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164 強勢的孽魔

鐘山百萬大軍,進入大業城中。
  場景無比的凄厲,千萬城民,化為干尸?一座死城!一座墳場!
  所有將士都是一身冷汗,若不是大帥,之前就闖進來了吧,或許,或許那地上的干尸,其中一具就是自己的。
  一座死地,同樣也是一座寶藏!
  整個大業城的人,都死光了,那么城中的所有店鋪?
  一切的一切都統歸鐘山了,但是,鐘山并沒有馬上就派人清點,而是迅速下達一系列命令。
  “水無痕!”鐘山叫道。
  “在!”水無痕馬上應道。
  “關閉東、西、北三座城門,獨開南方城門,取我軍盔甲,套在南門處各干尸城民身上,零散的套起,制造出我軍被孽魔覆滅的景象。”鐘山下令道。
  “是!”水無痕馬上應道。
  “找些修為高的將領,化妝一下,顯得無比狼狽和憔悴,讓他們在南門附近抱著尸體哭嚎!”鐘山繼續下令道。
  “是!”水無痕在應道。
  “對于沖進城的人,無論是誰,都含憤攻擊,無差別的。見人就殺!別人逃出去,也不要追趕,因為他們所扮演的就是失去理智的人。”鐘山鄭重道。
  “是!”水無痕應道。
  “其他人準備,一部分上城樓,準備破罡箭劫殺,一部分埋伏在附近隔絕神識的禁地,待我一聲令下!”鐘山說道。
  “是!”眾將應命道。
  大業城,再度恢復到‘冷冷清清’,有的僅僅是一陣陣的哭嚎。
  鐘山放棄全城財富的誘惑,反而準備進行一場伏擊。
  鐘山的想法是正確的,第二日,大業城外,就忽然多出百萬大軍,而且和鐘山預測的一樣,是從南方而來,看著遠處哭嚎不停的大業城!
  為首,正是以前駐守此地的簫元登。
  “大帥我們回來了。”簫元登身旁一個將領輕嘆道。
  “嗯,希望鐘山死在里面了。”簫元登皺皺眉頭道。
  而遠處,一個哨探快速飛來,身上帶著些許傷痕。
  “啟稟大帥,內部死傷無數,特別是大羅天朝軍隊的尸體,三三兩兩的,有些逃生之人,正在哭嚎,我們的人一進去,就遭受他們紅眼攻擊。”哨探馬上應道。
  “走!”簫元登一揮手道。
  繼而,大軍,快速向著南城門而去。
  走到城門口,城內‘殘軍’哭聲一止,繼而個個露出‘驚恐’之色。
  “保護大帥!”一個很有演戲天分的‘殘軍’大叫道。
  繼而,城內眾‘殘軍’,紛紛向著城內飛去,轉瞬之間,只剩下一兩個人還‘沉浸’在傷痛之中了。
  “不好,鐘山沒死,他要逃了。走!”簫元登人當先,快速向著城內飛去。
  大軍也是蜂擁的沖入其中。
  追著那些‘殘軍’逃跑的方向,簫元登直追而去。眾大將也緊隨其后,小兵們跟不上,但也瘋狂快速的沖了進去。
  城樓之上,鐘山微微一笑道:“這簫元登,還真沉不住氣,要是再等等,或許就有逃出城的城民給他重要信息,但是,現在…………。”
  鐘山眼中閃過一絲狠厲道:“放!”
  一瞬間,城樓之上忽然多出無數身影,一個個大羅將士,陡然間豎起破罡箭,向著城下之人,激射而去。
  “啊~~~~~~~~~~~~~~~~~”
  “啊~~~~~~~~~~~~~~~~~”
  ………………………………簫元登中計,在這第一輪箭雨中,就有近十五萬將士中箭身亡。
  破罡箭可沒這么少,轉瞬之間,再度被拉弓上弦,直射入城之兵,那如蟻窩一樣擁簇在一起的無數小兵。
  又一輪射下,再度死傷無數。
  沖入城內的簫元登,在遠處陡然聽到城樓上聲音,馬上知道不好。
  扭頭望去。
  “殺~~~~~~~~~~~~~~~~~”
  “殺~~~~~~~~~~~~~~~~~”
  從四方暗處,陡然沖殺出大量軍隊,一副殺氣騰騰的沖向自己大軍。
  “布陣~~~~~~~~~~~~~~~~~”大光的一個將領馬上高喝道。
  眾軍快速布陣抵抗,但是,城樓上的箭羽,猶如死神的催命符一樣,如割稻一樣,收割著大量軍士的生命,使得其陣也不能列起。
  在大羅兵沖來之時,已然死去近四十萬,而且個個慌張,無軍紀,無組織,在狼騎兵的沖擊之下,更是慌亂不堪。
  敗!敗!敗!
  毫無懸念,在鐘山充分準備的情況之下,死傷無數!
