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40 佛祖

罰有人都愕然的看著鐘山,濁原步打抱不平的。變成希川“膩仇,這報仇到一半,忽然對拉架的人大打出不過智光羅漢的時候,還淚流滿面。
  這唱的是哪一出啊?
  眾浮島之上,所有觀望之人都愣住了。很不合理,從鐘山跳出來之際。就一切顯得很不合理,亂七八糟的,這打的稀里糊涂,更是哭出來了。
  今天太瘋狂了!我們都看到了什么?
  “父親!父親
  下方兒子一臉擔心的叫著。尸先生皺眉看著天上,念悠悠眼中盡是驚奇。哭?從來沒看到鐘山哭過,他也會哭?怎么會這樣?
  “吼
  鐘山怒吼一聲。抽刀再度狠狠斬向智光羅漢,眼中盡是癲狂。鐘山要他死!
  忻”
  “嘭”
  智光終于怒急了,一聲冷哼。一掌打在鐘山胸膛之上。
  鐘山倒飛五百米,頓時執刀再度瘋狂沖上去。
  “轟轟轟
  鐘山受了百多掌,終究不是智光羅漢的對手,智光羅漢也沒敢下殺手,當然,就因為智光羅漢沒有下殺手,才使得墨玉符篆沒有臨死護主,否則誰死誰活還不一定。
  “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智光羅漢經過鐘山一陣糾纏之后,眼中終于閃過一股兇光。起了殺意。
  鐘山通紅著雙眼,臉上只有兩道淚痕。還有那死死的殺意。
  再度執刀沖向智光羅漢。智光羅漢也是怒目之際,手頭多出一柄長劍。劍頭之處,一絲幽藍寒光閃過。
  ”
  半空中的鐘山終究沒有對上智光的長劍,而是憑空而來的一根長鞭瞬間纏住鐘山。繼而一拉,鐘山被拉了回去。
  是念悠悠!
  念悠悠眼見智光羅漢起了殺意,馬上用自己的鞭子將鐘山綁走。直接拉到先前的院落。放尸先生還有他兒子進來。一把將門關上。
  “啪”
  大門一關,外面的人沒有熱鬧看了,一副掃興的神態。當然也有很多人對著念悠悠那間小院凝重的看了又看。畢竟,念悠悠可是非常有名的長生界那位的弟子。
  智光羅漢原本已經起了殺意,準備殺死鐘山,即便以后面對他“師尊”也是鐘山自找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證,但最危急關頭,居然被念悠悠救走了!看看下方黃袍人的尸體,再看看念悠悠的小院。智先,羅漢一臉陰寒,扭頭飛走了。
  小院一間大廳之中,大門緊閉,陣法全部開啟。隔絕內外。里面只有四人。
  念悠悠、尸先生和鐘山父子。
  三人都看著鐘山,鐘山身上的皮鞭已經撤去,鐘山抓著一個杯茶,艱難的往嘴巴處送著,鐘山在努力克制內心的憤怒,這端茶好似變的極為艱難一般,一點一點送向自己嘴巴之處。
  “啪幾”
  茶杯被捏炸了,鐘山仰頭,深呼一口氣。這才好出一些。
  “父親,你沒事吧!”
  扭頭看看自己的兒子,鐘山略微平靜的長呼了口氣道:“我沒事,天兒!”
  天兒。鐘天。鐘山大義子,大情皇朝大太子。昔日就是鐘天為鐘山祈得一粒破禁丹,才讓鐘山踏入先天,進入修行界的。
  “父親,剛才怎么回事?那人是什么人?為什么你那么大火氣?”鐘天一臉擔心道。
  “是啊,你瘋了嗎?你才元嬰期,就跟智光羅漢拼命了?你不耍命了?要不是我救你,你今天就橫尸當場了。”念悠悠也是說道。
  “多謝!”鐘山對念悠悠看了看。
  “你記得就好!”念悠悠馬上說道。
  “天兒,你為何要殺那黃袍人?”鐘山看下兒子道
  “父親,你還記得那日龍門谷給我們破禁丹的那人嗎?就是我師尊。”鐘天說道。
  “怎么?”鐘山問道。
  “師尊死了,就是剛才那人殺的。他的宗門和我所在的大明寺敵對。不。應該是受極樂凈土人挑唆,才處于敵對的。他殺了我師尊。”鐘天依舊憤恨道。
  “嗯!”鐘山點點頭。
  “父親,你才才怎么?”鐘天問道。
  “那人叫智光?哈,哈哈哈”鐘山怒急反笑道。笑的那么癲狂。
  三人都看向鐘山。
  “昔日,裂天太子殺你母親州,我只所有人都記下了,他,智米,當時是裂天太子下屬“贊典中一個幫兇鐘山雙眼一瞪道。
  “他?”鐘天眼中也迸發出一股兇戾。
  鐘山的其它義子不一定記得蔡兒,但是鐘天還記得那漂亮的母親,昔日自己是一個乞丐,即將餓死在荒野。那時一輛馬車路過停了下來。車上下來兩個,人,一個,是鐘山,還有一個就是魏蔡兒。
  “這小乞丐好可憐,老爺。我們救救他吧!”
