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29 不能招惹

冒著大雨,王桂帶著鐘地,撐著傘,在路上走著。
  “二師兄,唐效尤是不是出事了?”鐘地皺眉的問道。
  “不知道,趙所向都已經回來了,他居然還沒有回來,不知他東西準備怎么樣了,大師兄不放心,讓我們出來看看。”王桂沉聲道。
  二人在大路上走的時候,遠處,唐效尤左手擰著個木箱子,右手撐著把傘從一間店鋪中走出來,剛好看到王桂和鐘地。
  “二師兄。”唐效尤忽然叫道。
  “呃?”王桂一愣,繼而馬上走了上去。
  “走,找個清靜的地方。”王桂說道。
  “嗯”唐效尤點點頭。
  繼而,由唐效尤帶路,很快走到了一個唐家的院落。
  在內部,王桂問道:“發生了什么事?”
  “二師兄,效尤這次辦事不利。”唐效尤馬上慚愧道。
  “空靈珠呢?”王桂皺眉問道。
  “空靈珠沒有送入趙所向之手,反而給他一個朋友拿去了。”唐效尤嘆息道。
  “哦?”王桂瞳孔一縮,驚訝道。
  “本來,按照我們的計劃,我找個恰當的機會,將空靈珠或輸、或丟,將其送于趙所向,那么,我們偷偷取走妖狼之后,趙所向就不會反應太激烈,即便知道是我們取得,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也不會不依不饒,畢竟沒有證據,他也得到了一個空靈珠,但是,剛才在賭場………………”唐效尤馬上將那經過訴說了一遍。
  “鐘山?”王桂雙眼一瞇道。
  一旁鐘地,眉頭緊鎖,看看唐效尤,嘆息的搖搖頭。
  “鐘地,好像你對鐘山非常熟悉?”王桂忽然看向鐘地。
  “師兄,他是不是之前就查看過色子了?”鐘天看向唐效尤問道。
  “是啊,金磚樓,是我唐家產業,后拿的色子,肯定是完好的。”唐效尤說道。
  “完好的?當色子經過義、經過鐘山的手,就不再是完好的了。”鐘地感嘆的說道。
  說到鐘山,鐘地不得不感嘆,鐘山知道太多太多東西,很多東西,教給眾義子,都是每人教一點點,并不是普及教授,而這聽聲辯位,剛好當初鐘山教過他,也只教給了他一人。
  “哦?”唐效尤驚奇道。
  “聽聲辯位,色子眾棱角已然做了手腳…………”鐘地說道。
  “欺人太甚,他出千?”唐效尤怒道。
  “你之前不也出千的嗎?”王桂冷哼道。
  “二師兄。”唐效尤皺皺眉頭,心頭一口惡氣難平。
  “這鐘山,修為如何?”王桂看看鐘地問道。
  “一年半前,還是后天第十重,應該拜入了仙門。”鐘地說道。因為鐘地也不知道鐘山現在修為如何。
  “一年,哼,再好的根骨,又能如何?”唐效尤馬上說道。
  “不,師兄,你千萬不要小看他。也不要惹他。”鐘地馬上說道。
  “哦?”王桂看向鐘地眼中閃過一絲奇怪。
  “我記得,昔日,當時義、當時鐘山,后天第七重,有一個先天強者,殺死了他的一個義子,當時鐘山得知消息后,三天,三天就將那先天強者的頭顱取來,祭奠他的義子,而前兩天,還是四處搜尋那先天強者,也就是說,一天,一天時間,就將一個先天強者頭顱割下。”鐘地深吸口氣說道。同時眼中閃過一絲緊張。
  一天?后天第七重,斬殺先天強者?
