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99 逆天妖孽八極天尾


  ”凝神識。鐘山皺眉疑惑道六“你現在實力,還不能凝出根神識。就是我合體期的修為,才有足夠的能力開始慢慢凝出根神識。根神識為本,普通神識為輔,我也剛剛體會到其一點點的妙用千幽公主笑道。
  “那根神識和凈世雪蓮有何關系?”鐘山疑惑道。
  “根神識,可以由自己神識慢慢凝聚形成,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挑選一些超級天材地寶,以大法力凝煉它們為根神識。不過,有那大法力能夠煉化天材地寶的,那種人早就以神識凝顯出來了根神識,所以這樣的人,非常少千幽公主說道。
  “凈世雪蓮可以?”鐘讓驚訝道。
  “不錯,凈世雪蓮是天地間為數不多的幾個可以凈化天材地寶轉化為根神識的寶貝。”千幽公主說道。
  “它居然有此妙用?”鐘山驚訝道。
  同時鐘山也能分析出千幽公主話中的意思,根神識,一般都走到合體期后才能自我凝聚,但是有了凈世雪蓮,豈不是在金丹期就可以了?早出了幾個境界溫養“根神識。不用說都知道占了大便宜。
  “不錯,不過若沒有超過凈世雪蓮的寶物。先生最好不要用其凈化為根神識,因為一旦凈化以后。凈世雪蓮也會因此衰敗,那還不如直接煉化凈世雪蓮為“根神識千幽公主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千幽這里網好有凈化的方法,是我曾無意在一本古書看到的,贈予先生吧千幽公主笑道。
  “多謝公主鐘山馬上說道。
  繼而,千幽公主為鐘山講解了一番,鐘山記在了心中,對于根神識形象,鐘山也開始琢磨了,凈世雪蓮狀?再等等吧。
  一一一
  十日后,一朵白云之上,千幽公主身著男袍,手執一柄紙扇,好似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一般,駕云載著鐘山向著一個方向激射而去。
  “先生,前面就是“封靈城。了。和阿大、阿二匯合之后。我們就回大羅天朝。”千幽公主拍了拍手中折扇說道。
  “嗯,在下總算不辱使命,將公主完好無缺的帶回來了。”鐘江點點頭笑道。
  “是啊,多虧了先生,現在,先生之名已經傳入天下無數人的耳中了吧千幽公主說道。
  “我寧愿不要這個名聲鐘山一陣苦笑道。
  “咦?”千幽公主忽然一皺眉頭。
  “怎么了?”鐘山疑惑道。
  “念悠悠!”千幽公主將白云飛到不遠處一座山峰停了下來。
  循著千幽公主所指,鐘山也看到了遠處山谷。
  念悠悠,果然是念悠悠。念悠悠此刻已經不是一身金色衣裳了,而是一身漆黑的袍子。袍子之上繡著一些最簡約的花朵,非常漂亮,黑色的衣裳包裹著她傲然的身材。更給人一種神秘的美感。
  念悠悠手掌之上是一根黑色的長鞭,長鞭一頭抓在手中,另一頭卻是捆綁著一個黃袍男子,黃袍男子跌倒,念悠悠就一只腳踩在他身上。
  好似一個女王一般,彰顯出與上次根本不同的氣質,野性,對,就是野性的美感。
  黃袍男子一陣恐慌,而念悠悠卻是在制服男子的同時,看向了不遠處山峰上的鐘山和千幽公主。
  原來千幽公主發現念悠悠之時,念悠悠也發現了千幽公主和鐘山。
  踩著那黃袍男子,念悠悠對著鐘山嫵媚的一笑。
  看到這一幕,鐘山古怪的心中一緊。念悠悠她又盯著我?而且她的氣質變的好快。好似轉眼就換了一個人,若不是容貌不變還有對著自己那一笑,鐘山絕對以為她是另一人。
  柔弱、性感、調皮、狂野,一個女人怎么可能有這么多種氣質?
