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105 太古圣都

二圳念悠悠說出紫煮瓶午中的東西,千幽公本陣羞“你刪阿大也是氣憤的看向念悠悠,好似念悠悠在戲耍他們一般。
  “這個要怎么用?”鐘山皺眉道。
  “千幽公主應該是合體期修為吧?”念悠悠說道。
  “不錯。”鐘山代答道。
  “合體期,那必須耍作用在元神之上才有用,而天下,已經沒有多少這類藥能讓公主起反應了。網好我這瓶可以,只要讓公主達到那**的數峰,迷失自我時,魔種將短暫的失去目標,用真元將其逼迫而出即可。只是。等魔種起出以后。公主身中此淫毒。又要如何去解?”念悠悠露出一絲邪笑道。
  千幽公主咬咬嘴唇,眼中驚疑不定,看看念悠悠,看看她那得意樣,千幽公主心中非常氣憤,最后卻不自覺的看了一眼鐘山。
  “此話當真?”鐘山眉頭一挑道。
  “千真萬確,我還等著那三千朵玫瑰呢。”念悠悠笑道。
  千幽公主咬咬嘴唇看看鐘山,不知道如何開口,而念悠悠卻是站在一旁。一副幸災樂禍。
  鐘山在大殿中來回走了走。最后看向千幽公主道:“公主,這次要你再信我一次,行嗎?”
  看看鐘山,千幽眼中閃過一絲柔和道:“我一直信你。”
  得到千幽公主答復,鐘山馬上說道:“阿大,我和公主進入西面臥室。為公主解除魔種,你在外面守著,任何人不得打擾,除非我們出來,你也不許進去。”
  “是”阿大馬上應道。
  “還有,麻煩阿大封印公主法力。”鐘山說道。
  “是”阿大馬上應道。
  千幽公主也很配合,很快就被阿大封印好了自身一切法力。
  在念悠怒古怪的神情中,鐘山將千幽公主帶到西面房子的一間臥室。并且在外圍插滿了旗陣。即便阿大守護。鐘山還是要再做一層保險。
  “怎么,你不要這**了?”念悠悠笑道。
  “要的時候,再通知你。”鐘山搖搖頭。帶著千幽公主走入那一間臥室之中。
  看著鐘山關好門,念悠悠眉頭一蹙,眼中盡是古怪。
  臥室之中,鐘山看著已經被封住法力的千幽公主。鐘山深吸口氣道:“公主。我要按照念悠悠的方法,為你驅除魔種了。”
  千幽公主臉上不自覺的一紅。想要詢問鐘山為什么不拿念悠悠的**,但此刻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只能化為一聲輕“嗯。
  “公主,你坐下吧。”鐘山說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二人坐到床上,面對面。盤膝而坐。
  深吸口氣,看向臉色有些發燙的千幽公主。
  **,天下還有什么**比得過紅鸞迷霧?這天下還真是什么怪方法都有。而且紅鸞迷霧和別的**不同,還可以被自己再收回來,可謂是收放自如。
  看著千幽公主發紅的臉頰。鐘山深吸口氣道:“公主,為了驅除魔種迫不得已,請相信鐘山為人,除了驅除魔種,我不會對公主有著額外的不敬,請全身放松,然后將自己交給我好嗎?”
  看著鐘山,即便現在紅鸞迷霧還未入體,千幽公主的雙眼已經變得水汪汪的一片了。
  “嗯”千幽公主微微點頭。
  “放松,一切有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天之后。千幽公主所在臥室之外,阿大來回走著步子,眼中閃過一絲擔憂,而念悠悠卻是皺眉的看著,為什么鐘山不用自己的藥?為什么?難道他也有不成?
