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93 玄元


  山林之中,一座云霧繚繞的守山大陣之外。立有一塊巨「蒼云齋!
  蒼云宗前廣場之上。
  將鐘山和千幽公主土埋的道袍男子,看看身后的五十名弟子道:
  “之前的事,不得讓任何人知曉。甚至我們所去的那個方向,都不得向任何人提及。有違者,立刻逐出師門。”道袍男子說道。
  “是”眾弟子馬上應道。
  繼而道袍男子帶著眾弟子踏步走入守山大陣之中。
  大宇境內,一條溪河之畔。
  易衍抓著一根魚竿半躺在那里,四周丫鬟仆從奔走服侍之中「鐵血將軍站于易衍之后,易衍身后之人紛紛遠離。
  “大都督!”鐵血將軍皺眉叫道。
  “鐵血啊,我已經不是大都督了,不要再叫大都督了。”易衍看著溪河之中魚浮微微一笑道。
  “在鐵血心中,大宇只有一個大都督,就是大都督你,不管生了什么,都動搖不了鐵血的心,再說大都督曾經教鐵血很多東西,以前的鐵血只是一個只知拼殺的莽夫,若沒有大都督教導,也沒有鐵血今天。”鐵血說道。
  “呵呵,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來我這里,只談私事,莫談國事。”易衍笑道。
  “大都督,巨鹿王八百萬將士搜索,還是給鐘山帶著一群凡人輕易走到大光帝朝了。人影都沒看到。”鐵血說道。
  雖然易衍說了奠談國事,但是鐵血還是將其說了出來。
  果然,易衍對此還是比較關心的,鐵血說完,易衍手頭一頓,眼中閃過一絲訝然,繼而恢復如常道:“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了,剩下的時間,我要好好享受我的生活。”
  看到易衍置之不理,鐵血伸手想要說些什么,但還是沒說出來,僅僅化為一聲嘆氣。
  好似感受到鐵血的頹然,易衍忽然開口道:“鐵血,讓你的人不要再跟他們鬧了,鐘山到了大光帝朝,就再也抓不到了。”
  “是”鐵血馬上又來了精神。
  巨鹿王大帳。
  “王爺,兩天前,千幽公主他們到那小鎮,應該走不遠。”一個將領跪地說道。
  “走不遠?要不是你的下屬貪功冒進,現在已經捉到千幽公主了,三百將士全部身死?哼,死了也給我將鐘山放跑了。”巨鹿王怒道。
  這時,一旁的武安忽然說道:“王爺,不管如何,人是知道了大概的方向,那我們搜索的范圍就又縮小了啊,應該很快就能找到。
  “嗯”巨鹿王點點頭。
  一座山林之中。
  因千幽公主飛劍之中沒有云之精,因此鐘山御刀載著千幽公主,貼著地面飛行,千幽公主實力恢復到了金丹期,因此也能承受御刀飛行的搖晃了。
  如煙就飄在二人身旁。說是御風飛行,那又不是,就這么詭異的飄著。
  “如煙姑娘,你就帶那兩個東西嗎?”鐘山皺眉的問道。
  “夠了,帶著相思扣和那幅畫,就足夠了。”如煙淡淡的回答道。
  “之前我問那一人,還真是巧了,蒼云宗居然還在,忘憂城南三萬里,就是蒼云宗所在。”鐘山說道。
  “如煙之事,多謝公子號-o”如煙恭敬的說道。
  “如煙姑娘以后千萬不要這么說。”鐘山搖搖頭道。
  平浮在空中,如煙對著缽山恭敬一拜。
  看到如煙如此,鐘山深吸口氣,沒有再做阻攔。
  “先生,之前被你逼問的那個小兵,是大光帝朝的小兵,從他口中得知,不僅僅大宇帝朝追捕我們,現在,大光帝朝的軍隊也在搜尋我們了,而且那架勢,調兵不比大宇少啊。”千幽公主露出一絲輕笑道。
  “無妨,兩朝之兵,多了不是更好?”鐘山笑道。
  “是啊。”千幽公主說道。
  三日后,一個山谷之中。
  “如煙姑娘,這事拜托你了。”鐘山將手中一疊小信函遞到如煙的手中。
  “公子放心,這點小事,如煙定為先生完成。”如煙點點頭道。
  “嗯,現在我們行動不便了,四處都是搜查我們的人,走不了了。
