我詭異的醒悟了,知道在那個世界不是真的,我是在做夢,可是怎么也醒不過來,我將那事情告訴夢中的一個人,頓時,夢中世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空空蕩蕩,非常孤寂,又不能修煉,我就一個人待在無人的地方,孤獨的度過三十年,才又有人憑空出現。”念悠悠心有余悸道。
  “三十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孤獨寂賓的等待?”鐘山感嘆道。
  這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啊。將人關在小房間,關禁閉幾天,人就受不了了,她這是三十年?怎么過來的?
  “是啊!有人出現,我是多么的開心,我拼命說話,拼命說話,說盡我心中的孤寂,又等了十年,我才有勇氣再度想辦法,我選擇了自殺。”念悠悠說道。
  “自殺?”鐘山看向念悠悠。
  這,需要更多更多的勇氣,自殺?修者,誰又有勇氣放棄長生的機會?
  “可是,自殺后,我才現。還是行不通,我自殺了,卻被帶入另一個夢境,直到百年全部度過,直到外界一個月結束,小獸早不知跑哪里去了念悠悠說道。
  鐘山張張嘴巴一副的不可思議。
  “后來,我找了個人與我一起來煉心藍海,按照我的方法,再度進入深處,又遇到小獸了,我們一同進入夢境,但,卻是同一個夢境。是我的夢境,一些場景,他根本沒見過,但好似熟悉一般,我們生爭執,生死之斗后,我將他殺了,然后我們一起進入又一個不同夢境。直到百年結束念悠悠說道。
  “那就是說,根本不可集醒來了?”鐘山古怪的說道。
  “不,九次的經歷,讓我也明白了一些東西,想要出來,并不是不可能,只要兩個可能生。”念悠悠說道。
  “兩個?哪兩個?”鐘山皺眉問道。
  “第一個”就是你要現自己是在做夢,你是在夢境之中,就像我那次一樣念悠悠說道。
  “嗯!第二個呢?”鐘山問道。
  “就是夢境中的人排斥你、殺了你,讓夢境排斥你,將你排斥出來,那不就醒來了嗎?”念悠悠說道。
  “呃,好像說的有點道理鐘山古怪的想了想道。
  “但。那是你的夢境,夢境中人都是你自己產生的,怎么可能殺你?排斥你?就算夢中有人要殺你,但由于自我保護意識的驅使,肯定有另一個“英雄。將你救出虎口。所以說太難!”念悠悠皺眉道。
  “嗯!”鐘山點點頭,皺眉深思了起來。
  “你是我見過最奇特的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念悠悠說道。
  “我?”鐘山一陣古怪。我又不是神。
  “對,連智光羅漢都殺了,還有什么不能的?”念悠悠眼中光道。
  鐘山該說什么呢?這兩個根本無關的事情。那是有墨玉符策,自己以前睡覺做夢,可根本用不到身上的法寶。
  “走吧,都進來了,我跟你去看看鐘山說道。
  “嗯!”念悠悠點點頭。
  抓著鐘山的手,拉著鐘山快向煉心藍海深處而去。
  漸漸的,鐘山看到的幻境越來越深,越來越逼真,有幾次,鐘山差點沉浸進去了,還好念悠悠拉著自己。
  “前面是大山,停下,我們要撞山了!”鐘山看著面前的大山驚叫道。
  念悠悠微微一笑,拉著鐘山撞山而去。
  “呼幾”
  根本不是什么山,依舊是幻境。
  鐘山咽咽口水,心中不斷給自己灌輸信念,這里一切都是假的,不要再相信,都是假的。
  “要到了,小心。”念悠悠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網答應完,鐘山又看到了一個幻境,一團藍光向著鐘山和念悠悠撞來。
  鐘山知止幾乏刁境,但懷是本能的擋在了念悠悠面藍光穿過二人身體。
  繼而,二人就昏昏沉沉的到下了。
  二人一起躺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不,應該是睡著了。
  “咦咦咦咦咦咦”
