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3 許仙

魔魘兇漢沖來。鐘山沒有半分畏怯六眼角露出約巾棋…目光。雙目一寒,執刀而上。
  “嘭。
  鐘山下刀極為狠絕,沒有絲毫脫離帶水,對于外圍金丹期的魔魘兇漢,無不是一刀將魔魘一斬兩半。
  不是橫切。而是豎斬。兇漢若是躲不過。轉眼一刀被分兩半,而跳開的兇漢,卻是隨著鐘山一個扭身,腳下一錯,狠狠一刀沖天而上,刀光一起。一分兩半,血灑滿天。
  鐘山下手極為狠辣,而且對于兇漢,以暴制暴,兇漢惡毒殘暴,鐘山對付他們,比他們更加殘暴,很多時候,僅僅可以一刀抹過要害就能解決的事情,鐘山卻是殺戮性非常重的狠狠斬去。
  斬、斬、斬!
  鐘山一路所過,天上灑滿了血肉,地上落滿了尸體。
  兇漢們好似并不畏懼一般,繼續蜂擁沖上前去,只有魔魘好似微微害怕一般。
  鐘山沒有用雷基**,僅僅普通刀斬。斬,斬,斬!
  一路說過,尸體橫飛,鐘山雙眼也變得極為通紅,殺殺殺殺殺!
  鐘山之處,滿天飛尸,好似一個巨大絞肉機一樣,快速殘暴的收割著兇漢的生命。
  而劍傲之處,卻是絕美很多。一劍揮出,劍頭出現一朵青色劍蓮劍氣,劍蓮緩緩開放,頓時收割大量兇漢的生命,一劍斃命。看到遠處鐘山那兇悍的拼殺,劍傲微微愕然,瘋子!
  遠處,山峰之巔。
  尸先生和初九都是眉頭微皺。
  “鐘山?呵,他心中憋著一股詣天戾氣啊。”初九深吸口氣道。
  “哦?”尸先生扭頭看看初九。
  “從他暴戾的刀法看來。他這份酒天戾氣還在瘋漲著,比起二十幾年前,更加的旺盛了。憋了這么多年。也虧他有如此大的毅力初九深嘆口氣道。
  “二十幾年前,就有了?。尸先生皺眉道。
  “不錯,當時我就看出來了,無論是劍法還是刀法,里面都壓抑著一股治天戾氣。這是一種無形的暴戾氣息,證明他心中有著這一份執著。很可能是仇恨,仇恨之大,超出你我想象,而如此一份暴戾的仇恨,他居然全憑意志強壓了下去。這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而每次戰斗,他都會選擇這種暴戾而又拼死的戰斗之法。為了暢快淋漓,更為了發泄心中的戾氣。”初九為鐘山點評道。
  “你是如何肯定的?”衛先生皺眉道。
  “我以前也是這樣,只是,我沒有他那么執著,仇恨也沒有他那么大,也沒有他那么強大的意志將其壓迫在心底深處。暴戾之氣有時能影響他的冷靜。但是更多時候卻會增強他的霸氣,你沒發現,鐘山越來越霸氣叢生了嗎?或許,少主真的遇到了一個最強對手。”初九忽然
  道。
  “切身體會,難怪你能看出來。”尸先生微微感嘆道。
  “切身體會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是我知道有這么一個人曾經也是充滿這種仇恨的暴戾之氣。”初九深吸口氣感嘆道。
  “他怎么樣了?”尸先生淡淡問道。
  “為一己仇怨,在神州大地掀起酒天血雨,滅絕一個種族,屠殺億萬之多,鋒芒之甚,莫可匹敵!”初九說道。
  “滅種?”衛先生感嘆道。
  “若是不信,你可以按集他的資料,他叫“玄元初九笑笑不談道。
  “不用,我見過這類人尸先生搖搖頭道。
  “呃?你見過?”初九有些意外的看向尸先生。
  尸先生搖搖頭不再多說。二人再度看向下方。
  下方之處,鐘山就是一個絞肉機。殘暴的兇漢,在鐘山面前頓時變的“文明。了很多。
  可是,這些額頭刺著“么。字的兇漢,好似一點也不畏懼一般,不停的沖向鐘山,眼中只有兇狠。還有就是盯著鐘山心臟。
  金丹期的,在鐘山面前就是磨刀的糙石。接下來就是元嬰期修為的兇漢了。
  “吼。
  眾元嬰期兇漢騎著魔魘,提刀斬向鐘山。人馬合這一刀斬下的力道大出了好多。一道道巨大的刀罡帶著恐怖的黑氣向著鐘山斬來。
  元嬰期?鐘山何等兇人,豈會在乎同級相戰?雙眼一瞪,一刀劈出。百道巨大刀罡,不,應該是最龐大的刀氣,如百道天嶄一般,瘋狂的豎斬向整個戰場。
  “轟幾
  一聲超級巨響,小鎮的一片區域。頓時化為廢墟,煙塵沖天,原先沖來的四名元嬰期魔魘兇人,頓時成為刀下亡魂。
  鐘山
  雙霸道了。鐘遼依舊貨得不度揮刀。滿天刀影”吼石般狂爆著四方環境。
  鐘山所過之處。好似刮起了強大的旋風,道道刀影,就是漫天狂風。無數尸骸就是飛沙走石。
  鐘山所過,兇漢不是斬死的,是被鐘山狂暴的刀法“炸。死的。
  元嬰期?合體期強勢的六道都死在了鐘山之手,鐘山還會在乎這里的合體期?
