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31 開槍

五個月山率領大軍抵達大羅天朝邊“大軍不斷前行。
  “。
  遠處一個哨探快飛來。
  “啟稟大帥,前方現數百萬大軍。肅軍整齊,靜候之中,帥旗“太宗哨探馬上稟報道。
  “太宗?三太子,太宗王?”水無痕微微驚訝道。
  “他是在等我們?”林嘯微微疑惑道。
  “等我們?”水無痕看向林嘯,有些不解。
  “準確的說,應該是在等大帥。”林嘯說道。
  鐘山看看遠處,想了想對面前哨探道:“帶路!”
  大軍緩緩前進,向著遠處所謂太宗王軍營而去。
  不久后,鐘山就看到了那數百萬大軍,分布在一處平原之上,靜靜而立,軍紀嚴謹。在三軍面前,是一個巨大的宮殿,也就是太宗王的大帳。
  宮殿面前,正站著一身戎裝的太宗王,還有一批太宗王最親近的將領。無比盛大,無比隆重的等候著。
  鐘山走到近前。
  “下臣鐘山,拜見王爺,見過諸位將軍!”鐘山對著眾人行禮道。
  “東方公客氣了,昔日一別。東方公神采依舊,本王本想請東方公去我太宗城一聚,你我促膝長談。但知曉東方公有要事要辦,怕耽誤了你行程,特將太宗城宮殿搬來,為東方公送行太宗王如春風拂面的笑道,并且非常親切的一把抓著鐘山的手臂,拉著鐘山。一同走向一旁大殿。
  鐘山眉頭微皺,心中暗叫大宗王厲害。不是修為,而是為人處世。如此隆重。僅僅為了給自己送行?
  “王爺客氣了。”鐘山被拉著手只能謙虛道。
  后面林嘯、水無痕與柳無雙在外整軍,尸先生與炙火緊跟而入。
  大殿內擺滿了眾多佳肴。
  “東方公,文怒蒼天、天崩計劃、朝堂智辯申齊天。每次回憶起。都讓本王無限感慨,世上盡有如此神話般的人物。”太宗王請鐘讓三人坐下后夸耀道。
  “王爺言重了,鐘山只不過僥牽而已。”鐘山馬上謙虛道。
  “僥幸?呵呵,天下又有幾人能如此僥幸?不知什么樣的宗門能教出東方公這樣經天緯地之才?”太宗王盯著鐘山笑道。
  鐘山眉頭一皺,太宗王不知道自己是開陽宗的嗎?
  “呵呵小門小派,說出來圖惹笑談,不提也罷!”鐘山搖搖頭
  道。
  見鐘山不愿提。太宗王也適時的岔開,酒宴之中,太宗王對于鐘讓的拉攏只字不提,相談都是那些趣聞軼事,沒有涉及絲毫政治,但就因為如此,才是太宗王的高明之處,相談甚歡,不著痕跡,卻又在鐘山心中埋下種子,以待以后成熟摘取。
  酒宴之中,太宗王準備了一些歌舞,雖然比不過昔日念悠悠的一曲金沙舞,可也難能可貴。歌姬舞姬盡是風華絕代。
  尸先生和炙火至始至終都不說話。坐在一旁品菜。直到約有一個時辰時。
  “王爺,甲字營兩個士兵執王爺令牌,說要見王爺這時,一人上來通報道。
  “哦?我的令牌?”太宗王先是微微疑惑。
  “歌舞撤去,有請!”太宗王好似忽然想起,馬上說道。
  “呃?”一旁鐘山微微疑惑。士兵?太宗王手底下的士兵?怎么讓太宗王如此鄭重?
  “是!”那通報之人馬上走了下去。
  很快,從大殿外走進來兩個男子。二人都已經褪去軍裝,各自換上一身潔白的衣裳。都各背著一柄長劍。一前一后。好似一對主仆。
  在二人踏入大殿的瞬間,鐘山就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股驚訝,因為這二人,鐘山網好認識。昔日天狼島一別,已經有二十幾年了。
  劍傲!八門金鎖陣中,和隱軀鐘山比武的劍傲,和鐘山戰成平手的劍傲!那個要以一柄長劍敗盡天下英雄的劍傲!還有一直貼身保護的強者初九!
  劍傲!初九!