  只有請你將這些小信函,無影無形,悄悄的塞入大宇搜尋之兵的身土,我們才能安全抵達蒼云宗。”鐘山認真道。
  “公子在此等候「蠼\他們一落地,我就能將信函塞入他們衣服里面。”姻镅繃L道。
  “勞煩了。”鐘山點嘉與;。
  如煙抓著一堆信函,轉瞬走入山體內部,好似就這么穿過去了一山谷之中,獨留鐘山和千幽公主。
  “先生,如煙是鬼魂之體,神識查探不到,又能遁地,只要小兵落地,她就能將信函悄無聲息的塞入大宇小兵衣服里,但,塞入衣服里,大光將領會信嗎?畢竟這栽贓陷害的痕跡太明顯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一定懷疑為什么信函不放入儲物手鐲,反而放在衣服里?”千幽公主笑道。
  “公主自己就能猜到,何須再問我?”鐘山與巳道。
  被鐘山看破,千幽公主臉上微微一紅道:“信函不在乎增加,在乎搜到信函的大光將領到底賭不賭得起。我想大光將領,肯定不敢蛄,這個千幽的確是精到了,但是有一點,千幽真的不知道,想要請教先生“哦?”鐘山疑惑的看向千幽公主。
  “我現,先生對于如煙姑娘這事,非常熱衷。
  ”千幽公主皺眉道。
  “呵呵,如煙救過我,且是我答應的事情,我當然熱衷。”鐘山“不,我現,先生去蒼云宗,好似不僅僅是為了報恩,為了兌現承諾,好像先生對此有著一種渴望,渴望快點到達蒼云宗一樣,對于其-他線索,先生都全部排在了蒼云宗之后,為什么?莫非先生以前聽過蒼云宗?”千幽公主盯著鐘山道。
  聽到千幽公主所說,鐘山微笑的神情一肅,深吸口氣,仰望天道:“蒼云宗,我一定要去,為如煙尋求一個答案,也為我自己尋求一個答案。”
  鐘山神情有些茫然,好似想要得到那個答案,又怕那個答案一般。
  看到鐘山神情之中閃過一絲憂傷,千幽馬上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因此立刻岔開話題。
  離鐘山所在最近的一個大營之處。中軍大帳之內。
  “將軍,這是在那大宇小兵身上搜到的信函。”一個小兵恭敬大帳中央,一個將軍看著那信函,眼中驚疑不定,而在他桌上,同樣放著三份一樣信函。
  將軍旁邊一人說道:“將軍,這栽贓的痕跡太嚴重了,收在衣服中,為何不收在儲物手鐲里?”
  將軍皺著眉頭,繼續看著信函。
  那人繼續說道:“還有信上的內容,大宇軍隊和忘憂城主勾結?忘憂城大開,等待大宇軍隊入城?這栽贓的也太膚淺了吧,忘憂城是大開,白天不會關閉,但是,這大宇帝朝的軍隊真的會來嗎?就算會來,至于每個小兵身上都帶著一封信函嗎?又為什么放在衣服里,不放在儲物手鐲內,這,太假了!”
  “將信函,火送于父帥那里,通知將士們,準備前往忘憂城。迎“將軍,這事要稟報大都督嗎?這很可能是假的,很可能是千幽公主和鐘山故意偷偷放在他們衣服里面的。大都督不是說大宇目的是千幽公主和鐘山了嗎?”那人疑惑道。
  “放?你去放放看,在他們不知曉的情況下,十個人抓來的兵,有五個有信函,怎么放?父帥是這么說過,但是,你不要忘了,戰場之上千變萬化,絲毫不能懈怠,忘憂城乃是大光的咽喉要地,萬一失了呢?
  你能負這個責?這個賭,你我都是賭不起的。相比于千幽公主,一城得失更加重要,前往忘憂城。準備迎敵。”將軍說道。
  “是”那人馬土應道。
  大宇帝朝的一個大帳。
  “將軍,我們的人看到鐘山和千幽公主了,他們前往忘憂城了,當時因有大量大光軍隊經過,所以沒敢多做追捕,但他們的方向就是忘憂城。”一個小兵恭敬的說道。
  “好,通知將士們,一鼓作氣,捉到千幽公主和鐘山,我們馬上就“將軍,不等王爺嗎?”一個小兵說道。
  “來不及了,等王爺來,他們又跑了,我們率軍先去,著人通知巨鹿王。全力搜捕忘憂城方向。這次一定要抓到他們。”將軍說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