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第一章皇朝計劃

“風神弓,原本就是我生父的佩弓。只是我生父戰死之后,下落不明。不知所蹤,怎么會在你手中?還有一根風神箭呢?”千幽公主雙眼一瞪道。
  “我沒得到風神箭,只有這柄風神弓,不過,現在可不是姐姐生父的了,而是我的了。”嚶嚀笑道。
  說完,嚶嚀拉著風神弓的弓弦。弓弦一拉,好似一股強風聚集,很快在弓上形成一支風箭。完全由風形成的。
  嚶嚀手一松,風箭驟然射向不遠處一塊假山巨石。
  “轟”巨石轟然炸成粉末。
  僅僅拉一下弦,就如此?風聚成箭?
  千幽公主雙眼一瞇,而嚶嚀卻是帶著一絲興奮。再度拉開弓弦,再度一陣強風聚集成箭。
  而嚶嚀弓箭所指,卻是千幽公主。
  “嚶嚀,你要干什么?”千幽公主臉沉了下來。
  “傳聞,巽鼎之身,最擅風系法術。甚至能免疫大部分風系法術。這風神弓更是傷不了你。我今天就是想要見識一下。”嚶嚀嘴角一笑道。
  “混賬”。千幽公主眼中一怒。向著嚶嚀抓去。
  “畢。
  風箭直入千幽公主面門,千幽公主雙眼一瞪。
  “嘭”
  風箭徒然散去。化為無形。
  “格”
  千幽公主一掌拍開嚶嚀,一把奪過風神弓。
  嚶嚀捂著胸口到飛而出,不過。千幽公主并未盡全力,僅僅拍開嚶嚀,所以并未傷到她。
  “姐姐,你真的是巽鼎之身!”嚶嚀一臉興奮道,對于先前自己做的錯事,好似根本沒有感覺一般。
  “風神弓”千幽公主話網說到一半。
  “咻”
  從嚶嚀后方,一支翠綠色的箭從嚶嚀胸膛透射而出。
  二女都是一呆,千幽公主愣愣的看著嚶嚀胸前插著的綠箭,而嚶嚀也是一臉不信的看著自己胸前,箭入體。直接射破紫府,沒得救了。
  嚶嚀不可置信,扭頭,轉過身去,看著遠處的眾多閣樓,眼中盡是不信,非常非常的不相信。自己就這么死了?死?
  “來知肉,嚶嚀郡主要死了
  這時,在旁邊樓上,忽然傳來馬追日的驚叫聲,繼而,馬追日快飛來,一把抱住嚶嚀,但是嚶嚀卻是帶著那一絲的不甘,死了。
  死了!嚶嚀郡主死了?馬追日先前一聲高喝,頓時引來大量官員。網好看到庭院中的一幕,一旁一塊假山巨石炸成粉碎,應該就是先前一聲巨響造成的吧,當時眾官員已經疑惑,但只有馬追日過來查看。
  庭院中只有兩人,千幽公主和嚶嚀郡主,嚶嚀郡主背對著千幽公主毫無防備,一箭穿透紫府,嚶嚀郡主被一箭穿透紫府,當場死亡。
  誰射的箭?庭院之中只剩下千幽公主,手中一柄強弓,正對著嚶嚀后背,是千幽公主射的!只有她!
  “風神箭?”馬追日抱著嚶嚀尸體一眼就認出了嚶嚀所中之箭。
  這時,齊天侯也從不遠處飛來,看到嚶嚀尸體被馬追日抱著,一把搶過。
  “風神箭?風神弓?千幽,你好狠的心,沒被天老選中也不是嚶嚀的錯,你居然因為嫉妒射殺她?你太可怕了!”齊天侯紅著眼睛瞪向千幽公主。
  “來人,拿下千幽公主”。馬追日大叫道。
  千幽公主府,千幽一臉憤恨的回憶著。
  “箭射來的地方,你沒去查看?”鐘山皺眉問道。
  “嚶嚀中箭,我當時驚的呆住了,一息之后,嚶嚀轉過身去看向遠處眾閣樓我才用神識查探,但是。就這一會功夫,那兇手已經跑的無蹤了。不,很可能是混在了人群中!”千幽公主說道。
  “蓄謀已久,毫無破綻,最少在外人看來,你絕對是兇手。”鐘山皺眉說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尚若你罪名成立。會是什么樣的結果?”鐘山問道。
  “削去公主之位,貶為庶民,甚至廢去修為,趕出大羅天朝,永遠不許回來。”千幽公主苦笑道。
  “放心,我一定會為你洗脫罪名的鐘讓。鄭重道。搖搖頭道!”大羅天朝,除了圣卜,巳經沒有值得我留愕…,就連我父王,呵呵,父王,昔日我為他做了多少事情,網羅人才、解決疑難,到最后,最后居然”呵呵,公主之名,我已經不介意了,關鍵是你的安全。”
  “放心吧,有我在,沒人能夠冤枉你!誰也不能!”鐘山盯著千幽肯定道。
  看到鐘山的堅定,千幽公主滿足的一笑。
  “我只有一個月時間,已經下來一天了,我馬上要去現場查探一下。過些天再來看你!”鐘山說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出了公主府。鐘山直入刑部!
