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1)      第二章龍門谷(09-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1)     

長生不死28 再遇鐘地

“你說,你們抓了個妖狼?”一路上,鐘山和趙所向攀談,忽然談到趙所向剛才所說。Www.
  “是,是一只幼狼,但是,毛發無比的精純,到了晚上,毛發還發出微微銀亮,全身都是。”趙所向很直接道。
  “哦?”鐘山皺眉道。
  “發亮的妖狼?”天靈兒馬上好奇的走了過來。
  “嗯,這妖狼的品種肯定不凡,而且肯定屬于一種高級妖狼,品種高級,那它身上的血液,或者以后可能產生的內丹,都可能非比尋常。”趙所向皺眉道。
  “是啊,上一次,青絲姐姐抓了個火狐,就用火狐身上抽出的血,煉制了一枚三品丹。”天靈兒給鐘山講解道。
  “那真是要恭喜你了。”鐘山笑道。
  “唉,可惜,當時不是我一個人發現的,與另外四人,共同發現,之前那唐效尤就是其一,所以,這妖狼,還不知道最后結果如何。”趙所向搖搖頭道。
  “哦?共同發現的?”鐘山皺皺眉頭。
  “是,那天在一個峽谷,剛好不期而遇,在一個小湖邊看到,自然算是我等五人共同發現,至于如何分,需要等找到我們兩門的前輩,分辨出妖狼的珍貴程度,再看是以物來換,還是直接分了妖狼身體。”趙所向說道。
  聽趙所向一說,鐘山也能猜到此妖狼的珍貴程度,按照趙所向所說,這妖狼,最少值一個三品丹,或者更高,四品丹?那,眾人當然誰也不愿草草定了其價值。
  “妖狼何在?”鐘山開口問道。
  “放在那邊唐家在這里的一個別院。也是我現在的住處。”趙所向道。
  “唐家?大宋三大千年世家之一,也就是剛才那唐效尤的地盤?”鐘山一皺眉道。
  “不錯,唐家在這里勢力是很大,我趙家,雖然不是千年世家,但是,在這里也有不弱的凡間勢力,那地方由唐家提供,但是,我趙家和唐家,都派有人看守,不會有事。”趙所向說道。
  “你不是說,有四人看到的嗎?唐效尤一個,還有三個,是你鐵槍門的?”鐘山開口問道。
  “另外三個,都是唐效尤的師兄師弟,明劍樓之人。”趙所向道。
  “哦?”鐘山雙眼一瞇道。如此看來,趙所向處于劣勢啊。
  好似看出了鐘山所慮,趙所向說道:“明劍樓的四人,只有兩個,是五十一年前和我同時期進入仙門的,唐效尤和另一人,卻是一年前進入的,不足為慮。”
  “嗯。”鐘山點點頭。
  沒一會,就來到了一個大宅子之處,這就是趙所向所說的別院了。
  門口站著幾個武者守衛,跟隨趙所向進入,鐘山居然發現,在這個別院之處,居然還有弓箭手,站著一些隱蔽之地,輪流站崗,還真是大世家,考慮周全。
  慢慢的,三人走過一些廊道,來到了內部一個院中。
  那院子最中心處,架著一個大臺子,臺子之上,是一個巨大的琉璃箱子,內部,正有著一個一尺長的銀白色小狼。
  小狼通體白皙,毛發無比的精粹,但是,卻好似全身沒有力氣一般,軟軟的躺在那里,雙眼之中,透露出強烈的恐懼,身體微微發抖,好似也知道自己未來無比坎坷一般。
  “這就是那高級妖狼,不需要修煉,就有比之普通妖狼更高的血統,若是修煉,必定事半功倍。給它服了軟骨散,它就逃不了了。”趙所向指了指小狼道。
  天靈兒馬上就走了過去,看了起來。
  “為何放在此處?”鐘山看看琉璃箱中的小狼,皺眉道。
  “四周都有我兩家的侍衛,這樣,方便看管。”趙所向說道。
  聽趙所向一說,鐘山也知道了因由,這樣,不僅僅是防住外來竊賊,同樣,也防著另四個明劍樓之人。
  “這小狼真可憐,才這么一點點大,要是我當初看到,怎么也不會抓來煉丹的。”天靈兒馬上憐憫道。
  “哦?那你準備怎么處理?”鐘山走了過來笑道。
  “當然是放了,這么小!”天靈兒馬上認真道。
  天靈兒剛說完之際,在不遠處一間屋中,忽然傳來一聲嘲諷之聲。
  “放了?四品丹藥,放了?”