  阿二也歸來了,站在阿大旁邊,也是眼中閃過一絲焦怒。對于邪焱的焦怒。
  三人在外圍等候。而在臥室之中。
  那張床上,千幽公主臉上的潮紅還未退盡,有些筋疲力盡的支撐著身子坐起來,看著胸前凌亂的衣服,千幽公主臉上一熱,快速整理好,撥了撥被汗水打濕的亂發,扭頭看向坐在地上的鐘山。
  鐘山盤膝而坐,好似在調息,雙手相對。掌心向上平放在雙腳之處。在鐘山掌心之處,正是那枚被拔出來的魔種。
  鐘山神情非常肅穆,而千幽公主此刻卻是神情無比恍惚,回想著一天一夜的過程,整個。人臉上都變得滾燙無比。
  鐘山是守禮、遵守承諾,除了拔出魔種。其它什么…二,但是,千幽公毒自只在中了紅鸞浮霧!后。卻變任十聯心情。若不是事先就封住了法力。或許鐘山就要因此失貞了。
  不過,終究走過來了,在鐘山全力箍住千幽公主的情況下,僅僅發出一些誘人的聲音,就過來了。
  千幽公主行動上雖然受制了。但是在思想之上,卻是另一番羞人勝境。在迷糊的夢中,最后達致忘我顛峰之際,千幽公主迷失了自我,最后疲憊的睡著了。
  而乘此機會,鐘山也順利拔出了魔種,自身也損耗巨大。
  鐘山抽回紅鸞迷霧,將千幽公主平放躺下,就坐于一邊開始調息,并且研究手中的魔種。
  千幽公主整理好自身,就略徽尷尬的看看鐘山。雖然智慧超群,但面對如今之境,讓千幽一個黃花姑娘如何面對。
  靜靜的坐在一邊,如一個小媳婦般的等待鐘山蘇醒。
  一個時辰后,鐘山長長呼了口氣,睜開了眼睛。
  看到千幽公主看向自己時那水汪汪的雙眼,鐘山深吸口氣道:“公主。你現在好多了吧。”
  “嗯”干幽公主小聲道。
  “拔出魔種,公主沒事就好。”鐘山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心中一惱,什么沒事?之前一天一夜,雖然沒行夫妻之事,但那樣子,怎么會沒事?那讓自己以后怎么辦?
  鐘山自然知道經過這一天,想說沒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讓鐘山怎么辦?
  看看微微氣惱的千幽公主,鐘山深吸口氣道:“公主,昨日之事,說是把它忘記,對你我來說,或許都是笑話,這些時日的相處。鐘山自然看出公主的優秀、公主的美麗,試問天下哪個男人不會心動?”
  聽到鐘山之后,千幽公主眼中一亮,同時也是眉頭一挑的看向鐘山,因為鐘山那話,還有下文。
  “我鐘山,有三個。妻子,魏蔡兒、甘寶兒和天靈兒,還有一個紅顏知己悲青絲,這些,或許公主從我之前的只言片語中也能猜到。鐘山身上已經背負了大量的情債。說心里話,鐘山不想再背負更多的情債了。這樣不但累人累己,而且在修行之時,更是一種拖累。”鐘山鄭重道。
  聽到鐘山的話,千幽公主神情一暗,張口欲言,但又不知從何說起。
  “不過,我鐘山也是有著潔疼之人,我的女人,絕對不容他人染指。哪怕與我有過一夕關系的女人。”鐘山鄭重的說道。
  聽到鐘山忽變的語氣,千幽公主眼睛又亮了起來,捏著小拳頭。眼中閃過一絲復雜。
  “我知道我現在與公主之間的差距,天地之別。一個小小金丹期,妄圖得到天朝公主的親睞,不說公主你。就是在外人看來,也是于世不容的。”鐘山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咬咬嘴唇,同樣心中也知道鐘山所說并非虛言。
  “我鐘山不懼天下任何人,燕雀安知鴻鳩之志?我只能說,今日之事。你我暫時忘記,公主對我的情意,我能看出一絲,但也知道這一絲情意并不深刻,而我對于公主有愛慕,但也并未達到我妻子那么濃烈。或許過些日子,你我就能忘記之前的漣漪,一切等時間來證明。你我都要詢問各自本心,若公主本心無我,那鐘山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鐘山不為情所累!也不為情所愧!”鐘山無比堅定道。
  “若有呢?”千幽公主緊盯鐘山道。
  “有?陰陽相隔,不能阻斷。”鐘山無比肯定道。
  聽到鐘山的話,千幽公主不知為何,忽然心中一陣輕松一般。
  “你這是對我的承諾嗎?”千幽公主深吸口氣盯著鐘山道。
  看看千幽,鐘山說道:“承不承諾,還要看你我本心,鐘山盡力不為情所累,但有的時候可能身不由己,就好像靈兒一樣,之前我都盡力避之,但天意所至,人力不可抗衡。”
  聽鐘山說了一會,千幽公主眼中之前的羞意蕩然無存,原先的一絲忐忑,轉眼化為平淡,微微一笑。毫無牽礙的看向鐘山道:“好,那就聽先生所言。”
  看到千幽公主恢復如常,鐘山也是滿意的點點頭,和千幽公主相視一笑,只是鐘山想不到的是,至此刻起,千幽公主下了一個決定,就是“先生。二字,只對鐘山叫。別人。任何人都不再叫先生了,哪怕之前的水鏡先生,若再遇到。千幽公主最多稱呼“水鏡,足以。
  先生,“先生。以后只對鐘山一人。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