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81 神州除名

據然如鐘山所料。四個月后,圣旨抵汝光輝城!鵬…
  “奉天承運,圣上詔曰,著東方侯總領天崩計刮”全權博弈大宇帝朝戰場,各級官員將領。聽候調遷。聯特撥款六億上品靈石,五年后。歸還十五億上品靈石沖歸國庫。欽此!”
  “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鐘山從一個太監手中接過圣旨。而在太監身旁,卻是站著另一名
  。
  此人那日在大玄王書房見到的一個謀士!大玄王第一謀士!
  “恭喜東方侯!”第一謀士笑道。
  “這個是?”鐘山看向第一謀士疑惑道。
  “鄙人范一品。東方侯叫我一品即可!”第一謀士開口笑道。
  范一品?
  “見其范先生!”鐘山馬上恭敬道。
  “東方侯的天崩計戎。;在下也曾拜讀。曠世巨作啊,一品佩服!此次。承圣上和王爺不棄,負責給東方侯送來六億上品靈石。并且一同協助東方侯完成此次天崩計刮!”范一品開口說道。
  聽到范一品所言,鐘山瞳孔一縮。天崩計刮,他也曾拜讀?那天崩計劃的價值和機密級別;鐘讓最為清楚不過,他能看到,那就是說,他得大玄王信任,很深的信任。
  “范先生見笑了!小小計謀,應該不入范先生法眼!”鐘山客套道。
  “動則六億上品靈石,這還是小小計謀?東方侯不用過謙,也不用忌諱。一品來此,純粹輔助,絕對不插手東方侯任何一個決斷。任何一個!”范一品開口說道。
  “那就有勞了!”鐘山點、點頭笑道。
  “公公,既然已經宣完旨意。那還是趕緊回去給大玄王和圣上稟報吧!”范一品對著一旁太監道。
  比。尸心萬
  “告辭!”那太監馬上轉身飛走了。
  只剩下范一品與鐘山二人之時,范一品再度說道:“這次除了帶來六億上品靈石,還帶來一千五百名腦袋靈活、做事沉穩,又絕對不會背叛之人,聽候東方侯調遣!一同完成天崩計刮!”
  “好!”鐘山點點頭。
  一千五百人?是派來的眼線吧。不過也好,本來就沒準備讓大榮商會暴露。
  “東方侯可要去看看!”范一品問道。
  “那是自然,這一千五百人,將是這次天崩計刮的主力,也將攜帶五億上品靈石分散大宇帝朝一百五十座城池的,既然范先生說他們絕對不會背叛,那對于這錢的發放,我也就放心了!”鐘山笑道0
  “好!不知何時準備開始?”范一品問道。
  “最少要培半年時間吧,天崩計劃不容絲毫差錯。即便頭腦再靈活的人,不經過專業刮練,也難免會出錯,一旦出錯,將滿盤皆輸!”鐘山說道。
  “那是肯定,那在下就看東方侯的手段了。”范一品笑道。
  八個月后!
  光輝城!一座涼亭之中。坐著三人。鐘山、千幽公主、范一品。
  “東方侯,什么時候開始?”范一品開口問道。
  “是啊,激戰,大宇地界的戰爭,一刻不停歇的已經進行兩個月了。你那天崩計劃還要等多久?”千幽公主開口笑道。
  “易衍是個老狐貍,若沒有馬不停歇的激戰吸引住他,他的目光能上覆蓋到天下大勢,下著眼于民生小利小恩,所以必須要麻痹他一段時間。”鐘山肯定道。
  “呃,已經兩個月了,那要什么時候才開始呢?”千冉再度問道。
  “山月十五,月圓之夜開始!”鐘山笑道。
  “呃?”千幽公主微微一窒,抬頭看看天。
  “就是現在?”范一品疑惑道。
  “是,就是現在。大宇帝朝。一百五十座城池之中,現在已經開始了,從流炎銅,開始,囤貨、囤貨,我要讓所有城池之中,所有煉器需要流炎銅的店。在三天內,極度缺貨,我要讓大部分人知道,此刻開始,流炎銅成為搶手貨,人人爭先搶買。商賈爭先囤貨!”鐘山說道。
  如鐘山所說,從八月十五這一晚,每座城都有十人左右,奔走各大商業區,全面搶購流炎銅。
  不到兩天的功夫,市面上流炎銅已經出現些許緊張,一些聰明的商賈。看到利益,馬上開始囤貨。物以稀為貴。
  鐘山五億靈石沖擊,想要買去所有流炎銅顯然還不夠,但是,那些“聰明,商賈也參與進來了啊。這樣,流炎銅頓時極度稀拜這也導心珊沾,缺少流葵銅來煉器,販賣法寶的店,頓時少了某此暢猜山寶的買賣。
  流炎銅價格,一升再升。當達到以往五倍以后,人們開始瘋狂了,從礦山剛剛運來的流炎銅,馬上被搶購一空,而有些人卻是快速奔向四方城池,到其它地方進貨去了。
  十多天后,不知為何,市場上流炎銅忽然又降價了。好似約好的一般,降價了。市面上流炎銅頓時多出很多,但還是有人搶購,大多都是其它城池過來的人。
  流炎銅一次大起伏,讓一些人賺了個外快,但是,更多的人卻是高價囤貨,低價搶銷,虧了。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那些法寶鋪經過這一折騰,流失了大量客戶。信譽急劇下降。
  流炎銅價格跌了,但是,這一刻。另外一樣東西,忽然間也跟著搶手了起來。
  柳孤草。一種煉丹用的草藥。不是很貴。但市面上數量不多,因為。讓林之中,想要找尋這種草,并不是太難之事。
  柳孤卓價格漲了,不,瘋漲了。四天,四天就漲到了以往的八倍。
  瘋狂的利益!
