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第四章進入北方戰場

水鏡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是不是齊天侯。只能盡我綿晦乏”希望能夠有用。”水鏡先生說道。
  “不,水鏡先生,你提供的這個信息非常有用,現在,我幾乎已經肯定是齊天侯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哦?”水鏡先生驚訝道。
  “先前戶直阻礙我判斷的,就是齊天侯的涼薄,讓我一直很難肯定他能夠親手殺死自己親妹妹,但他真的那么做了鐘山帶著一絲感嘆道。
  “既然有用就好,還有十幾天時間。圣上就要讓你在朝堂說出結果,你有什么齊天侯不利證據嗎?”水鏡先生說道。
  “沒有,齊天侯這次策刑已久。滴水不漏,毫無破綻,所有線索全部抹的干干凈凈,就我們知道的這些東西,根本構不成一絲一毫的證據鐘山深吸口氣道。
  “物證全部抹去,有的只是對公主不利的物證,那人證呢?看來這次也是齊天侯自己出手,根本沒有人證。”水鏡先生說道。
  “不,既然肯定是齊天侯,那就有人證了。”鐘山說道。
  “我可不算是人證水鏡先生笑道。
  “我知道,我說的人證并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而且還是兩個鐘山一臉肯定道。
  “兩個?。水鏡先生皺眉道。
  “是,一個,是齊天侯,還有一個就是嚶嚀鐘止說道。
  “他們?齊天侯怎么會指證自己?還有嚶嚀不是死了嗎?”水鏡先生皺眉道。
  “嚶嚀是死了,但她是知道真相的兩人之一,我要去見天老”。鐘山想了想道。
  “天老?你想召嚶嚀的魂魄?”千幽公主疑惑道。
  “是!”鐘山說拜
  “不行的,要是能成,真相早就大白了。天老召不上來的千幽公主說道。
  “不管如何,我去再問問吧!”鐘山笑道。
  “好吧!”千幽公主只能點點頭。
  “水鏡先生,喝杯茶再走吧,我先出去了。”鐘山馬上焦急道。
  “嗯”。水鏡先生點點頭。
  繼而,鐘山帶著炙火快離開,只留下阿大、阿二保護千幽公主。
  鐘山走后,水鏡先生笑道:“從沒看到鐘山如此緊張。也只有公主你的事情,才會讓他這么認真吧!”
  “呵呵”。年幽公主幸福的笑了笑。
  “天老真的召不上來嚶嚀的魂魄嗎?。水鏡先生問道。
  “不行,天老試過了,召不上來,根本請不了嚶嚀魂魄幫忙,齊天侯這么聰明。行兇又滴水不漏,毫無破綻,沒有絲毫線索,更別提證據了,審判的時候,真的沒什么希望了。”千幽公主嘆息道。
  “我看未必!”水鏡先生笑道。
  “哦?”千幽公主看向水鏡先生疑惑道。
  “那要看給你辯護的是誰,齊天侯是聰明,無比的聰明,可能比你。比我,比鐘山或許都聰明,可是鐘山有一個,優勢,一個絕對優勢,就算我也不如他,而齊天侯更是比他差的遠水鏡先生非常肯定道。
  “哦?我記得科舉之時,你曾經提過。”千幽公主說道。
  “不錯。那次我就感到了,這個優勢,不是先天的智慧,但更勝于先天的智慧水鏡先生說道。
  “呃?到底是什么?”千幽公主好奇道。
  “辣!”水鏡先生說道。
  “辣?”千幽公主皺眉道。
  “對,就是辣,老辣,與鐘山這些年的接觸,我的感受就是鐘山的任何手段、任何行為都是元,比無比的老辣,老辣不是先天智慧,而是后天培養而成的一種神奇的東西。這和閱歷、經歷、心性、眼光等很多很多因素有關,這份老辣,不能幫助鐘山變愕更加聰明,但是能保證鐘山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水鏡先生說道。
  “每一件事都是對的?”千幽公主皺眉道。
  “是,智慧再高都有窮盡的時候。而鐘山這份老辣,卻是能辣到每一個小小細節,保證所做每一件事都是最對的。難道你沒現,對鐘山來說,每一件事,都是不求最好,只求最對?只要對了,不管好不好。都沒關系,只要對。他只需要對。”水鏡先生無比感嘆道。