  鐘山目標,兇漢首領。直接沖向那拿著怪異晶體的首領。兇漢們好似根本不知畏懼一般。好似少根筋一樣,如此強勢、如此爆炸性的鐘山沖來,這些兇漢居然一點也不怕,依舊貪婪的看向鐘山心臟不畏,無知?無畏?
  鐘山做事,都極有目的性,即便和劍傲比殺人,也不忘擒賊先擒王!
  北面,劍傲殺人就柔美的多了,劍傲在看到鐘山的“兇暴,之后。也沒有施展超級劍法,而是也如練劍般的斬殺眾人。
  往往對手離劍傲很遠的距離。劍傲那劍蓮般劍氣就射入其周身眾大穴。劍傲劍法超絕,最最普通的一劍。往往化腐朽為神奇,造成無法想象的效果。
  漸漸的,二人依舊屠殺近一般的魔魘兇漢。
  但,這些魔魘兇漢就是非常奇怪,不怕死!不拍痛!好似已經被抽去七情六欲一般,大無畏!
  尸先生和初九已經慢慢飛向戰場。戰局一目了然。
  入得戰場,初九略微疑惑的看看尸先生。因為尸先生在收尸!
  收尸?
  尸先生在地上大量尸體中翻找,找著找著,找到合適的,就反手收了起來。初九無比古怪。某非這尸先生還有戀尸癖?
  中央旗陣內的百姓,看到外面有人殺了魔魘兇漢,原本應該慶幸獲救的,但,很多人在看到鐘山那屠殺的場景之后,都恐懼的縮了縮身子。更有膽小的嘔吐了起來。鐘山一刀所過,魔魘和兇漢盡數炸開,是炸開啊!
  所有人都恐懼的沉默之中。
  不管戰場如何,這個時候,在小鎮東方,極遠之處,同樣還站著一男一女。顯然也是如鐘山之前一樣。被漫天怨氣吸引而來。
  二人站著一座山的半山腰!皺眉的看著戰場中心。
  男子一身藍袍,甚至披灑著深藍的頭發,白暫的皮膚,精致的面容。看上去無比俊朗。加上略微妖艷的桃花眼。絕對是萬千少女的克星。雙眼只要微微眨下,就能電死一群花癡的主。
  “念悠悠,為什么要躲在這林中?”男子問道。
  女子居然是和鐘山一別的念悠悠。
  “我看到了點有趣的東西。”念悠悠目光停留在遠處鐘山身上笑道。
  “哦?”男子也是看向戰場。
  “是有點意思。”男子也忽然露出一絲邪笑道。
  “哦?師兄看戰場中二人如何?”念悠悠扭頭問道。
  “一個拿刀的屠夫,粗魯不堪,另一個有點意思,劍法很有愛!”藍發男子邪笑道。
  “哦?我可是對那屠夫很有興趣。”念悠悠盯著鐘山笑看道。
  “你?”藍發男子略微奇怪道。
  “是啊,要不待會,將他們支開,你跟著拿劍小子,我跟著那屠夫?”念悠悠手頭把玩著一根皮鞭道。
  “你要和我分開?”藍發男子略微驚奇道。
  “怎么?不準備追悲青絲,準備追我了?”念悠悠一臉戲德道。
  藍發男子馬上站開一點道:“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你可是個“血寡婦妹后”我可不想讓你吃”。
  “師兄真是太絕情了”。念悠悠一副楚楚可憐道。
  邪笑了一下,藍發男子說道:“若是沒有悲青絲,我或許還會考慮一下,畢竟帶刺的玫瑰才更有味道。可惜啊,我已經過了那種尋刺激的階段,我有我更大的目標。長生界中還有一座冰山等我融化。”
  “悲青絲?呵呵,那祝師兄成功嘍,不過,你真的不該小看那個“屠夫”念悠悠戲徒的看向藍發男子道。
  的確,藍發男子真的不該只看鐘山表象,又怎么可能會想到,自己苦追不得的悲青絲,其實早就心有所屬。而那個所屬之人,正是他不屑一顧的“屠夫”
  聽到念悠悠的話,藍發男子感覺到一絲話里有話,可是一時半會,如何能夠猜到?只能看看念悠悠。再深深的看一眼遠處的鐘山。
  滿身的暴戾氣息,血灑滿身,居然都不管不顧,如此不知潔凈之人。真的是個粗魯不堪。冷冷對著鐘山看一眼,目光再度轉移到劍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