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90 詭異的云霧

點取了炷香時間。易衍閉目深深思索了會。涕懷玉有貓搖頭嘆息道:“驚天計發”連環之策。四重天崩塌,鐘山之才,吾不如也!”
  “易衍先生過謙了,家父說過。易衍先生不是敗在能力上面,而是敗在領域之上,這是商的領域,也是我鐘家的領域,對于一個陌生領域。易衍先生能做到這一地步,難能可貴了!”鐘政笑道。
  “商?”易衍盯著鐘政道。
  “是的,家父先天境之前,就是一名商賈。鐘家因為他而昌盛,家父曾說,商場即為戰場,戰場即為商場,一法通而萬法通鐘政說道。“是啊!鐘山說的透徹。”易衍點點頭贊嘆道。
  “在下今日來,就想問問易衍先生,十年之約的賭注,從何時算起?。鐘政問道。
  “呵呵,從何時算起?現在就算了。不過,讓我在大宇再看一眼吧!”易衍搖搖頭道。
  “大都督!”鐵血瞪大眼睛道。
  賭約?到底什;;么賭注?
  “鐵血,三年零十個月前,當時你也在那里,雪峰之數,我和鐘讓打了個賭,十年,我守他攻,若是他拿下大宇帝朝,我甘身示卒,若他拿不下,他甘身示卒,十年,還有兩個月才到四年,你說這個賭,誰贏了?。易衍看著鐵血苦笑道。
  聽到易衍的話,鐵血瞪大眼睛,繼而深吸口氣道:“大都督,這是鐘山下的套,他已經有辦法對付大宇帝朝了。然后故意引你答應的。”
  “是不是下套,毛經不重要了。我太自大了,也真的敗了易衍搖搖頭道。
  對著鐘政瞪了一眼,鐵血深吸口氣道:“大都督,屬下先前說過,大都督到哪,鐵血到哪,誓死追隨大都督。”
  看看鐵血,易衍淡淡一笑道:“好的,那我們就一起前往鐘山帳下做一名小卒吧”。
  “是!”鐵血馬上應道。
  鐘政一直看著。看二人交談一會后。
  “易衍先生”。鐘政叫道。
  “嗯?”易衍看向鐘政。
  “家父交代了,讓易衍先生好自準備,三個月后,在下會在大池城正東,東海之畔,等候易衍先生及其家人和隨從。”鐘政說道。
  “哦?不入東方侯大帳?。易衍皺眉道。
  “家父考慮到,大宇帝朝網滅。易衍先生就加入大羅天朝軍隊,對易衍先生名聲不好,遂請易衍先生前往我們的家鄉,在那里,同樣需要易衍先生的大才。”鐘政說道。
  看看鐘政,易衍微微一笑道:“也好。我也要看看,到底什么樣的地方,培育了鐘山先生這樣的人物!”
  “那就好,那么,鐘政告辭了!”鐘政說道。
  “嗯!”易衍輕輕點點頭。
  送走鐘政,易衍看著鐘政背影。久久沒有收回目光。
  “大都督,那鐘政是不是哪里不對勁?”鐵血疑惑道。
  “不對勁?是很不對勁,這個鐘山藏的真是太深了,忽然就冒出個兒子出來,而這個兒子不驕不躁,不卑不亢,沉穩異常,又滴水不漏。就算對他評價很高,也是低估他了易衍嘆口氣道。
  “噢”。鐵血微微一窒道。
  “好了,既然答應了三個月后。就著手準備吧,你去”易衍對著鐵血吩咐著。
  ………………………………………一
  兩日后,大郁城遠處,大玄王中軍大帳。
  十五路元帥,全部匯總此處,只留副將領兵,只待一聲令下,全面攻城。
  一座宮殿之外。大玄王站在最前,隔著很遠的距離,看向遠處的大郁城,又歇五個月了,這五個月,大玄王吩咐眾軍,不得攻擊,防守來襲即可。
  因為當時正開啟天崩計劃最后一個環節。
  天崩四重天!瞞天過海!
  成功了,鐘山的天崩五步走,在最后一步,真的讓大宇帝朝的人對納蘭飄血失去了信心,以一連環的計策,瞞過大宇帝朝無數人,致使他們放棄抵抗。
  成功了。是收獲的時候了,又五十座城已經臣服,眼前的這二十座連城也日益衰敗。
  大玄王看著遠處,而大玄王身后。眾路元帥也是各個興奮。
  鐘山對著這里眾元帥看了又看。最后眉頭一挑。和一旁千幽公主對視一眼。
  千幽公主看到鐘山的疑惑,也是皺眉搖搖頭,表示不知。
  鐘山為何會奇怪?因為,在這眾元帥之中,少了一個人,一個非常重要的人,齊天侯!
