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第十章決戰金陵城

謝圣卜。圣卜萬歲萬歲萬萬歲!”鐘山馬卜恭拜
  三等公爵,三等東方公?禮部侍郎?如此一來鐘山接收大羅天朝的氣運越來越多,憑借此等功名,此等身份,鐘山因大羅天朝的氣運,修行度頓時達到以前的八倍,加上大峭王朝的氣運數量,也就是說,鐘山現在的修行度已經和天地業位“中位之身。一樣了。十倍。
  十倍修行度。現在修煉一百年,就等于以前的一千年時間了。
  鐘山感激圣上時,滿朝文武卻都是眉頭一皺。
  禮部侍郎?禮部?鐘山怎么到禮部了?不是應該到兵部的嗎?禮部,所謂禮部,不就是外交大臣?如此一個領兵之才,圣上怎么讓他做外交大臣了?
  朝堂之中,眾臣都不理解,就是四大太子都不清楚,只有天老,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豐神通。
  “多謝圣上月前信任,這是圣上借我的圣劍,現在歸還圣上”。鐘山將圣劍舉起道。
  “嗯!”古神通點點頭。
  繼而,一個太監托著托盤走了過來。鐘山輕輕將圣劍放上。
  “圣上,這一副風神弓箭,雖然是此次案件的兇器,本應上交國庫,臣斗膽,懇請圣上將此還于千幽公主。彌補千幽公主這兩個月所受悠悠之口的委屈鐘山托起風神弓箭道。
  風神弓、風神箭,原本就屬于千幽公主的生父,還于千幽公主理所應當,加上千幽公主因此差點獲罪,鐘山一說,眾朝臣紛紛點頭,沒人覺得這個請求過分。
  “準!”古神通說道。
  “謝圣上!”千幽公主馬上拜謝道。
  鐘山遞過風神弓箭,千幽公主沒有看這九品法寶,而是非常感動的看著鐘山。
  接著,鐘山當著滿朝所有人面,從懷中輕輕一抽,抽出了那件紫木棉袈裟。
  “多謝天老相助,這是晚輩的承諾。”鐘山輕輕將紫木棉袈裟遞向天老。
  皺眉的看看鐘山,天老邪意的一笑,探手抓過。同時對著寶座上古神通看了一眼。古神通卻也是閉目微微點頭。好似這其中蘊含著只有二人知道的秘密一般。
  四大太子和幻屠龍都是疑惑的看著紫木棉袈裟,不明白天老為何那么看中此袈裟。
  鐘山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將紫木棉袈裟交于天老之手,也是在告訴世人,紫木棉袈裟,至此已經不再我手了,所有想打此九品法寶的人,不要再打自己的主意了。同時鐘山也算是通過另一種手段向金蟬傳遞一個信息,這個袈裟,自己被逼無奈。
  玉老收起紫木棉袈裟,對著古神通微微一拜,古神通點點頭。
  天老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啟稟圣上,南方戰爭網結束,但臣的內心還停留在戰場之上,臣想向圣上請一次長假,兩到五年,調節自身,以最好的狀態參與大羅天朝政事鐘山忽然開口道。
  呃?請假?滿朝文武都是一臉古怪的看著鐘山。朝堂,可以說是大羅天朝修行圣地,在這里可以感悟圣上之勢,從而調整出自身修行的誤區,一路向前,又可因朝堂之辯牽引天下,感受天地之理,比之坐死關要快出太多太多,修為越高,感悟越多。而且朝會還不是天天有,每十日才有一次早朝!
  鐘山要請假?調節自身?滿朝文武都是額頭出了一絲冷汗!怎么會有這種人?
  “準!
  圣上居然非常怪異的準了!
  “謝圣。鐘讓。馬上興奮道。
  “退朝!”圣上淡淡道。
  “退朝。旁邊太監高喊道。
  兩天后,鐘山在回東方府交代完水無痕與柳無雙事情后,就帶著炙火,快前往千幽公主府了。()
  這兩天,千幽公主府賓客如流,以往冷眼的古氏宗親,紛紛來友好的賠罪。千幽公主都一一接待了。直到今天,千幽公主府才清凈下來。
  一入千幽公主府,炙火就馬上隨著阿大、阿二走的遠遠的了,任由鐘山漫步走向千幽殿。
  千幽殿前,千幽公主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今日千幽公主細細的打扮了一番,嬌俏的臉蛋,柔美的長。曲線的身材,喘息中起伏的豐滿胸膛,翹翹的臀部,還有那迷死眾生的一雙美腿。都在向鐘山展示,這是最美好的。
  鐘山一步一步走來,千幽公主癡癡的看著。
  在鐘山走到近前的時候,千幽公主帶著歡喜的說道:“你來了!”
