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214 元嬰期

沾在千幽公辛府前。鐘山深吸口。
  府前站著大量刑部守衛,個個佩戴刀劍。護在周側。
  “什么人?”一個黑衣刑部官員馬上叫道。
  “封圣上旨,專辦千幽公主案。圣劍為證!”鐘山說道。
  炙火馬上將圣劍亮出。
  那官員眉頭一皺,繼而用神識探向圣劍。
  啊”
  那人忽然捂著頭一聲慘叫。
  “大人”旁邊馬上圍過來大量下屬。一個個刀劍相向,想要擒拿暗算“大人。之人。
  “住”那官員捂著頭部叫道。
  “呃?”眾下屬一陣疑惑。“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那安員無比恭敬的拜道。
  那官員一拜,其它人也馬上回過味來,大叫道:“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鐘山沒有理他們,而是帶著炙火踏步走向了千幽公主府。
  一入府內,鐘山深深吸了口氣。
  千幽公主府,變得好蕭條。下人,一個沒有了。冷冷清清。
  神識探出,僅僅在遠處一座宮殿外,阿大、冉二守候之中。
  “公主,真的是先生!”阿二也是興奮的叫道。速的跑到了門口。眼中充滿了期盼和激動。
  鐘山帶著炙火快速走去。
  “我知道先生一定會來的。
  ”阿大激動的捏著拳頭興奮道。
  阿二也是興奮的看著鐘山。
  而千幽公主卻是什么也沒說。僅僅是露出一絲微笑。一絲心安的微蕪
  “公主,我回來了!”鐘山盯著千幽公主道。
  “我知道,你會來的!”千幽公主臉上露出一股欣慰的笑容。
  阿大、阿二和炙火非常識趣的,立刻離開了大殿,這里不需要他們再守候了。
  看著千幽公主那憔悴的面龐。消瘦的身形,凄凄的笑容,鐘山內心不自覺狠狠一觸,這一刻。鐘山才發現。原來在自己那堅定的內心,早已擠入了一個千幽公主,只是以前一直沒有在意,直到現在,鐘山已經可以肯定這一份感覺了。
  實實在在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她。
  既然已經明白自己的心,鐘山也不再避諱。
  輕輕的,鐘山將手伸到千幽公主臉龐,柔聲道:“你瘦了好多!”
  鐘山伸手,千幽公主沒有避諱。甚至還有些期待,等待那火熱的大手放在自己臉龐之上,原先的欣慰笑容早已化為一股激動的笑容,在鐘止說出“你瘦了好多。的那一刻,千幽公主更是雙眼溢出了淚水。
  “撲”
  千幽公主一把抱住鐘山,沖入鐘讓懷中,眼淚如流水一般淌下。
  鐘山感觸到了心中的一份愛。千幽也感觸到了自己內心那份愛。不是今天,而是前些天就感受到了。
  只有挫折后,才能反省自己。只有傷感后,才能感悟真情!
  嚶嚀死的那一玄,自己被囚禁。好似古氏宗親內部,人人唾棄,那些以前一臉討好的人,忽然變為冷漠相對,就連圣上也惱怒不理,甚至自己的父王,對于自己也是淡出了好多。
  人情冷漠,好似全世界都離自己而去一般,誰也不幫自己,好似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山林之中,靜的可怕。無比的孤獨。一種強烈的悲哀、心傷彌漫心頭,這時,唯一想的就是鐘山,那個自己能夠絕對信任的鐘山,比古氏宗親對自己還好的鐘山,好想,好想鐘山馬上出現在面前,好想投入鐘山懷中被鐘山緊緊擁抱,那樣可以使自己不再理會外界的任何風吹雨打。這時,千幽公主才發現自己有多愛鐘山。一種大河奔涌般的渴求。
  鐘山出現了,如想象的一樣,緊緊的抱著千幽公主。
  什么話也沒說,就這樣緊緊的抱著。
  而千幽公主也是瞬間放松下來。臉色露出滿足微笑,以往的女強人。早已消失不見。現在僅僅是鐘山懷中的一個小女人,一個被保護的小女人。其它什么都不想,外界多大的風吹都不怕了。因為有了這個避風港,一個天地最溫暖的避風港。
  鐘山心中同樣無比溫馨,看著懷中的千幽公主,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撫了撫她的長發。而就這一會功夫,千幽公主居然在鐘山懷中睡著了。
  堂堂皇極境強者,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鐘山憐愛的一笑,將千幽公主抱起,走入大殿,輕輕放在了玉榻之上。為她蓋好了絲被。