  馬上就是總攻的日子了,齊天侯居然不在?
  四方無盡大軍。整軍以待。密密麻麻,根本看不到邊。
  只待大玄王一聲令下,全面總攻大郁城,勢必要拿下大郁城。
  “吼
  忽然一聲超級巨吼,在三軍之中傳開。
  一聲巨吼,好似一聲超級天雷一般,一股強勢的氣息噴灑向四面八方。
  只耍聽到這恐怖聲音的,無不魂魄一陣顫動,一陣激昂,一股熱血充斥全身。
  在大玄王面前,忽然出現一頭白色黑紋的紅眼巨虎。白虎高有百米之巨,往那里一站,身體周側,好似忽然冒出大量黑色煞氣一般。一股強大的危煞,使得周圍之人都紛紛退了幾步。
  巨大白虎走到大玄王面前,扭扭脖子,轉身看向遠處的巨大城池。
  百米的巨大白虎?
  隔著一段距離,鐘山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壓迫而來,這白虎太強了。
  “這是虎族其中一名太子,寅煞天!”千幽公主對著鐘山小聲道。
  寅煞天?
  寅煞天扭扭脖子,大玄王踏步站在頭頂。
  大羅天朝太子站在虎族太子頭頂。一股傲世天地之態。
  “吼吼吼”
  眾軍紛紛大吼,聲震云霄!勢破天地!
  戰爭。戰爭開始!
  眾路元帥處,也紛紛出現巨虎,都有四五十米之高,供眾元帥代步。
  大玄王站在寅煞天頭頂,帶著眾軍向著大郁城方向,一步一步踏進。
  每走一步,天地一聲顫抖,大地在大軍步伐之下,震動不已,四周山峰,更是有著眾多被這強大的震動震塌!
  戰天鼓起!
  “嗡”
  四周天地忽然一陣嗡響。
  “吼一、
  寅煞天忽然一聲怒吼。
  三軍步伐一止!大玄王一頓。
  所有人都忽然停了下來。
  向遠處大郁城。
  太遠了,修為低的根本看不見遠處。只有修為高的看得見,鐘山也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黑點站在大郁城城樓頂上。四周無窮金色氣息將那一方天地都染成了金色。
  隔著很遠的距離,鐘山都能感受到其中一股強大氣勢逼迫而來。
  納蘭飄血!
  雖然看不到人,但是鐘山馬上就猜到了,納蘭飄血,大宇帝朝納蘭大帝?
  是納蘭大帝。納蘭大帝自知大宇帝朝徹底淪陷,無可挽回之際,也不再乞憐再有什么變數了,乞憐不來,納蘭大帝也不是那樣的人,納蘭大帝傲氣凌云,心有沖天之志。帝朝在納蘭大帝心中,也只是外物而已。但,這個外物被人所奪,一代梟雄,豈會甘心?
  納蘭飄血和大玄王,隔著三十幾座山”搖搖相望,怒視對方。
  戰場一度陷入沉靜。
  這是王與王的對拜;;誰也沒有插手。誰也插手不了。
  遠處,大郁城上,納蘭飄血看了看遠處大玄王,又看看城樓上的易衍。
  “大都督!”納蘭飄血沉聲道。
  此刻,城樓之上,眾守軍都是呈跪拜禮,只有務衍依舊站著。
  “陛下!”易衍開口道。
  “大宇帝朝。守無可守了,你也不用再守,父親留你給我,我卻沒有用你,致使大宇帝朝淪陷,雖有不甘,但不后悔,因為我在最后帝朝崩塌之際,再度領悟了一重,你的使命結束。
  ”納蘭飄血說道。
  “陛下,在此最后一刻,臣心中有一事,懇請陛下告知。”易衍對著納蘭大帝一禮道。
  “說!”納蘭飄血沉聲道。
  “昔日,在下沖關之際,來自極樂凈土的一名羅漢,對我下毒,致使我這些年一直孱弱不堪,當日陛下在皇宮。是否已經發現那搗我閉關之人?”易衍盯著納蘭飄血道。
  看著易衍,納蘭飄血一陣沉默,繼而瞇著的眼睛一開,一副坦然之態道:“不錯!”
  一旁的鐵血卻是瞪大眼睛,原來,原來當初陛下可以阻止大都督中毒。但是沒有?為什么?
  看看納蘭飄血。易衍淡淡一笑,長噓口氣道:“謝陛下坦誠相告。易衍心中的結解了!”
  心結解了?納蘭大帝知道,易衍的心結,就是對先帝的感恩,解了,就算是恩怨清了!
  “今日坦言,我的心結也解了!”納蘭飄血輕輕說道。
  繼而,不待易衍再說什么,扭頭再度盯向遠處大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