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120 縱民為匪

河社稷圖,錦繡山河滂沱韋勢鋪設四方。感染眾人。“鋒丁灶長長“呼口氣。后,再度收入那白玉文稿之中,而那白玉文稿,此刻也散放出一幅青綠之光。和對面正東齊天侯的金色文稿遙相呼應一般。
  齊天侯,戰龍氣傲蒼穹!
  金蟬,錦繡山河社稷圖!
  二者不分伯仲,以往眾科舉之時。能夠出現一篇這樣的文章,就足以驚世駭俗了,現在,居然一下子出來兩篇?
  考生無比感嘆的看著齊天侯與金蟬。二人并無驕傲之色,金蟬雙手合十,無比鎮定,而齊天侯。卻是看向了兩邊,文淵閣的正北與正南。
  正北是鐘山,正南是水鏡先生。
  坐在文淵閣前的大玄王。依舊無比淡定,耐心的等著三個時辰結束。
  寫完的人,都站立在桌旁,看看自己的文章,再看看其它人方向。
  正在這時,正南方,水鏡先生也畫出了自己的最后一筆。
  一筆成,水鏡先生雙眼一瞪。一股傲氣從雙眼噴涌而出,這一股傲氣之盛好似能夠讓所有看到他眼睛的人產生慚愧之意一般。
  不過,這股傲氣幕的快,去的也快,不似古林那樣時刻保持。
  看到那股傲氣。遠處浮島上的古林雙眼一瞪。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而就在這最后一筆結束。
  “骨咚咚、咕咚咚、咕咚咚
  大玄王迅速起身,看著這咕咚咚傳來之處。
  是文淵閣,文淵閣周圍,無數先輩雕塑忽然抖蕩了,不是所有。但大部分雕塑都抖蕩了,好似在感嘆一篇驚世之文一般。
  大玄王望去。那些雕塑,都是已經死去的昔日狀元。以前天朝的狀元雕塑,這些集天下鴻儒之氣的狀元雕塑。
  活著的狀元,能夠憑借文淵閣自己雕像收集鴻儒之氣沖刷自身,而死去的狀元。那鴻儒之氣就不斷沉浸在雕像之中,只是無法被吸收。加上昔日狀元滴下精血,使之成為一種鴻儒之靈。
  在水鏡先生寫出那篇文章之后,居然全部抖動了起來。
  “嗡
  一個雕像忽然一陣輕顫,繼而。那雕像之內,忽然冒射出一個巨大的虛影,在所有人眼中,那龐大的虛影徒然沖向了水鏡先生那篇文章,直接飛了過去,然后鉆進去了。
  “”
  越來越多的雕像,越來越多的虛影,直奔水鏡先生浮島,那氣勢,甚至使得一些正在寫文章的人,都忽然卑了下來。無比驚駭的看向水鏡先生。
  那是?這里大多人都知道,鴻儒之氣。無盡的鴻儒之氣,水鏡先生一篇文章,居然感動了這些石像,石像紛紛獻出各自的鴻儒之氣,全部投入了水鏡先生那篇文章之中,同時。也被水鏡先生接收到了。
  滂湃氣勢,這才是經天緯地。這才是驚世之文,千儒齊鳴,千儒拜服?
  經此一幕,所有人都知道,水鏡先生勝了。
  最少比之齊天侯與金蟬的兩篇文章要氣勢很多。千儒拜服,那是什么概念,使得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上方的水鏡先生,他,他到底什么來頭?居然讓千儒拜服?自甘貢獻數萬年來收集的鴻儒之氣?
  齊天侯看向水鏡先生,眼中透射出一股精光,這個水鏡先生還真能裝啊,想不到寫出文章居然能讓千儒慚愧?
  “王爺。這人曾是你府上的吧。想不到王爺府上除了齊天侯文章驚人以外,隨便出來個先生也好生了得。”一個官員對著大玄王說道。
  而大玄王卻是看著遠處的水鏡先生,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笑容之中有著一絲喜視。
  金蟬也是詫異的看向水鏡先生。原先的淡定換為一股驚異,深吸口氣,深嘆口氣。
  其它考生,對于一甲的三名狀元、榜眼和探花,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三人,無論誰,在以往都是狀元之才,想不到這一次科考,一次就出現了三位強人。文章意境深遠。浩瀚無窮的強人。
  齊天侯,戰龍氣傲蒼穹!
  金蟬,錦繡山河社稷圖!
