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194 陰陽兩界

“周天星斗大陣。”鐘山盯向千幽公辛六“周天星斗大陣,是“大羅周天星斗大陣。的縮減版,圣上所創,超強的陣法,只有圣上才能擺出。四大太子也僅僅能擺出其縮減版而已!”千幽公主搖搖頭嘆息道。
  “大玄城中早有布置?”鐘山看向千幽公主道。
  “是的,大玄城就是為了布置此陣而立。但是,這個納蘭飄血真的太強了,雖然人死了,但是,最后將周天星斗大陣也毀了,整個大玄城。夷為平地,太強了!”千幽公主感嘆道。
  “報”大殿外忽然傳來一聲通報。
  很快一個小兵沖了進來!
  “稟報大帥,大玄王令函!”小兵跪著舉著一封信。
  探手吸來,鐘山快速撕開信封。讀取了起來。
  一看之下,鐘山雙眼一瞪。
  “怎么會?”鐘山瞪著眼睛詫異道。
  鐘山詫異了,眾人何時見到鐘山露出這種神情?“大帥,怎么了?”水無痕疑惑道。
  “是啊,發生什么事了?”千幽公妾也是一臉疑惑道。
  鐘止深深吸了口氣,將信函遞給千幽公主。
  抓著信函,千幽公主也是眼中一瞪,一種極度的不信,繼而信函遞給水無痕等人,眾將紛紛傳看。
  “簫忘死了?怎么可能,大光帝朝大都督,簫忘死了?”水無痕馬上驚叫道。
  是啊,簫忘何許人也,如此一個風華絕代的人物,一個才能通天的人物,死了?
  不止簫忘死了,簫忘的兩個義子,簫元豐,簫元登,都死了?
  先前還被鐘山引為大敵的簫忘,死了?
  “真的死了,簫忘三父子的尸體。現在正掛在月明城城樓之巔。項布的守軍之處。掛尸懸城,告誡天下!”千幽公主也是感嘆道。
  “齊天侯,是他?我說這段時間沒有看到齊天侯,就是那日總攻大宇帝朝之時,也不見他蹤影,原來那個時候,他真正謀刮對付簫忘?好大的功勞!天大的功勞!斬殺簫忘。就是毀去三分之一的大光了!”鐘山無比感嘆道。
  “可是,大帥,你不是說簫忘是個真人物、大智慧,不可能中埋伏的嗎?怎么也有他算不到的事情?”柳無雙疑惑道。
  “大智慧?大智慧就不能死了嗎?大智慧就不能中埋伏了嗎?但,若是齊天侯用兵,簫忘縱使敵之不過,也不可能被斬殺的啊!”鐘讓
  “這,”?”柳無雙一陣語塞。
  “好了。你們去整軍吧,按照大玄王信上所說,我現在已經不是十五路總領了,再度成為大玄王手下一路大軍元帥,現在大宇帝朝戰場徹底平凈,下面就是同攻大光帝朝,大光大都督簫忘已死,死了,那么下面就是全力沖殺!你們速去整軍,聽候我的調令!”鐘山說道。
  “是!”眾將馬上應道。繼而快速退出大殿。
  鐘山坐在大殿之中,眉間疑惑未少。
  “你是疑惑古林的斬殺簫忘的手段嗎?”千幽公主看著鐘止道。
  “呃,你知道?”鐘山奇怪道。
  “不是,我只是有一個猜測!”千幽公主說道。
  “什么猜測!”鐘山疑惑道。
  “你知道,古林為何被封為齊天侯嗎?齊天?與天齊,大羅天朝的天就是圣上,那不是與圣上平齊?知道為什么嗎?”千幽公主問道。
  “為何?”鐘山疑惑道,這也是一直困擾鐘山的事情。
  “因為古林的前世。”千幽公主說道。
  “前世?”鐘山疑惑道。
  “那一日,古林回到太古圣都。圣上法寶庫中,一根紫金紋龍棒,九品法寶,忽然飛天而起,直入歸程的古林手中,那一刻,圣上和四大太子都已經知曉了古林的前世。那根紫金紋龍棒的主人轉世了,他就是古林!”千幽公主說道。
  “哦?”鐘山皺眉道。
  “古林的前世,是猴猿族的至尊,申齊天!”千幽公主說道。
  “申齊天?猴猿族?”鐘山瞪著眼睛道。
