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第八章死門之內

喜嚀魂魄消失也丹法為千幽公垂澄清了。也杰法昭,川乍證了。但是,鐘山并沒有著急,而且還非常的滿意。
  因為鐘山已經確定了真兇,齊天侯,而且經過嚶嚀剛才的出現,齊天侯的節奏已經亂了。
  節奏亂了,心就亂了,心亂了,思緒也將亂了。
  下面就是進入鐘山的節奏之中。
  “圣上,各位古氏宗親,諸位大人,請看此風神弓、風神箭!”鐘山抓起綠色風神弓和風神箭。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這是嚶嚀案件的兇器。風神箭、風神弓,剛才齊天侯說千幽公主用其殺了嚶嚀。那么她是如何帶入郡主府的?當日賓客眾多,誰看到千幽公主帶著這柄弓箭的?”鐘山環顧一冉道。
  “沒有,沒人看到,風神箭、風神弓為九品法寶,擁有寶靈在內,內含寶靈,就是不能裝入儲物手鐲。千幽公主剛剛達至皇極境修為,應該很多人都知道,短短時間,不可能將其煉化入體。也就是說,此弓箭根本不是千幽公主隨身佩戴的。”鐘山一口肯定道。
  鐘山一說,朝中眾臣一陣點頭,外圍古氏宗親也是默認的盯著鐘山。的確如鐘讓所說。
  “哈哈,不是古千幽帶入郡主府的。不會是以前就藏在郡主府嗎?又或者不會有其他人帶入郡主府嗎?”齊天侯馬上說道。顯然也發現之前指責千幽時的一個破綻。
  “以前藏于郡主府?千幽公主在案發前進入嚶嚀郡主府,是幾年前的事情,幾年時間,莫非還沒人查到千幽公主的藏弓?外人帶入?我查過當日眾人所送禮單,只有一人送了一個大包裹入內作為送嚶嚀郡主的禮物,那就是馬追日馬大人。”鐘山說道。
  “鐘山,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是第一個發現作案現場的。怎么可能是我?”馬追日一下子就急了。雙目暴瞪。
  “也許是你和古千幽合謀呢?”齊天侯馬上扭過頭去說道。
  既然馬追日的包裹能夠圓起這個借口,那就對不起了,齊天侯馬上選擇犧牲馬追日。只要千幽公主落罪,還有什么舍不得的呢?親妹妹都舍得,何談這個舅舅?
  “齊天侯,你!”馬追日瞪著眼睛急道。
  “不是馬大人,馬大人的包裹是給嚶嚀的寵物,五只冰蟾。直到今天還未開封。而且那包裹的直徑也不夠放這柄一人高的風神弓,風神弓太長了。”鐘山馬上否決道。
  “謝東方侯!”馬追日馬上對著鐘山無比感激道。
  現在是朝堂對峙,圣上裁決,一旦有不利影響,自己就完了,實在想不到這個親外甥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污蔑自己。
  齊天侯心亂了,原先的淡定早已消失,現在齊天侯心中無比浮躁。他只有一個,目的,讓年幽公主落罪,不管什么代價,一定要讓她落罪。
  朝臣并靜的看著,此案越看越撲朔迷離。
  千幽公主的罪名,也越來越淡了。因為風神弓、風神箭根本不是她帶進去的。
  “既然不是馬追日帶進去了。那么風神弓、風神箭怎么在嚶嚀府上?”齊天侯盯著鐘山問道。
  “風神弓先前就在郡主府。如千幽公主所說,是嚶嚀拿出來的,至于風神箭,自然是一直武于兇手之處。”鐘山無比肯定的說道。
  “哈哈,古千幽生父死的時候,嚶嚀才三歲,你不會說三歲的嚶嚀就有能力藏風神弓了吧!”齊天侯盯著鐘山質問道。
  “風神弓不是嚶嚀當年得到的,而是兇手給她的。”鐘山盯著齊天侯道。
  看著鐘山那質問的眼神,齊天侯沒由來的內心一慌,但,剛才嚶嚀魂魄事件都熬下來了,豈會被鐘山眼神嚇倒?“兇手,你口口聲聲兇手,你一再強調不是古千幽,那么在你心中。到底誰才是兇手?”齊天侯深吸口氣問道。
  “兇手,就是幾”鐘山聲音拖得很長,繼而環顧向朝堂四方。
  隨著鐘山的聲音,幾乎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終于要提兇手了。
  齊天侯看到鐘山如此不急的樣子。咽咽口水,心中無比焦躁,誰?鐘山會指責誰,齊天侯迫切鐘山快點說出口,因為齊天侯這個真正兇手。心中太想這“兇手。塵埃落定了。
  鐘山環顧一周,目光忽然停在齊天侯之處斷喝道:“你,齊天侯!”
