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101 九天神雷

在到念悠悠忽變、忽變的語與。鐘山眉頭微鎖,有此古燦”用向念悠悠,到底什么人,居然培養出這樣一個禍水,容顏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念悠悠的氣質,飄忽不定,讓人看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同樣。這樣的女人做道侶,永遠不會感到枯燥。
  千幽公主在一旁看向念悠悠。眉頭微鎖。
  這時,在遠處一座山峰之上,再度出現了兩個黑袍身影。
  二人的突兀而來,也引起了眾人注意,鐘山直接忽略了身旁的念悠悠,看向那兩人。
  邪焱!初八魔羅!
  上次一同闖入僵尸圣上陵墓。那個和慧光羅漢對峙的初八魔羅,還有邪焱。
  “念悠悠,好久不見!”遠處邪焱忽然開口笑道。
  “邪焱?”念悠悠神情一變,繼而眼中忽然透射出一股詭異的神色。
  “你還記的我,那就好,我以為你忘了呢!”邪焱邪邪一笑道。
  “我怎么會忘了呢,只是奴家剛才被欺負了!”念悠悠一臉委屈神色道。
  “哦?誰那么大能耐能欺負你?”邪焱雙眼一瞪道。
  “就是他!”念悠悠一直那露臺上的白衣人道。
  念悠悠一指,眾人目光再度轉向那半山腰的白衣人。
  “好,初八,斬了他邪焱非常直接道。
  “是”。邪焱身后的初八魔羅馬上應道。
  初八魔羅飛身而起,轉瞬飛到了圓形山谷的上空,后背上巨劍一抽。就要對那白袍人出手。
  見到這一幕,鐘山和千幽公主都是仔細的看著,而念悠悠卻是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微笑。
  在初八魔羅飛起之時,那半山腰的白袍男子忽然睜開了眼睛。
  眼睛緩緩睜開,一對銀灰色的瞳孔暴露人前。
  雙眼睜開的一霎那,鐘山從那銀灰色瞳孔之中忽然看到了一種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這一眼,好似感染了所有人一般,提巨劍的初八手頭動作微微一頓,而其他人也是微微一發呆。
  鐘山心中一緊,好厲害的家伙。一個眼神,居然讓人蒙生死志。
  “嘶。回過神來的千幽公主倒吸口冷氣。
  阿大、阿二也是心中一緊,二人神色忽然凝重了起來,就是遠處的邪焱,也是雙眼一瞇的盯著那白袍人,或許剛才還是為了念悠悠,但是現在邪焱卻是真正正視起了白袍人。
  念悠集一直看著鐘山,發現鐘山居然是眾人之中最不受白袍人眼神霍亂的一個,怎么會?
  “你不是我對手,走吧”。白袍男子看了一眼初八魔羅道。
  “哼!”初八魔羅一聲冷哼。手頭巨劍向著白袍男子狠狠的斬下。
  一劍斬下,初八魔羅四周好似忽然變得火焰詣天,不僅初八魔羅四周,整個山谷四周都是,那一劍,好似天上太陽隕落,一個浩大的太陽狠狠的砸向白袍男子。
  看到那強勢的一擊,白袍男子沒有絲毫慌張,甚至都沒有躲避,右手拂塵一甩。塵須甩到左手臂彎處;而左手卻是捏出一個蘭花指狀,慢慢放到了眉心之處。
  “毒
  ”
  那隕落的太陽被接住,半空之中,忽然出現一個白袍身影,一只手向上,單手擒住太陽,而在止住太陽之際,四周火焰環境也徒然一消,變為那白袍身影抓住了初八魔羅的巨劍。
  一只手,一只左手就接住了初八魔羅的一擊?
  那是誰?是那白袍男子?不對,那白袍男子還坐在石凳上,右手依舊抓著拂塵,左手捏著蘭花指放在眉心。但高空中接住初八魔羅一劍的男子,和他一模一樣?難道是雙胞胎?