  “不錯,正是猴猿族,天下所有猴類、猿類、猩類、稀類的至尊,只是死后,投胎成*人。”千幽公主說道。
  “難怪他能夠召喚那只大猿,申齊天?”鐘山深吸口氣道。
  “是的,只是前世記憶還未恢復。古林也不想恢復,但他知道這件事,所以可以召喚大猿!”千幽公主說道。
  “你是說,簫忘可能是齊天侯召喚無數強大猿猴,將其殺死的?”鐘山盯著千幽公主道。
  “很可能!不過外人卻不知道,只知道簫忘死了,現在被掛在月明城而已,而那里的大帥,卻是項布,看來齊天侯當初和項布合謀了!”千幽公主說道。
  “項布,項布個體實力如何?”鐘山問道。
  “皇極境!”千幽公主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你打算怎么辦?”千幽公主問道。
  “我打算到明月城去看看!這個簫忘死的太冤了!”鐘山凝重道。
  “冤?呵呵,是太冤了!”千幽公主笑道。
  “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簫忘的隱藏,根本沒有施展出來,他背后還有一股力量。但是,卻死在了絕對實力之下,太屈了!”鐘山嘆口氣道。
  “背后還有一股力量,你是說大光帝朝?”千幽公主皺眉問道。
  “不是!”鐘山搖搖頭道。
  “不是?”千幽公主微微一窒。
  “還記得當初將你我活埋的那個人嗎?”鐘山看向千幽公主。
  提到那次活埋,千幽公主臉上微微一紅。樹葉喂水還歷歷在目。
  “蕭秋水,簫忘的孫子!”千幽公主說道。
  “不錯,正是他,蕭秋水死后,出現十個紅衣人為他收斂尸體。那紅衣人更是將魔種少年邪焱分尸一百塊,雖然是應了昊美麗的詛咒,但是,這紅衣人是誰?”鐘山盯著千幽公主道。
  聽到這里,千幽公主腦海之中的一切也快速串聯了起來。眼睛也瞪大了起來。
  …………………………一、…………………
  神州大地之上,一處被無數不”羔的大心個幽釋放著大量的寒
  但是,在這幽泉不遠處,卻是一個龐大的宮殿群。宮殿晶瑩剔透。在最中心一座宮殿之上,一塊牌匾凸浮著非常傲氣的三個字。
  這三個字體。看之一眼,都好似有著一股強烈的殺意刺入雙眼一般。
  劍神宮!
  劍神宮外,大量紅衣人來回走動。忙碌著什么,同樣,在四方也有一些紅衣人正在練習著非常精妙的劍法。
  劍神宮中,只有一人,一個白衣女子,女子非常漂亮,白哲的面部透露出一股傲氣,雙目明亮不,銳利,哪怕看之一眼,都好似有著無窮的劍意噴發而出一般。
  一股強大的劍意在雙目之中若隱若現。
  長發披肩,非常柔美二但是。若是仔細看的話,每一根頭發的發尖之處,都是劍尖的形狀。
  女子在大殿之中來回的踱著步子。
  “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心里會這么煩躁?是修煉哪里出了問題了?”女子捏了捏拳頭,繼而坐下。但網坐下,心中卻煩躁的又站起身來。
  繼續在大殿走著,外面的紅衣人根本不敢打擾。因為,劍神宮中的宮主,脾氣非常不好,而這個劍神宮中來回煩躁中的紅衣女子,就是劍神宮主。
  劍神宮主見煩躁不散,就緩緩走出了大殿。
  慢慢走到不遠處一座宮殿。走入宮殿之中。劍神宮主就盯向了面前一個巨大冰棺。
  冰棺之中,正是那具蕭秋水的尸體。
  “孫兒,為何奶奶我心情非常煩躁呢?”劍神宮主對著冰棺吶吶道。
  而就在這時,從外界,一個黑色身影,快速飛向劍神宮處,不,應該是狼狽,狼狽的飛了過來。
  劍神宮主眉頭一皺,走出蕭秋水冰棺殿!
