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186 萬猿谷

大玄城,城主府下,無盡的軍隊整齊的站在下方,寒風瑟瑟,但是大軍心中卻是斗志盎然。
  城主府浮島之上,眾將領恭敬而立。等候大玄王的出來。
  中央大殿之中,大玄王坐于帥案之處,面前是一群謀士。其中第一謀士范一品站在最前面,向大玄王稟報著什么。
  “王爺!”范一品說道。
  “在光輝城也有一年半了,這個鐘山,看出點什么來了?”大玄王盯著范一品說道。
  “沒有!”范一品搖搖頭。
  “沒有?他比齊天侯要聰明?”大玄王盯著范一品問道。
  “不一定有齊天侯聰明,但是,百年內,齊天侯絕對不如他!”范一品非常肯定的說道。
  “哦?”大玄王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因為有一個優勢,齊天侯比他差出很多,這個優勢決定了他在齊天侯面前,永遠立于不敗之地。”范一品沉聲道。
  “優勢?”大玄王盯著范一品道。
  “是,這種優勢,屬下只在王爺、眾太子和圣上身上看到過。非常難得,王爺想要駕馭鐘山,難!”范一品肯定道。
  “嗯!”大玄王輕輕點點頭。
  了解了情況,大玄王也輕輕起身。
  眼前大殿之門陡然打開。
  大玄王在眾將崇拜的目光之中,緩緩走到浮島邊緣,看著無盡的將士。
  而眾將士看到大玄王的到來,也是全部靜靜的崇拜的看著。
  “與大宇帝朝的決戰時間到了。大宇帝朝,番邦小朝也敢冒犯天威,今日本王親征大宇帝朝,再增十路大軍,全面攻取大宇帝朝,目標,天空之城!”大玄王誓師大叫道。
  “吼~~~~~~~~~~~~~~~~~”
  “吼~~~~~~~~~~~~~~~~~”
  “吼~~~~~~~~~~~~~~~~~”
  ……………………………………………………眾將一陣巨吼。
  大玄王親征大宇帝朝,現在開始!
  原先大宇帝朝戰場,四路大軍,鐘山又派出一路,大玄王又是十路,十五路大軍,全面壓向大宇帝朝!——
  鐘山、千幽公主、阿大和阿二,四人向著水無痕大軍方向而去,至于炙火,鐘山卻讓他跟著大軍一起走了。炙火要保護的對象,就是水無痕、柳無雙還有炙火的兒子。
  “先生,為何你不領兵?”千幽皺眉的看向鐘山道。
  “水無痕是個可造之才,但還是太嫩了,多給他磨礪一下比較好!”鐘山笑道。
  “你是拿大宇戰場練兵吶?”千幽公主笑道。
  “算是吧!”鐘山并不否認。
  “那你練這么強的家軍,干什么?”千幽公主看向鐘山道。
  “你說呢?”鐘山也看向千幽公主道。
  鐘山看過來,千幽眉頭一皺,繼而眉頭松開,點點頭道:“是的,你要有一支強大的家軍,必須要,未來只有一支強大的家軍,才能保證不淪為棋子。”
  看到千幽公主理解,鐘山微笑的點點頭。
  “天崩計劃,第四步了!”千幽公主看著遠處一些游走四方找尋寶藏的大宇百姓道。
  天崩一重天!經濟崩潰!
  天崩二重天!人心喪亂!
  天崩三重天!天兵覆巢!
