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97 情債

二泛互瞪大眼睛看著簫忘。()巨鹿至很難理解,就連!前,一比卜通紅都好似忘記了一般。簫忘流淚了?
  在巨鹿王眼中,簫忘可是個冷酷無情的人,縱觀所有被查到的資料。此人都是心性無比堅韌,可謂是天寒地凍、冷酷無情,但現在怎么回事?哭了?
  那歌聲?是那鬼魂唱出的歌聲?巨鹿王扭頭看向陪著鐘山身邊的如煙,她是誰?這個鬼魂是誰?
  不可思議的不僅僅巨鹿王,幾乎所有人都愕然了。
  簫忘扭頭看舟下方鐘山方向,雙目直接忽略了所有人,看向了如煙。
  四目相對,如煙歌聲一止,二人就這么靜靜的看著,好似四周幾十萬大軍都煙消云散了,好似空間的距離也蕩然無存了。
  簫忘就這么癡癡的看著,并且一步一步走向下方廣場,走向如煙所在的地方。
  幾十萬軍都是一陣騷動,但是,很快被兩方將軍壓下,誰也沒有阻攔,簫忘這方將領時刻防備巨鹿王等人偷襲,而巨鹿王也是皺眉看向簫忘慢慢走向下方。
  隨著簫忘下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將軍。那就是簫忘義子之一。
  簫忘落到了不遠處的地上,緩緩向著如煙方向走來,那名義子無比沉重的緊隨其后,蒼云宗宗主也緩緩走了過去,慢慢走到了簫忘的身后,與那名義子站在一排。
  秋水看到宗主過去,也馬上上前一步道:“爺爺!”
  爺爺?原來秋水是簫忘的孫子,蕭秋水。
  但是此刻的簫忘,卻根本不理。那邊蒼云宗宗主也看了一眼蕭秋水,給了他一個不要過來的眼神。
  蕭秋水輕輕退后。眼中盡是茫然和不解。
  簫忘一步一步的走著,一直走到如煙不遠處。
  蕭秋水稱呼簫忘之時,除了鐘山和千幽公主略微驚奇外,如煙好似本來就知道一般,根本沒有在意。只是看著慢慢走近的簫忘。
  走到近前,簫忘兩行淚水干了,就這么癡癡的看著鬼魂如煙。
  “你又娶妻了?。如煙淡淡的說道。
  “嗯”簫忘點點頭。沒有掩件。
  “為什么不來找我!”如煙淡淡的說道。
  “我以為你不再了。”簫忘深吸口氣道。
  忽然,如煙第一次笑了,笑容之中充滿了一種凄苦的感覺,一種終于解脫的神態。
  “如煙”。簫忘盯著如煙輕輕叫道。
  微微一苦笑,如煙說道:“我等累了,這是你給我的定情信物。相思扣,今天,我把它還給你。”
  如煙輕輕取出那個當初套在如煙白骨脖子上的項鏈,緩緩的遞到簫忘面前,簫忘伸出一只手。
  輕輕的,如煙將相思扣放在集忘的掌心之中。
  “千年來,我只想見你一面,為了見你一面,我在簫府一等干年,只是想見你一面,將這個相思扣還給你,現在,我見到了,相思扣也還給你了。我的愿望也滿足了。”如煙露出一絲解脫的笑容道。
  那笑容,無論誰看了。都有一種凄涼的感覺,一種蕭索的感受。
  ”如煙!”簫忘再度柔聲叫道,手中抓著如煙的手,不愿松開。
  如煙輕輕掙開簫忘是手掌道:“我該走了,千年前。我就該走了!”
  “如煙,不要走!”簫忘癡癡的要再抓住如煙。
  但如煙身體,卻向著后面飄去。
  “淚水滴滴落紅塵,嘆光陰,難追尋,不見郎君。為你守得千年醉,心中恨,心上人
  如煙一邊唱著這簫冰待曾教她的第一歌,一邊身形向著后面飄去,越飄越遠。
  “如煙,不要走!如煙,不要走!
  簫忘忽然間好似變成了凡人一般,快步向著如煙追去,但,總是追不到,如煙一邊唱著那歌,一邊向后飄,慢慢的,如煙的身影越來越淡,越來越淡,慢慢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沒了,如煙走了,如煙去陰世間了。
  如煙走了,在他消失的地方。簫忘不停的追著,不停的追著,淚流滿面,探手抓著,但是,虛空之中如何從陰間抓回如煙,只能癡癡的跑著。
  “如煙,不要走!如煙,不要走!
  追到如煙消失的地方時,僅僅抓到一物。一個如煙進入陰世間時丟下的另一物。
  一張畫!那張簫冰綺與如煙摟在一起的畫,那張鐘山在簫府見到的畫。畫面中,如煙依舊那么漂亮。那么美麗,一臉幸福的被頭花白、面色雞皮四起的癟癟老者簫冰倚摟著,那神情,如煙多么的幸福。
  簫忘僅僅追到的是這一張畫。別的什么也沒有了。
  望著那張畫,簫忘癡癡的看著,整個人心戈訓二下下來,抱著那幅畫,淚流滿面,口中吶吶說著別人訃洞,的含糊話語。
  不遠處,蒼云宗宗主和另一位將軍跪在那里,也是淚流滿面。
  看著這二人,鐘山深吸口氣。簫冰倚的兩個義子。原來兩個義子沒有忘記他們的義父,那我的呢?我的三個義子呢?鐘地是完完全全忘了自己,那鐘玄和鐘十九呢?他們又是如何?
