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第六章鐘山破陣

沖山看到大羅天朝昱外兩大大導,西大天子也同樣看到”十棹川六
  在看到鐘山手中的圣劍之時。兩大太子都是眼中微微一亮,鐘山!鐘山知道他們,他們也同樣了解鐘山。這個鐘山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多大能耐。兩個太子也有最清晰的情報。
  太宗王。看向鐘山,極附有感染力的微微一笑,如春風迎面吹來,微微一點頭,一副非常友好的態度。
  戰天王看向鐘山,卻是邪傲的一笑。繼而扭過頭去。
  兩個太子都沒和鐘山說話。
  兩大太子也是剛剛回朝都,天朝有天朝的規矩,想要重新位列朝班。也就是那兩排朝臣的隊伍,必須要圣上允許才行。”
  眾朝臣和觀審的古氏宗親同時拜道。
  “嗯”。古神通僅僅輕輕應了一聲。
  古神通,高高在上,太古圣殿之中。古神通就是天,俯察天下。
  “一起宣吧!”古神通輕輕說道。
  旁邊一個太監微微一鞠躬,走上前去。
  “宣太宗王入殿”
  “宣戰天王入殿”
  “宣東方侯入殿”
  殿內太監網叫完,殿外太監也跟著喊了起來。
  “宣太宗王入殿”
  層層傳遞。一直傳遞到太古山下。
  鐘山對著兩個太子微微行禮。兩個太子踏步上前。
  太宗王走在前面,戰天王緊隨其后,鐘山跟在最后,很快來到太古圣殿外。
  三人舉步踏入其中。
  “兒臣拜見圣上。愿圣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兩大太子同時叫道。
  “臣鐘山拜見圣上。愿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鐘山拜道。
  “歸位!”古神通淡淡說道。
  “是!”兩大太子馬上應道。
  繼而,太宗王站在大玄王身后。戰天王站到了太宗王的身后,大殿中心,只留鐘山一人。
  朝堂之上,威嚴免比,誰也不敢多嘴。
  鐘山巡視一周,兩列朝班之外就是古氏宗親,大家都站在外圍,耐心等候。等候審判千幽公主。
  “東方侯鐘山!”古神通叫道。
  “臣在!”鐘山應道。
  “聯答應給你一個月,你可查出眉目了?”古神通問道。
  “稟圣上,前因后果已經弄清,今日正要向圣上稟報,向古氏宗親稟報,向天下稟報”。鐘山一臉肯定道。
  聽到鐘山所說,所有人都看向鐘山,太師幻屠龍看著鐘山微微一笑。
  正一王看向鐘山。雙目之中依舊渾濁。看不出絲毫東西,毫無特色。
  大玄王看向鐘山,眼中多出一份審視。
  太宗王,如沐春風的面容一直沒變過。
  戰天王,一副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態度看向鐘山。
  遠處一個角落之中,范仁品靜靜而立,面無表情。
  而齊天侯卻是雙眼一瞇,眼中多出一股凝重,冷冷的看向鐘山。
  大里天朝,最強的群體,已經全部聚集在此了。
  所要做的就是最終審判千幽公主。
  “宣!”古神通淡淡道。
  身旁一個老太監馬上應道,并且走上前來抓著一個圣旨道:“大羅天朝,八千零一十四年三月初五午時三刻之際,嚶嚀郡主,在府中遭受風神箭射殺,由趕往現場的刑部侍郎馬追日第一個發現,召喚大量郡主府賓客,見證案發現場。案發現場,千幽公主手執風神弓,正對嚶嚀郡主。嚶嚀郡主背對千幽公主,背后中風神箭,箭破紫府,當場死亡,無遺言!”
