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62 易衍歸來

大池城,城主府!
  中央大殿緊閉,在所有人眼中,內部只有鐘山一人。www.booksrc.net
  大殿內擺了一些酒宴。
  鐘山坐于主位之上,面前半跪著一個黑袍身影。
  “恭賀主人,百年壽辰!”黑袍身影說道。
  “暗皇,你現在潛伏的功夫,越來越厲害了。就這幾年時間,整個人都是一次蛻變。”鐘山扶起暗皇笑道。
  “神州是一個好地方,主人威名即刻起將名揚天下,我也得到一些奇遇。”暗皇笑道。
  “百歲壽誕,想不到在神州來祝賀的只有你了。”鐘山微微感嘆道。
  “政太子呢?”暗皇問道。
  “我安排他去辦事了。”鐘山說道。
  “哦。”暗皇點點頭。
  “來,不管如何,還有你我。”鐘山邀暗皇坐下道。
  “謝主人!”暗皇恭敬道。
  一個商業街中,大榮商會,一間店鋪,今日關門謝客,鐘政在內部擺宴,眾人同慶,至于同慶什么,只有鐘政知道。
  一個四處充滿佛音的地方,在一個山谷之中,鐘天,親手做了一桌酒席,獨自暢飲了起來。
  一片竹林之內,悲青絲做了一鍋魚湯,當初鐘山給他做的那種魚湯,放在石桌之上,自己一碗,還有一碗在對面。
  百年壽辰,并沒有轟轟烈烈,但終究非常溫馨,無論是隱軀之處,還是本體之地,鐘山都有人陪。
  一宴之后,揮手間,大門打開。
  中央大殿大門一開,阿大就飛速竄了進來。
  一個黑袍人?他什么時候進來的?要不是先生開門時引起自己注意,自己居然沒有發現,他是誰?
  此刻,暗皇已經再度裹在黑袍之中,連頭部也全部裹了起來。
  阿大雖然看不到臉,但是,阿大能用‘神識’看到,金丹后期?元嬰期都不到,他是怎么瞞過自己眼睛的?他是何時進來的?
  暗皇對著鐘山恭敬一拜,繼而不聲不響的向著大殿之外退去。
  鐘山在這里,阿大也不好攔下來問,但這一切都太詭異了。
  暗皇退走了。阿大馬上看向鐘山道:“先生,剛才那是?”
  “我一個朋友。”鐘山說道——
  五個月后。大光帝朝境內!一座山峰之巔。
  鐘山帶著眾將看著遠處山川眾景,下方山谷之中,藏有百萬大軍,大玄軍第一營依舊二十萬,柳無雙狼騎兵依舊五萬,而水無痕的大軍,加上后召集和收編的,已經有了七十五萬之多。
  百萬大軍,得到大玄王調令,前往大光帝朝境內,協助攻取大光帝朝。
  “大帥,我們下面怎么辦?”水無痕問道。
  “先奪取一城,作為我們立根之本,然后再圖前行。”鐘山非常肯定道。
  “城?奪你哪座城?”水無痕問道。
  “既要和其他大羅軍隊有著合縱的可能。又不能離大光帝朝腹地太遠!”鐘山想了想道。
  “那,根據我們被安排的地界,應該是‘大業城’或者‘白皇城’”水無痕想了想道。
  “不錯,就是這兩座城,兵家要地。”鐘山笑道。
  “一旦我們取下一座,另一座必定更加難攻,我們攻取哪一個?大業城,是原先大業皇朝的皇都,白皇城類似無雙城,但還要弱一些,應該更加好取一點。”水無痕說道。
  “收取大業城!”鐘山非常肯定道。
  “大業城?那城防太強了,我們去了,能破的了城嗎?”水無痕擔憂道。
  “現在不破,以后會更難,就是它,通知三軍,準備出發!”鐘山下令道。
  “是!”眾將應命道——
  大光帝朝,簫忘大營,中軍大帳之內。
  眾將站于兩邊,簫忘一身麻袍,頭發披在后面,坐在帥案之處,手中抓著一封信箋。
  “鐘山他來了!”簫忘深吸口氣道。
  “大都督,是那個五個月連破大宇臨海十二城的鐘山?”一個將領道。
  “不錯,正是他!”簫忘點點頭道。
  眾將一陣騷動,顯然鐘山名頭即便在大光境內也是不小的。
  “大帥,鐘山到哪里了?”一名將領問道。
  “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要去哪里。”簫忘沉聲道。
  “呃?”眾將一陣疑惑。
  “大光戰場,幾路大羅軍不斷轉移方向,那只有中央這一處空出來了,大玄王是不可能讓我們從這空隙直入大羅天朝的,那只可能是又一路大軍填補過來。而這里,兵家要地有兩座,一座大業城,一座白皇朝,白皇朝太弱,以鐘山那股傲氣,絕對不會舍強取弱。他必定攻向大業城!最多半個月,他必到大業城!”簫忘無比肯定道。
  若是鐘山在此,一定會驚訝這簫忘的分析能力,太準了!
