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5)      第二章龍門谷(12-05)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5)     

長生不死175 人心喪亂


  被紅禁錮,但依舊能行動,只是非常艱
  在那靠西之處,一條金色的巨龍怒目而視,張牙舞爪,周身大量金色氣息噴發,紅光一觸金氣。發生呲呲恐怖之聲。
  又好似金氣和紅光在做著博弈一般。
  金色巨龍就是大威天龍,大威天龍怒目所向處,卻是血海一出突出處。突出的血液慢慢凝形,最后形成一個直徑百米大小的怪異的“頭顱”頭顱連著血海,盡是血紅之色,無盡紅色血管,看上去無比的猙獰恐怖。
  “聳”
  大威天龍對著那血頭大吼一聲。”
  血頭也是學著大吼了一聲。
  一模一樣,大威天龍的龍吼。轉瞬被那血頭模仿過去了。
  大威天龍的龍威,是對著孽魔血頭的,所以大威天龍身后眾皇極境強者無什大礙。但是。血頭卻是朝著他們的。
  一聲模仿龍吟,超級聲波,使得眾皇極境強者原本就艱難的防護罩。頓時褶皺不已。一個強者的防護罩頓時散去。掉落而下,繼而恐懼的再度布起防護罩。但人已經再度到了血海邊緣。
  血海一翻。頓時將其卷入。
  那人轉瞬之間化為干尸,繼而元神瘋狂逃出,但一個血浪之后,也轉瞬被血浪撲滅了。
  所有人都是一陣膽寒。滅殺孽魔?這時除了大威天龍,誰還有勇氣再提滅殺孽魔?
  太恐怖了,孽魔成長速度太快了。太快了,皇極境,現在連皇極境都一點不懼怕了。要再過半年時間。天下誰還是對手?那時就要迎抗天威了吧?
  死了,一個皇極境,這么容易的死了?所有人心中都是沉甸甸,只有鐘山,滿眼的可惜。
  可惜啊,這孽魔不吸收元神,你給我啊,這么浪費!
  不過,這里也不是長久之計。金蟬說有紫木棉袈裟沒事。但,鐘山并不很信任金蟬!若是孽魔再有個什么變化,自己或許沒豐,阿大和炙火呢?
  必須再尋出路才行。
  如何做?
  鐘山雙眼一瞪。眉心念力頓時沖入雙眼之中。
  翻手一柄大刀。
  阿大和炙火雖然緊張,但看到鐘山取出那小“三品。大刀,都是一陣古怪。
  鐘山眼中世界,再度變為支離破碎,無數紋路盡顯,天地規則時隱
  現。
  對著一個方向。鐘山一刀帶出三十米的刀罡,狠狠的斬去。
  除了大威天龍,其他人都支撐著防護罩,所以鐘山之處刀光非常顯眼。
  所有人都看向鐘山,看到那短短三十米的刀罡,所有人都糾結了。這點威力還想。你想表達什么?
  沒人看好鐘山。
  天條!撕風!
  一刀下。四周空氣紛紛避開一般,就連那禁錮紅光,也是在風中微散。
  阿大和炙火露出一絲驚訝。帶著鐘山乘著這一道裂口快速移動。
  轉瞬移動到了血海邊緣之處。
  有門!所有人精神一振。
  正
  一些人還要再看看情況,而另一些人卻開始向著鐘山方向艱難移動了。
  禁錮紅光,讓眾皇極境強者移動艱難,但是鐘山那一刀后,阿大和炙火可是移動快速無比啊。
  唯一的機會。
  孽魔和大威天龍剛才相互巨吼后。就靜靜不動,應該是阿大以前所說的精神對決中!
  “昂”
  陡然間,二者忽然同時巨吼,一起醒了過來。
  大威天龍身上,金色氣焰詣天噴發,龍尾一擺,徒然間出現十條一模一樣的大威天龍。龍爪瘋狂撕裂著血海。
  但血海無相無形,撕裂了馬上恢復。同時也對著大威天龍和它的十個化身瘋狂的反擊。血海冒著紅光,暴躁的卷著大威天龍。
  “撕”
  恐怖的血海拉扯之力,轉瞬將大威天龍的一個化身扯的四分五裂。毀去了。
  血海翻騰了,孽魔發怒了。四處沖出無盡血液,那些皇極境強者,也再度受到一圈毀滅性的打擊。
  站在血海邊緣,阿大和炙火形成的防護罩也是抖蕩不已,二人已經盡全力了。但是孽魔內部空間太詭異,拉扯之力太強。
  兩個皇極境,堂堂皇極境,不知為何,居然都看向了鐘山,這個只有金丹期的鐘山。居然荒唐的將希望寄托在了鐘山身上!這個他們從來看不透的鐘山身上。
  鐘山盯著前面,血海的紋路真的太復雜了。
  終于。在幾次大浪沖擊之后,鐘山逮住機會了。
  翻手大刀豎起,對著眼前狠狠斬了過去。
  天魔粹體**!第四重!
