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78 天崩四重天

二軍城!城垂府浮島,座涼亭!鐘山和千幽公主對茗之際。
  “分析出什么來了嗎?”千幽公主笑問道。
  皺著眉頭。鐘山想了想道:“易衍不可能一城不取,能而顯之不能。易衍必有大謀
  “大謀?合縱?”千幽公主笑問道。
  “還是公主想的透徹鐘山笑道。
  “你不用夸我,我想你已經猜到他的目的了吧?”千幽公主笑問道。
  “不錯,不出我所料,要不了多久,大光帝朝和大宇帝朝,就要瘋狗式弱勢攻擊了。”鐘山想了想道。
  “瘋狗式?你這什么比喻?”千幽公主笑道。
  “兩朝大都督聚會,他們的兵。分散攻城,讓我們這邊的主帥,誰也騰不開擾。”鐘山無比肯定道。
  “你就這么肯定?”千幽問道。
  “不錯。假若我是易衍,在這種局勢之下。我比聯系外援合縱,而與大宇帝朝合縱的,只可能是大光!”鐘山說道。
  “可也沒必要兩朝大都督見而啊,著人送信即可。”千幽問道。
  “不”必須見面,一方面是為了承諾。另一方面,我想他們還會借此時間達成一個“戰爭暗號鐘山說道。
  “戰爭暗號?”千幽公主微微疑惑。雖然智慧群。但是,對于打仗中的一些謀略,并不是太擅長。
  就好像科學家很聰明,但是讓他搞政治,不一定就厲害。
  “所謂戰爭暗號,就是二人各自清楚的暗號,以后憑借易衍出兵,以天下共知的路線兵力給簫忘暗示,看到易衍如何用兵,簫忘就遵循昔日暗號,如何配合用兵,這需要兩方大都督都是有著級智慧,才能配合無間,同時也能通過用兵給對方傳遞信息,這使得兩朝并一朝,威力將成倍成倍上升鐘山說道。
  “這,很難”。千幽公主想了想道。
  “不錯,所以我要出去一趟。你幫我個忙!”鐘山想了想道。
  “你出去?我幫什么忙?。千冉公主奇怪道。
  比。,萬比
  “你來坐鎮光輝城!”鐘山肯定道。
  “我?”千幽公主疑惑道。
  “是,這期間,簫忘肯定會派兵試探。試探我軍,看我的應對來判別我是否還在光輝城,水無痕有智慧,但還不足以統觀全局,做事也容易出瑕疵,而你不同,你的能力,我放心,由你在,簫忘必定看不出來!”鐘山肯定道。
  聽到鐘山贊譽,千幽公主心中陣陣歡喜。
  “那就是我冒充你?”千幽公主笑問道。
  “是,你冒充我!”鐘山也笑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兩個月后。
  大宇境內,一座雪山之巔,一座非常新的亭子,亭子四周由一陣法擺布出一溫意環境,大量青草花朵,在這溫意環境之中生長綻放!山峰頂處的狂風還有風嘯之聲,也被陣法隔絕在外。非常的舒適。
  亭中,鐘山坐于石桌之上,輕輕喝著一杯美酒。
  阿大和炙火站在一邊。
  “先生,將信送往荊城,就行了?易衍回去,真的會經過荊城嗎?”阿大疑惑道。
  “行了。他看到信。就肯定會來的鐘山笑道。
  “那萬一他帶兵前來怎么辦?我們如何應對?”阿大擔憂道。
  “你現在前往東北方,一萬里外那坐紅山,他若帶兵,肯定從那個方向,雖然我猜他不會,但總要防著吧!你就在那,若有大軍,就火來通知我。”鐘山說道。
  “是!”阿大馬上應道。繼而阿大就快飛走了。
  大宇帝朝,荊城!
  大宇帝朝鐵血將軍飛在前面護法,一些元嬰期以上的強者抬著一個轎子,飛入荊城之中。
  剛到城主府的浮島。
  “鐵血將軍,你真的來了?那可是大都督?”荊城城主馬上跑來。
  “呃?你怎知是大都督?。鐵血將軍眼睛一瞪。
  “啟稟將軍,之前有一個黑衣人送來一封信,他說大都督要來,讓我轉交給大都督城主馬上惶恐道。
  “誰?”鐵血瞪眼問道。
  “我不清楚。只知道那人修為很強,應該是皇極境強者。”城主馬上說道,并且遞上一封信。
  信件之外寫著“易衍親啟。
  小人覺得事態嚴重,并不敢弄啟,請將軍定奪城主馬上說道。
  鐵血看了看信,又看看一旁的轎子,馬尖走了過去。
  “大都督!”鐵血對著轎子內叫道。
  “到了嗎?”轎子內傳來易衍的聲音。
  “大都督,有人事先送來一封信。說是
  “哦?”易衍微微疑惑。
  鐵血將信遞了進去。繼而就恭候在轎子前。
  “哈哈哈,好,好你個鐘山,居然騙過了我和簫忘!”易衍露出一絲苦笑道。
  “大都督!”鐵血眼中露出一絲詫異。
  鐘山,這信是鐘山送來的?
