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79 淪陷

“不錯,正是個賭!”鐘山笑“※
  “賭什么?”易衍冷靜的問道。
  “賭你,賭我!”鐘山沉著的說道。
  易衍靜靜的聽著。
  “若是在下輸了,甘愿到易衍先生手下,做兩百年小卒。”鐘山笑道。
  “兩百年?易衍壽元不足二十年,你這兩百年從何說起?”易衍搖搖頭道。
  易衍的年歲,在天下很多人知道,也是鐘山之前敢預測大宇帝朝壽命的根源。
  “呵呵,在下說二兩百年,不管易衍先生是否存活!”鐘山再度道。
  聽到鐘山所說。易衍瞳孔一縮道:“那若我死了,鐘山先生做我大宇帝朝大都督,可否愿意?”
  “自然盡心盡力!”鐘山無比肯定道。
  大宇帝朝現在就是易衍的愿望,自然會激動一些,但是,在得到鐘山肯定以后,易衍反而冷靜平來。
  “那你若是勝了呢?”易衍說道。
  “那易衍先生,就在我手下,做小卒再百年!”鐘山很直接的說道。
  “呵呵,鐘山先生又在說笑,易衍壽元剛才已說,最多只有二十年。因身中巨毒,指不定何時就提拼死了。何來兩百年?某非鐘山先生還希望我的鬼魂助你不成?”易衍搖搖頭笑道。
  “呵呵,那就易衍活在世上的余下時間吧!”鐘山順勢說道。
  聽到鐘山的話。易衍再度一皺眉。盯著鐘山。不知道鐘山打的什么主意!
  “賭什么?”易衍沉聲問道。
  “就賭大宇帝朝壽命,十年,十年內,我大羅必覆滅大宇帝朝。”鐘讓無比肯定道。
  “笑話,十年?臨海十二城,是你們最大一次捷,外界傳聞說你只用了五個月。但是。我想。從你策劃到最后。最少一年半時間吧,這還是東海群龍的原因,十年,大宇還有一百五十多座城池,十年?不可能!”易衍不信道。
  “易衍先生還有一點沒說,就是現在的大宇帝朝,不僅僅一百五十多座城池,還有您這位運籌滴天的人物。”鐘山笑道。
  盯著鐘山,易衍怎么可能會相信這無稽之談,十年?十年就成了?
  不可艙的,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易衍也不是那種網慢人物。自然沒有在可不可能上糾纏,而是想著這前后得失。
  十年。自己還能不能活到十年后?這個賭。怎么看都是鐘山吃虧。但是,易衍總是感覺里面有著某種陰謀。
  十年,沒人敢承諾十年,不。二十年。五十年,也沒人敢承諾。
  “易衍先生覺得如何?這個賭,敢不敢下?”鐘山笑道。
  盯著鐘山,易衍想了又想,不確定。看不出哪里有破綻。也看不出哪里有對鐘山有利的地方。
  比。,萬比北
  “賭,為何不賭。只是鐘山先生吃虧了!”易衍搖搖頭道。
  “呵呵,吃虧?不,鐘山是占便宜了!”鐘山說道。
  說完,鐘山翻手取出一個小紫瓶子。
  易衍微微疑惑。
  鐘山將小瓶子,放在易衍桌上。
  “這是什么?”易衍皺眉道。
  “天元神丹!”鐘山說道。
  天元神丹。太丹聳最強的八品神丹,最后一粒。可使元嬰期巔峰的易衍迅速達致合體期,形成元神。就可以馬上驅除體內之毒。
  “天元神丹?”易衍眼睛一瞪。一副驚詫之色。同時眼中更是一股狂喜。
  “想必先生中毒后,找尋無數方法,雖都未能實現,但天元神丹,還是知曉的吧!”鐘山笑道。
  深吸口氣,易衍有些不確定。看看小瓶子,并未伸手。因為易衍已經相信鐘山的話了。鐘山不會用這個騙自己,況且沒必要。
  “你就這么有把握?”易衍皺眉道。
  “不錯,鐘山既然夸的了這個海口,自然有能力辦到,易衍先生應這個賭約,鐘山自然不想乘人之危,等你康復后,全面迎敵吧!”鐘山臉色一肅道。
  “你就不怕我違約?”易衍氟著鐘山問道。
  “我相信先生為人,有些東西比性命重要,否則先生也不會待在大宇帝朝這么些年!”鐘山肯定道。
  翻手收起天元神丹,易衍輕輕起身,對著鐘山鄭重一禮道:“好,那我就駐守十年!拭目以待!”
  鐘山起身,也是一個回禮道:“天地為鑒!”
  “天地為鑒!”易衍說道。
  一招手,遠處鐵血帶人前來。炙火也快速飛近。
  易衍沒有多說什么,上了轎子,讓鐵血著人抬走了。
  至于鐘山,卻是深深呼了口氣,目送易衍離去。
  十年!易衍豈會讓鐘山如意?