  天條!斬浪!
  鐘山傾盡全力。幾乎所有法力都灌進去了。只見一道雷閃。
  “嘶咻。
  如破布撕開。一道巨大的口子徒然出現,并且向著更遠處瘋狂的撕裂中。
  和大威天龍戰斗的孽魔徒然一停。
  明周翻涌的血海一靜。
  “昂”
  孽魔發出一聲悲鳴。
  古怪的悲鳴使得大威天龍也是一頓。與剩下的人向那忽然被陽光照射進來的口子。
  阿大、炙火帶著鐘山急速的沖了出去。
  幾個到邊緣的皇極境強者,看到那一抹陽光之時,激動的眼淚都要出來了。哪還有其它心思,快速沖擊而出。
  鐘山出去了。幾名皇極境也跟著出去了,但孽魔本體可是血海。液體啊!一次重利不算什么,微微一卷,裂口不見了。
  剩下沒來得及出去的皇極境,卻是連吐血的沖動都有了。好不容易有了一絲希望,又沒了?
  大威天龍連同其化身,瘋狂的在孽魔體內撕抓轟擊。
  鐘山出來了。后面還跟著四個皇極境。
  在雙子平原外圍遠處的人也看到這忽然出來的幾名強者,微微有些疑惑。
  “還真是命大!”遠處一個偏僻山谷,簫忘眼中閃過一絲不耐。
  在雙子平原一間酒樓里的白業。卻是繼續喝酒。好似這些出來的人,都不入他的法眼一般。繼續等待。
  出來之后,阿大和炙火帶著鐘山快速飛向遠處一座山峰,鐘山大刀,好懸,全力一擊,大刀差點就崩潰了。這刀品質,還是太
  了。
  收起大刀,眼中念力回歸眉心,鐘山長長吸了口氣。跟著鐘山出來的四名皇極境強者,卻是快速飛向四方。遠遠逃遁而去。太恐怖了,還準備滅殺孽魔?被滅吧!
  “先生,剛才真是多虧了你!”阿大非常感激道。同時也是眼中充滿奇特。
  因為鐘山那一刀的威力,阿大看的出來,元嬰期的威力,可是,為什么會那樣?自己皇極境一劍斬不開,鐘山為何能斬開?不對啊,難道當時孽魔故意放水?
  “嗯。鐘山點點頭,不再多說。繼續看向遠處。
  至于如何能破開。那是因為鐘山的一刀和別人的一刀有很大區別。鐘山的那一刀“天條”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算作是“法,了。
  孽魔血海,無比的龐大,直徑最少有十萬米。
  蜷縮的好似一個巨型果凍。微微顫動,又不再移動。
  就這一個孽魔蜷縮在那里,誰又敢動它?
  所有人都知道,大威天龍在其內部,還在戰斗之中,否則孽魔已經沖向月明城或者月稀城了。
  所有人都在等著結果。
  這蕊等,就到了傍晚時分。
  沒人覺得不耐煩。因為那是孽魔。一旦孽魔勝了,那就意味著,要不了多久孽魔就達致無法無天的實力,除了天朝盡力圍剿,一個帝朝對它也無可奈何!若孽魔敗了,眾人自然要分一杯功德羹!
  就在所有人耐心等待之際,在遠處空中,忽然出現一個金袍身影。身后背著一柄黑色的長刀,緩緩的向著孽魔飛去。
  “先生,是白業!”阿大馬上叫道。
  是白業,白業緩緩飛向孽魔附近。
  四處很多人都不認識白業。不知道那人是誰,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找死不成?
  白業停在了孽魔不遠處的高空,微微一笑。
  而孽魔卻好似感受到威脅一般。緩緩的,在外部,再度露出一個血頭。巨大的血頭從血海冒出,沖著白業發出詣天怒吼。
  “昂”
  血頭一聲怒吼,想要嚇退白業!
  白業臉色一冷。右手一抓刀柄。手頭一抖。轟然間隔著一段很長的距離向著孽魔狠狠的斬去。
  正
  沒有刀罡,沒有絲毫刀罡。也沒有恐怖肆略的刀氣,站在鐘山的位置。網好能看到那一刀是什么。
  一刀斬下,天地間忽然出現一個漆黑的屏障,通天徹地的巨大黑色屏障,將孽魔從中一折兩半。
  輕描淡寫,但卻恐怖異常。一道天嶄,好似將整個世界都切割下來。
  這是九品兇刀的威力?所有人圍觀之人,都是深吸口氣,這才是絕世實力。恐怖的絕世威力。
  看到這一幕,好似在看神話一樣。太強悍了。
  之前還嘲笑白業的人,全部閉上了口,應該是所有人都呆住了。
  如此恐怖的一擊,駭人聽聞。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