  “好了,鐵血,我也不下來了。抬著轎子,去正東十萬里外。我去赴約!”轎子內傳來易衍的聲音。
  “大都督,要帶軍去嗎?”鐵血皺眉問道。
  “不用了,他既然擺宴,就想過萬全之策。走吧!”易衍沉聲道。
  “是!”鐵血馬上應道。
  比。,萬比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鐘山坐于雪山之數,等候易衍到來!又第三天后。
  “易衍會來嗎?”炙火有些焦急道。
  “會來的!”鐘山笑道。
  “呃,真的來了!”炙火眼力好,馬上看清遠處一群黑點正快飛近。
  鐘山起身,炙火迅重新換了一桌酒宴。
  近了,鐵血將軍帶著一群儀仗,擁護著一個轎子的飛來。
  “鐘山,恭迎易衍先生!”鐘山朗聲道。
  鐵血冷冷的看著鐘山,站于轎子之前。
  轎子簾子緩緩拉開,易衍輕輕探出頭來。
  “鐘山先生,好久不見。”雖衍也回道。
  鐵血施法,非常小心的將易衍托于亭中。
  石桌之上,只有兩付碗筷,易衍自然心領袖會。
  “退下吧”。易衍輕輕說道。
  “炙火,退下鐘山說道。
  鐵血看看鐘山,看看炙火,眉頭緊鎖,但還是帶著眾儀仗緩緩退向遠處山峰。而此刻的炙火也是緩緩退向另一邊遠處止。峰。
  這座雪山之上,只有鐘山與易衍二人。
  “承蒙易衍先生盛情,曾單獨請過鐘山,鐘山自然禮尚往來。請易衍先生一回,望易衍先生不要見怪!”鐘山做出一個請勢。
  順著鐘山請勢。易衍輕輕安然坐下道:“哪里,鐘山先生的邀請,易衍求之不得
  鐘山坐下,二人對飲一杯。
  “昔日天空之城,沒有留下鐘山先生,真是可惜啊!累我將死之人。還有領兵打仗”。易衍笑道。
  “易衍先生說笑了,大宇帝朝。沒人能夠取代得了你。”鐘山說道。
  “呵呵。不知鐘山先生找我來,所謂何事?”易衍問道。
  “為三朝取舍。為你我前程!”鐘山非常肯定道。
  輕輕放下酒杯,易衍微微笑道:“某非鐘山先生愿意放棄大羅天朝官職?”
  “呵呵,易衍先生說笑了!”鐘山搖搖頭道。
  “我曾說過,只要先生愿意加入大宇帝朝,大宇帝朝大都督一職讓于你,并且助你迅籠絡大宇君臣之心,但是看到先生現在成就。讓易衍汗顏啊!”易衍笑道。
  “易衍先生既然知曉,那就休要再提。今日,我們也將話擺開說,眼前大勢,你我也看的清楚,不用再繞彎子了。”鐘山笑道。
  “哦?鐘山先生,請!”易衍說道。
  “大宇帝朝,還能存活多久?易衍先生可曾想過?”鐘山問道。
  “自然千秋萬載!”易衍馬上說道。
  “呵呵,那易衍先生你,還有多久?。鐘山盯向易衍道。
  聽到鐘山所說,易衍瞳孔一縮道:“這和我有何關系?”
  “易衍先生不用再遮掩了,易衍先生能活多久,大宇帝朝就有多久的壽命。鐘山所說可否屬實?”鐘山笑問道。
  “未必!”易衍搖搖頭道。
  “想來易衍先生還有僥幸的想法,也對,大羅天朝說不定更早解體呢?但,那幾率多大你也知道。再有,南方軍。大羅天朝的這些統帥。可有省油的燈?天朝上國,自然人才濟濟。大羅天朝,太古圣都的那些風云人物,可都沒有下來呢。還有。大宇帝朝到現在才用你,之前巨鹿王霸著的可是黃金時間,那一段時間,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扭轉乾坤的事,但是,遲了,那段時間你錯過了。錯過就不再回來。”鐘山說道。
  “咳咳易衍一陣咳瓚。顯然被鐘山說中。心中義憤。
  咳嗽停止后。易衍才盯舟鐘山。
  “鐘山先生,有何話,請直說!”易衍說道。
  “呵呵。我想和易衍先生打個賭!”鐘山說道。
  “哦?賭?”易衍提防著盯向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