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165 九品兇刀的威力

兩軍對峙!
  簫元豐、簫元登一百一十萬大軍,鐘山不到六十萬大軍。
  看似鐘山人數少,但是,鐘山卻有五萬狼騎兵,所以總的來說,鐘山還占優勢。
  可是,這優勢鐘山不太愿意保持啊!一旦拼殺下來,自己最少要損失一半兵力,狼騎兵也要損失一半,若簫元豐針對狼騎兵,那死傷更多。
  初來乍到,鐘山賭不起,也不想賭,一旦損耗以后,在此補充將需要很長時間。
  但也不能馬上就撤軍,這樣給對方看出來,對方乘勝追擊,那不是剛才景象調過來了?那真的是兵敗了。
  戰場之中,主帥稍有不慎,就會導致滿盤皆輸。
  炙火陡然化為一龐然巨狼,鐘山踏步而上。眾軍整軍以待,只要鐘山一聲令下,必定盡全力沖殺。
  一股無敵的氣勢悠然而生。
  簫元豐起初眉頭一皺,微微擔憂,但很快,簫元豐就好似想明白一切一般。手一揮。
  “吼~~~~~~~~~~~~~~~~~”眾軍一聲巨吼,整軍以待,只要簫元豐一聲令下,必定傾盡全力攻殺!
  炙火狼將頭頂,鐘山雙眼一瞇,嘴角露出一絲干笑,簫忘不簡單,他的義子也不簡單啊。
  現在兩軍就是憋著一股氣,一觸即發的氣。
  “簫元豐!”鐘山開口叫道。想要在言語之上,做些打擊。
  “哼,鐘山,我知道你有一張利嘴,大都督嚴令不得與你多說!”簫元豐大叫道。
  “哈哈,連和我說話的勇氣都沒有?”鐘山馬上補上道。
  這時候,兩軍交鋒前,若是能在道義、氣勢之上占據優勢,戰斗之時,兩方軍的勢頭也會不一樣的。
  “哼,弓手準備!”簫元豐果然不多廢話。
  看到簫元豐如此軟硬不吃,鐘山眉頭一挑,手一揮。
  眾軍立刻立起軍陣,整軍以待。同時弓箭手準備,箭指對方大軍。
  只要兩方主帥一揮手,大量箭羽必定如滿天雨水一般,狂瀉而出。
  而就在這兩軍無限緊張之際。
  “叮~~~~~~~~~~~~~~~~~~~~~~~~~~~~~~”
  戰場之中,忽然響起一聲清脆的鈴鐺之聲。
  鈴鐺聲音很脆,也不高,但是,卻傳遍了四面八方,傳遍了戰場一百七十萬人的耳中,每一個人的耳中,每一個人的靈魂深處。
  一時間,整個戰場中人都是一陣呆滯。
  就連鐘山也是,站在炙火狼將的頭頂,忽然感受心神一陣搖晃,好似人沒動,魂魄卻搖顫不已,不斷在身體外側來回顫動。
  心神亂,魂巨顫,恐怖的鈴鐺之聲,就這一聲,就讓一百多萬人踏步不能動了。
  靜靜的站在那里,等待魂魄停止顫動,等待心神平靜。
  太恐怖了。這鈴鐺之聲太強悍了。
  也許因為鐘山意志非常堅定,又也許紅鸞天經的緣故。鐘山率先穩定心神,從搖顫的呆滯中,迅速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鐘山看到,對方大軍,整個大軍都定住了,一百一十萬啊,恐怖的一聲鈴聲,只有簫元豐和簫元登陡然清醒,一身冷汗的四處查探。
  而鐘山自己大軍一方也是,眾軍一陣呆滯,心神亂,魂巨顫!
  只有阿大和腳下炙火一身冷汗的迅速清醒過來,而念悠悠好似早就醒了一般,又好似根本不受鈴鐺的影響。
  順著念悠悠的目光,鐘山看向兩軍戰場側面的一座山峰之巔。
  在那云霧繚繞的山峰之巔,此刻正有一個紫袍女子靜靜而立。
  女子看上去非常的豐碩,隔著很遠的距離,遠遠看去都讓人有種癡迷的感受,好似骨子里透露著一股騷勁一般,讓人看了一眼都覺得全身一熱,僅僅是看一眼,而且還是輪廓而已,根本看不見她的面部,女子頭發盤起,面部被一簾絲巾擋住。只能看到一雙眼睛。那一雙清澈如深潭般的雙眼。
  天生媚骨!
  念悠悠也是天生媚骨,但是,比起她來,還好似遠遠不如,念悠悠是做出某種動作,露出某種表情,或者說出某種話時,才能看的出來妖媚,讓人難以自拔,而山峰上紫袍女子,卻是文文靜靜、端端莊莊的站著,隔著如此距離,居然都讓人有那種感覺。這已經不能用媚骨來形容了,應該是妖骨才貼切,太妖了。
  而在女子的腰間,卻是掛著一個紫色小鈴鐺,剛才的聲音,就是小鈴鐺發出的,一聲鈴鐺響,霍亂百萬軍。
  能有此鈴鐺,女子實力也不簡單。
  而就這一會功夫,戰場中,眾軍也慢慢恢復了,一個個帶著恐懼的看向遠處山峰,待看到山峰之巔的時候,原先的恐懼頓時散去,有的卻是一絲絲的欲望。
  甚至,鐘山居然能夠聽到,在自己大軍之中,還有咽口水的‘咕噥’聲。
  太邪異了!她是誰。
  “師尊,你怎么來了?”念悠悠忽然開口道。
  師尊?
