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第一章今夜難眠


  ***本章節來源六九中文WWW*69ZW*COM請到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兩個時辰,整整兩個時辰,鐘山才從重傷之中恢復,也許天魔淬體大法用多了,這恢復起來,也比常人快出很多,雖然實力并未恢復,但是,傷勢,基本都穩定了。
  睜開眼睛,剛好看到天靈兒大眼睛盯著自己忽閃忽閃。
  “餓了吧,吃點東西。”鐘山笑道。
  “鐘山,這次對不起,我以后聽你的話,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耍脾氣了。”天靈兒一臉后悔道。
  “呃?哈哈,沒事,你這個年紀,正是耍脾氣的時候,等以后老了,成了老太太,再耍脾氣,再任性就丑了。”鐘山爽朗的笑道。
  “呸呸呸,我才不會老呢,我要長生不老,永遠年輕漂亮。”天靈兒心情馬上好了起來。
  “哈哈,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靈兒。”鐘山搖頭笑笑。
  “鐘山,那邊是劉明、王桂、鐘地的尸體,好惡心,還好這次有你。”天靈兒指了指遠處三具尸體,一臉厭惡道。
  看看三具尸體,鐘山眉頭皺皺。
  “你先吃點東西,我去處理一下。”
  鐘山說完,就走向了鐘地尸體之處。
  看鐘地那已經變形的尸體,鐘山深吸了口氣,搖搖頭,輕輕一嘆。
  在一邊,找了自己的大刀。在鐘地不遠處,快速的挖了起來,很快,挖好了一個大坑,鐘山帶著最后一絲感嘆,將鐘地的尸體連同一些零件,抱入了其中。繼而,帶著一絲沉重的心情,將其埋好。
  天靈兒在一直看著,并沒有插口,看著鐘山在那里做著莫名奇妙的事情。那個人要殺鐘山,鐘山為什么還要將他埋了?
  鐘山用大刀,削出一塊石碑,立于墓前,深吸了口氣,搖搖頭,最終,并未刻上任何一個字。一塊空碑。
  接著,鐘山才看向另兩具尸體,劉明和王桂。
  對于這二人,鐘山沒有絲毫客氣,直接將他們身體翻找了一圈,一人一柄長劍,還有各自一個儲物手鐲。
  “靈兒,儲物手鐲,能打開嗎?還有這劍,應該融入了空靈珠,能取出內部金屬嗎?”鐘山對著天靈兒問道。
  “嗯,儲物手鐲和劍,都有空靈珠,不過,空靈珠有個特性,只要一毀去,就馬上消失無蹤。”天靈兒講解道。
  “哦?”鐘山奇怪的看看天靈兒。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要問我爹,反正只要法寶一毀,原先禁錮材料的空靈珠,就好像一個氣泡一般,炸開消失了。也就是沒有了,儲物手鐲,是空靈珠內部填滿了須彌石的緣故。只要毀去儲物手鐲,須彌石就會顯現出來,但是,原來儲物手鐲中的東西,就沒了。”天靈兒搖搖頭道。
  “沒了?怎么沒了?”鐘山皺眉道。
  “不知道,你要問我爹,反正就沒了。”天靈兒說道。
  聽天靈兒一說,鐘山一陣無奈。
  “好吧,這儲物手鐲,我們一人一個,這兩柄劍,一人一柄。”鐘山笑道。
  “儲物手鐲,我就不要了,我有儲物手鐲,內部空間也很大,這兩個你自己留著吧,至于這劍,材料太差,到時淬煉它,還要花費我大量的真元和心神。還是不要了。”天靈兒很直接的說道。
  “好吧。”鐘山點點頭。
  取出大刀,快速斬向兩個儲物手鐲,驟時,兩個白色儲物手鐲就破開了,繼而原先的一絲光澤驟然散去,變成兩個灰不溜秋的碎手鐲狀。
  在天靈兒處,取出上次從唐效尤手中贏來的空靈珠,如第一次一般,慢慢將其煉成一個手鐲之狀。鐘山的手鐲,煉制的非常圓潤,又細,不在意看,根本看不出手鐲,鐘山不需要多漂亮,能夠儲物就行,細一點,將來碰撞的也少,也不容易壞。
  將須彌石投入之中,快速的灌注內部,形成一個和皮膚差不多顏色的手鐲,乍一看,還真看不出來。
  因為,空靈珠澆灌滿了自己的鮮血,因此,只要意識一動,就能看到內部,一個大約兩立方米的小空間。
  空間不大,鐘山已經滿足了。
  從天靈兒處,取來自己的物品,裝入其中,取出,放入,取出,放入,嘗試了多次,鐘山才長呼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暢快的笑容。
  儲物手鐲,儲物袋,這種神奇的東西,幾十年前就羨慕不已了,今天,終于有了,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儲物手鐲。
