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30 筆墨紙硯

“我們沒有,我也只是當時一說,我們沒有偷妖狼。”天靈兒怒叫道。
  “沒偷?妖狼怎么沒了?肯定是你偷得,將它殺死,放入了你的儲物手鐲。”唐效尤指著天靈兒叫道。
  聽到唐效尤一說,鐘山眉頭一挑,馬上看出了來龍細脈,剛才還說天靈兒將妖狼放了,轉口就變成殺了妖狼?看來,這妖狼的消失,不是外人來偷,而是和這唐效尤,脫不了關系。
  “我沒有,我沒有。”天靈兒急了,手頭也翻出紅綾,好似要打的唐效尤為她洗刷清白一樣。
  “看吧,看吧,我一說,你就拿法寶,不是你是誰?”唐效尤馬上叫道。
  原先,趙所向并未懷疑天靈兒,懷疑更多的,卻是這明劍樓四人,畢竟,與鐘山相談這段時間,感覺鐘山不是這種偷盜之人,但是,在天靈兒取出紅綾時,趙所向心中,又有些動搖了,既然不是你,你為什么那么急躁?
  “交出來,將妖狼尸體交出來,還有我那空靈珠,你們,你們居然出千,在色子上做手腳。”唐效尤指著天靈兒和鐘山怒道。
  “我沒有,我們沒偷,鐘山,你說啊!”天靈兒馬上對著鐘山叫道。雖然翻出紅綾,但,天靈兒必不會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我知道誰偷的。”鐘山忽然開口道。
  鐘山一說,所有人明顯一頓,一起看向鐘山。趙所向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天靈兒眼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
  對面四個明劍樓之人,除了鐘地,都露出了一絲不信,而鐘地,此刻卻是咽咽口水,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鐘山說知道,那肯定知道,這是鐘地多少年養成了習慣,不,不是習慣,而是鐘山肯定知道。
  “你知道?不是你偷的,你會知道?我看就是你們偷的。”唐效尤冷笑道。
  “鐘山,你真的知道?”趙所向問道。
  “當然,到底是誰,你們一會即知。”鐘山沉聲道。
  見鐘山如此自信,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取筆墨紙硯來,我馬上告訴你們,誰是偷妖狼之人。”鐘山沉聲道。
  “筆墨紙硯?哼,這東西能找到偷妖狼之人?”唐效尤冷聲道。
  “取筆墨紙硯,再抬張長桌子過來。”趙所向對著另一邊一個趙家的下人道。
  “是。”那下人馬上點頭道。
  很快,在鐘山面前,就擺好了一張長書桌,上面文房四寶一個不缺。
  看到這一幕,天靈兒大眼睛忽閃忽閃,在開陽宗,爹的也有一個書房,只是很少用,也知道這文房四寶是干什么的,但,這東西,能找到偷竊賊嗎?
  天靈兒不信,其他人都不信,這東西要找到兇手,除非有鬼。
  也只有鐘地,看到鐘山煞有其事的擺好東西,心中開始打鼓了,因為,鐘地相信鐘山,一種幾十年養出來的習慣。
  在鐘地眼中,鐘山好似除了修行,沒有辦不到的事情一般。
  “我倒要看看,你用這些東西,如何找到偷狼賊。”唐效尤冷笑道。
  所有人都看著鐘山,鐘山卻不理唐效尤的嘲諷,而是緩緩的將墨,墨塊。在石硯之上磨了起來。
  研墨?但,沒有水啊,研磨不是要用水研出墨汁的嗎?
  鐘山不理眾人疑惑,不斷的研著,沒有水,慢慢的,墨塊被研成了細細的粉末,非常的細,鐘山又在上面不斷壓了一會,終于,將半截墨塊,全部研磨成了粉末。細細的粉末。
  小心的,將這些粉末倒在一張宣紙之上。分成兩部分。
  在眾毛筆之中,選了一支毛比較細軟的筆,帶著其中一部分墨粉,走到琉璃罩前。
  眾人看著鐘山所做,一個個眼中充滿了疑惑。而唐效尤,卻是露出了冷笑之色。
  鐘山用毛筆粘了粘墨粉,對著琉璃罩輕輕的刷了起來。
  在所有人驚異的目光之中,輕輕的順著琉璃罩刷著,好似要將每個死角都刷到一般。
  一開始,眾人僅僅是好奇。但,忽然,天靈兒看到了一塊黑乎乎的東西。
  琉璃罩,光潔無比,好似水晶一般,無比平滑,怎么忽然有了一塊黑乎乎的東西呢?