  黑色身影,是一個男子。男子一臉的驚慌,不,甚至恐的的飛落到劍神宮主之處。
  “怎么?你爹還忘不掉那個“如煙,嗎?”劍神宮主一皺眉道。
  “娘,娘!”男子一落地,就哭喊著爬到劍神宮主腳下抱著劍神宮主的腿。哭聲無比凄厲。
  劍神宮主好似意識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馬上叫道:“到底怎么了?”
  “爹,死了!”男子一臉哭泣道。
  聽到男子的話,劍神宮身子一晃。繼而馬上站定,一臉怒氣的看向男子道:“不可能的,他命大著呢!”
  劍神宮主怒氣沖沖的看著男子。
  “娘,真的死了,爹還有大哥、二哥,都死了,都死了,你可要為爹報仇啊,爹死的好慘,現在還被掛在城樓上,懸尸示眾呢!”男子哭喊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騙我!”劍神宮主身形再晃道。
  男子馬上取出一個記憶水晶。
  “娘,這是一人記下的記憶水晶。真的是爹,真的是爹。爹!爹!爹,你死的好慘啊!”男子不停的哭嚎,并且遞出一個記憶水晶。
  劍神宮主手伸了伸,不敢抓,但還是強忍著恐懼,探手抓起。
  真元一吐,劍神宮主看到了內部的景色。
  “啪”記憶水晶掉在了地上。
  劍神宮主忽然一陣呆滯,不信。不甘,不自覺的兩行熱淚滾落而下。
  “娘,爹死的好慘,娘,你要為爹報仇啊!”男子哭喊道。
  這一聲哭喊好似提醒了劍神宮主。
  劍神宮主雙眼忽然變得通紅。頭一仰天,長發忽然無風自動。一臉兇狠的對天大吼了起來。
  “死
  一聲巨吼,好似一柄無形的巨劍沖天而上。刺破一切云霄。無形劍意將天空云彩全部刺破,繼而化為億萬柄劍氣,漫天飛舞,遮云蔽日。劍,全是劍,天空之上。除了劍還是劍,無窮無盡的劍氣噴灑四方。強大的劍意好似要摧毀一切一般。無比的強勢浩瀚!
  “轟隆隆
  劍神宮四周,無窮無盡的冰原。大地之上,忽然之間,無窮冰刺沖天而上,石形冰刺,直接將整個冰原轟成了粉碎,劍,無窮無盡的兵劍。整個冰原好似徒然變為一個刺猬一般,一根根巨大的冰劍拔地而起。直沖云霄之勢。
  一座座劍形冰山陡然而現。
  劍、劍、劍!到處是劍!
  沖天之間,強勢無窮。劍神宮主怒了,發瘋了!
  “啊
  劍神宮主狀若癲狂,通紅雙目之中。閃過的全是噴嘯的仇恨,詣天的恨意!恨天恨地!
  一聲尖銳的吼聲,劍神宮四周宮殿。轟然炸開,四周全毀了,一座冰原也被劍神宮主吼的不成形。
  一旁的是一個幽泉,一個散發著絲絲陰氣的幽泉,但是,此刻,在劍神宮主一聲怒吼之下,幽泉被這個劍意直接逼迫向下,瘋狂的向下沉去。
  整個幽泉轉瞬看上去好似一個無底深淵一般。
  強勢的劍神宮主!劍神宮主在起初的兩聲巨吼之后。心中的恨意不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更加旺盛了一般,長發舞動。不斷閃爍著陣陣強大劍意。
  “娘!娘!”跪趴著的男子恐慌的叫道。
  但是,劍神宮主根本沒有看他,而是探手一抓,從那無底深淵般的幽泉深處,忽然飛上了一柄漆黑的長劍。一柄凍結四周一切的長劍,一柄看之一眼都好似要被凍僵的黑劍。
  “他的尸首掛在哪?”劍神宮主咬著牙齒,顫顫的說著。
  “月明城!在月明城!”男子馬上說道。
  啊
  劍神宮主再度一聲怒吼,天空無穿劍氣陡然崩潰散去。劍神宮主沖天而上。
  “咻幾
  空氣中傳來一聲被利劍撕破的聲音,劍神宮主已經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