  “先生,念悠悠可是追你而來的?”千幽公主對著鐘山笑問道。但是。那語氣之中卻不知為何參雜了一絲的酸味。
  “不會吧,或許是巨鹿王心不死呢?還想捉我們。畢竟她是從巨鹿王府出來的鐘山摸摸鼻子苦笑道。
  “巨鹿王?先生知道她不可能受巨鹿王約束的。”千幽公主說道,顯然怪鐘山敷衍。
  但鐘山能怎么辦呢?念悠悠對自己嫵媚一笑,自己之前也沒想到啊。
  而就在這時,那邊地下,被念悠悠用皮鞭綁住的男子不得不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物。
  看到那一物,鐘山和千幽公主都是對視一眼,眼中盡是驚奇。
  風水魚?又是一條風水魚?和蕭秋水上次擒拿住的一模一樣黃色如年畫般的風水
  念悠悠滿意的抓于手中,手中長鞭一甩,那男子就被甩飛了出去。
  男子得以解脫,無比惶恐的調頭就飛跑了,轉瞬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念悠悠得到風水魚,抓在手中輕輕一顫。好似就已經煉化完全了一般,翻手間收了起來,繼而長鞭一收,繞成幾圈,回到念悠悠掌心。
  身形一躍,念悠悠留下一道殘影,飛到了鐘山和千幽公主面前。
  “八百萬大宇將士按捕,你居然帶著一群老弱病殘,就這么大搖大擺從大宇境內走出來了?主人,你好厲害”。念悠悠馬上笑瞇瞇道。
  主人?念悠悠一舉一動都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就連剛才喊“主人。的一霎那,鐘山都不覺骨頭一酥。
  “你說的老弱病殘,是指我嗎?”千幽公主將手中折扇對著掌心一拍道。
  聽到千幽公主打岔,念悠悠扭頭看向一身男裝打扮的千幽公主。手中摸了摸皮鞭,念悠悠微微一笑道:“大羅天朝,千幽公主,我和鐘山說話,你最好不要打岔。”
  “他是我的人,為什么我不能打岔?倒是你,身為鐘山女奴,何時可以沒大沒小了千幽公主折扇一指念悠悠道。
  “呵呵,鐘山,你是她的人了?”念悠悠忽然取出一枚記憶水晶對著鐘山笑道。
  看到念悠悠的動作,鐘山眉頭一皺。
  “念悠悠姑娘,你到底想怎么樣?”鐘山盯著念悠悠道。
  “呃,我看不如這樣,鐘山你不要再跟著這個丫頭了,做我的道侶如何?。念悠悠忽然笑瞇瞇道。
  聽到念悠悠的話,千幽公主眉頭一挑,沒有生氣,卻是露出一絲古怪的神情。
  而鐘山就盯著念悠悠,好似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是很肯定。
  “念悠悠姑娘,你我何時見過?你是如何認識我的?”鐘山帶著一絲求證道。
  念悠悠一手抓著皮鞭,一手抹了抹皮鞭道:“不就上次在大宇巨鹿王府嘍,你不是知道的嗎?”
  “我是說,你如何知道我這個,人的?。鐘山盯著念悠悠道。
  “只要你說你喜歡念悠悠,我就馬上告訴你。”念悠悠笑著說道。同時。記憶水晶就抓于手中。好似要記錄那動人的一幕一般。
  看著念悠悠那動作,鐘山心中略顯古怪。或許。換個男人根本抵擋不了念悠悠那帶著媚術的話語吧。但鐘山不同,紅鸞粉蓮成,天下所有迷幻類的法術和藥物,都是飛灰。
  而就在這時,千幽公主,忽然間對天一揮,一道紫光從千幽公主手中直射玉際,在高空之中陡然化為一朵巨大的紫蘭花。
  “你在干什么?”念悠悠忽然盯向千幽公有
  “你說你喜歡鐘山,我就告訴你。”千幽公主一舞折扇,同樣的話語回敬念悠悠,只是此刻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調皮,這一絲的調皮不是對著念悠悠,而是對著一旁苦笑的鐘山。
  “說就說,這又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喜歡鐘山這樣的奇男子,怎么?。念悠悠嫵媚一笑,對著鐘山走了過來。
  看到念悠悠這么直接,千幽公主微微愕然。這念悠悠還真是太難對付了。
  而此刻的鐘山卻是收斂了之前的笑容,眼中閃過一絲柔情道二“青絲現在過的怎么樣?”
  青絲現在過的怎么樣?
  聽到鐘山這忽然突兀的一句話,二女都是微微一頓,千幽公主忽然驚奇的看向鐘山,鐘山這話語之中充滿了一股說不盡的溫柔,青絲,青絲是誰?先生可只在提到他妻子時才這個口氣,這青絲又是誰?
  而念悠悠聽到鐘山所說。卻是神情略顯慌張,但還是說道:“青絲?青絲是誰?”
  看到念悠悠的表情,鐘山忽然微微一笑道:“看到你的樣子,我就放心了。青絲她現在過的很好。最少,好到讓你嫉妒
  “多,鐘山,你什么意思。”念悠悠好似忽然被踩到尾巴的貓,馬上神情忽變,手中記憶水晶也陡然收了起來。
  “好了,不管如何,你都給我帶來了青絲的消息,多謝了,你走吧鐘山深吸口氣道。
  “走?我為什么要走?”念悠悠再度嫵媚的笑道。
  “你會走的!”一旁千幽公主折扇一開,輕笑道。
  正在念舟悠瞪向千幽公主之時,念悠悠忽然神情一變,扭頭看向遠處。遠處忽然飛來兩個黑點,并且轉瞬到了近前。阿大、阿二。
  阿大、阿二一臉興奮的從遠處激射而來,轉瞬之間就到了近前,落于山峰之上,站在鐘山和千幽公主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