  簫元登回來之時,就一眼盯上城樓。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
  怎么辦?奮起反擊,肯定來不及組織了,根本是屠殺!逃入城中再組織?不可能的,雖然簫元登很著急,但也知道此刻城中絕對不能去,再中鐘山埋伏就糟了。
  “撤,撤出城去!”簫元登大喝道。
  撥開附近箭羽,帶著剩余大軍火速破城逃亡了起來。
  戰場之中,有準備的弓箭手往往是最可怕的,對城內射擊的弓箭手,轉身跑到另一邊,對逃出去的大光之兵,瘋狂射擊。
  敗!敗!敗!
  慘敗了,簫元登慘敗而逃。
  “無痕,我給你留下四十萬兵,記住了,只準許五千人快速搜刮城內所有財富,使用專用儲物手鐲,最后到你這里來匯總,專用儲物手鐲,事后全部摧毀。”鐘山給水無痕下令道。
  “是!”水無痕馬上應道。
  “守好城池,等我們回來。”鐘山說道。
  “是!”水無痕馬上應道。
  “趙傳,我們走!”鐘山對著趙傳道。
  繼而,大軍快速追殺出去。
  所謂乘勝追擊,現在追殺簫元登是最好的時機。
  簫元登也是倒霉,他怎么也想不到鐘山會這么狡猾,一座無防守的空城,都沒去接收,等到孽魔離開才進去。
  想不到,實在想不到,也致使自己大意,沒有多找些人求證就沖進去了。
  敗了,這次敗的多么的荒唐。有史以來,最窩囊的一次。
  帶軍狂奔,但是,鐘山六十萬大軍,也早就受到安排,自然緊追不舍,前面慌亂的逃,后面有組織的追,修為高的大將,直接沖入簫元登尾軍之中,打斷他們逃跑,那些人,就被后沖上來的大軍淹沒了。
  一路逃殺,非常詭異。沒有一絲喘氣的機會,哪怕稍微喘息,都能立刻整軍以待。但,鐘山大軍怎么也不給他們喘息。
  特別是狼騎兵,簫元登看的出來,只要自己大軍一停下整軍,狼騎兵必定快速沖散自己陣型,那自己剩下的大軍,真的就散了,就徹底完了。
  狼騎兵?騎兵,鐘山為什么有這么多騎兵?
  戰場之中,騎兵用于沖散陣型,他五萬騎兵,平原戰爭之中,還打個屁啊!
  簫元登的大軍瘋狂的逃著,有些小兵見勢不妙,居然分散逃跑了,這樣算是叛軍了。但總算逃出去了,小命保住了。
  一個逃跑,越來越多的人逃跑。
  鐘山的大軍殺的熱火朝天,狼頭之上,狼騎兵紛紛舉箭狂射,下方大軍更是爭功憤殺,殺完裝入儲物手鐲,回去算軍功,所以,一路雖然死傷無數,但并沒有多少尸體遺留。
  在追到一條大河之時,簫元登忽然有種要哭的沖動,什么時候敗過這么徹底?百萬大軍,現在還有不到十萬,這仗打的太荒唐了吧!
  這要如何向義父交代?
  大河之畔,簫元登再度為難了,并不是所有的兵都會飛啊,這一河攔下,又要死傷無數了!
  簫元登無限焦急,而后面追的鐘山大軍,卻是不急不緩,除了爭軍功的小兵,眾將們,依舊不急不緩的控制陣型,不能亂了。
  是啊,戰爭,軍陣一定不能亂。
  這樣才能有條不紊的戰斗。
  在簫元登無限焦急之際,上游不遠處忽然一聲高喝。
  “元登,到這邊來!”
  一聲高喝,使得簫元登精神一振,扭頭望去,遠處山峰之上,忽然多出一個身影,并且緊隨著大量兵影乍現。
  簫元豐,簫忘的大義子!
  “吼~~~~~~~~~~~~~~~~~”
  “吼~~~~~~~~~~~~~~~~~”
  “吼~~~~~~~~~~~~~~~~~”
  簫元豐帶兵來援?不,好似早就等在這里的一般。
  “弟兄們,東上!”簫元登興奮的叫道。
  看到援兵,簫元登大軍自然瘋狂沖去。
  而那山峰之上的大軍,也快速的下山,并且源源不斷的從山后出來。
  同樣有著近百萬大軍。
  站在最前面,鐘山一揮手,趙傳迅速舞動一個紅色的小旗幟,鐘山大軍停了下來。
  六十萬大軍,一路沖殺而來,損失了幾千人,但依舊兵強狼壯。
  對面簫元豐百萬大軍,整軍以待!簫元登大軍從軍陣之中,快速逃到軍后,只有眾將領留了下來,一起對峙向遠處的鐘山!
  兩軍停了下來,相互對峙,簫元登滿臉懊悔,同時也有些想不明白,為何會這樣,自己百萬大軍,怎么荒唐到只剩下十萬了?
  “義父擔心你這邊出岔子,讓我帶百萬軍來支援,看來義父擔心的是對的,你果然出了這么大紕漏。”簫元豐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道。
  “誰知道這個鐘山這么狡猾,老狐貍都不如他!”簫元登一臉晦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