  接觸初八魔羅一劍的男子,左手抓著巨劍劍刃,右向初八魔羅腹部。
  “毒。
  初八魔羅到飛而出,在飛出十里距離之時,身形一窒,停住了身形。一臉驚恐的看向那空中白袍男子。
  而這時,空中的白袍男子卻身形慢慢變淡,越來越淡,好似隱身了一般,就這么忽然消失了。
  沒了,這高空之中的男子忽然就沒了。只剩下方石凳上樣貌和他一模一樣的男子。男子左手緩緩從眉心放下。淡淡的看向那遠處飛來的初八魔羅。
  “多謝前輩手下留情!”初八魔羅馬上對著那白袍男子恭敬一拜道。
  聽到初八魔羅所說,鐘山瞳孔一縮,多謝前輩手下留情?那,那剛才擋住初八魔羅的是那坐著的男子?這是怎么回事?變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打敗對手?這,這太夸張了吧。
  “先生,這可能和他…心”識有幽公率馬卜對著鐘山解釋“嗯”鐘山點點頭。
  對面初八已經飛到邪焱面前。邪焱驚疑不定的看向那半山腰處的白袍男子,這白袍男子太強了吧。一招,一招就敗了初八?初八可是皇極境強者啊。
  “巨刃炎陽,你是幽冥天的人?”白袍男子淡淡的開口道。
  “是。初八魔羅馬上應道。
  “如此保護這人,你是個魔種少年吧。”白袍男子看向邪焱道。
  “是”邪焱盯著白袍男子道
  “魔種者,前世魔君轉生,失敬。”白袍男子說道。
  而邪焱卻并未回答白袍男子,因為眼前人所說的失敬,不是現在的自己,而是前世的魔君。
  白袍男子說完又看向念悠悠。念悠悠眉頭一皺。
  “長生界的真人?”白袍男子詢問拜
  “不錯。”念悠悠應道。
  “你和你師尊很像!”白袍男子搖搖頭道。
  “前輩認識我?”念悠悠古怪道。
  “你之一脈,一脈單傳,還有別的可能嗎?”白袍男子說道。
  念悠悠眉頭一皺。沒有反駁。
  “兩大圣地,幽冥天、長生界居然都有人來,天意啊,看來此處封印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揭開了,不過。我答應那人,在此守候千年。還有四個月,四個,月后我就不會管了。你們四個月后再來吧白袍男子淡淡的說道。
  守候千年?鐘山心中一陣發寒。千年?一個人有多少個千年?整個天下,壽元最高的是天朝圣上這類人吧。也只有萬歲壽元,這人為了一個承諾,就一坐千年?他有多少壽元給他揮霍?
  鐘山驚訝,而其他人同樣驚訝,這老家伙是個什么樣的怪物?
  “是,前輩,敢問前輩名諱念悠悠盯著白袍男子道。
  “我叫“玄元”說完,白袍男子也再度閉目。盤膝安詳而坐。
  看著閉目而坐的玄元,眾人都是一陣皺眉,但是,都知曉此人的強大。四個月后?
  遠處邪焱雙眼一瞇,盯著玄元,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忽然頭一抬,帶著一絲邪笑,腳下一踏飛到了鐘山不遠處。
  “念悠悠,這些年,想來你的道侶還沒找到吧?聽說你修行的方法。必須要找一個合心意的道侶才能繼續修行,不如,我做你道侶如何?。邪焱邪邪一笑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念悠悠神情一變,但還是微笑著問道,那笑容絕對能甜死一個花癡。
  “長生界的修行功法,雖然從不泄露。但是,終究有些特性能被有心人看出來的,特別你那一脈,那么特殊邪焱盯著念悠悠,一副要將她吞了的模樣。
  “那真是不巧,悠悠在不久前已經找到了哦。”念悠悠露出一絲惋惜道。
  “誰?”邪焱眉頭一挑道。
  “就是他嘍”念悠悠忽然一指鐘山道。
  看到念悠悠指來,鐘山一陣無語。這女人果然是個禍水。
  “他?他算什么東西。”邪焱笑道。
  “你又算什么東西?”千幽公主看向邪焱露出一絲惱怒道。
  看到邪真和千幽公主莫名的對峙。鐘山眉頭一挑道:“前世之尊,今世之皮
  邪焱看不起自己,自己也沒必要給他臉色,看到千幽公主和他對上。鐘山自然幫千幽公主,一句不帶臟的話。直指邪焱的軟肋,罵人不在多、不在潑,在毒就夠了。
  鐘山一語直接說邪焱是靠前世形象。而今世只是一個窩囊的皮囊,頂著前世的風光而已。
  而千幽公主聽到鐘山幫自己。卻是會心一笑。
  滿意的看著這一幕,念悠悠忽然飛身而起。
  “鐘山,我有事先走了,我會回來找你的哦!”念悠集飛遠,空中留下一句挑唆之語。
  聽到念悠悠離開時留下的話,邪焱眉頭一皺,看看鐘山,神情微動。不知道其心中想些什么。
  “走,初八。”邪焱帶著初八從另一個方向飛走。
  看到兩方人走后,鐘山眉頭微皺。看看兩方人離去的方向,又看看坐在那里的強者玄元。鐘山說道:“公主,我們回去吧,最少四個月內。有玄元在,誰也不能破開他口中的“封印
  “嗯”千幽公主看看玄元點點頭。
  想來那寒絕太子也是知道這一點。才放心離開。只是玄元一直坐守千年,那大光帝朝一直沒發現嗎?
  近事情比較多,只能兩更每天,抱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