  太監宣旨期間,千幽公主被幾名侍衛圍著走入大殿。同時也有一名太監用托盤托著那對兇器。風神弓、風神箭。
  最大嫌疑人,千幽公主。
  看到千幽,鐘山給千幽一個安心的眼神,千幽公主點點頭,站到一邊。
  齊天侯在千幽公主進入大殿之際,就一直盯著,中途看了一眼鐘山。之后深吸口氣,好似調節一下狀態一般,雙眼之中忽然噴發出些許怒氣,直視千幽公主。
  四大太子靜靜的看著。
  “古千幽,聯問你,嚶嚀是不是你殺的?”古神通鄭重的問道。好似天威審判一般。
  “稟圣上,嚶嚀并非我殺!”千幽公主馬上回道。
  千幽說話之際,一旁齊天侯怒目而視,直瞪千幽公主。
  “齊天侯,你可有話要說?”古神通扭頭問道。
  聽到圣上點名,齊天侯馬上出列。
  “稟圣上,幽在撒謊,當日數名朝臣親眼所對不會冤枉了拙門!仇。絕不能馬虎,臣誓要殺我親妹之人付出代價,古氏宗親內出了敗類。一定要將其揪出來,以正視聽!”齊天侯大義稟然的說道。
  齊天侯一說,外圍眾宗親之人。紛紛點頭,連連稱事,是啊,今日若一個公主殺宗親無礙,那今日起,古氏宗親的地位將急速下降。
  朝臣之間也是點點頭。
  四大太子卻是直視千幽公主,誰也沒有說話。
  “說得好,如此敗類,一定要將其揪出來,以正視聽。既然你這么肯定是古千幽,那么就由你來做古千幽的罪名指責。”古神通淡淡道。
  “謝圣上!”齊天侯深吸口氣滿意道。
  “鐘山,匯報你這些天所得到的成果”。古神通說道。
  “是!”鐘山恭敬道。
  鐘山看了看眾人走到那托著風神弓、風神箭的太監之處。
  “馬大人!”鐘山忽然叫道。
  刑部侍郎馬追日眉頭一皺,但還是走了出來。
  “昔日是不是你第仁個看到案發現場的?”鐘山問道。
  “是!”馬追日應道。
  “請你將第一眼看到的場面,用法術投影出來!”鐘山說道。
  馬追日眉頭微皺,但還是在大殿之內,施展法術,用法術凝現出那日第一眼看到的景象。
  一個庭院之中,千幽公主手執風神弓,嚶嚀背對千冉公主,身中岡神箭,一箭斃命。
  場面再現,眾古氏宗親都是一陣皺眉。
  這不明顯是千幽公主射殺的嗎?
  齊天侯冷笑道:“當日,四下無人,馬大人是第一目擊證人,古千幽用風神箭殺死嚶嚀,不容爭辯,難道你還想要為她狡辯?。
  “稟圣上,馬大人是第一目擊證人,他看到這個是第一眼,后面的證人看的不可能比他更多。那么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有人說是千幽公主射殺了嚶嚀,那么,為了公平公正,讓千幽公主重新復述一下當時真正的事件是如何發生的鐘山說道。
  “準!”圣上道。
  接下來,所有人都盯向了千幽公主。年幽公主如馬追日一般,用法術迅速投影出昔日庭院發生的一切。
  “事情就是這樣,當我用神識去查那一片庭院的時候,兇手已經遁逃了!”千幽公主說道。
  “一派胡言,哈哈,古千幽。你殺了嚶嚀,現在還想狡辯?眾朝臣親眼所見,還能冤枉了你?風神弓。風神箭,這是你生父的佩弓,你居然說是分開的?難不成你將風神箭送給你口中那莫須有的“兇手”然后那兇手再殺了嚶嚀嫁禍于你?可笑!可笑!”齊天侯怒笑道。
  齊天侯所說,句句在理,古氏宗親一起冷漠的看向千幽公主。
  狡辯,事實勝于雄辯,如此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居然還找借口,不可救藥了。
  千幽公主對著齊天侯雙目一瞪,但并沒有多說,因為她相信鐘山。
  “呵呵,齊天侯不用這么焦急,事實到底如何,自然不能靠片面之詞。而是講究證據鐘山打岔道。
  “證據?呵!證據就在這里。風神弓、風神箭,還有馬大人親眼所見。這難道還不是證據嗎?。齊天侯怒極反笑道。
  “人證?馬大人?馬大人只能算是后期出現的見證人,其實當日庭院中,嚶嚀身死的經過,還有一個人看到,而且看的仔仔細細,如何被殺、誰殺死的,他都看的清清楚楚。”鐘山說道。
  鐘山一說,朝堂之上眾臣相互看看對方,而古氏宗親也是忽然議論了起來。
  還有一個證人?怎么可能,那日怎么沒有發現?鐘山這幾天才找到的?不可能吧,是鐘山故意找來做偽證的?
  所有人的議論都全部指向了鐘山。
  “哦?我到要看看,你找誰來來給古千幽做偽證。誰又有這么大膽子,敢在這太古圣殿作偽證”。齊天侯雙眼一瞪道。
  “偽證?你怎么知道是偽證的?你就那么肯定當時庭院內沒有證人了?。鐘山語氣直逼齊天侯道。
  “哼,若是還有證人,當日早就被發現了,何至于等到現在?你讓他出來!”齊天侯馬上回道。
  齊天侯自然不信還有第三人,因為作案之前,齊天侯已經查探過四周了。“我說的證人,就是嚶嚀。”鐘山雙眼一瞇道。
  嚶嚀?鐘山一說,朝堂之內再度議論紛紛,嚶嚀,不錯,她肯定知道事實真相,但是天老不是說召不上來嗎?
  這是一場“節奏之戰。明日看鐘山如何操縱“節奏”一步步將齊天侯推上兇手寶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