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49 破城

眾人品嘗特色菜肴之際,忽然一個男子闖了進來。
  眾人停下手中筷子,那男子進入就馬上單膝而跪,顯然是趙傳派出去的哨探。
  “啟稟大帥!”哨探馬上恭敬道。
  “有什么發現?”鐘山問道。
  “正東南方向,發現大宇帝朝,武安將軍,率領十萬大軍奔赴東海方向,不知所為何事。”哨探恭敬道。
  “武安?”鐘山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古怪。
  “是,當時武安大軍是急行軍,好像非常著急。”哨探說道。
  “啪”鐘山丟下筷子,馬上站起身來。
  “走,出發!”鐘山說道。
  “是”趙傳馬上應道。
  繼而,留下哨探付賬,鐘山一行十人,尋著哨探情報的方向,急速而去。
  兩天后,晚上!
  一座山峰之巔,鐘山一行十人,站立而上,隔著遠遠的距離,一起看向遠處一座山下!
  那山下,此刻正有著讓所有人感興趣的東西。
  首先,是十萬肅殺的大軍。一個個要不破罡箭上弦,要不大刀執手,整軍以待,看著正中心一個巨大的半球狀光源。
  光源,呈紅色,是一個類似陣法的東西,呈半球形,好似一個大罩子罩下,罩子之上,透露出一股強大的氣息,如一個巨大囚籠,囚住內部之人。
  在這巨大陣法囚籠內部,正站著一個人十六七歲的小女孩,扎著馬尾辮,一副青春靚麗的形象,皮膚白皙,有種青春陽光的活潑感。微微紅潤的臉頰,好似能滴出水來一樣,讓人忍不住有種上去咬一口的沖動。
  只是,此刻小女孩好似并不開心,一臉的氣憤,牙齒咬著下唇,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外面,一副你死定了神色。
  在小女孩身旁,是一條龍,金色的龍。
  駝頭、鹿角、鯉魚須、牛鼻、莽身、鷹爪。一頭真正強大的龍族。
  龍軀龐大,整個身軀就占據囚籠大半空間,世上最強大的獸族,此刻正和小女孩一起被囚禁在籠中。
  此時龍軀之上,有著大量的傷痕,些許血液流下,顯然之前經歷過一場犀戰才被困住的。
  金龍被囚,盤旋著軀體,用巨大的身體頂了頂囚籠,但是,這個囚籠好似太強了,僅僅微微變形,就又將金龍擠回原處了。
  而這紅色巨大囚籠,是一千人同時用鉤子般的法寶催動而成的,目的就是困住內部的一龍和一個小女孩。
  “大宇帝朝一氣戰陣。”念悠悠皺眉道。
  “一氣戰陣,一般來說,很少有人調動的了。除了納蘭大帝或者大宇大都督,別人根本調動不了,這是巨鹿王派來的?”趙傳也是皺眉驚訝道。
  鐘山盯著遠處看著,因為,鐘山在其中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人,一些熟悉的東西。
  首先,是那‘不朽豐碑’,在一氣戰陣外圍,此刻正豎立著八枚百米高的不朽豐碑。非常突兀的豎立在那里。
  而在那囚籠面前,是鐘山的老熟人,武安將軍。
  還有邪焱,魔種少年,給千幽公主下魔種的那個人。最后被鐘山取出魔種,將魔種種植在了蕭秋水的身上。
  蕭秋水,簫忘之孫,曾經在鐘山遇到千年鬼魂前,將鐘山和千幽公主土埋的男子。
  此刻,邪焱和蕭秋水都在大軍叢中。
  只是,蕭秋水正倒在地上,好似昏死過去了,臉色泛黑,絲絲黑氣在昏死的臉上徘徊。
  而邪焱卻是站在武安的身旁。
  “武安將軍放心,待幫我解決眼前之事,幽冥天,我那一脈的人,我會讓他們幫你的。”邪焱對著武安說的。
  “我代陛下多謝魔君了!”武安將軍笑道。
  “嗯!”邪焱點點頭,繼而看向囚籠中的小女孩。
  “昊美麗,答應你的事情,我做到了,八枚不朽豐碑,被我從幽冥天取出來了,而你呢?你出爾反爾?哼,我的這個下屬,蕭秋水,他怎么了?你對他做了什么?”邪焱怒道。
  但是,小女孩卻是咬著嘴唇不發一言,雙眼之中透射出一股陰冷和憤恨。
  “魔君,這一氣戰陣的護罩,同時隔絕聲音,里外都聽不到。”武安說道。
  “聽不到?但是她懂唇語,我也懂唇語,你不要管,這是我和她的事情。”邪焱對著武安道。
  “好吧!”武安退到一邊。
  而小女孩卻是一臉陰冷的看看武安,要不是他,要不是這個將軍,自己和小金早就進入大海了,也不可能被困在這里。
  唇語,邪焱和小女孩懂,鐘山豈會不懂?雖然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不能聽到眾人說話,但,只要看到,鐘山都知道他們說些什么。