  “好玩吧?我當年剛有儲物手鐲,也玩了一晚上,才肯睡覺的,第二天,眼睛紅紅的,被我爹說了一通。”天靈兒笑道。
  看著天靈兒,鐘山搖頭笑笑,天靈兒是無法體會自己的心情的。
  看著兩柄劍。鐘山搖搖頭,兩柄劍,都是一品劍,主人死了,不可能晉級了,只有這材料,材料按照天靈兒所說,太差了,不過,再差,也比凡鐵要好。反手收起,以后再說。
  天靈兒受傷,不能多做走動,因此,二人就暫且在谷底歇息。為天靈兒鋪了個毯子,供其休息,鐘山就繼續調息養傷了。
  半躺在毛毯之上,天靈兒怔怔的看著鐘山,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呆呆的看著,忽然,好似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天漸漸黑了,但是,以天靈兒的目力,月光灑下,還是能夠清晰的看到不遠處的鐘山,,鐘山還在調息之中,顯然,傷的太重了。
  不知到了何時,天靈兒忽然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苦惱的神色,看看鐘山,神情變得極其不自然。張口想叫鐘山,但是,每次要叫出口的時候,天靈兒都停了下來,好似鐘山現在調息,那更好一般。
  看著鐘山,天靈兒臉上通紅一片,仔細再看看鐘山,發現他真的不會醒來,才輕輕的扶正身體,一瘸一瘸的走到鐘山背后,離的遠遠的,看著整個山谷下,天靈兒焦急不已。
  最后,甚至都貼到了山壁之處。
  站在遠處,都沒有找到一塊大石頭,好像所有大石頭,都在鐘山面前一般。
  偷偷的看看遠處鐘山,天靈兒咬著粉紅色嘴唇,神情無比的擔心,但,有尿,不能憋著,現在還是先天期,還不能如金丹期強者一般,將體內雜質煉化成廢氣排出。
  走到山壁之處,再度看看鐘山閉目調息,天靈兒才一邊緊張,一邊解著腰帶。雙眼時刻盯著鐘山。生怕鐘山調頭一般。
  現在置身山谷,危險不明,鐘山自然不會全身心投入調息,而是半入神的狀態。
  天靈兒離開毛毯之際,鐘山就感覺到了。
  她要干什么?但,天靈兒沒有叫住鐘山,而是向著鐘山身后艱難的退去。
  鐘山有個習慣,就是將最安全放在背后,也就是這個山谷內,鐘山后背對著安全的山壁,前面才是未知的山谷通道。
  天靈兒到后面,自然沒有問題,但是,她到后面干什么呢?鐘山沒有驚擾天靈兒,而是凝神聽著,將聽力開到最大。
  只聽后面,忽然一陣稀稀疏疏的聲音。
  聽到這些聲音,鐘山眉頭微皺,天靈兒在干什么?坐直,仔細的聽著。
  “嘩嘩嘩……………………“
  直到背后傳來嘩嘩的流水聲,鐘山才忽然感到身體一僵,終于知道天靈兒到自己后面干什么了。
  一種荒唐的感覺,瞬間涌入鐘山心頭,這一刻,鐘山僵直著身體忽然一抖。馬上裝著沒發現,裝著在深入調息之中。
  但是,天靈兒比鐘山還要緊張,還要緊張百倍不止,雙目僅僅盯著鐘山,在鐘山身形一抖之際,天靈兒身形,也跟著急急一抖。原先的流水聲,也驟然一停。
  他發現了?鐘山醒了?天靈兒臉上熱的都能煮雞蛋了。
  但,這水流到一半憋著,非常難受,在看到鐘山不再動了,天靈兒終于憋不住,繼續發出流水之聲。
  直到最后,天靈兒都盯著鐘山。
  水停了,又傳來稀稀疏疏的穿衣聲。
  天靈兒才一瘸一拐的回到之前的毛毯之上,但是,此刻天靈兒腦海之中,卻是混沌一片,鐘山醒了?剛才被他聽到了?
  躺在毛毯之上,天靈兒的臉都要燒了起來。
  不會的,鐘山沒醒,不然怎么沒調頭?
  天靈兒不斷在心里安慰自己,不斷安慰,終于在一個時辰之后,才心里平靜了很多,心里平靜了,天靈兒才想到另一個問題,就是自己,不管鐘山有沒有醒來,自己之前都做了一件羞人的事情,就是如廁期間,一直盯著男人。
  怎么會,我怎么會這樣,我怎么一邊看著男人一邊…………。
  天靈兒臉貼著毛毯,用鐘山準備的枕頭捂住腦袋,好似在遮蓋著那快要冒煙的臉龐一般。
  這一夜,注定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
  PS:又來要推薦了,壓榨最后一張推薦票(*^__^*)……。
  -\WWW*69ZW*COM六|九|中|文|書友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