  刑部一處大殿之中,馬追日接待鐘山。
  “馬大人,我想知道,案當天。嚶嚀郡主府中,到底有哪些人,一個不要少”。鐘山說道。
  “哪些人?你想在這群人中找出替罪羊?”馬追日冷聲道。
  “呵,替罪羊?我是要找真正的兇手,當時馬大人是第一個出現在案現場,并且叫喚了大量賓客前往案現場的吧。”鐘山說道。
  “是又如何?千幽公主殺了嚶嚀,她就是兇手。”馬追日道。
  “哼,案件水落石出前,當日郡主府中,所有人都有嫌疑,特別是你。馬大人。”鐘山喝道。
  “鐘山,你又要血口噴人?。馬追日怒道。
  “當時,嚶嚀中箭的瞬間,別人沒有現,為何只有你現了?說不定是你一箭射死嚶嚀郡主,然后嫁禍千幽公主的。”鐘山說道。
  “你,,嚶嚀死在風神箭下,風神箭是千幽公主生父的配箭。就是千幽公主殺的。”馬追日怒道。
  “多,可是風神箭在很久前已經下落不明了。而你,為何會第一個出現在案現場,難道不是賊喊捉賊嗎?。鐘山直視馬追日道。
  “混賬,嚶嚀是我外甥女,我怎么可能殺她?我第一個出現是因為院中一聲巨響,我去查探的,去了網好看到千幽公主射死嚶嚀。”馬追日急了。
  “可為何偏偏是你?”鐘山質問道。
  “我?鐘山,你想要陷害我?因為朝堂之事,你懷恨在心,想要栽贓陷害?”馬追日急的臉色紅。
  “陷害你?哼,你還不配,我知道你這里有記錄,去將當日郡主府所有人的資料拿來給我。”鐘山冷聲道,繼而坐在一旁太師椅上。炙火抓著圣劍站在旁邊。
  你還不配?
  馬追日聽到如此羞辱的話,本來應該無比生氣的,但此時,卻是僅僅瞪了鐘山一眼,恐懼的快去取資料了。
  馬追具現,這鐘山好似自己克星一般,一刻也不敢在鐘山身邊待了。
  是的,馬追日還不配,這種人。陷害他還怕污了自己智慧。同時。鐘止知道不是馬追日下的手,因為他沒那膽量,沒那氣魄,之所以那么說,是因為這種人欠虐,你不罵他兩句、嚇他兩句,他不會乖乖聽話。
  很快,馬追日就板著那張死人臉帶著一大堆資料過來了。
  傘到資料。鐘山就細細的看了起來。
  時間不多,要盡快賽選。
  連同下人,當日郡主府一共有兩百三十四人。這里有所有人的資料。上到齊天侯和眾赴宴朝臣,下到廚師丫鬟,全部在這。個人身份履歷,還有現在居所都清清楚楚。還有案當日每個人都在什么地方,都有筆錄。
  “風神箭和風神弓呢?。鐘讓。問道。
  “扣在刑部,等公主罪定下。再交由圣上。”馬追日說道。
  “拿來給我”。鐘山說道。
  “這是重要罪證”。馬追日不肯道。
  “就是重要罪證,查案時才更需要。圣上讓我查案,與案情相關的所有東西,我都有權處置,取來!”鐘山直接下令道。
  馬追日還想辯,但看看鐘山,只能強忍著一股怒氣,去取風神箭和風神弓了。
  就在刑部的這一間大殿之中。鐘山對著手頭的資料快賽選了起來。時間緊迫啊!
  先,要刪掉案當時身旁有別人在一起的一些人。鐘山的分析能力是無比強大的。在馬追日磨磨蹭蹭取來風神弓和風神箭時,已經從資料中刪掉了一百八十四人,還剩下五十個可疑人物。
  “這是風神弓,還有風神箭!”馬追日拿來弓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