  鐘山沒有回答,而是伸手摟住了千幽公主,輕輕的將臉探去。千幽公主眼神微微一慌,臉上一陣羞紅,繼而閉上了眼睛,任由鐘山的嘴巴印在了自己
  長長的一個,深吻,鐘山非常霸道的什么話也沒解釋。
  “啵”
  連著一絲涎液,鐘山如拔罐一樣從一臉酡紅的千幽嘴巴上拔開。
  千幽公主臉上已經紅得徹底,捷毛輕輕動了動才敢睜開,睜開網好看到二人嘴巴上連著的那一絲涎液。慌亂的馬上又閉上了眼睛。
  “哈哈哈哈”
  鐘山舒暢的一陣大笑,微微彎腰,手一托,將千幽公主橫抱而起。
  “啊”
  千幽公主一驚,慌亂中一把抱住鐘山的脖子。鐘山抱起千幽公主。踏步走入千幽殿。身后千幽殿大門轟然關上。
  “轟幾”
  千幽公主殿內,鐘山輕輕將千幽公主放在了那張玉榻之上。千幽公主好似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臉上羞澀不已,閉眼不敢睜開,直到鐘止。的身體重重的壓了過來。
  第二天,千幽公主殿,天窗斜射入些許陽光,照射在千幽公主玉榻之上,玉榻之上,鐘山和千幽公主的肢體糾纏在一起,鐘山正躺著,閉目好似睡著了一般。
  千幽公主趴在鐘山胸膛之上,手頭輕輕撫摸了一下,看看“睡著。的鐘山臉,又幸福的用臉在鐘山胸膛蹭了蹭。
  一對美冉般的秀腿夾著鐘山的左腿,看著自己露出的一抹股溝千幽公主沒由來的臉上一紅。反手輕輕取過一張潔白的床單蓋上。又輕輕取出一抹手帕,將鐘山下身處沾著的自己血液溫柔的擦了擦。
  靠在鐘山胸膛之上,千幽公主沒由來的一陣心安!同時也知道鐘山此刻并不是睡覺,而是在突破。
  鐘山突破了。在太古圣都,受大羅更多氣運臨身之時,就已經有了一絲突破的跡象,當日,若換個人,早就突破了,也只有鐘山這體質才能擋住突破的洪水。
  不過,在與千幽生關系的一霎那,鐘山終于突破了。也許是孤陽不生、孤陰不長的緣故,使得鐘止。終于在那最后一刻,感受到一股陰純的能量入體,終于凝元成嬰。當然,更重要的是千幽的巽鼎之身。
  九鼎之身,每一個人都是雙修的極品圣物。特別是這第一次。金丹期的狂桔,終于因此而突破了。
  在紫弈有感覺的那一霎那,鐘山心神就沉入體內。
  紫卉之中,大量純陽之氣,快聚集,原本就到了臨界點,這時好似網好突破臨界點一般,快向著中心聚集。形成一團越變越大的果凍體。
  轉瞬之間,就全部聚集到了最中心,并且接引鐘山身體各部分,緩緩變化,慢慢的形成一個與鐘山一模一樣的拳頭大的小人。
  鐘山心神一進入小人緩緩睜開眼睛。以鐘山的視角看著龐大的紫府世界。
  元嬰,這就是元嬰,元嬰一成,鐘山就感受到了與天地的連接,與天地能量的連接,難怪元嬰期之人可以騰云駕霧,因為鐘山已經能夠感受到四周風的能量,水汽的能量,只要通過元嬰微微一聚集,就可以以水汽凝聚成一朵白云。
  雖然只是最淺顯的法術,但是,這神奇之處,在金丹期永遠無法言表的。
  至此刻起,鐘山算是真正踏入“法,的時代了。
  元嬰期,終于元嬰期了!
  而在純陽之氣全部化為元嬰之際,在元嬰旁邊,那墨玉符篆忽然一顫。
  鐘山微微一愣,手頭輕輕一招,那墨玉符篆忽然到了元嬰的手中。被元嬰抓在手中。
  元嬰試圖研究,但是,卻怎么也不能啟動,法術更是被墨玉符篆擋在外面。
  也許墨玉符篆在鐘山紫府太久了,已經與純陽之氣有了一絲聯系,雖然不能全面控制符篆,但是。鐘山好似心有靈犀一般,元嬰輕輕一揮手,墨玉符篆四周,陡然出現無數符篆的幻影,好似昔日在封靈城封天封地封神封靈的符篆一樣。
  鐘山雙眼一開。
  “呼幾”
  整個大殿之內,忽然間充滿了無盡的符篆虛影,四處都貼滿了符篆,就是胸膛上千幽公主也是額頭忽然出現了一張。
  不動了,大殿內的一切都被封住了,就是千幽公主也被封住了?
  鐘山眼睛一瞪,叫了叫千幽公主,但是千幽公主一點反應也沒有。
  鐘山試圖收起這些符篆,但是,無論如何,也收不起來,鐘山只懂得放,不懂得收。
  一個時辰,等了一個時辰,眾符篆才化為淡影,徹底消失。
  防:元嬰期了,終于元嬰期了。第四卷也正式結束,明日,正式進入第五卷“皇天后土”鐘山的張揚時代來臨了。順便猜一下,鐘山請了個長假干什么?泊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