  “他活該,敢攔我去路!”小女孩昊美麗對倒在地上的蕭秋水氣憤道。
  “但,你是怎么做的?為何毫無征兆,毫無傷痕?是不是金龍做的?”邪焱盯著昊美麗道。
  “邪焱,你最好放了我,否則等龍王來了,讓你們一個也逃不掉!”昊美麗寒聲道。
  “放了你?當初不是說好了嗎?取來八枚不朽豐碑,你就做我的道侶,怎么,臨時又變卦了?還想趁我不再卷走不朽豐碑?”邪焱沉聲道。
  “你太老了,我才十七歲,我才不嫁給你!”小女孩馬上搖頭道。
  聽到小女孩的話,四周大軍的嘴角都抽了抽,有些想笑,又不敢。
  “哼,答應的事,就要做到。”邪焱臉上一橫道。
  “魔君,這小丫頭根本沒實力,先天期都不到,你還要跟她說什么?帶回去,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武安在一旁笑道。
  邪焱對著武安眼睛一冷,顯然在怪他多嘴,而昊美麗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武安,現在昊美麗已經將武安恨透了。
  扭頭邪焱看了一眼金龍,深吸口氣。
  正待邪焱要說什么的時候。
  遠處山峰之巔,趙傳和五名將領手中,各出現一桿強弓,六桿強弓拉成滿月之狀,在鐘山輕輕一揮手之際。
  “呼、呼………………”
  六道破罡箭,直指遠處中心的囚籠,那制造囚籠的人。
  破罡箭來的太快了,也太突然了。
  直指一氣戰陣的六個關鍵人物。當眾人發現破罡箭之際,箭已經到了其中六人面前。
  “嘭、嘭、嘭………………。”
  六人在先天直覺下,快速躲開。六支破罡箭直接射入地下。
  躲則亂陣,不躲則死,死則陣亂。六人躲的毫不遲疑。
  散開的一瞬間,囚籠光罩一散。
  “昂~~~~~~~~~~~~~~~~~”
  搶著這囚籠散開的一瞬間,金龍忽然仰頭狂吼了起來,聲音之中充滿了一股無限蒼涼、無限悲哀、無限委屈的感覺。
  龍音高昂,聲透長空。
  “嗡~~~~~~~~~~~~~~~~~”
  陡然間,一氣戰陣再度祭起,紅色光罩再度將金龍和小女孩囚困住了。
  大軍訓練有素,快速護在這一氣戰陣千人身側,而其他人卻是破罡箭轉向,直指鐘山方向。
  “遭了!”邪焱雙眼瞪起怒道。
  而武安卻并未感覺到哪里糟了,只知道有人敢來搗亂。
  “放~~~~~~~~~~~~~~~~~”武安怒道。
  “呼~~~~~~~~~~~~~~~~~”
  近兩萬支破罡箭向著鐘山方向急速射去。
  “轟~~~~~~~~~~~~~~~~~”
  群體破罡箭力量是極其恐怖的,兩萬支破罡箭同時射來。
  一聲超級巨響,鐘山腳下的那座大山,已經被炸成了粉碎,好在雖然有兩萬支,但在這黑夜之中,依舊比較分散,落在鐘山附近的也就千支破罡箭而已。
  念悠悠、阿大和炙火三個超級強者全力防護之下,伴隨一聲巨響,所有破罡箭被全部擋了下來。
  而這一刻,遠處武安也才看清鐘山。雙眼一瞪,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鐘山~~~~~~~~~~~~~~~~~?”武安惡狠狠的叫道。
  飛到另一座山峰之巔,鐘山叫道:“武安將軍,又見面了!”
  鐘山剛才攪局,也是因為鐘山在那一瞬間,就認出了一氣戰陣中女孩是誰,西毒皇要收的那個弟子?旁邊的金龍,不正是近八年前,被那小女孩踩在腳下的金龍?
  當時,一群蛟龍護航,可見金龍在龍族身份不凡,絕不簡單,邪焱可能也是看中金龍身份,才強烈要求小女孩做他道侶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姓‘昊’,昊?
  昊,大鴻天朝國姓,只是被滅朝了,昊天血脈被天下追殺,所以很少有人姓昊了。
  大鴻天朝國獸,龍。可召喚龍族。而這姓‘昊’的小女孩,剛好一直有龍陪伴,而且還是一個身份不低的龍陪伴。
  小女孩的身份,呼之欲出,大鴻天朝余孽,昊家傳人,而且之前和邪焱對話聽出,她正在搜集不朽豐碑,西毒皇也在為她收集不朽豐碑?
  如此一串聯,鐘山心中豁然開朗,此女必救無疑。而且,救他們或許可以不僅僅是自己十人,還可以找幫手,而這個幫手卻是來自那金龍。
  一群蛟龍護航,金龍何等身份?在這離東海不遠之處,只要金龍撕心裂肺的呼救一番。那自己一行就可以四兩撥千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