  循聲望去,卻是那邊的一個屋中,慢慢走出來兩個人。
  兩個都是如唐效尤一般的背劍男子,出來之后,就走向鐘山方向。
  “王兄。”趙所向對著前面一個人稱呼道。顯然,此人就是那個五十一年前就進入仙門之人,應該實力和趙所向相差不了多遠。
  對于另一人,趙所向沒有去理會,但,鐘山卻是盯向了那第二個人。
  看到那人,鐘山雙眼一瞪,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怒火,繼而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壓住心中的怒氣。最少,不再面龐之上表現出來。
  鐘地,孽子鐘地。鐘山的義子,龍門大會,鐘山帶他前往,被仙門選中,最后卻翻臉不識鐘山。甚至,大義子鐘天怒罵之際,鐘地還挑唆師尊給鐘天警告。
  明劍樓,原來,鐘地被選入了明劍樓。
  看著鐘地,鐘山強忍著怒火,淡淡一絲冷笑。
  待鐘地走近,看到鐘山之際,也是整個人忽然一呆,鐘山現在三十幾歲樣貌,而當初,收養鐘地之時,樣貌就是現在這樣,因此,鐘地還是一眼看出來了,但,鐘地怎么也不愿相信,這會是昔日的義父鐘山。
  “鐘地?”鐘山冷冷一笑道。
  鐘山一叫,好似一捅冷水澆了鐘地一身,是他,是義父,是鐘山,怎么會?他怎么會變得這么年輕?他也拜入仙門了?他也拜入仙門了?
  鐘地額上流下了大量的冷汗,但,還是馬上叫道:“義、義、義,鐘山。”
  一聲義父,還是沒有叫出來,而是叫了鐘山之名。叫完之后,鐘地緊張的心情好似舒緩了很多,是啊,我怕什么,我也是修仙,而且我資質這么好。
  “他也姓鐘,而且還認識?是朋友嗎?”天靈兒馬上好奇道。
  趙所向和另一個男子,也看出了鐘山和鐘地的不尋常一般,也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二人。
  “認識,但不是朋友。”鐘山對著天靈兒說道。
  “哦。”天靈兒馬上點點頭。不再多問,不是朋友,難道是仇人?天靈兒雖然平時沒有心機,但也知道不是現在問的時候。
  “王兄,這是要出去?”趙所向說道。
  “不錯。”那被稱作王兄之人,點點頭道。
  “但,天色陰沉,好似要下雨了啊。”趙所向皺眉道。
  “轟咔~~~~~~~~~~~~~~~~”
  好似在回應趙所向的話,天空忽然一聲炸雷。瞬間降下了大雨。
  走到一旁屋檐之下,那人說道:“嗯,多謝趙兄關心,我們還有要事,大師兄在這里就行了。”
  “鐘地,我們走。”那人說完,帶著鐘地,順著走廊,快步離開。
  看著二人離開,鐘山皺皺眉頭,深呼了口氣,暫且放下對于鐘地的惱恨。
  “此人乃是明劍樓第三代二師兄,王桂,走吧,也不要管他,我帶你們找個住的地方。”趙所向道。
  “嗯”鐘山看著二人消失的地方點點頭。
  繼而,在趙所向帶領下,眾人來到另一個小院落。
  鐘山暫時居住在此,現在還處在下午時分,閑著沒事,鐘山就陪著趙所向下了盤圍棋,并且相互攀談一段時間,而天靈兒,要不看看二人下棋,要不拿出之前那個色子,在那里丟著玩。
  到了晚上,吃過晚飯,趙所向也離開這個小院。
  趙所向的住處,卻是擺放小狼的院落。
  院中,白色小狼瑟瑟發抖。從被抓來的那一天開始,白色小狼就一直在恐懼中度過。
  每一天,這些人類都會給自己灌幾次米粥,讓自己不死,又灌一些白色粉末,讓自己不能動彈。這,這就是爺爺說的壞人嗎?
  壞人,壞人?
  白色小狼蜷縮在琉璃罩中,看著漆黑的夜中不斷打落在琉璃罩上的雨水,眼中充滿了恐懼,全身瑟瑟發抖,我會死嗎?爺爺,爺爺你在哪里?我以后再也不跑了,來救救仙仙,仙仙要死了!
  PS:求推薦票。還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