  鐘山忽然的斷喝,直指齊天侯,好似一股強大氣息撲面而來,巨大的氣勢使得齊天侯不自覺的身形一退,臉上再度留下了些許冷汗。
  而朝堂之上,古氏宗親一異嘩然,齊天侯?鐘山居然最終指責齊天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齊天侯恐慌的一陣干笑。
  “嚶嚀是我親妹妹,我怎么可能殺他,鐘山,你是不是瘋了。指著一個。人就亂咬?”齊天侯驚異不定的叫道。
  “親妹妹?嚶嚀就是太相信你這個親哥哥才死在了你的手中。”鐘山冷聲道。
  “我為什么殺嚶嚀,你這根本沒有一點邏輯,你想要無憑無證就污蔑我?”齊天侯強裝鎮定道。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為何?我來告訴你為何,因為你的貪婪,你的自私,你的無情,昔日的古林與古千幽有著一份婚約,但是。古千幽成為公主之后,有權決定自我歸屬,跳開婚約約束,古林心中不甘,成為齊天侯后,依舊不停想要挽回千幽公主的心,但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因此你想到了婚約,你要將千幽公主拉下公主之位。一旦千幽公主拉下公主之位,你。齊天侯就能愕償所愿,再由婚約狂插千幽公主,想要拉下千幽公主,因此,你就設立了此局。”
  “嚶嚀是古氏宗親,被天老看重。也即將升為公主,與千幽公主有著利益關系,如此一個最合適人選。即便是你親妹妹,你居然也下的了手,首先盅惑嚶嚀。告知嚶嚀古千幽是“巽鼎之身”天老若是知道,定會重新選擇弟子,所以你就借嚶嚀風神弓,誘使嚶嚀用風神弓試探,而你卻躲在暗處,伺機而動,一切都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一聲巨響之后。引出馬追日疑惑,在馬追日前來之際旨此用風神箭射死嚶離作案現場,在眾賓客!盾嚶嚀身死現場。”
  “不知我這個假設對是不對呢?齊天侯?”鐘山說完雙目死死的盯著齊天侯。
  一模一樣,和鐘山所說的一模一樣,齊天侯臉上冷汗越來越多。若在平時,齊天侯定會一笑置之,因為鐘山根本沒有證據。
  但是,此刻齊天侯節奏已經亂了。從嚶嚀魂魄出現的那一刻,齊天侯節奏就亂了,心也亂了。完全進入了鐘山的節奏之中。
  齊天侯的情緒跟著鐘山的節奏而走。
  這樣一來,必敗無疑。
  遠處范一品搖搖頭,已經斷定結果了。四大太子和太師都看向鐘山。眼中都是一份凝重。圣上古神通依舊耐心的等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齊天侯不停的干笑著。好似要用這干笑來緩解心中的恐懼一般。
  無比隱蔽的事情,居然被暴露在人前,所有人都知道了,齊天侯不停干笑,掩飾內心恐慌,同時不斷思索如何應對,但是,心緒一亂,如何能想到最好借口?加上齊天侯面對的是一個無比“老辣。的鐘山,稚嫩的齊天侯,心理素質又如何能保證再心半氣和?
