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27 江湖一字絕

“鐘山。()”天靈兒馬上驚喜道。
  聽到鐘山的聲音,好似給了天靈兒一支強心劑,不知為何,自從上次寒鴉事件以后,天靈兒總是非常信任鐘山,好似鐘山沒有完不成的事。
  眾人紛紛讓開道,讓鐘山緩緩走了過來。
  鐘山背著一柄大刀,旁邊一個抓著長槍的白袍男子。
  “唐效尤?”趙所向看向黑袍背劍男子,皺皺眉道。
  “趙師兄。”黑袍背劍男子也對著趙所向叫了一聲,但,語氣之中,并無恭敬的意味。
  “你師弟?”鐘山看看趙所向皺眉問道。
  “不是,他是明劍樓的弟子,只是明劍樓和我鐵槍門比較近,又經常往來。”趙所向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既然不是趙所向師弟,那就好。
  “鐘山,你終于來啦,他,他把我錢,全部贏去了。”天靈兒氣鼓鼓的說道。
  黑袍背劍男子,唐效尤馬上對著金磚樓東家說了幾句。
  “各位,今天我金磚樓歇業一天,所有人,明天再來吧。”金磚樓東家馬上趕人道。
  “什么啊,怎么說關門就關門?我們還沒看夠呢。”眾客人紛紛說道。
  但是,眾人還是被很快趕了出去。
  內部,只留下金磚樓東家,荷官,唐效尤,天靈兒、鐘山、趙所向六人。
  “既然是趙師兄的朋友,那就算了吧。”唐效尤笑了笑道。
  “怎么能算了呢?既然上了賭桌,就沒有算了一說,你不是要賭嗎?我來陪你賭。”鐘山得理不饒人道。也是為了天靈兒出口氣,因為鐘山看到,天靈兒就在剛才那一刻,都有點要急哭了。
  搖搖頭,鐘山朝著賭桌前的椅子上一坐。
  聽到鐘山所說,唐效尤眉頭一皺,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絲嘲諷。
  “好,既然你們要賭,那就繼續吧,不過,我這是空靈珠,不知你們拿什么做賭注?”唐效尤說道。
  天靈兒一聽,馬上就要拿出一個寶貝,之前有些舍不得,現在,鐘山來賭,天靈兒居然毫不猶豫的就要取個東西給鐘山做賭注。
  “將我那小木盒取出。”鐘山對著天靈兒說道。
  “呃?”天靈兒皺皺眉頭,但,還是點點頭,繼而,翻手一招,一個紅木小盒出現在了天靈兒手中。
  看到憑空出現的小盒,荷官還有金磚樓東家,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仙人手段?仙人手段?
  “鐘山,這是什么?”天靈兒奇怪道。
  輕輕地,鐘山打開小木盒,露出一瓶丹藥,內部只有一粒。
  “回春丹,應該能夠做賭注吧?”鐘山笑看唐效尤,眼中閃過一絲晶亮。
  “三品丹?”趙所向皺皺眉頭。
  天靈兒也是一臉不信,鐘山怎么有三品丹?三品丹哪來的?太神奇了,這是真的嗎?
  天靈兒馬上取過輕輕打開,打開后,一股異香瞬間涌入眾人鼻中,一個個忽然有種毛孔舒張、無比舒服的感覺。
  “是回春丹。”趙所向證明道。
  “你的呢?”鐘山笑道,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空靈珠。”唐效尤取出一個空靈珠。放于桌上。
  “好了,荷官,你開始吧。”唐效尤道。荷官也將手慢慢伸了過去。
  “等等。”鐘山忽然叫住。
  鐘山一叫,荷官手頭一頓。
  鐘山輕輕打開小木桶,抓起一粒色子。而荷官和金磚樓東家卻露出了緊張的表情。
  “灌鉛的色子?換新的吧。”鐘山搖搖頭道。()
  “灌鉛?”天靈兒馬上驚訝道。繼而,也取出一個色子,用手一捏,‘咔’,馬上看到了內部的那一個小鉛塊,看到鉛塊所處位置,天靈兒馬上就想到了之前自己為什么總是輸。
  “好啊,你們作假。”天靈兒馬上怒叫道。翻手紅綾取出,就要將這座賭場砸了一般。
  “住手。”鐘山對著天靈兒喝道。
  “他們騙我,騙我銀票。”天靈兒馬上叫道。
  “銀票而已。”鐘山皺皺眉頭說道。
  是啊,對于鐘山來說,銀票是什么,當做手紙,還嫌棄太硬了。銀票算什么,比得過空靈珠?