  “大都督,大業城,現在的駐軍是少公子,有百萬軍,但鐘山用兵如神,末將請命,帶兵去助少公子,與少公子首尾相合,一舉殲滅鐘山!”一個將領馬上請命道。
  “呵呵,你不用去!”簫忘笑道。
  “可是!”那將領疑惑道。
  “不但你不要去,元登也馬上撤出大業城!”簫忘深吸口氣道。
  “大都督,要將這大業城拱手讓給鐘山?那可是一個要塞,一塊肥地啊!”那將領一臉不情愿道。
  “讓給他又如何?要塞?肥地?馬上就會成為一座墳場!”簫忘臉上露出一絲狠厲道。
  “呃?”眾將一陣疑惑。但大都督簫忘何許人,既然他這么說,那肯定就是了——
  大業城,一座巨大的城池,其宏偉程度,雖不如天空之城,但是,比之無雙城要大出一些。
  大業城,通體雪白,看上去非常美觀。
  原皇宮之中,一間大殿之內。
  里面是當初和蒼云宗宗主簫元豐一起跪在千年幽魂面前的將軍。簫忘兩個義子之一。簫元登。
  簫元登手中抓著一封信件,上面是簫忘傳過來的信息。也是軍令。
  看完這封信,簫元登眼睛一瞪,快速走出皇宮,飛上高處,對著四下城內看了又看,看完之后,簫元登狠狠的抽了口冷氣。眼中盡是驚駭之色。
  簫忘信中之事,太駭人了!
  走,馬上走!迅速撤離!
  “來人!”簫元登大叫道。
  很快跑來幾名將軍。
  “大帥!”眾將疑惑道。
  “整軍,整所有軍,準備出城!”簫元登命令道。
  “大帥?”眾將一臉疑惑,所有軍?準備出城?這大業城不要了?
  “快!”簫元登叫道。
  “是!”眾將應命道。
  繼而,簫元登帶著眾將,火速出城。
  簫元登出去了,而城中城民卻是疑惑不已,他們怎么了?如此戰亂時期,這座城不要了?城民疑惑紛紛,有些精明的城民已然嗅到不尋常的味道,也悄悄的跟著出城了——
  三日后,鐘山率領大軍停在大業城遠處。鐘山沒有急著前往,而是停了下來。因為鐘山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妥。
  紅鸞粉蓮,變藍了!大兇?
  鐘山眉頭皺成了川字,眼中盡是不解,剛好此時,一個哨探飛了過來。
  “啟稟大帥!”那哨探倒地就拜。
  “說!”鐘山馬上盯向他。
  “大業城,所有城防全部撤走,城中無一兵一卒,有的只是無數城民。”那哨探說道。
  “不會吧!怎么可能?是不是大軍偽裝成了城民?”水無痕馬上追問道。
  “不,四日前,城中大軍就撤了,全部出城了。大業城現在無防,去了即可收取。”哨探馬上回到。
  “再探!”鐘山說道。
  “是!”哨探馬上飛走了。
  “趙傳,你多派些人前往大業城,仔細查探,并且多派些哨探在四方查探,不尋常啊!”鐘山皺起眉頭道。
  “是”趙傳應道。
  “無痕,通報三軍,準備后撤!”鐘山看向水無痕道。
  “后、后撤?”水無痕古怪道。
  “撤!”鐘山很肯定的說道。
  “是!”水無痕只能應命。
  大軍后撤了一天,才停在又一個山谷駐扎,而又過一天,哨探也回來了,得到的消息和先前一樣。大業城毫無抵抗,絕對沒有城防!所有城防全部撤走了。
  “簫忘他糊涂了?”趙傳在一旁古怪道。
  “大帥,不管簫忘如何想的,這大業城我們必收,現在不取,更待何時?”水無痕馬上叫道。
  “水無痕,留下領兵,我親自去看看!”鐘山想了想道。
  “是!”水無痕馬上應道。
  繼而,鐘山帶著阿大、炙火和念悠悠,火速向大業城而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