  “這是什么?一圈一圈的。”天靈兒驚奇的看向琉璃罩上顯現出來一圈圈的圓形黑色圖案。
  “這是指紋。”趙所向馬上反應過來,一臉驚喜道。
  指紋,真的是指紋,上面,是一圈的指紋。
  鐘山手頭一份墨刷盡,琉璃罩上的所有指紋,全部顯現了出來。
  “看看誰在雨后,摸過這個琉璃罩,都用手粘粘這墨粉,按在宣紙上吧。”鐘山將毛筆一拋對著眾人說道。
  “怎么會?怎么回事?這上面怎么有指紋?是你,是你剛在畫上去的。”唐效尤馬上驚訝道。
  “畫?哼,你畫畫看,只要你手不干凈,按在哪里都會留下痕跡,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墨粉灑在那痕跡之上,就凸現出了指紋,昨天大雨,以前的指紋,肯定被大雨清刷掉了,雨后,誰碰了琉璃罩,誰的指紋就留在上面,唐四喂妖狼食物以外,誰碰了,誰就是盜賊。為了先洗脫你們的嫌疑,大家一起來按手印吧。”鐘山說道。
  “鐘山,你太聰明了。”天靈兒抓著鐘山手臂,激動的說道。
  自己肯定沒碰過,那覺對不會有指紋的。
  鐘山首先作了示范,十指沾了墨粉,在宣紙之上,留下十個指紋。
  天靈兒馬上按部就班,趙所向也馬上作了起來。
  唐效尤顯然不信,非常不信,以為鐘山故意耍詐,要將他嚇承認,要知道,昨晚,唐效尤可是洗過澡后才動手的,身上無比干凈,手頭,也是清洗的無比干凈,根本不會留下痕跡。
  眾人紛紛,將指印留在了宣紙之上。
  天靈兒馬上拿著宣紙去對照。
  “有了,有了,是唐效尤,是唐效尤。”天靈兒興奮的叫道,一臉的開心,好似剛才的大案是她破的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的。”唐效尤馬上不信道。
  繼而,唐效尤馬上跑到那琉璃罩處,看著那指紋,唐效尤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可能的,一定是你剛才畫上去的,一定是你剛才畫上去的。”唐效尤一臉不信道,指著鐘山不斷說鐘山畫上去的。
  “哼,上面只有你一個指紋,他如何畫的?來人,給我搜這里每一間房。”趙所向長槍所指,一臉怒火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手洗干凈了,洗干凈了。”唐效尤叫道。
  看著那里一臉不信的唐效尤,鐘山一陣冷笑,洗干凈了?洗干凈就不留下痕跡了嗎?這痕跡并不是外界臟物沾染的,而是你體內分泌的,先天期,洗刷內身污垢,分泌的就更加多更加快。
  “住手。”劉明一聲怒喝。
  “繼續。”趙所向一聲怒喝道。
  畢竟,這里有著一半的侍衛,是趙家之人,自然馬上領命沖向各房間。
  “混賬。”劉明馬上怒道,轉身就要去攔截。
  “呼”趙所向長槍一指,指向了劉明。
  “劉兄,莫非這妖狼,真是你們所偷?”趙所向沉聲道。
  “找到了,找到了。”一個下人,忽然從一間屋子里面抱著一個妖狼跑了出來。
  “劉明,想不到,真的是你。根據規矩,這妖狼,將再不能分你。”趙所向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絲嘆息。
  “都是你,都是你。來人,給我放箭,射死他們,射死他們。”唐效尤大喊道。
  唐效尤一喊。大量唐家侍衛從遠處走廊沖了過來。
  看著眼前唐效尤,鐘山沒有絲毫爭辯,手頭大刀噩夢一舉。
  力劈天山!
  一刀狠狠的劈了下來,嫁禍于我?仇已經結深了,那就不需要再多說,修仙者,壽元增加,那么恩怨就會變的更深,不會隨著短暫歲月誰生誰死而消失,也使得大量修仙者將因果二字掛在的嘴上,了結因果,不就是為了抹殺對方未來的發展嗎?殺吧!
  “當~~~~~~~~~~~~~~~~~~~~”
  唐效尤反應也快,長劍快速迎向了鐘山,但是,鐘山來勢太兇猛了,一刀斬下,唐效尤倒飛出兩米,一腳踩在地上,下方地磚驟時化為齏粉。
  “先天第三重?哈哈哈。”唐效尤臉上露出一絲陰狠向著鐘山一劍刺來。
  這一刻,劉明,王桂,同樣取出各自長劍。
  天靈兒見鐘山打了起來,當然也將紅綾撞向了王桂。
  “轟~~~~~~~~~~~~~~~~~~~”
  紅綾帶著巨力,驟然撞上王桂長劍。王桂一開始沒在意天靈兒實力,直到紅綾與長劍相撞,王桂才知道遭了,這女子實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一下撞擊,差點將手中長劍撞飛。
  “劉明,滾。”趙所向長劍怒指大師兄劉明。
  “當、當、當………………”鐘山與唐效尤刀劍相接,放出巨大聲響。二人不斷攻擊,唐效尤先天第四重,而鐘山,只有先天第三重,但是,鐘山刀法太兇悍了,即便是第三重實力,卻是發出了先天第四重的威力。此刻,鐘山還沒使用天魔淬體大法。
  PS:還有推薦票嗎?(^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