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96 三千玫瑰


  讓眾人等待點際蒼云宗外,忽然出現了個軍隊,軍敵數,點多。最少有三十萬之眾,而且,這三十萬之眾,還都是精銳,盡是金丹期以上的強者。
  三十萬之眾,就是急速而來的巨鹿王大軍,為首正是巨鹿王。
  巨鹿王站在最前面,看著眼前云霧繚繞的大陣,微微一笑道:“好,所有人準備。”
  “吼”
  三十萬將士一聲巨吼。隨著巨鹿王手臂抬起,三十萬將士紛紛舉刀。同時對著蒼云宗外大陣,舉刀。刀罡蘊滿,隨時轟擊。
  一聲巨吼,引得蒼云宗之人出來查探,但是,當出來的一瞬間,那查探的蒼云家人調頭就跑了鳳去。
  三十萬道刀罡啊!
  “殺”
  巨鹿王大吼一聲道。
  “殺一、”
  三十萬將士同時巨吼,吼音震天,聲傳千里,齊聲巨吼,遠近山林鳥獸皆驚,飛鳥四逃,走獸狂奔,就是一些險峰,也被這一聲超級音波震塌了。
  眾將士齊吼聲震千里,但他們同時的動作,卻更是囂張。
  三十萬將士,三十萬道辦罡。向著蒼云宗大陣,狠狠的劈了過去。
  所有將士,劈出了最強的一擊。三十萬,三十萬巨擊啊,其中修為最低也是金丹期,元嬰期也是多不勝數,合體期大將也有近二十幾名。甚至巨鹿王、武安這種皇極境強者。
  浩瀚的一擊。
  一擊之下,蒼云宗大陣之處,陡然如一顆墜地的彗星,放射出億萬光輝,照向四方。
  “轟幾
  恐怖的一擊,好似使得四周空間都一陣扭曲一般,一人之力有限,十人、百人就巨大了,更何況這里是三十萬大軍,統一的一刀。
  任由蒼云宗大陣無比強悍,但是,對手太多了,三十萬大軍,三十萬道刀罡直劈蒼云宗大陣,一擊之下,蒼云宗大陣極度扭曲。好似忽然膨脹而開了一般。
  強勢的破開!
  一刀之后,大陣受到擠壓。再爆開,好似使得內部如一個噴氣機一般,大量山石碎木,沖天而上。
  煙塵四起。
  蒼云宗,毀了!
  雖然人沒事,但是,蒼云宗內。大量建筑自此成為廢墟,甚至那浮島也崩塌而下。山石崩裂,水流逆轉。可謂是蒼云宗有史以來最大的
  。
  在那三十萬刀斬下之際,蒼云宗宗毒就迅速帶著幾名師弟,快速飛往鐘山所在大殿附近,手中法訣快速打出,護罩整個,大殿。
  整個大殿秋毫無損,而其它地方。卻是殘敗不堪,蒼云宗弟子一個。個茫然的望天,望著這忽來的三十萬大軍。忽然有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怎么會這樣?這是怎么回事?
  鐘山、千幽公主和如煙緩緩走出大殿,看著那無盡煙塵籠罩的蒼云宗,鐘山眼中也是閃著一股不可思議的神態,到底怎么回事?這蒼云宗怎么好像忽然被炸過了一樣?
  宗主帶著眾蒼云宗強者,還有秋水等人站在外圍,同樣看著這無盡煙霧。
  忽然,憑空之中一陣巨風吹過。大殿之外的所有煙塵盡數散盡。
  鐘山看到,在遠處一座山峰之數。正站著巨鹿王和武安,還有四方近三十萬大軍。毀滅蒼云宗是那三十萬大軍做的?
  而武安手勢向著兩邊揮舞,顯然吹散煙塵的風來自武安的法術。
  “千幽公主、鐘山,久違了!”巨鹿王興奮的大叫道。
  兩個半月了,近兩個半月了。終于找到了。終于見到人了!巨鹿王能不興奮嗎?
