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第五章御駕親征


  晚輩鐘山,求旦天老前輩!”鐘山對著大陣叫舊
  鐘山沒有選擇擅闖,雖說這白霧區域很大,但是鐘山相信,只要自己站在這外面,天老就能知道自己來此。
  但是,白霧區內,并沒有天老回話。依舊靜悄悄一片。
  “晚輩鐘山,求見天老前輩!”鐘山再度叫道。
  大陣內部依舊靜悄悄,天老不肯見鐘山,又或者天老不屑于見鐘山。
  鐘山眉頭一挑,鐘山能猜到天老脾氣的古怪,而且自己的身份根本不入他眼,因為當初,就算大玄王在他面前,也不敢擺出高高在上的
  態。
  鐘山等了兩個時辰,天老還是沒有出來。
  “炙火,召喚我八十萬鐘家軍,掘地三丈,給我將此陣拆了”。鐘山大喝道。
  “是!”炙火馬上應道。
  “誰敢拆我大陣?”大陣內終于傳來天老的惱怒之聲。
  繼而白霧大陣一陣翻涌。顯然天老非常生氣,被鐘山煩了兩個時辰。他居然還不滾,居然還要拆了自己的大陣?
  “前暈,晚輩冒犯了,只是前輩一直不理會在下,在下又有十萬火急之事,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鐘山馬上說道。
  “哼,下策?進來吧”。天老的聲音再度從內部傳來。天老聲棄一落,白霧之上忽然露出一個通道。
  鐘山帶著炙火快速飛入那個通道,直入最里面。
  里面依舊白茫茫的一片,盡是白霧,看不清霧內分毫,而且這霧和昔日戰場上的一樣,還能影響人的神識。
  二人在白霧通道中飛行,很快飛到了中央。一座黑色的宮殿漂浮在半空之中。
  “天脈殿”
  宮殿牌匾之上,是天脈殿三個字,若照天老昔日所說,修風水之人分為天、地、人、神、鬼,那天老應該就是其中的天脈傳人。
  天脈殿大門打開著,鐘山和炙火踏步而入,內部。大殿地上排著一個巨大的羅盤,四方點著不同的蠟燭。
  天老掛著拐技,冷冷的看著鐘山。
  “鐘山,卑見前輩”。鐘讓馬上說道。
  “炙火,拜見前輩!”炙火馬上說道。
  “小家伙,沒人敢拆我大陣。你好大的膽子啊!”天老冷聲道。
  “晚輩不敢,只是圣上欽命我徹查十幽公主一案,不得已才冒犯了前輩鐘山說道。
  “不要用古神通來壓我,大羅天朝內,誰也壓不了我!”天老說道。
  “是,我知道前輩昔日已經準備收嚶嚀為弟子了,只是后來嚶嚀離奇被殺,前輩心里不舒坦,鐘山來此,只是想請前輩助我找出真兇,還千幽一個清白,還嚶嚀一個安息,平前輩一息怒氣!”鐘山誠懇的說道。
  “清白?不是千幽所殺的?”天老冷聲道。
  “我想天老也肯定知道千幽為人,她不可能做出弒妹的事情來,再說,就算要弒妹也不可能在人群集中的地方。千幽也不會那么笨,天老昔日畢竟還沒正式收嚶嚀,千幽肯定還有機會被天老重新選中千幽若執著,肯定會從其它方面來改變前輩的選擇,嚶嚀已經死了,還剩下千幽,前輩已經失去一個,嚶嚀,難道還想再失去一個千幽?”鐘山勸解道。
  “我說過,不管事實如何,我都不會再收千幽了。哪怕她沒有殺嚶嚀,我說過的話,從來沒有變過。”天老搖搖頭道。
  看著這個倔強的老頭,鐘山眉頭一挑。
  “前輩,晚輩得金蟬所贈,紫木卑袈裟,晚輩愿以此為質,換取為千幽洗罪的機會,若是最終千幽依舊是兇手,紫木棉袈裟歸于前輩。”鐘山誠懇的說道。
  鐘山如此來說,不是因為紫木棉袈裟的珍貴和強大,而是昔日天老的一聲驚訝。在逼退泥菩薩以后。天老追問鐘山,鐘山暴露紫木棉袈裟。當時天老深吸口氣說“金蟬?九品法寶,他還真舍得。
  他還真舍得?這句話,還有天老那鄭重的口氣,鐘山可以肯定,天老很在意這件袈裟。天老不可能沒見過九品法寶。甚至鐘山還肯定,天老就有不止一件的九品法寶,可是他為何還在意這件袈裟?那肯定是有著某種特殊的意義吸引著天老。天老想要它。
  果然,在鐘山說完之后,天老雙眼一瞇的盯著鐘山,繼而搖搖頭道:“千幽清白不清白,與我何干?”