  隨著一連串的奇怪聲音,一個拳頭大小藍色毛球,一蹦一蹦的蹦了過來,拳頭大全是藍色毛,好像小肉球,兩只細細的小腳,兩個。連鼓掌都靠不在一起的小手,還有一條細細的小尾巴,黑亮的小眼睛閃來閃去,非常可愛。
  毛球跳啊跳,跳到二人之處。蹦到鐘山肚子上,歡快的蹦了一會,又到念悠悠肚子上蹦了一會,見二人真的睡熟了,才無比歡喜的又叫了起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二人睡著了,同樣也是遇到了念悠悠口中的小獸,被帶入了夢境。只是,到底是什么夢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空陰沉沉的。
  ”
  一聲雷鳴,下起了小雨。小雨還在不斷變大。
  鐘山一身白衣,一副書生打扮,和一群人站在一片大湖的碼頭之處。等待渡船的靠岸。
  “下雨了!下雨了!”周圍的人一陣焦呼,繼而調頭化為鳥獸散了。
  轉眼只剩下鐘山一人,茫然的看著天不斷落雨。好似忘記了什么,但什么也想不起來。
  正在這時,湖面上一艘小船緩緩駛過。
  “船家。船家!”鐘山馬上不再想那忘記的事情,高呼了起來。
  小船緩緩駛來
  “多謝船家,多謝船家!”鐘山興奮跳上船。終于等到船了。
  船家穿著蓑衣,在船尾搖獎,鐘山進入船艙,船艙之中,念悠悠一身自衣,無比出塵,無比漂亮的坐在那里,看了看鐘山。
  好似第一次看到美女一樣,鐘山這一看就看傻了,呆呆的看了半響。
  “這位相公。”念悠悠看向鐘山叫道。
  “哦,對不起姑娘,我,我剛才失態了。”鐘山馬上一臉害羞道。
  念悠悠嫣然一笑道:“這位相公請坐,大家都是出門在外的人,無須拘束。”
  “好!”鐘山有些拘束的坐下。
  一坐下。鐘山就顯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一見鐘情?這種感覺好奇妙,鐘山想和對面的白衣美女說話,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又怕打擾會冒犯佳人。
  船艙內不覺顯得有些生悶。
  “外面的環境真漂亮!”念悠悠看看外面自語道。
  鐘山好似找到話題,馬上說道:“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我們西湖的美景是舉世聞明的。”
  “敢問這位相公你是本地人士嗎?”念悠悠看向鐘山笑道。
  “我姓許,名仙,字漢文。鐘山慌忙自我介紹道。
  聽到鐘山介紹,念悠悠抿嘴一笑。
  “姑娘笑什么?”鐘山有些尷尬道。
  “許相公,我是問你是不是本地人士。”念悠悠笑道。
  這時,鐘山才知道自己答錯話了。馬上臉上一紅道:“我叫許仙,錢塘人士,世代為商販賣藥材,父母不幸早亡,今天趁清明佳節。特意來掃墓的。游玩西湖,沒想到偶遇佳人,不知姑娘如何稱呼?”
  念悠悠溫柔的一笑道:“我叫白素貞。家住四川芙蓉城,父親曾經為官,只是去年父母相繼不再,無依無靠,就來投靠親人,只是到這里才現,親人早已不再,只能暫居清波門。”
  “姑娘一人在此生活,挺孤單的。”鐘山馬上感嘆道。
  “不,我還有個妹妹,小青,青兒一直陪我,并不孤單。”念悠悠搖搖頭笑道。
  這時船忽然晃了起來,東搖西晃,好似要翻了一樣,念悠悠身形一翻,好似要倒下一般,鐘山上前一把穩住。
  “白姑娘,你沒事吧。”鐘山說道。
  “我沒事,謝謝許相公念悠悠說道。
  “姐姐、姐姐!”隱約間船外傳來叫喚之聲。
  “咦?什么聲音?”鐘山馬上對外看去。
  而念悠悠卻看船的另一邊。并且在雨打的嘈雜中對外面輕叫著:“青兒,不要鬧了,回去再說
  “你剛才跟誰說話?”鐘山問道。
  “沒有,我說這天氣,雨太大了念悠悠馬上說道,引開鐘止。注意。而此玄大湖之中,一條巨大的青蛇快游走。
  比:**要到了,求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