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94 泥菩薩再現

第八十六章盡是鼠輩
  蒼云宗,蒼云殿內。m
  一個無比出塵的男子負手站于殿中。眉頭緊鎖,眼中閃出一股怒氣。
  這時,從大殿之外,慢慢走進來三個人,一前兩后,前面一個,正是上次將鐘山和千幽土埋的道袍男子,后面兩個面無表情,直到走到大殿之中,那右后面的一人才開口道:“宗主,秋水師兄帶到。”
  “你們下去吧。”一直在大殿中的宗主開口道。
  “是”后面兩個人馬上退了出去。
  “二伯。”待那兩人走后,土埋鐘山的那叫秋水的人馬上叫道。
  “跪下!”宗主雙眼一瞪道。
  “二伯,怎么了?”秋水皺眉道。
  “叫你跪下!”宗主怒道。
  秋水皺皺眉頭,有些不甘心的跪了下來。但還是疑惑的看向宗主。
  “六日前,你去了哪里?”宗主沉聲道。
  聽到宗主一說,秋水眉頭一挑,馬上就知道那日之事泄露了,而整個蒼云宗內,知曉的也只有自己的五十個弟子,到底是誰?
  “二伯,誰告訴你的?”秋水馬上問道。
  “告訴?哼。你還想瞞著我嗎?”宗主怒聲道。
  “我沒錯。二伯,我的三個弟子因鐘山和千幽公主而死,我沒殺他們已經很仁慈了,我沒錯。”秋水倔強道。
  “哼,我不是說這事,我是說那地方,那地方是什么地方?”宗主怒道。
  聽到宗主所說,秋水一陣皺眉道:“那是本宗禁地,任何弟子經過那里,都要繞道。但是,二伯,為什么?為什么啊,我為什么要繞道?那里根本沒有什么厲害的宗門,也沒有什么大型城池,為什么啊?”
  “為什么?你不要管為什么,這就是規矩,任何人都不能去那里,特別是你。m”宗主怒道。
  “我?為什么?”秋水非常郁悶的說道。
  看看秋水,宗主眼中閃過一絲嘆息道:“念你是初犯,這次就算了,如若再有下次,即刻逐出宗門,你也不要再回來了。”
  秋水帶著一腔郁悶,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坐在屋中,不斷想著,到底是哪個弟子出賣自己?
  這才幾天的功夫。就泄露出去了?還使自己被二伯罵了一頓,這些弟子對自己也并不是那么效忠的啊,也對,一旦他們達到元嬰期后,就和自己平輩了,尊敬也只是暫時的。
  自己收了這么多弟子,難道錯了嗎?還好當時沒有殺了千幽公主,否則,現在指不定有誰又出賣自己了吧?
  正在秋水對弟子懷疑之際,忽然,屋外傳來了腳步聲。
  “師尊。”屋外傳來大弟子的叫喚聲。
  秋水起身,輕輕打開屋門道:“怎么了?”
  “師尊,他們找上門來了。”大弟子露出一絲古怪道。
  “誰?”秋水皺眉道。
  “千幽公主還有那個鐘山,他們還帶著一個幽魂,在山門外請見宗主。”大弟子古怪的說道。
  “是他們?”秋水雙眼一瞪道。繼而,秋水神情一動。
  “你找個生面孔,將他們領到蒼云廣場,還有,這兩天我才知道,原來并不是什么大光、大羅聯盟,大光也要捉到他們。也好,我捉住他們,你馬上前往我爺爺那里,就說我已經抓到了千幽公主和鐘山。”秋水想了想說道。
  “是”大弟子馬上應道。
  蒼云宗山門口處。
  鐘山、千幽公主還有如煙,靜靜的等候之中,通報的人已經進去了。(m)
  “先生,隔著幾萬里,我都能感受到忘憂城前的戰斗。”千幽公主笑道。
  “是啊,這是一個敏感的地界,大光軍隊事先截獲‘密信’,又看到大宇軍隊真的沖殺忘憂城,自然少不了一番爭斗,只是,爭斗應該不會太久,要不了多久,兩軍主帥就會碰面了,一旦兩軍主帥碰面,巨鹿王就必須帶著大宇所有軍隊撤走。那時,就沒有大宇追兵之憂了。”鐘山深吸口氣道。
  “這要多虧了如煙姑娘。”千幽公主看向如煙道。
  “公子為我尋找夫君,這點小事,如煙自然效勞。”如煙淡淡的說道。
  鐘山看向如煙,也是心中充滿了古怪,因為鐘山看到,這個如煙一直沒有笑過,表情終是淡淡,從沒有笑過,難道等待千年之后,已經忘記其它情感了嗎?