  王桂和唐效尤對視一眼。眼中閃過極度的不可思議。
  “不可能的,后天第七重,斬殺先天強者?”唐效尤不可思議道,眾人都是從后天修煉過來的,自然知道這期間代表著什么意思。
  “他是怎么斬殺的?”王桂問道。
  “不清楚,只看他消失一天后,回來,就帶回了先天強者的頭顱。所以,能不和他為敵,就不要招惹他。”鐘地回憶道。
  “你既然沒看到,那就說不定了,也許他找了個幫手,幫手就是先天強者呢?”王桂搖搖頭道。
  “是啊,找人出手,你沒看見而已。找幾個先天,并非難事。”唐效尤說道。
  找幾個先天?也只有這種千年世家才講的出口,當初鐘山什么境況,鐘地可是清楚的很,先天?若是有,也不會出現龍門谷一事了。鐘地剛要再說。
  “好了,這種你都沒看到的事情,不用再說了,既然他寶貝多,那么,這次就讓他吐出點,最后找個機會將他斬殺吧。”王桂雙眼一寒道。
  聽到前面,鐘地還要再勸,但是,聽到王桂最后一句,鐘地不說話了,看到鐘山那一刻起,鐘地就知道,以后自己肯定寢食不安,鐘山就像自己的心魔一樣,若是他死了,一切,都變的簡單了。
  “是。”唐效尤和鐘地馬上應道。
  ---------------------------------------------------------------------------
  天黑了,外面大雨狂下,妖狼所在院落,一間房門忽然打開。內部走出一身著寬松白袍,手執一柄白劍的男子。
  “趙兄,今夜剛好下雨,你不是想要見見我的‘覆雨劍法’嗎?那隨我來吧。”白袍男子說道。
  說完,白袍男子身形一躍,就跳上了房頂,向著遠處激射而去,漂泊大雨,好似都不能近身一般。
  白袍男子一走,趙所向也跟著打開了房門,手抓長槍,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戰意。起身一躍,跟著跳上了屋頂,向著遠處急追而去。
  一旁躲在暗處的暗哨,一個個都露出了崇拜的神情。
  鐘山所在小院。
  鐘山和天靈兒住在一個里外屋,鐘山睡在外屋,天靈兒睡在里屋。
  “鐘山,你聽到了嗎?”天靈兒在屋內問道。
  “嗯。”鐘山點點頭。
  雖然下著大雨,但是,鐘山乃是先天第三重之人,那人約戰趙所向,鐘山聽的清清楚楚。
  “我們去看看吧。”天靈兒說道。
  “不許去。”鐘山眉頭一皺說道。
  “為什么?”天靈兒馬上問道。
  “不尋常。”鐘山眉頭鎖的更緊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鐘山還是在其中嗅到了一絲微妙的不尋常。
  “什么不尋常?”天靈兒馬上追問道。
  “快睡,明天我們就離開這里。”鐘山沒有回答,而是直接駁斥道。
  “不說就算。”天靈兒馬上氣憤道。
  “嗯,快點睡吧。”鐘山說道。
  鐘山雖然讓天靈兒快睡,但是,自己,卻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看著外界,鐘山睡不著,到了子時,雨就停了。
  雨停了,不知趙所向現在還是不是繼續和人比武。
  到了四更天的時候,鐘山聽到外界又傳來的聲音。
  “趙兄槍法超群,劉明佩服。”之前越戰之人說道。
  “劉兄也是劍法高超,趙某也是收獲頗多。”趙所向道。
  繼而,就沒了生息。顯然,各自回去休息了。鐘山也開始安穩的休息了一會。
  清晨,鐘山起床,叫醒天靈兒,準備馬上離開,因為鐘山感到,心神不寧越來越重了一般。
  “一大早就叫我,干什么呀!”天靈兒揉了揉還沒睡醒的眼睛埋怨道。
  “啊,不好了,妖狼變異了,妖狼變異了。”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叫之聲。
  聽到這里,鐘山就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天靈兒也馬上來了興趣。
  妖狼變異了?那是什么?
  快速的,天靈兒將衣服整理好,用丫鬟送來的臉盆清洗一下,就拉著鐘山向著屋外跑去。
  沒多久,就跑到了那個禁錮妖狼的院落。
  此刻,所有人都站在院中。趙所向、鐘地、王桂、唐效尤,一個白袍人,還有一個恭敬無比的下人模樣。
  一起看向琉璃罩外,一個白色的狐貍。妖狼變成妖狐了?
  “白狼變白狐了?”天靈兒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倒在地上的白色狐貍。
  “不會的,狼就是狼,是被人掉包了。”趙所向雙眼一瞪道。
  “掉包了?怎么會?唐四,你給我說清楚。”唐效尤對著那下人喝道。
  所有人都盯向他。那叫做唐四的下人嚇的一哆嗦,馬上跪在了地上。
  “大少爺,我剛才按照以往習慣,早上來喂白狼米湯的,但是,將白狼抱出來,它就變成這樣了,變異了,變異了,狼變狐貍了。”唐四抖抖索索的說道。顯然恐懼無比。
  “上一次喂米湯的時候,沒變嗎?”趙所向寒聲道。
  “沒有,昨天大雨,夜里下過雨后,我喂過一次,當時還是白狼,那些守衛看到的,他們看到的,那時還是狼。”唐四恐懼道。
  “那就說,雨后妖狼被人掉包了?我和劉兄比武,四更天回來,我們回來,不可能有人掉包,那就是雨后,也就是子時,子時到丑時,一個時辰之內,白狼被偷了?”趙所向冷聲道。
  “是你們,一定是你們!”唐效尤忽然指向鐘山。
  聽到唐效尤所說,鐘山雙眼一瞇。
  “憑什么是我們?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們的?”天靈兒馬上就急了。
  “你,你說過,說過要是你遇到妖狼,一定會放了它的。一定是你放了妖狼。”唐效尤指著天靈兒說道。
  “哼,你是哪只耳朵聽到的?”鐘山一聲冷笑。
  鐘山一說,天靈兒馬上就想起來了,當時她說那話的時候,唐效尤根本不在身邊。
  “是啊,你怎么聽到的?”天靈兒馬上就叫道。
  “二師兄和鐘地說的,容不得你們抵賴。”唐效尤馬上喝道。顯然,也是個急智之人。
  PS:沖榜之中,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