  劍傲踏步入殿,周身自稱一股微風環繞,細細望去,會現,那不是微風,而是時刻繚繞于劍傲身體的劍氣,無數小劍氣好似微風一般,環繞劍傲四周。
  初九依舊恭敬站于劍傲身后。
  劍傲入殿也看到了鐘山,但。僅僅一帶而過。并未關注鐘山,眼神之中只有一股劍意。
  “劍傲,你怎么來了?”太宗王問道,并且一揮手,身旁一席下屬迅讓出座位,并且由下人整理新的菜肴。
  “古太宗,為磨礪劍法入你軍營。今日我已悟透我所需要的一切,特此感謝,并且向你告辭的。”劍傲看向古太宗鄭重道。
  “告辭?這二十年你雖在軍營,可本王還沒盡。舊心之誼,不若隨本圭前往大宗補本圭心中遺憾比口,互說道。
  “不了,以后有緣吧,劍某欠你一份人情。”劍傲搖搖頭說道。
  得到劍傲的承諾,太宗王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那本王也就不勉強了,以后若是還需要本王幫忙,盡管開口。”
  劍傲微微一禮,繼而帶著不一言的初九踏步而出。
  看到劍傲離去,太宗王眉頭微微一皺,但并未表露絲毫情緒。
  “王爺,時候也不早了,我們也要趕路了。”鐘山馬上起身道。
  “呃?好,我送你們”。太宗王沒有挽留,而是非常灑脫的送著鐘山。
  出了大殿,一直送出百里。
  一座山峰之巔,太宗王帶著一群下屬看著遠去鐘山大軍的背影。
  “怎么看?”太宗王對著身后一人問道。
  “名不虛傳!”太宗王身后的一名白衣謀士微微感嘆道。
  “查的怎么樣了?”太宗王凝眉問道。
  “查不出了,這個鐘山的來歷。最早延伸到千幽公主的侍衛。別的一點痕跡也沒有了。”白衣謀士搖搖頭道。
  “一點痕跡沒有?不可能的。是被抹干凈了。這大羅天下,又有誰能將鐘山的來歷抹的干干凈凈。即便我“天策府。的人都查不到?”太宗王雙眼一瞇道。
  “圣上?王爺,你是說圣上抹去了鐘山的來歷?。白衣謀士瞳孔一縮道。
  “嗯,這個,人,圣上要用,而且還做得如此徹底,傳我話,撤回所有人,不得再探鐘山。”太宗王說道。
  “是!”白衣謀士馬上應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鐘山帶著大軍,一路向著東北。
  五日之后夜晚,大軍歇息在一個隱蔽的山谷。中軍大殿之處。燈火通明,百丈之內,所有侍衛不得靠近。并且用陣法隔絕了聲音。
  因為鐘家軍來了兩名貴客。劍傲與初九。
  殿內僅僅準備了一些清茶。
  “劍傲,你不會又想找我切磋吧。”鐘山笑道。
  劍傲看看鐘山道:“還不是時候。”
  “哦?”鐘山疑惑的看看劍傲。
  “我的劍法還未圓潤,你也還在成長,我需要一次盡力之戰,不是現在。”劍傲道。
  “你這幾十年,都是在戰場中練劍的?。鐘山問道。
  對于劍傲,鐘山不會拐彎抹角。因為這種人最直接。
  “身先士卒,一直做著兵,只為劍法,不為修為。
  ”劍傲說道。
  “我可只為了修為”。鐘山笑道。
  “那你修行的太慢了!”劍傲忽然語出驚人道。
  “慢?”鐘山眼中充滿驚訝。自己慢?
  “閣下不過也是元嬰第三重。和大帥沒什么兩樣吧!”一旁炙火狼將有些看不過去的說道。“可少主半年前,只是金丹第一重一旁初九一臉驕傲道。
  “呃?”鐘山微微一鄂,金丹第一重?半年?連升十三重,這還是人嗎?
  “為了磨礪劍法,故意壓著修為。直到悟通所需,才開始增加修為?”尸先生也是瞪著眼睛驚訝道。
  劍傲點點頭。
  鐘山一陣無言,巍然一嘆,根骨,什么叫好根骨,真是天地之別啊。
  “你們走這條路,可是前往極樂凈土,參加每千年一度的“大寂滅盛會,?。劍傲忽然問道。
  “大寂滅盛會?。鐘山眉頭一挑。忽然想起來了。
  九年多前,金蟬佛陀贈自己紫木棉袈裟之時,還贈給自己一枚令牌。讓自己十年后參加極樂凈土的什么盛會,對,就是大寂滅盛會。
  “莫非你要前往極樂凈土?”鐘山問道。
  反手,劍傲取出一枚令牌,令牌式樣和鐘山的那枚令牌一模一樣。
  “給我了令牌請帖,可我不想去。你若想去,送給你吧劍傲很灑脫的笑道,并且將令牌丟向鐘山。
  “啪”
  探手接住,鐘山取出自己的那枚。仔細對照了一下。真的一模一樣。
  “極樂凈土?”鐘山雙眼微瞇的看著令牌。
  “這令牌,每次只放八十一枚。交于神州一些修積陰德之人。一枚只允許一人參加,傳聞每次大寂滅盛會都是一次修佛人的大機緣,莫非你也不想去?。劍傲笑道。
  “想去,可是我不認識路啊!”鐘山看向劍傲道。,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