  “大宇帝朝的眾城池,已經枯朽了,所以現在需要快速的沖刷,兵禍,最快的兵禍,最強的兵禍!我們現在走的就是第四步!”鐘山點點頭笑道。
  “天崩計劃,真是太精彩了,四步,每一步都是驚天動地!先生,還有沒有第五步了?”千幽公主無比感嘆的看向鐘山。
  “有,還有一個第五步,只是能不能成,看天意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天空之城!皇宮一間偏殿之內。
  納蘭飄血看著易衍。
  “陛下,民心喪亂,甚至軍心喪亂,我不能再待在這里了,我要馬上前往前線,只有我去前線,才能做一些抵抗。”易衍一臉憂心道。
  “這么嚴重?”納蘭飄血皺眉道。
  “是的,我敢肯定,大玄王已經傾全部可用之兵力,全力沖刺我朝各個城池,現在各城池軍心民心喪亂,根本抵擋不了,我不去,要不了三年,就要攻到天空之城了。”易衍說道。
  “我大宇軍隊豈會那么不堪?”納蘭飄血不信道。
  “不,腐朽了,一年多時間,全部腐朽了,弱不可堪。陛下,臣所預測句句屬實,或許,現在前線戰爭已經開始了。”易衍一臉肯定道。
  納蘭飄血深吸口氣,盯著易衍,眉頭皺成了川字。
  “你可有良策?”納蘭飄血沉聲道。
  “良策,呵呵,這次大羅天朝的計劃太狠了,滅戶政策,良策沒有,只有一些笨辦法,已經開始實行,我已經手書信函,傳向大光帝朝和簫忘之處,懇請他們快速派兵增援,我前往前線,坐鎮大郁城,那是一個關卡,只要將來勢洶洶的大羅兵擋在大郁城,我們就算有救了!”易衍說道。
  “大郁城?那前面不是幾十座城要丟失?”納蘭飄血眼睛一瞪道。
  “是的,肯定要丟失了,大羅天朝的兵,就好像海嘯一樣,大郁城是一個閘,必須要在這里堵住。我已經手書信函到各個城池,讓各處城主按照我的安排去做。”易衍說道。
  “那大光什么時候會到?”納蘭飄血問道。
  “大光?呵呵,陛下,大光那里,我雖然信函傳遞,但你不要指望他們,同時還要提防他們。”易衍說道。
  “提防?”納蘭飄血皺眉道。
  “是,現在大宇帝朝就是一個爛攤子,雖說唇亡齒寒,但是,大宇這次太糟了,若大宇帝朝不能自立,就算他們帶兵來救,也救不了,就算救了,也是拖垮大光帝朝的根源,所以他們不敢全力救援,那只有等我們,看我們能不能自立,大郁城就是關鍵,若是我止住了大羅天朝的兵,他們就會派兵救援,若是止不住…………!”易衍皺眉道。
  “止不住怎么樣?”納蘭飄血沉聲道。
  “止不住,大宇帝朝的城池于其被大羅天朝所得,不如被大光帝朝所得,他們也會派兵,吞噬和我們相鄰的那些城池!”易衍說道。
  易衍說的都是實話,兩朝之間就是利益聯盟,也是血淋淋的殘酷。
  深吸口氣。納蘭飄血沉聲道:“好,我知道了,祝大都督旗開得勝!”
  “是,陛下放心,只是,臨走前,易衍還有一事希望陛下答應!”易衍說道。
  “你說!”納蘭飄血問道。
  “陛下雖為一朝之帝,帝口一開,伏尸百萬,但是,現在大宇帝朝動亂不堪,還請陛下不要再造殺戮,以免引起民怒,民為朝之本,特別是這個時候,百姓之心不可違,不能再造任何殺戮,被有心人利用,那就糟了!”易衍語重心長道。
  “放心!這個時候,我自然知道事態嚴重。”納蘭飄血說道。
  “多謝陛下,臣告退!”易衍說道。
  “一路保重!”納蘭飄血說道——
  大光帝朝,簫忘大營,一間大殿。
  簫忘坐于帥案之處,抓著信函讀著,而兩邊站著眾將領。
  看完信,簫忘深吸口氣,閉目沉思了起來。
  “父帥,真是來自易衍的信?”簫元登最先開口道。
  簫忘沒有回答,依舊閉目沉思,探手將那封信送出,簫元登快速抓過,讀了起來,并且快速傳給大殿內其它將領。
  “呼~~~~~~~~~~~~~~~~~”
  簫忘長長呼了口氣,睜開眼睛。
  “父帥,我們應該去救大宇帝朝,唇亡齒寒,一旦大宇帝朝滅了,我們大光帝朝也將更加艱難了。”簫元登開口說道。
  “唇亡齒寒?呵呵,這要看什么唇,此唇已經出現大量膿瘡,且鏤孔百出,還能不能復原了?若是不能,牙齒去幫忙擋風,卻換來一個徹底死絕的唇,在此期間,牙齒還可能被唇上膿瘡腐蝕,得不償失啊!”簫忘搖搖頭道。
  “父帥,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大宇帝朝覆滅?”簫元豐皺眉問道。
  “大宇帝朝,被腐化太重了,是全民腐化,不是一城一池啊,易衍,就算易衍也沒有把握挽回吧,不過,我們總要給它一次機會,等,看易衍的手腕,到底有多厲害,若是能將大宇帝朝的海水般大軍擋住,那么,我們就救,若不能…………。”簫忘說話間,眼中一冷。
  “是!”眾將馬上應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