  看著遠處張狂的巨鹿王,鐘山眉頭微皺。千幽公主眼中閃過一絲焦急,而如煙,卻是神情淡淡,一直以來都是神情淡淡,有些憂傷。
  “巨鹿王,你好大的膽子!”憑空之中,忽然傳來一聲高喝。
  聲音之烈,傳遍整個蒼云宗廢墟,同樣傳遍三十萬大軍。這一聲。充滿了一股豪邁的霸氣,好似目空一切。所向披靡一般。
  聽到這聲音,鐘山和千幽公主對視一眼,而如煙原先淡淡的神情。忽然間變得激動了起來,手頭更是捏緊,一副想沖去又不能沖去的矛盾神色。
  聽到這一聲,蒼云宗眾人都是一陣興奮,特別是那秋水,臉上更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只有宗主。此刻神情依舊愧疚,沒有變。
  巨鹿王聽到這一聲,也是神情一變。身形陡然一動,想要沖下去擒拿了鐘山和千幽公主就走,但。卜幾識了步,在巨鹿干準備動的時候,在他面前,忽然憑碎,兒來二個人。
  三人急速而來,擋在了巨鹿王的面前,這還不算,從更遠處,更是飛來大量的軍隊,直接沖了過來,是大光帝朝的軍隊,那數量,絕對比巨鹿王帶來的還多。
  看到越來越多的大光軍隊,這一刻,巨鹿王再度郁悶了,這種郁悶比先前兩個多月看不到鐘山和千幽公主身影更加的郁悶。什么叫欲哭無淚,巨鹿王現在就是這種感受,憋屈,無窮的憋屈。
  兩帥不見面。
  沖入大光境內,不進行侵略。而大光也有自己打算,自身不去追究,所以在這莫名的默契下,并未直接算作兩朝戰爭,但有一種情況,就是兩方之帥,只要兩方之帥一旦見面,那就是朝戰,兩帥見面,要不巨鹿王馬上退走,要不就是兩朝的朝戰正式拉開。
  巨鹿王當然不愿兩朝開戰,那就必須走,而且是帶著大宇帝朝所有兵全部離開。這是一種對他朝主權的認可,否則。就是朝戰。
  眼前來的,就是大光帝朝這邊的主帥。大光大都督。
  鐘山和千幽公主就在眼前,就在“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在這最后一剪被卡住了,任誰都憋屈了。憋屈到巨鹿王這個皇極境的強者,臉上都憋紅了。
  欲仙欲死,這就是巨鹿王現在心中的感受。
  “簫忘!”憋紅臉的巨鹿王。時著眼前忽然出現的一人大吼一聲道。
  在高空中出現攔住巨鹿王之人時,千幽公主就馬上給鐘山解釋了。
  “簫忘,大光帝朝大都督,此人五十年前被啟用,治軍嚴謹,胸有大韜略,一生征戰,從無敗績,只要他在軍中,軍中必上下一氣,同仇敵愾,是千年難遇的將帥之才,只是可惜啟用晚了五十年,否則很多人期待他和百年前易衍之戰千幽公主在一旁給鐘山解釋道。
  “簫忘?”鐘山皺眉的看著天上。
  而如煙此刻,卻好似整個鬼都靜了下來,看著上方,神情有些微窒,有些解脫。
  簫忘,那三人中,最前面的就是簫忘,簫忘身后的兵越來越多,合體期的先到,接著元嬰期的,再有金丹期的,不斷靠近,一時間。在蒼云宗廢墟的四周,忽然間多出了無數的軍隊,好似蒼云宗所在變為了兩朝戰場一般。
  “巨鹿王,你該回去了”。簫忘露出一絲冷笑道。
  上方巨鹿王臉上氣的通紅。全身更是氣的顫抖,但是,這時開戰?殺過去?不是巨鹿王沒能力,關鍵是巨鹿王忌諱太多,兩朝之戰不同個。人恩怨。
  “淚水滴滴落紅塵,嘆光陰,難追尋,不見郎君。為你守得千年醉。心中恨,心上人。
  鐘山面前,如煙忽然旁若無人的唱起了那陪伴她千年的歌曲,那首簫冰倚曾教給如煙的第一首歌曲。
  “淚水滴滴落紅塵,嘆光陰。難追尋。不見郎君。為你守得千年醉。心中恨,心上人
  兩方近八十萬大軍對峙,如此金戈相向,殺戮酒天的環境之中,忽然傳來一曲無比幽怨,又無比凄涼的歌曲。
  來自千年前的歌聲,兩方將士感覺一陣突兀,巨鹿王感覺突兀。憋紅的臉,扭頭看向下方。
  巨鹿王對面,大光帝朝方向,簫忘帶著眾將,也有很多扭頭看向下方,簫忘旁邊一人,更是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簫忘沒有立刻扭頭,而是忽然間,兩眼之處流下了兩道淚痕,好似不敢扭頭一般。深深的吸了口氣。
  “父帥!”簫忘旁邊一人帶著一絲不耳思議的叫道。
  當年的一幕幕,再度在簫忘腦海之中回放,當簫冰倚被救醒的那一玄。兩個進入仙門的義子忽然跪在了棺材前。簫冰倚醒來就要救如煙,但是,如煙已死,徹底斷絕了生機。簫冰倚帶著心傷,蓋好棺蓋,遣走附近所有住戶,不讓他們打擾如煙。至此更名簫忘。兩個義子,也跟著更名,想要忘記過去。忘記那不堪回首的過去。
  千年時間,兩個。義子,一個成為蒼云宗宗主,另一個跟隨簫忘身邊。更是在大光帝朝一路升遷,簫忘達致大光帝朝大都督。風光一時,揚名天下。
  曾幾何時,簫忘以為真的已經忘記了過去。但是,自改為“簫忘。這個名字以后,注定此生再也忘不掉過去了。
  帶著兩行淚水,簫忘緩緩的轉過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