  千幽公主眼睛有些濕潤了。著著如煙消失的地方,微微有些哽咽的說道:“如煙他為什么要走?都等了千年了。都見面了,她為什么要走?”
  看看千幽公主,鐘山抓著千幽公主的手小聲的說道:“這份癡情,已經讓如煙煎熬了千年,她太累了,這些天你我不是天天聽她說累嗎?”
  “如煙早就知道簫冰倚會再娶妻?”千幽公主瞪大眼睛看向鐘山。
  “知不知道有什么要緊的?千年時間,每日看著那盞還亮著的長明燈,如煙的心也是在千年里,每日被碾碎一次,再碾碎一次。再碾碎一次,千年時間,如煙很累了。她剛才也說了,千年守候,只是為了再看簫冰倚一眼,她知道千年以后,簫冰綺已經不是以前的簫冰綺了,最少不會像千年前彼此之間能夠為了對方共赴黃泉,最少現在的簫忘不會了。如煙也就走了,帶著一份解脫。她走了。”鐘山柔聲的說道。
  “我不懂!”千幽公主雙眼泛紅的搖頭道。好似不愿接受鐘山這個理論一般。
  看看遠處抱著一張畫像哭泣的簫忘,鐘山深吸口氣,先前,鐘山也不懂,只是之前在大殿之中,如煙將“十殿。送于鐘山,說她不需要了的時候,鐘山才明白,如煙之前就想明白了一切,想清楚了一切,也知道見到簫冰倚會是什么場景,也決定見過就帶著碎如粉末的心離開這個,世間。
  兩軍對峙,大都督簫忘忽然在遠處忘情哭泣。所有人都第一次見到大都督這樣,從來沒有過,沒有見過大都督這樣。就是巨鹿王此匆,也是忽然間有種時空錯亂的感受,很不真實,非常不真實。
  恨恨的看看簫忘,又恨恨的看看鐘山,巨鹿王最后看向與自己對峙的大光五十萬大軍。還有從更遠處聚集而來的大軍。
  “我們走!”巨鹿王帶著一絲不甘,強烈的不甘下了一個最終的命令。
  這一聲令下,就宣告他兩個半月的執著,兩個半月的努力就此付水東流,在巨鹿王身上,將永遠留下那恐份的敗筆!
  巨鹿王走了。鐘山也就此暗吁口氣,兩個多月的追捕,就此結束了!只是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就是大光帝朝更多的軍隊了。
  那一邊,簫忘已經不再哭泣,而是如抱重寶的抱著那張畫像,眼睛有些癡迷,右手輕輕的撫向如煙的畫像,輕輕的摸著,輕輕的摸著。
  這時,從眾軍之中,飛過來一個男子。秋水的大弟子,是秋水的大弟子通知了簫忘,而蒼云宗宗主派去的兩個師弟,并沒有找到簫忘大軍。
  鐘山帶著千幽公主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但下一刻,大量將領攔在了前面。
  鐘山往東,他們就攔在東面,鐘山往西,他們就攔在西面,就是不讓鐘山和年幽公主走,好似要等大都督簫忘處理一般。
  “讓他們走!讓他們走!”簫忘抱著那幅畫,盯著如煙畫像,頭也不回的說道。
  “是”眾將應道。
  但是,此刻的鐘山,卻不走了。
  鐘山得寸進尺的走到簫秋水大弟子那里。
  看著鐘山和千幽公主,簫秋水和他的大弟子都露出了古怪的神情,他怎么不走了?
  鐘山走到蕭秋水和他大弟子面前,輕輕攤開手。就這么將手掌伸出。看著二人。
  蕭秋水古怪的看看鐘山,這人還真是得寸進尺。蕭秋水看看宗主和另一個跪在那里的將軍,又看看在那邊獨自神傷的爺爺簫忘。
  最后,蕭秋水給了他大弟子一個眼神。他的大弟子只能帶著一絲不愿,翻手間取出鐘山的那個旗陣“障霧遮神陣,遞了出去。
  收起旗陣,鐘山御刀,帶著千幽公主輕輕飛起,在萬軍不理解的目光之中,緩緩的飛出了蒼云宗所在,飛出了萬軍包圍圈。
  眾軍看著自己搜捕的鐘山和千幽公主。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被大都督放走了。一個個眼中閃過一絲可惜,一絲不理解。直到鐘山和千幽公主的身影越飛越遠,慢慢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鐘山走的很灑脫,因為鐘山是和如煙一起來的,簫忘此時,不可能再“利用,如煙抓鐘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