  水鏡,文章一出。千儒齊鳴。千儒拜服。
  大多數的人,已經寫好了。只有少部分還在寫,這其中,就包括盡心盡力的鐘山。
  念力沖入雙眼,規則世界,支離破碎。鐘山一筆一筆的寫著。好似寫的無比艱難一般。
  滿江紅!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羅功名小與十,八億皿田戲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撕盟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萬虎,踏破天空之城缺。壯志饑餐仇寇肉,笑談渴飲奸偽血。待從頭,收拾新山河,朝天闕!
  鐘山一筆一筆的寫著。這改編了的滿江紅。文采并不一定超過其他人,但是,那字跡,絕對無人能比。
  所有人都看好水鏡先生,認為水鏡先坐定能是成為狀元,而水鏡先生卻是看向了鐘山。因為水鏡先生至今為止。都看不透鐘山,這個鐘山歲數不大,但渾身透著古怪,渾身透著怪異,這次科舉,水鏡先生心中,最大的對手,其實就是鐘山。
  還在寫?
  就在這時,鐘山最后一筆落下了。
  一筆成,鐘山所寫的那張紙上,忽然紅光大放,瞬間再度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又一個?又一個驚世之作誕生了?
  紅光,什么紅光?
  大玄王一扭頭的看向鐘山之處。鐘山放下了毛筆,那紅光直沖云霄。好似充滿了無盡血腥一般。
  “呼呼呼呼”
  忽然間,狂風大作,鐘讓所站浮島之處,狂風四起,紅光照射的天上。更是陡然間陰云密布,無盡烏云緩緩聚集,就聚集在鐘山浮島的正
  方。
  烏云在紅光之中,緩緩旋轉,繞著中心緩緩旋轉。
  強大的氣勢壓迫而下,大量的狂風吹得其它考生好似不能落筆了一般。一股無上之威沖擊而下。
  “咔咔咔咔咔咔”
  鐘山頭頂的烏云之中,大量雷電聚集,越來越強的雷電要直沖而下。好似要擊毀鐘山所在浮島一般。好似要將鐘山劈死,不,將鐘山寫的那篇文章劈毀掉。
  越來越強的壓迫,有些修為低下的人,此刻已經喘不過氣來了。巨大狂風吹著,好似將四周浮島都吹走一般。
  所有人都傻眼了,看著天上,瞪大眼睛,露出了極度不可思議。
  那,那人是誰?他寫了什么東西?居然天地不容?居然要天打雷劈毀了它?
  他寫的什么東西?居然引起了天怒?
  天上的一切,四周的一切,都在訴說著,鐘山那篇文章。不該存于世上,為天地所不容,文章一成,將無形天地規則刻錄下來,這是對天威的冒犯,要毀去,要徹底毀去。
  水鏡先生瞪大眼睛看著正對面方向的鐘山,這就是鐘山的實力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為什么會這樣?天地不容?天打雷劈?有沒有搞錯?
  所有人考生看著天上越聚越多的烏云,心中驚疑不定,怎么辦?怎么辦?走還是不走?現在正在考試啊!
  甚至有的考生現在已經呆了。手中毛筆都抓不住了一般,“吧嗒。掉在自己的文章上,將自己的文章毀去了。
  鐘山也處于郁悶之中。
  至于嗎?寫篇文章而已,用得著這么大動靜嗎?
  看著那浩瀚的天威,鐘山郁悶的同時,也在想著該怎么辦?等墨玉、符篆自動護主?但自己也不知道它能護幾次,若只有上次一次,那自己不久慘了?
  看著面前的《滿江紅》感受著上空的威脅。鐘山面部肌肉也抽了抽。
  “轟”被紅光照射的烏云,終于忍不住了,一道巨大的天雷柱向著鐘山那篇文章狠狠的劈了平來。
  那架勢,水缸粗了雷電直下。紫色雷電,好似要將鐘山的文章徹底毀去一般。
  四周天空已經全部被烏云籠罩,那一道紫色雷電沖下的同時,大量雷電,狂瀉而下,滿天雷雨,這雷雨比鐘山的招式雷雨不知道大出了多少,那架勢,整個文淵閣考場的所有人,都要遭殃了。
  因為鐘山寫出了一篇天打雷劈的文章,鐘山寫出了一篇不該存于整個世上的文章,一篇天地不容的文章。
  萬千雷雨狂瀉,何其壯觀,不僅僅文淵閣,文淵閣遠處,無數地方的人,都看到了文淵閣的天打雷劈。那邊到底怎么了?
  “公主,里面打起來了?。阿大張著嘴巴對著一旁千幽公主道,語氣之中,盡是不信之色。
  修為強的考生,或許能護好自己,那些修為差的考生卻絕望了!
  任誰也想象不到,自己會因為一篇文章而遭天譴,被天雷劈死!
  PS:為了鐘山這篇天打雷劈的文章。大家投票支持一下吧,八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