  “可,可……”天靈兒不知該說什么好。
  “好了,我將它們贏回來就好。”鐘山安慰道。
  “好吧,你可一定要贏啊。”天靈兒馬上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唐效尤皺眉的看向鐘山,而賭場東家,卻不敢有絲毫怠慢,很快,又取出三顆色子,這一次,賭場東家,就不敢再做鬼了。
  “好了,現在,你可以驗一下。”唐效尤說道。
  鐘山相信,在經過剛才的一幕,賭場東家肯定不敢再做鬼,但是,鐘山還是說道:“驗色子,那是必須的。我不但要驗色子,還要驗色桶。”
  “請便。”唐效尤冷笑道。
  鐘山抓過色子,輕輕的掂量了一下,又仔細摸摸色子的各個棱角,仔細摸了一會,確定沒有問題,才放下色子,再仔細看了看色桶,然后,將色子放入其中,自己搖了幾下,才確定完全沒有問題。
  “既然色子沒有問題,那么,就再找個不相干的人來搖色子,你們覺得呢?”鐘山笑道。
  “不相干?”唐效尤一皺眉頭。
  “我來吧,反正我也沒怎么玩過,搖色子應該不會作假。”趙所向忽然開口道。
  “好。”唐效尤點點頭。
  “行。”鐘山也點點頭。
  荷官和東家紛紛讓開,趙所向將長槍放于一邊,抓起色桶,輕輕的搖了搖。
  只聽內部色子咕嚕嚕的出一串聲響,最后,趙所向將色桶一定,放于桌上,色子在內部又滾了一會,終于停了下來。
  “好,開始吧。”趙所向道。
  “我要大。”唐效尤猜道。
  “我也要大。”鐘山忽然笑道。
  “你也要大?那怎么算?”唐效尤一瞪眼道。
  “不如,我們猜點數,看誰的對?”鐘山臉上露出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點數?這怎么可能猜到?”唐效尤馬上說道。
  “我要是能猜到,那又如何?”鐘山輕輕一笑道。
  “你猜到?你猜到算你贏。要是你猜不到……”唐效尤冷笑的看向鐘山。
  “我猜不到?那自然你贏。”鐘山笑道。
  “好。”唐效尤馬上答應下來,這要再不答應,那是傻子,猜到?開玩笑,那么多個可能,怎么可能猜到?
  “好。”鐘山說道。
  此刻,天靈兒卻是忽然抓住了鐘山袖子,有些緊張的看向鐘山,猜?怎么可能猜到?自己之前可是一次也沒猜到過啊?
  “四四六,十四點大。”鐘山沉聲道。
  鐘山說完,趙所向就帶著疑惑的心情,慢慢打開色桶。
  這一刻,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等待最后結果,而天靈兒原先輕輕抓著鐘山袖子的手,此刻,卻是抓的緊緊的,袖子都要被扯下來了一般。
  “四四六,十四點大”
  色桶先看的那一霎那,所有人都驚呆了,十四點,真的十四點。
  “贏了,贏了。”天靈兒激動的叫道,并且抓著鐘山衣袖蹦蹦跳跳,臉上都激動的通紅,贏了,贏了,全贏回來了。
  “鐘山,你厲害。”趙所向不可思議的看看鐘山。
  “運氣而已。”鐘山搖搖頭道。但是,這一刻,只要不是傻子,誰也不信鐘山這話。
  天靈兒起初激動之后,快的將桌上的賭注一洗而空。
  看著空靈珠,被天靈兒取走,唐效尤一陣心疼,同時,看向鐘山,也是一臉怨毒。
  “鐘山,現在天氣轉陰,可能有一場大雨要下,找地方投宿,不如去我住的地方,我們再好好敘敘。”趙所向笑道。
  “好。”鐘山點點頭。
  聽到趙所向所說,唐效尤眉頭一皺,眼中忽然一閃,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
  “靈兒,剛才那色子幫我們贏了那么多,是個幸運色子啊,帶著吧,以后再和人賭的時候,還要靠它運氣。”臨走時,鐘山笑道。
  “嗯。”天靈兒馬上抓起三個色子,跟著鐘山、趙所向,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鐘山,你剛才還真厲害。那個怎么能猜到?”趙所向走在前面笑道。
  “江湖一字絕,說了就不靈了,呵呵。”鐘山笑笑,并未回答,也未否認。
  天靈兒抓著‘幸運色子’走在后面,卻是皺眉不已,因為,天靈兒忽然現,那一個色子,八個棱角,居然,居然都不一樣,好似都有著細微摩擦過了一般,難道色子就是這樣嗎?
  當然,天靈兒想不到的,卻是鐘山之前檢查色子之時,就故意做了手腳,又用色桶試了試,就是為了聽出色子碰撞聲音的不同。
  鐘山,八十幾歲的人了,早已人老成精,江湖九流賭術,早就爛熟于胸,聽聲辯位而已。幾個棱角不同,聲音不一樣,最后落下,仔細一聽,就能知道點數。畢竟,鐘山自己就有賭場,比之這金磚樓上檔次多了,研究也不是他們所能比的。
  ps:這是第三更了,一會還要忙老書,大伙有推薦票,都給我吧。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