  “如煙姑娘,第一次見你時。聽你唱著一首斷腸的歌曲…………”鐘山想了想問道。
  “那是夫君教我的歌曲,教我的第一首歌,千年來,等不到夫君,空守簫家千年,心冷之際,都是唱著這首歌來暖我寒心。那天也是。”如煙說道。
  心冷之際?聽到這里,鐘山眉頭一挑,暗自琢磨起這話的意思了。
  “二位,請隨我來。”這時,從蒼云宗大陣之內,緩緩走出一個男子說道。
  “有勞!”鐘山說道。繼而帶著千幽公主和如煙,隨著他向著內部走去。
  沒多久,就來到一個廣場之上。
  “二位請稍后。”那迎接之人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那人很快離開了,站在廣場上,鐘山將四周看了一遍,四周有著眾多的山川,還有一些浮島浮在四周,反正看起來,這個宗門比之開陽宗要大。
  “先生,有點不對勁!”千幽公主忽然皺眉的說道。
  “是有點不對勁,但不管如何,我們都要見到蒼云宗宗主。詢問簫冰倚兩個義子的事情。”鐘山皺皺眉頭說道。
  這不僅僅是對如煙一個交代,同樣對于自己,也是急切想要尋求的答案。
  “呵,千幽公主、鐘山,你們還真是好運,不但逃了出來,而且還找到了我這里。”一個突兀的聲音忽然響起。
  鐘山眉頭一皺,循聲望去。不遠處,卻是緩緩走來那日生埋自己的道袍男子。還有他的二十幾名弟子。
  看到這一群人,鐘山雙眼一瞇,世界還真小。
  “真是巧了。不過,今日我們并非來找你的,我們要見蒼云宗宗主。”鐘山肅穆的說道。
  “見宗主?呵,我一直在想,當時你們是怎么逃出來的,應該是你身邊這個鬼物吧,它已經不再是幽魂了,居然能夠凝實到拔出旗陣。剛好我要煉制一枚純陰丹,缺一個強大的陰魂,將它給我,我就給你見宗主。”秋水冷笑道。
  聽到秋水一說,鐘山就馬上判別出來了,他是故意找茬,并且根本沒有通知蒼云宗宗主。
  如煙淡淡看著他,面無表情,千幽公主眼中閃過一絲冷笑。說起來,千幽公主實力恢復到金丹期時,就已經不懼這一群人了,因為這個時候,千幽公主用秘法煉制的‘禁神球’就可以使用了。
  鐘山以禮所待,壓住那日被困怒火,一方面是在別人宗門,另一方面是自己還有東西需要求證,不過………………
  深吸口氣,鐘山張開大喝道:“蒼云宗盡是鼠輩?如此待客?怡笑天下~~~~~~~~~~~~~”
  鐘山喊出了最大聲,高聲延綿,聲傳千里,整個蒼云宗內部,都忽然傳出綿綿不盡的鐘山之音。
  既然眼前之人不通報蒼云宗宗主,那就鐘山自己來通知,這一聲,保證只要不閉關的人,都能聽到。
  “混帳~~~~~~~~~~”
  聽到鐘山這突兀的一叫,秋水臉上頓時氣得通紅,惱怒之際,探手飛劍就要飛出。
  這時,千幽公主也在同時打出一個藍色小球。小球飛向秋水頓時變大。秋水雙眼一瞪,飛劍飛出,但那小球好似虛影一般,根本觸及不到,直到秋水面前時,秋水才明白那不是虛妄之物,但已經來不及了,轉瞬被困其中。
  一切來的太快了,在眾弟子還沒反應,秋水就被困了。
  不過也許千幽公主現在實力限制,這個禁神球上面被秋水反抗的也是皺紋四起,顯然要破開了。
  “給我拿下!”秋水喝道。
  眾弟子舉劍上前。
  鐘山一揮手,將千幽公主揮的退了退。大刀‘噩夢’抓于手中。
  天魔粹體**!第四重!
  鐘山對著最前面的一個弟子,狠狠的一刀劈去。
  最強勢的一刀,一道二十多米的巨大刀罡狠狠劈下,刀罡四周,更是刀氣四起,好似卷起一道風暴一樣,向著最前面的人劈去。
  這一刀,威力超強,但,沒有多大殺傷力,鐘山所要的,僅僅是震懾眾人。
  “轟~~~~~~~~~~~~~~~~~”
  那最前面的一人倒飛而出,同時半空之中,忽然出現百多條雷柱,向著沖來的其他人而去。
  “轟、轟、轟、轟…………………………”
  電閃雷鳴,好似天罰所至,天怒雷轟一般,眾人紛紛退后,廣場大地破碎不堪,碎石四起,塵煙飛揚。
  一刀,僅僅一刀,鐘山只用一刀就逼退了那二十幾名金丹期弟子。強勢的一刀。那些金丹期弟子雖然沒受傷,但被逼退到邊緣之后,一個個心有余悸。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