  “齊天侯,你笑什么?”鐘山咄咄逼人道。
  “我笑你的這個假設,無知白癡。狗屁不通!”齊天侯馬上反駁道。心亂之際破口大罵,頓失以往氣度和風范。
  “既然狗屁不通,齊天侯為何嚇的冷汗直流呢?這很奇怪哦!”鐘山笑道。
  一聽鐘山所說,齊天侯馬上感到臉上的冷汗,馬上用手抹了抹,同時張口想要為自己的冷汗辯解。
  但是鐘山現在豈會讓他辯解?現在鐘山需要將齊天侯陷入一次又一次的驚慌和思維狡辯的境況之中。
  就好比人的大腦,思維清晰度只有一百,思考一個問題只需要耗費幾十個清晰度,鐘山所要做的,就是讓齊天侯同時思考幾個問題這樣就會讓齊天侯的思維清晰度透支。
  “齊天侯,案發當日中午,你在哪里?”鐘山一聲斷喝。
  朝堂之內靜悄悄,完全成了鐘山的舞臺。誰也不敢插嘴。
  鐘山一聲斷喝,齊天侯一個激靈道:“在嚶嚀府的西苑閣。
  這個在當日筆錄之中有記載。當時齊天侯筆錄正是一個人無聊,獨自在西苑閣飲酒。聽到馬追日大喊。才出來的。
  “在西苑閣干什么?”鐘山盯著齊天侯道。
  “喝酒!”齊天侯冷汗不停的回答著。
  “喝什么酒?”鐘山毫不停歇的快速問道。一般。
  “是不是八仙釀?”鐘山盯著齊天侯道。
  八仙釀,一種非常名貴的酒,也是古氏宗親經常喝的酒。
  “對,八仙釀!”齊天侯好似忽然回過神來,馬上順著鐘山答道。
  “八仙釀,那天郡主府宴客中。什么酒都有,就是沒有八仙釀!”鐘山雙眼一瞇道。
  聽到鐘山一說,齊天侯微微一窒。心中頓時變得無比慌亂。
  其實,若齊天侯心緒平復,只要說是自己帶去的就行了,可是齊天侯思維清晰度。已經開始透支了。
  “是不是你自己帶去的?”鐘山再問道。
  “對,是我帶去的。我喝的是我自己的酒。”齊天侯好似怕來不及說一樣,快速的搶答著。同時。思緒也完全跟著鐘山走了。
  “你為何會帶八仙釀去?是你知道酒宴沒有八仙釀,還是你有赴宴自備酒的習慣?”鐘山再問道。
  “我,我,我,我為什么要回答!”齊天侯貌似終于在急怒之中會反擊了。
  “對啊,我也不知道你為什么要回答!丟人現眼!”鐘山一副嘲諷道。
  “鐘山,你”齊天侯看著鐘山心焦的怒道。“你又流了好多汗!”鐘止一臉好奇的指了指齊天侯臉上說道。
  齊天侯馬上抹了抹。一臉的恐慌。
  “這些天,天天去嚶嚀靈堂燒紙,是不是嚶嚀托夢找你了?她跟你說了什么?”鐘山再問道。
  “先將話說完嘛。大家還等著看呢。那天中午,你到底在干什么?”鐘山馬上打岔的笑問道。
  一聽鐘山再度阻止,齊天侯恐懼的嘶吼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在西苑閣喝酒!”
  齊天侯無比恐慌,這句話幾乎喊出來的。喊完之后,整個人都氣喘吁吁的盯著鐘山。內心無比焦躁。
  鐘山馬上搖搖頭道:“我不是說你殺嚶嚀的那天中午,我是說殺她之前的那一天中午!”
  齊天侯根本不經過思考。焦躁的喊道:“殺她之前的那一天中午,我……”
  “嘩幾
  “嘩一幾
  “畢
  朝堂之上一片嘩然,無論是眾朝臣還是眾古氏宗親,都是無比驚訝的嘩然之中。相互議論,無比的吵鬧。齊天侯居然承認了?他承認他殺了嚶嚀?他殺嚶嚀前一天的中午?前一天中午干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耍的是殺了嚶嚀。齊天侯殺死了自己親妹妹。當著古氏宗親,滿朝文武親口承認了。
  齊天侯一語出口,鐘山原先的表情就是一肅,成了!同時鐘山抓起身旁的風神弓和風神箭。
  齊天侯說道一半。整個人就呆滯的停下了說話。
  “殺她之前的那一天中午?”
  “殺她之前的那一天中午?”
  “殺她之前的那一天中午?”
  自己怎么會說這種話,自己怎么會承認?
  事情敗露了!從自己口中敗露了!
  口:真相大白。求月票,求訂閱。求推薦,求打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