  看到天老的表情,鐘山就只能一陣感嘆,這個天老還真會得寸進尺。
  “好吧,不管結果如何,審判日后。這件紫木棉袈裟都歸前輩如何?。鐘山說道。
  “嗯。天老輕輕應了一聲。繼而繼續說道:“我可不會為你說謊!”
  “是,晚輩相信千幽是清白的,自然不需要作假。只是想先問一下。前輩能否召喚嚶嚀魂魄?。鐘止。認真的問道。
  “古神通已經追問過我了,不行。嚶嚀魂魄未入陰司鬼城,無法召
  不能?鐘山眉頭皺了皺。
  “那日,我見前輩的“衍生界。無比的神奇,居然能夠模擬一方世界。我想,前輩若是模擬個魂魄出來。應該不出問題吧鐘山說道。
  “不錯,那魂魄會按我思想做事。可并不是真的。”天老說道。
  “是,晚輩只希望在審判日當天。前輩能夠衍生出嚶嚀的魂魄,不需要說任何話,只要對著她的親人再看一眼。每人對視三息時間足以。然后前輩就可以將其“送入。陰間了。”鐘山說道。
  “哦?”天老略微疑惑。
  “待審判日后,集木棉袈裟歸于前輩,我想到時,以在下的微薄實力,絕對不敢食言的。。鐘山說道。
  “呵。天老露出一絲輕蔑的笑聲。
  的確,想要在和天老玩心眼,鐘山現在的實力還遠遠無法支持。
  回去的路上。
  “大帥,你真的要將紫木棉袈裟給天老嗎?”炙火有些不情愿道。
  “呵呵,有些事,你不知道。”鐘山搖搖頭笑笑。
  說起來,這紫木棉袈裟雖然助過鐘山幾次,但是鐘山很久前就想將它送人了。
  天老不是什么好人,同樣,金蟬也不是什么好人。送自己紫木棉袈裟?
  就好像炙火手中圣刮一樣,鐘山可以肯定,自己這些日子的一舉一動。圣上肯定了若指掌,不需要派人打探。圣劍就告訴了他一切。同樣;紫木棉袈裟就是金蟬前世的法寶,那自己的一切是不是也同樣給金蟬知曉?
  只是在無力反抗的時候,鐘山一直裝著糊涂而已。會裝糊涂的人。才能活的更長久。
  一個月期限到了。
  這一個。月的宣傳,鐘山在太古圣都。民眾心中的威望,也在快速的快速的增加著。太古圣都,可以不崇拜鐘山,可以嫉妒鐘山,可以無視鐘山,但絕對不可以不知道鐘山。
  誰還不知道鐘山,那你就是野人!
  不是所有人都崇拜鐘山,但總會有那么一些人,這些人對于審判不能起到什么決定性的作用,但是,鐘山為千幽公主辯護,在氣勢上強出了好多。
  這是一種無形的東西,就好像兩個人戰斗,武力值相等,在一人氣勢勝過另一人時,很可能就是他會勝。最少民眾們議論紛紛,大肆開設賭局,聲稱支持鐘山,這些信息都傳遞到了朝中眾臣耳中,如此一來。朝臣內心之中,對于千幽公主是真兇的堅決觀念。就會有些許松動。
  這些很細微,看上去好似絲毫沒什么不同,但是,整個朝堂之上。從氣氛上,已經不再一面倒的全部壓向千幽公主,也給鐘山的壓力減少很多。
  這一日,無數賭徒們翹首以盼,等待朝堂的結果。
  而朝堂之上,朝臣早早的就在等候之中了。
  兩排朝臣,左邊一排,依舊是太師幻屠龍領隊。右邊一排,依舊是正一王領隊,身后是大玄王。第十二位是齊天侯,靠在后方是馬追日。
  在朝臣的兩邊,此刻著大量的古氏宗親,等候審判開始。這其中正夾雜著大玄王的第一謀士范一品。
  眾人靜靜而立,誰也沒有說話。
  “圣上集到一個拖得很長的太監音。
  圣上九龍天椅前面,空間微微一扭曲,一身紫色龍袍,頭戴白玉平天冠的大羅圣上古神通徒然出現。
  “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朝臣同時參拜道。
  圣古神通衣袖一擺,帶出一陣罡風,輕輕坐下。
  在太古圣殿外,太古山下,鐘山手執圣劍,靜靜等候圣上宣召,而在鐘山身旁,還站著另外兩個人。而這兩人,鐘山從這些天的打探,也知道其來歷。
  一個,一身華麗的王袍,一臉的貴氣,同時看之一眼,好似一股和碩溫暖氣息撲面而來,一種讓人不自覺的想要親近甚至臣服的感覺。大羅天朝三太子,古太宗。太宗王!
  另一個”身著一身戎甲,頭頂一個比齊天侯那鳳翅紫金冠還要長的長冠,一臉的傲嘯蒼穹之意,一股目力所過萬物臣服之勢,在他面前的感覺就是要不是死,要不臣服。絕對的強勢。絕對的霸道!大羅天朝四太子,古戰天,戰天王!(未完待續)
  H123H]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