  “可是,這一份“對”你知道有多難嗎?想要真正做到“辣”又有多難嗎?太難太難了,在下摸索了幾千年。居然都不如鐘山這份“辣”鐘山的老辣不是齊天侯所能比的,加上齊天侯因年輕時被皇極境入體,雖然吞噬那皇極境,使得齊天侯增加了一份智慧,但是,卻因此失去了那最寶貴的時間,用一段庸人意識了解了世界的厚黑,所以他永遠比不過鐘山,在鐘山面前,他太稚嫩了。
  “你的意思是,齊天侯比不過鐘山,也比不過你了?”千幽公主笑道。
  “呵呵,若是說“智慧,是縱向的。那“老辣。就是橫向,不過公主真耍這樣問,水鏡也就不再謙虛了。”水鏡先生笑道。
  “呵呵!”千幽公主也是開心的笑笑,畢竟說的是鐘山。
  “這最直接的一個例子,就是現在外界的傳聞!我想那一定是鐘止故意散播出去的。”水鏡先生說道。
  “哦?何以見得?”千幽公主問道。
  “鐘山豎立自己最光輝的形象,也是為了聳主你。”水鏡先生說道。
  “怎么說?”千幽公主看向水鏡道。
  “鐘山歸來時,公主應該處于被所有人孤立的境況,仔細劃分開來。是三個。部分,宗親、法律、民眾之口。這三個部分,就好像三座大山一樣壓著你。鐘山豎立自己形象的時候,也同時扭轉了其中一個部分。就是民眾的悠悠之口。鐘山做到了,已經為你搬開一座大山了,只要再搬開另外兩座大山,你就真的沒有絲毫狂柑了。”水鏡先生說道。
  “民眾之口,真的那么重要嗎?”千幽公主皺眉道。
  “這就是公主不如鐘山“老辣。的地方水鏡先生笑道。
  用公主來襯托鐘山,若在以往水鏡絕對不敢提出,但現在提了,千幽公主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略微心喜。
  “哦?”千幽公主好奇道。
  “這大羅天朝由誰組成的?不是你古氏宗親,而是圣上和天下百姓。何為天意?天意就是圣上意。同樣也是民意。民意向著你,就是天意向著你,天意向著你時,何愁古氏宗親、法律這些末節?”水鏡先生說道。
  想了想,千幽公主深吸口氣道:“千幽寒教了!”
  “呵呵,我是多嘴了,鐘山想的比我都透徹,我不說,以后他也會對你說的。”水鏡先生搖搖頭笑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玄王府!
  大玄王坐在書案之前子面前站著第一謀士范一品。
  “如何,看的怎么樣了?”大玄王問道。
  “審判日,太古圣殿將會有一場最精彩的對決。”范一品說道。
  “哦?兇手像是古林嗎?”大玄王疑惑道。
  “呵呵,很像是他,但是齊天侯也極為聰明,所有痕跡全部抹干凈了。一點點也沒有,而且鐘山也一點點證據都沒找到。我敢肯定。”范一品說道。
  “干凈不好嗎?。大玄王笑道。
  “干凈是很好,而太干凈了就不好了,就因為太豐凈,才暴露了他。我跟王爺說過,鐘山此人非常老辣。齊天侯比不了他,也只有王爺、太師、另外三個太子,還有圣上才有這么深厚的“老辣”我想。就算沒有絲毫證據的情況下,鐘山都可能將齊天侯扳倒。”范一品想了想說道。
  “你就這么肯定?”大玄王笑道。
  “這是我的猜測,具體怎么樣。還要等到審判日那天,不過我可以肯定,那日朝堂之上,鐘山和齊天侯的對決,絕對無比的精彩,若是可以。臣真的想親眼一觀。”范一品想了想道。
  “你想去看,那就去吧”。大玄王笑道。
  “呃?。范一品微微一愣。
  “審判日,我古氏宗親,棄定有很多會回來觀看的,你就夾在古氏宗親冉部入殿,我會和圣上提的。”大玄王說道。
  “謝王爺!”范一品馬上笑道。
  “你我還需要這么客氣嗎?”大玄王笑道。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太古圣都,最北面的一處幽暗地域。大霧彌漫,看不清內部分毫。
  鐘山和炙火落下云頭,站在大霧外的一座山頂,看著這茫茫一片白霧。
  “大帥,天老就住在這里?。炙火皺眉問道。
  “千幽說是這里,應該錯不了。至于大霧迷漫。在大光帝朝你應該也見識過了鐘山皺皺眉頭道。
  “這是一個風水大陣?”炙火眉頭一挑道。
  口:明日正式審判,鐘山齊天侯,求月票和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