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40 昊美麗

隱軀鐘山直盯盯的看著寶兒。
  “老爺,你怎么了?”寶兒疑惑道。“我又看到一個你。”鐘山皺眉道。
  “又看到一個我?”寶兒疑惑道。
  “是的,你有雙胞胎姐妹嗎?不對。她成仙時,是一萬八千年前,不可能是雙胞胎,你的祖先?也不對。她手中那粒痣也和你一模一樣。”鐘山苦惱的思索著。
  “到底怎么回事?”寶兒疑惑道。
  鐘山將那火山底部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寶兒聽了也是用手捂著嘴巴,一副不信之色。
  火山之下,鐘山瞪大眼睛,心中驚疑不定,誰,她是誰?
  即便僅是仙人殘念的氣勢,釋放出來,給所有人壓力都是巨大的,所有人都驚疑不定,但無人肯走。
  因為仙人殘念現身,以往也有過傳聞。也就一個時辰的時間。一個時辰后,無論如何也會自動散去。好似天地不允許它們的存在一般。非常詭異。
  所以,更多的人卻是盯著仙人手中的那支藍玫瑰,一支完全由仙靈之氣凝聚的玫瑰。
  面對這龐大的氣勢,也只有大威天龍菩薩最為不懼,微微踏步走上
  來
  對著仙人微微一行禮。
  “小和尚,你現在一點也不著急嗎?”仙人開口笑道。
  “前輩,在下有何要急的?”大威天龍菩薩不急不緩道。
  “你可知道。剛才你放出去的是什么?。仙人問道。
  大威天龍菩薩眉頭一皺,疑惑的看看仙人。
  “它叫“孽魔”仙人笑道。
  “孽魔?幾”大威天龍菩薩聲音陡然高亢了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大威天龍菩薩的涵養,絕對是深厚的,處變不驚,遇事不怒,就是面對佛陀之時,也是淡而處之,但這一刻,卻是徒然失態了。
  “菩薩果位?可能要保不住了!”仙人微微笑道。
  剛才還準備動手搶玫瑰的大威天龍菩薩,調頭,身形一竄,陡然沖天而上,根本不管不顧,去追那暗紅色孽魔去了。
  戲劇性的一幕,這,忽然就走了?那朵仙靈玫瑰不要了?要知道,一個時辰后,這個仙人殘念就消失了啊。那時,最大的贏家,基本就是他了,但是。這個時候為了個“孽魔。跑了?
  誰也沒有為他惋惜,因為所有人都想要那朵玫瑰。
  仙人看著大威天龍離開,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繼而,頭一轉,直接看向了遠處的金蟬。
  金蟬正要向上去,在仙人一看之下,好似瞬間被禁錮住了一般。
  “是你?”仙人看向金蟬微微驚奇的笑道。
  聽到仙人所說,所有人都忽然轉頭看向金蟬?仙人認識他?
  “前輩!”金蟬對著仙人恭敬一拜,眉頭微皺顯然并不認識她。
  “想不到,想不到堂堂,呃,你也淪落到這個地步,既然你還未開竅,那就算了,只你極樂凈土現在的人。還真是”剛才那小和尚是專門保護你的吧?”仙人看看金蟬問道。
  “不錯。”金蟬馬上說道。
  “你的轉世,是沒有意義的。”仙人僅僅搖搖頭道。
  “前輩既然認識我,不知可否將那一朵仙花,贈予在下?”金蟬馬上說道。
  “認識是一回事,但,我和你并無交情,和你極樂凈土并無交情,甚至我還很不喜歡和尚,你走吧!”仙人很淡然的說道。
  金蟬皺皺眉頭,點點頭,繼而慢慢向上浮去。
  仙人看著金蟬離開,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但并未再多說什么。
  “你們都想要我手中這朵花吧?”仙人有些取笑的說道。
  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一共十人。
  巨鹿王、慧光、炙火、紫熏、念悠悠、阿大、鐘山和三個鐘山不認識之人。
  但是,在看到鐘山之時,仙人忽然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你們都滾出去,你,留下!”仙人忽然一指鐘山道。
  “先生!”阿大馬上護住鐘山皺眉道。
  但是,鐘山卻并無畏懼,因為眉心紅鸞粉蓮依舊。
  鐘山淡然,而其他人都不淡然了,仙人要他留下?那朵仙花怎么辦?
  仙人翻手一揮,阿大和鐘山四周頓時變的清涼,并且一朵白云出現。要拖住鐘山。
  “阿大,你們先上去,我沒事!”鐘山沉聲道。
  “先生?”阿大疑惑拜
  “去吧!”鐘山輕輕踏出阿大防護罩,站在了仙人施法制造白云之上。
  “是!”阿大疑惑的點點頭。
  “還不快滾?”仙人好似有些不耐煩了一般。一聲怒道。
  其他人皺皺眉頭,無法,只能迅速飛上去,皇極境,面對仙人殘念的那股氣勢,都有些受不了,何談搶仙花?還是等那她散去后,再爭奪吧。
  阿大飛上去,紫共舊;一眼鐘山,也飛了卜安,念悠悠看看鐘山。卻是露出…“狐笑玫瑰?鐘讓。可欠自己三千朵玫瑰的。
  轉眼間,這地底深處,就只剩下鐘山和那仙人了,四周盡是火焰。
  “你是誰?”鐘山很直接的說道。
  而仙人卻是忽然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繼而睜開眼睛皺眉道:“她叫什么?”