  “來,將粥喝了,喝了刻,有力氣了”。
  “你看你,跟你父親練功。也不要這么拼命啊,全身是傷,不耍動,我幫你擦藥
  “又一個,人躲在這里偷偷的哭了?修行沒有弟弟們快,沒有就沒有吧。他們也有比不過你的地方啊,來,這是娘給你做的糖糕,就你一人有哦!”
  過去,一幕幕重現,鐘天頓叫也雙眼通紅了起來,母親,在鐘天心中。蔡兒早已成為最重要的人小時候,就是因為母親經常偷偷照顧自己,才使得自己不至于頹廢。才有勇氣不斷堅定努力。
  魏蔡兒死后,不僅鐘山癡癡傻俊很長一段時間,鐘天也跪在母親靈前不眠不休直到昏迷。
  “父親,我要殺了他”。鐘天通紅著雙眼道。
  “啪。鐘山一把拉住鐘天的手。神情肅穆。
  被鐘山抓著手。鐘天才冷靜了一會,但雙眼之處,也流下了兩行淚
  鐘天已經能夠感受到父親先前的癲狂了。母親,那溫柔和慈愛的神態,早已融化了這對父子。只要一想到魏蔡兒,讓鐘山如何能夠克制?
  “他是我的”。鐘山冷聲道。
  “父親”。鐘天不滿道了
  “除了裂天太子,你不許動。其二十幾人,我會給他們的畫像。你我父子。誰找到算是誰的。”鐘山狠聲道。
  “嗯”。鐘天馬上點點頭。抹了抹眼角淚水。
  “裂天太子?你的仇人居然是那兩朝太子?”念悠悠驚訝的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顯然鐘山早已查出裂天太子的來歷。
  “呵,你這個,仇。難!太難了!幾乎不可能報的。”念悠悠搖搖頭道。
  “兩朝太子?何意?。尸先生問道。
  “這裂天太子可是非常強大的。兩朝。大離天朝與太歲天朝。同是兩朝太子。
  當然,有主有次,他是太歲天朝的太子。但,因為其母親是大離天朝涅凡塵的重重孫女,所以被大離天朝也破格封為太子,多享受一份天地業位!不說他身份所帶來的兩大天朝力量。就算他個人實力,也是極為兇悍的念悠悠說道。
  “哦?”鐘天看向念悠悠。
  “大離天朝,加上他是六名太子,而他因為有涅家血脈。能召喚出鳳凰族的太子,實力帝極境,而他又是太歲天朝的太子,太歲天朝的國獸是什么知道嗎?。念悠悠問道。
  “烏鴉”鐘天說道。
  “對,烏鴉,烏鴉中的皇者。三足金烏!如太陽般的三足金烏。太陽真火焚盡萬物,太歲天朝十大太子,每人都能召喚出一只三足金烏,這十個太子,又叫十大金烏太子,十個太子同時出手,十日橫空。威力浩瀚無窮。威力之甚。不足形容啊!你們要與裂天太子為敵,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他能召喚出的兩個帝極境兇獸,鳳凰太子與三足金烏。其次,還要考慮兩大天朝的態度,撇開大離天朝,那太歲天朝的十日橫空。就絕對是一道巨大的天嶄念悠悠搖搖頭感嘆道。
  “天嶄?哼”。鐘山眼中閃過一股兇戾。
  鐘山不再多說。鐘天也不再多說,二人將這份仇恨深深埋在心底。努力使自己平靜,使得自己冷靜。
  “尸先生,你和天兒先出去,順便跟他說說你我關系,還有我家里的事情鐘山對尸先生說道。
  “是”。尸先生點點頭。
  “天兒,你先出去!我與念悠悠有話要說;。鐘山說道。
  “是!”鐘天點點頭。
  念悠悠略顯奇怪。直到二人走出了大廳心
  鐘山深吸口氣,再度封起大廳,并且取出自己的旗陣,又布置了一道隔絕陣法。
  “你要和我說什么?”念悠悠奇怪的看向鐘小
  “你先前說過。你上次和我一別,就來極樂凈土了,你對這里肯定很熟悉。我想了解情況。關于智光羅漢的住處,經常去和可能去的地方,并且將那些地方所屬和有哪些不確定因素告訴我鐘山看向念悠悠道。
  “什么?你,你不會想在這極樂凈土。智光羅漢的老家殺了他吧?”念悠悠一臉詫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