  恐怖的暴漲,很多人都因此大大的賺了一筆。
  但是,沒多久。市面上忽然有人拋售柳孤草,頓時,很多人變得傾家蕩產。很多人暗自慶幸。
  還有一件詭異的事情,就是大宇帝朝,好似所有城池都這樣。
  原材料,煉器材料,煉丹材料。瘋狂的變動,導致法寶店鋪、丹藥店鋪變得動蕩不安。
  商店開始缺貨,不是缺這種,就是缺那種。
  一個月的動蕩。此起彼伏,一物漲。或者幾物漲,然后再跌,跌跌漲漲,大宇帝朝的市場變得很不穩定。商戶開始有些惴惴不安,但更多商戶開始賭博般的瘋投!
  兩個月后,大宇帝朝市場變得烏煙彝氣,瘋投越來越多。跟著這個大勢,盲目入市,也不管東西好壞。漲了,買,跌了,賣!僅僅是囤貨。賣貨!
  比。,一比正
  市場秩序開始混亂,但,這好似只是商業區的事情,與官署沒有什么關聯一樣,官署的目的,就是所有人按時繳稅,你們交了稅,就隨便你們買賣。
  市場雖然動蕩不安,但是,買賣的頻率更多了,官署收稅也更多了。官員們自然眉開眼笑。沒有意識到其中的隱患,其中的恐怖,其中的陰謀。
  動蕩的大宇帝朝,瘋狂的投資。早期的買空、賣空現象,開始滋生。
  三個月后,這所謂賭徒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在這起伏波瀾的價格變動中賺取了海量的靈石,但更多的人卻是賠的傾家蕩產,沒靈石了。要不苦修,要不借,要不離開城池。出去發展。
  光輝城,鐘山和范一品下著圍棋。但是,二人誰也沒有看棋盤,下著一局盲棋。就好像現在大宇帝朝的市場一般,一片迷茫!
  “東方侯,現在看來如何?”范一品看向鐘山道。
  “我以這光輝城模擬大宇眾城池。一樣的操作,從這光輝城的市場。我已經看出大宇帝朝眾城市場如何了。三個月了,想不到修者的腦袋更加的聰明,僅僅三個月而已。從起初的被動,已經有些人開始準備反擊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哦?”范一品看向鐘山道。
  “我們能影響市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們錢多,可以帶動市場。五億,但是分到每一座城池的不多,不多不要緊,這三個月下來,我們的錢已經夠多了,但是,城中一些大家族,一些大商戶,也聰明的聯合起來,他們聚少成多,也開始參與到下棋之中。從中博弈,想要改變我們的節奏。”鐘山沉思道。
  “哦?萃奏,節奏一亂,天崩計刮就算無效了,最多賺了一些錢而已。”范一品看向鐘山道,眼中沒有焦急,只是一種疑惑。
  “沒關系,我都考慮到了。只是。離我的計刮,還有三天時間,這三天,讓他們多賺一些。三天后,看我如何讓這些爬到下棋人位置的大財團們,全部跌入谷底。全部再化為棋子”鐘山肯定的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范一品瞳孔一縮。看向鐘山眉頭微皺,繼而眉頭一松。露出一絲微笑。
  “三天,呵呵,天崩計刑,第一步算是走完了?”范一品笑道。
  “是的,第一步走完了,下面。就是真正的天崩地裂了!前期三個月。只能說是鋪墊,接下來就是大宇市場的第一次大崩潰,這一次崩潰以后,將使得大宇市場元氣大傷。”鐘山無比自信的說道。。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袖繃,章羊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