  “他們走了!”炙火說道。
  “走了,我們也走吧,叫上阿大。我們的時間非常緊!”鐘山沉聲道。
  “呃。是!”阿大馬上說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白云阿大御云載著鐘山和炙著一個方向彪射戶※
  “先生。我們不回光輝城?”阿大疑惑道。
  “暫時不回,先去大玄城”。鐘山說道。
  “大玄城?先生要面見大玄王?”阿大驚奇道。
  “不錯!我已經跟公主說過,她已知曉!放心吧!”鐘山笑道。
  “是!”阿大點點頭應道。
  三個月后。
  大玄城,城主府!大玄王書房!
  大玄王正和眾謀士討論著什么。
  “王爺,從這軍情來看,易衍和簫忘,可能已經見過面了!”一名謀士說道。
  “是啊,王爺,這接下來的仗。越來越難打了。”又一個謀士說道。
  “聽說正一王那邊,進展非常順利。王爺,我們雖然面對兩朝,但是,圣上給予的支持卻是最大的,不能落到后頭。”之前那謀上說道。
  “越來越難打?那易衍壽元最多二十年。再打二十年大宇帝朝必敗無疑。”又一謀士說道。
  “敗不一定,只能說接下來二十年很難打,二十年后,誰又能保證大宇不再出一個易衍?”之前那謀士搖搖頭道。
  “大勢所趨。大宇帝朝必敗,巨鹿王霸住那段時間,讓易衍失去了逆改乾坤的機會,他想變被動為主動,不容易啊,況且他壽元限制,慢慢耗,大宇也必滅。然后大光孤掌難鳴,也必敗。
  ”又一謀士忽然開口說道。
  “嗯。不錯。不過我們等不了太久時間!”第一謀士忽然開口道。
  “不錯,另三位太子,他們可不會停下來等我們,可有迅速破敵之法?”大玄王看向眾謀士道。
  眾謀士一陣沉默,并且搖搖頭道。
  “難!”第一謀士開口道。
  “哦?”大玄王看向他。難,不是不行?
  “從正常領兵之情況看,想要迅速覆滅兩朝,必須有奇招,一種場外之戰!”第一謀士開口道。
  “場外之邯”大玄王看向第一謀士。
  “是”必須是戰場之外的戰斗,只是具體如何做,在下還沒想到。”第一謀士搖搖頭道。
  “沒關系,有個方向就好!”大玄王笑道。
  就在大玄王和眾謀士談話之際。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從偏房走了進來。
  管家顯然是大玄王信任之人。眾謀士也不以為意。
  “王爺!”那管家恭敬道。
  “什么事?。大玄王皺眉問道。
  “東方侯鐘山在外求見!”管家恭敬道。
  “鐘山?。大玄王皺眉道。
  眾謀士也是相視一眼,個個眼中充滿驚奇。最后又將目光聚于大玄王之處。
  “來了多少人?”大玄王問道。
  “加上鐘山,共三人,另兩位。一位是阿大,另一位是炙火!”管家恭謙道。顯然鐘山的下屬情況,早已不是秘密。
  “王爺,鐘山到訪,必有要事!”第一謀士開口說道。
  “嗯,讓鐘山進來!”大玄王點點頭道。
  “是!”聳家應命出去。眾謀士也紛紛站好。
  鐘山抵達大玄城了,以鐘山身份。很快被請到了城主府下等候。
  “你們待會在這里等著!”鐘山對阿大和炙火說道。
  “是!”二人應道。
  “東方侯,王爺有請!”那管家對著鐘山笑道。
  “有勞了!”鐘江。點點頭道。
  “分內之事,請吧!”卑家笑道。
  很快。鐘山飛上浮島。跟著走入一間偏殿,繞了一下,走到一間內室之中。
  內室,四瞳的大玄王端坐書案之后。兩邊站著八名儒生打扮之人。眾人都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管家告一個福。退了出去。
  ,正
  事隔幾年。再看大玄王,鐘山依舊感受到一股壓迫的氣勢。那四瞳盯人。好似一股無限威壓壓在心中一般。
  深吸口氣,鐘山一禮道:“屬下鐘山。拜見王爺!”
  看看鐘山,大玄王神情一肅道:“鐘山,你不在前線迎敵,為何跑了回來,擅做主張。難道沒有收到我的軍令嗎?”
  聽到大玄王的質問,鐘山沒有絲毫畏怯,而是恭敬道:“啟稟王爺。屬下是有重要軍情稟報,軍情之重,使得屬下不得不親自歸來!”
  “重要軍情?”大玄王瞇著眼睛看向鐘山。軍情?前線軍情哪還有自己不知道的?
  “是!”鐘山無比肯定道。
  “說!如若真如你所說,恕你無罪。若并非你所言,那就是違抗軍令。受大羅軍法處置大玄王威嚴的說道。
  但是鐘山卻不說了,而是對著四周眾謀士看了看,一副軍情重要。不得讓外人知道的架勢。
  “他們都是我的親信!說吧!”大玄王說道。
  “是!”鐘山點點頭。
  “王爺。根據這些年屬下收集的資料,屬下斗膽。制定一個“天崩計發”預計五年內,可覆滅大宇帝朝!請王爺過目!”鐘山開口道。并且翻手取出一塊玉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