  淳著睡夢中都臉微笑的千幽公垂,鐘山不自貨的撫卜化頭發。
  看的出來,這些日子,千幽公主承受的壓力和委屈才多大,整個人都憔悴了好多,心神焦慮,一直緊繃著。心神消耗太大太大,也只有鐘山出現的這一刻,才忽然放松。疲憊的睡著了。
  千幽公主太累了,這一睡,就是一天的時間。
  當千幽公主醒來的時候,卻發現鐘山一直坐在身旁,好似在沉思著什么,但是,手頭卻是抓著自己的手。一點也沒有放開。
  感到鐘山手中的溫暖,千幽公主臉上一紅,可能醒來的動作驚醒了鐘山。
  “醒了?”鐘山問道。
  “嗯!”千幽公主好似有些羞澀的點點頭。
  鐘山也是第一次看到千幽公主這個表情,以往淡定、處變不驚早已消散在千幽公主臉上。
  “好了,一個月時間,一天已經下來了,我們還是談談案情吧!”鐘山深吸口氣道。
  “一個月?”千幽公主問道。
  “是啊,圣上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徹查你的案情!”鐘山說道。
  “案情如此明朗,朝中誰也不愿趟這趟渾水,就是以前一直寵愛我的圣上,也是惱怒不已,甚至不許人提。”千幽公主說道。
  “呵呵,不,據我看來,朝堂之上。最關心你的,就是圣上!”鐘山深吸口氣道。
  “圣上?”千幽公主疑惑道。
  “是,此案無比復雜,證據確鑿,不是誰都能為你洗罪的,若是徹查此案,不能洗脫你的罪名,那你將處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圣上也是保護你,才那樣做的,在我請求圣上以后,圣當廷答應,并且借我圣劍,全權徹查。”鐘山說道。
  “那你是用什么堵住眾朝臣的嘴的?”千幽公主問道。
  “一片浮云。”鐘山笑道。
  “什么浮云?”千幽公主問道。
  “我所有的軍功!”鐘山道。
  千幽公主沒有多說什么感激的話。也沒有多說什么誓言,僅僅一聲輕“嗯”看向鐘山的眼中多出一份堅定。好似在內心做了某個決定一般。眼神有些癡迷。
  “說吧,到底怎么回事,我需要最詳細的案情經過,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一個細節也不要落下!”鐘山說道。
  “那一日
  鐘山歸朝的前一個月。嚶嚀郡主府,為了慶祝,嚶嚀在一個大院之中擺宴,宴請大量認識的朝廷耍員。其中包括千幽公主、齊天侯、馬追日。
  “恭喜郡主,被天老許諾收為弟子。”馬追日舉杯笑道。
  “舅舅你就不要取笑了,還沒正式收呢!”嚶嚀笑著說道。并且喝完那一杯酒。
  “快了,天老說話,從率都是說一不二的,而且一旦被天老收為弟子。圣上肯定還會晉你為公主,以后。我們就要稱呼你為嚶嚀公主了。”馬追日笑道。
  “千幽公主,天老在你和嚶嚀中選,最終嚶嚀被選中,你不會嫉妒吧!”一旁齊天侯忽然看向千幽公主。
  齊天侯大膽的一問,所有人都是一靜。
  “怎么會呢,我還要恭喜嚶嚀。恭喜啊!”千幽公主非常大度的說道。并且對著嚶嚀舉杯。
  “謝謝千幽姐姐!”嚶嚀馬上開心的又喝了一杯酒。
  酒宴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大家都相互攀談,到了酒宴中途,嚶嚀忽然拉住千幽公主的手。
  “千幽姐姐,跟我來。”嚶嚀說道。
  千幽沒有在意,放下酒杯隨嚶嚀退出酒宴。在嚶嚀府中,左繞右繞。很快來到了遠處的一個小院之中小院四周。一個人都沒有。
  “拉我來干什么?”千幽公主疑惑道。
  “我聽說,姐姐你是“巽鼎之身。?是不是真的?”嚶嚀瞪大眼睛問道。
  “你聽誰說的,怎么可能?”千幽公主眉頭一皺,馬上笑問道。
  “反正有人告訴我的,千幽姐姐。你就不要問了,我早就聽說九鼎之身神奇了,姐姐給我看看吧。”嚶嚀一臉期待道。
  “看?怎么看?”千幽公主眉頭一挑道。
  “用這個。”嚶嚀馬上說道。并且從小院的一個角落,取出一個包裹,從中取出一柄雕浮著大量圖騰的翠綠色長弓。
  “風神弓?”千幽公主驚訝道。
  口:開始查案了,猜猜誰才是真正兇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