  所有人都一起看向念悠悠,念悠悠的師尊?
  鐘山皺起眉頭,早就從很多人的口氣中知道念悠悠有個很強的師尊,當初鎮守八極天尾的玄元。就曾經說過。
  阿大和炙火眼中盡是驚駭,這紫袍女子太強了吧?
  而對面,簫元豐和簫元登眼中驚疑不定,看看對面念悠悠,又看看遠處紫衣女子。
  對視一眼,即知道事不可為了!
  這時候還談攻擊?找死吧,一聲鈴鐺響,就呆滯了百萬軍,不過,有一點好的,就是那紫衣女子并未專門針對自己大軍,也沒有幫助對方大軍,否則,剛才自己大軍呆滯的一霎那,對方若清醒,就萬箭齊發,自己這邊就損失無數了。
  這不是關鍵,關鍵在于對方中的那個女子,念悠悠開口對山上之人稱呼其為‘師尊’。而那山上紫衣女子并未反駁,也就是已經承認念悠悠所喚。
  師尊?若是念悠悠將其拉入戰場!
  不敢想象,不敢想象。
  簫元豐和簫元登對視一眼,繼而,快速的調兵,簫元豐一揮手,留下最前面的幾萬人戒備斷后,其他人緩緩后撤,快速后撤。
  遠處,鐘山也看到了簫元豐和簫元登撤軍,但,并未沖殺。
  因為簫元豐還留有斷后之兵,和先前簫元登逃跑不同,他們只要緩沖一下,那后撤之軍就能快速整軍以待。
  山峰上的紫衣女子,是念悠悠師尊,到底會不會幫自己還難說!所以鐘山求穩,并未追擊。
  任由簫元豐帶著大軍快速撤走。
  簫元豐撤走了,沒多久就走的干干凈凈。而念悠悠乘此時間,卻是飛向了遠處山峰,站立在那紫衣女子身旁。
  “師尊,你怎么來了?”念悠悠驚奇道。
  “怎么?不歡迎我來?”紫衣女子輕聲道。
  隔著很遠的距離,外人聽不到二女的談話,但,若是能聽到,一定會更加的沖動,因為紫衣女子的嗓音,比起那妖媚的妖骨來說,更加有誘惑力,更有穿透性,磁性的聲音,除了念悠悠,別人根本受不了。
  “不是,我只是奇怪。”念悠悠說道。
  “你要找到人,現在找的怎么樣了?”紫衣女子說道。
  念悠悠看看遠處鐘山,神色有些緊張,繼而搖搖頭道:“還沒找到!”
  知女莫若母,同樣紫衣女子培養念悠悠多年,念悠悠那點小變化,紫衣女子轉瞬就看了個透徹,也對著下方炙火頭上的鐘山看了一眼。
  “金丹期?”紫衣女子眉頭輕蹙道。
  “師尊,我還沒定呢。”念悠悠馬上說道。
  “不管定沒定,若真是金丹期,也不用將來麻煩。”紫衣女子搖搖頭說道。
  “師尊!”念悠悠神情有些慌亂道。
  “好了,馬上隨我走吧!”紫衣女子說道。
  “走?去哪里?”念悠悠疑惑道。
  “極樂凈土!”紫衣女子說道。
  “極樂凈土?去那里干什么?”念悠悠不解道。
  “到了那里就知道了。”紫衣女子說道。
  “噢!”念悠悠有些不舍的點點頭。
  “師尊,我和他們道個別吧!耽擱不了多長時間。”念悠悠看著紫衣女子說道。
  “你不要忘了,你修煉的是什么功法?走吧!”紫衣女子不允許道。
  深吸口氣,念悠悠神情一肅,也知道剛才的態度違背自己修行功法了,馬上點點頭。
  念悠悠沒有回去,而是對著鐘山方向做了個告別的手勢。揮揮手。
  繼而,頭一轉和紫衣女子一起,腳下一踏,消失在了山峰之巔。
  鐘山對著遠處山峰一直盯著,二女交談,并無奇異之處,只是最后念悠悠一揮手?走了?紫衣女子是專門來帶走念悠悠的?
  “先生,念悠悠離開了?”阿大馬上說道。
  “是啊!”鐘山點點頭,雖然知道念悠悠在自己身邊有著某種目的,但是,在念悠悠離開之際,心中難免有些不舍。
  炙火狼將恢復人形。眾人站在一起。
  “那女子,好強!”炙火感嘆道。
  阿大跟著點點頭,顯然紫衣女子的強大,也只有他們這些皇極境強者才能看的更透徹。
  “整軍,回城慶功!”鐘山一揮手道。
  “吼~~~~~~~~~~~~~~~~~”眾軍興奮的大吼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