  “寶兒,甘寶兒鐘山很直接的說道。因為鐘山知道她問什么。
  “寶兒?好名字。你身上居然有寶兒的氣息,你是寶兒什么人?”仙人盯著鐘山道。
  “寶兒是我妻子。
  你又是誰?”鐘山再問道。“妻子?”仙人眉頭一挑。看向鐘山時。有些敵意。
  “為什么,為什么你和寶兒那么像,就那粒痣的形狀,都是一模一樣?”鐘山再度問道。
  “一模一樣?當然一模一樣。哪怕汗毛,我們都一樣多,寶兒是我的。暫時就先寄存在你這里吧!”仙人盯著鐘山道。
  “你說什么?”鐘山雙眼一瞪。寶兒只能屬于自己,任何人都不屬于。永遠不屬于。這仙人好大的口氣。
  小家伙好大的傲氣?傲氣是沒有用的,更重要的是實力,你這實力。你這根骨?怎么可能配的上寶兒,就算你是永遠配不上的,不過。你終究是寶兒的丈夫,這朵玫瑰,算是我送你的人情吧仙人說道。并且指頭一彈,玫瑰忽然消失,繼而詭異的出現在鐘山手中。
  看著手中多出的一支玫瑰,鐘山心中驚疑不定。
  “這朵玫瑰,盡是仙靈之氣。沒有我。最多十天就散去,而你這修為。根本吸收不了仙靈之氣,若是不想被撐死,就送人吧。”仙人說道。
  “你到底是誰?”鐘山再度皺眉問道。
  而這時的仙人,卻是微微一抬頭,露出一絲冷笑。
  “好大的膽子!”仙人說道。
  執手一揮,大量火焰避開,露出兩個身影,其一正是炙火狼將,另一個卻是慧光羅漢。
  居然忤逆仙人的意志,冒死沖下來了。
  炙火狼將心有執念。這是自己地盤。那仙花必須是自己的,而慧光羅漢卻是因為其個性原因。
  “炙火狼將,她只是個仙人殘念而已,沒有多強實力的,你我共同出手,誰奪到是誰的!”慧光羅漢大喊一聲道。
  仙人眼睛一冷,探手間,對著慧光羅漢一掌拍去。
  只見慧光羅漢雙眼暴瞪。無限驚恐,好似遇見天地間最恐怖的事情一般。
  “嗡”
  慧光羅漢身體肢解了,不,分解了,佳然間,化為最小的顆粒一般,嘭然散開。轉瞬肉身被仙人滅了。
  殘念,僅僅是仙人的一絲殘念而已。一個皇極境在她面前,猶如土雞瓦狗?怎么會?
  慧光羅漢肉身毀了,只剩下一縷金色元神,在遠處瑟瑟發抖。一臉
  恐。
  “這次給你一個小小教,滾!”仙人說道。
  慧光羅漢恐怖的調頭就跑小小教就毀了肉身?慧光羅漢悔死了!
  而炙火狼將這時候哪有膽量再搶?找死啊?調頭也要跟著逃跑,太恐怖了。
  “想走?”仙人冷聲道。
  繼而,炙火狼將就感覺被禁錮了。心中無比恐懼,死?會不會像慧光羅漢一樣?
  周身火焰四起,頓時沖破枷鎖。整個身體好似和四周無盡火焰融合在一起了一般,想要借此逃遁。
  “哼!”仙人一聲冷哼。手頭一個法農忽然翻動。
  “嗡”
  炙火狼將傻眼了。
  太恐怖了,真的太恐怖了,這,這還是火山嗎?還是火山口嗎?四周那還是火焰嗎?
  冰,無盡的冰。無窮無盡的冰,轉瞬之間,這個火山被凍結了。一直到上方火山口,全部凍結。仙人之威浩瀚無窮,哪怕僅僅是一絲殘念,也是逆天的存在。
  “前輩小子知錯了。”炙火狼將馬上求饒道。
  小小畜生。也敢忤逆我?”仙人家聲道。
  “前輩,這是我的下屬!”鐘山馬上開解道。
  “是,是,是,我是鐘山的下屬。前輩小子知錯了,看在鐘山的面子上,繞過小子吧。”炙火狼將快速求饒道。
  以往的宗師做派,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宗師?宗師在小命面前算個屁。
  意外的看看鐘山。仙人微微一笑道:“鐘山?你叫鐘山?也好。給個面毛;;滾吧!”
  “謝前輩!”炙火狼將慌不擇路的沖破堅冰,瘋狂的沖向上方。
  看著遠去的炙火狼將,鐘山微微一笑,繼而再度看向仙人。
  “前輩,晚輩真誠的想知道。前輩是誰?”鐘山再度問道。
  冷笑的看了一眼鐘山,仙人說道:“剛才放他走,只是看在寶兒的面子上,想知道我是誰?你還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