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90 大榮商會

鐘山用最誘人的利益和最殘忍的酷刑不斷述說著。千幽公主在一旁一直不插口,笑看鐘山。
  道袍男子眼中驚疑不定。雖然鐘山說的很夸張,但是,未必沒有可能。
  但是,三個弟子的仇,不可能就這么算了。
  “師尊”那個大師兄馬上叫道。
  道袍男子眉頭微皺,大師兄看向鐘山和千幽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氣。
  “師尊,既然我們不能殺他們,就由大宇帝朝的人殺吧,這兩人………………”大師兄說道。
  聽到大師兄所說,鐘山手頭一捏,好狠的心。千幽公主心中也是充滿了焦怒,不過,最后道袍男子也同意了大師兄所言。
  對著鐘山和千幽公主,手頭法訣打出,六道流光直射二人身上。
  下一刻,鐘山就感覺周身各大穴竅被封住了,形如凡人。他封印了自己和千幽公主的真元。
  大袖一揮,道袍男子帶著鐘山和千幽公主飛出瘴林,落到那些大宇軍隊尸體不遠處,翻手一揮間,地下一個大坑,鐘山和千幽公主被丟了進去,繼而右手一揮,泥土填埋,只留二人頭部在外靠在一起。
  鐘山一直握著千幽公主的手,哪怕被埋的只剩一個頭部。也讓千幽公主不要動。
  二人不說話,那道袍男子再度取出一個旗陣,插于二人被土埋的外圍。法訣一催動,鐘山就感覺到了泥土瞬間變得堅如金剛一般。
  “千幽公主,對于你們,我已經仁至義盡了,我不殺你們,但是大宇軍隊如何我不管,是生是死,全看你們造化了。”道袍男子說道。
  說完,道袍男子帶著三個弟子的尸體,還有眾弟子向著遠處急速飛去。
  “呼~~~~~~~~~~”
  鐘山長呼了口氣道:“得救了!”
  “先生,我們現在是得救了嗎?”千幽公主的頭和鐘山的頭就靠在一起,一臉苦相道。
  “是啊,最少這一群瘟神走了,即便我那旗陣也被他的大弟子貪污了,但總比小命玩完要好。”鐘山搖搖頭笑道。
  “若沒他大弟子,或許那人就被先生騙過去了。”千幽公主笑道。
  “是啊,這些人,還真好騙,我當時就怕他殺了我們,然后每個弟子都刺一劍做投名狀。不過好在他們走了,我們不是得救了嗎?”鐘山笑道。
  “先生,你好壞!”千幽公主笑道。
  剛說完,千幽公主就感覺口誤了一般,馬上臉上一紅。
  鐘山微微一笑,沒有接口,而是換話題道:“真是抱歉了,跟著我,公主一直飽經風雨,受盡磨難。”
  “先生一次一次讓千幽驚喜,飽經風雨也是值得的,只是接下來怎么辦?再等兩天,大宇軍隊肯定會再度搜查這邊,到時我可能沒事,先生就糟了。”千幽公主說道。
  “糟?呵呵,公主說笑了,到時只要公主舍得多花些靈石,那些要殺我的士兵,肯定會‘偷偷’放了我的。”
  “為了先生,千幽自然舍得,誰讓巨鹿王太摳門了呢?兩百萬靈石,那我給他們兩千萬顆靈石又何妨?”千幽公主笑道。
  看著盡在咫尺的千幽公主,鐘山心中一陣舒暢,這一股舒暢不僅來自千幽公主的豁達,還有一個就是眉心紅鸞粉蓮再度恢復了。
  大兇之兆,化解了。可喜可賀。不過,若沒有紅鸞粉蓮之前示警,那就不好說了,最少大宇軍隊追上來眾破罡箭,肯定直接對著自己,他們要的是必殺,根本不會給自己時間用大量靈石收買他們,因為那時自己不是被困,一旦有人遲疑,自己就被其他人射殺,到時好處就是別人的了,他們當然不會多說一句廢話。見到自己就全力誅殺。
  “我們就等等吧,或許先來的不是大宇軍隊,只要有人為我們拔去旗陣上的一桿旗幟,我就能爬出來。”鐘山說道。
  “這旗陣威力不強,是一般固化廣場供比武用的,只是對付真元被封禁的我們來說,就綽綽有余了,是可能有別人先經過,若來的是妖獸怎么辦?”千幽公主擔心道。
  “妖獸?這一條路建造有很久了,大多都是凡人所走,四周應該很少有妖獸才會建起來的,應該不會那么巧,公主不要著急,最少現在還有我陪著你。”鐘山說道。
  二人頭部靠的很近,講話之時,都能感受到對方呼出的氣。
  最少現在還有我陪著你!
  聽到鐘山所說,感受泥土之中被鐘山握著的那只手,千幽公主忽然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滿足之色。
  “公主笑什么?”鐘山疑惑道。
  “沒什么。”千幽公主搖搖頭道。
  就這樣,堂堂大羅天朝的公主,就陪著他的侍衛被土埋在地下,曝曬在了烈日之下。
  “呼~~~~~~~~~”
  一片樹葉從鐘山面前飛過,鐘山張口一吸,將那片樹葉吸到嘴巴處,一口咬住。
  “先生,你在干什么?”千幽公主疑惑的看向鐘山。不知道鐘山叼著一個樹葉干什么。
  鐘山將樹葉放在面前地上,扭頭嘴巴能觸到地方,然后用一個小石子輕輕磕在上面,不讓樹葉再飛走了。
  “哦,我怕我們被埋久了,會肚子餓,到時可以有點東西吃啊。”鐘山笑道。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一陣無語,最多兩天時間,怎么可能會肚子餓?
  “先生說笑了!”千幽公主盯著鐘山,露出一絲哭笑不得的神情。
  鐘山微微一笑,什么也沒再多說。
  很快,又一個樹葉被風吹過,給鐘山張口吸來,叼在口中,繼而放在地上嘴巴能咬到的地方,再固定住。
  看著鐘山,千幽公主眼中滿是不理解,先生這是干什么?
  烈日炎炎,千幽公主和鐘山都被封住了真元,好熱,二人頭上都流下了汗水。
  “先生,好熱啊!”千幽公主皺眉苦相道。說起來,堂堂大羅天朝公主,何時受過這種罪?
  看看千幽公主,鐘山柔聲安慰道:“到晚上就好了。等等吧!”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但是,烈日炎炎,在變為凡人的情況下,真的好難受,而且還被埋在土里,一動不能動,就是和先生手抓在的一起處,也溢出了一絲汗水。
  無聊的等待著,而鐘山總是做著那某明奇妙的事情,有樹葉飛過就馬上叼來放好,好似鳥兒筑巢一般。
  終于,在千幽公主昏昏欲睡之時,太陽走到了西邊,下山了。
  這也是個月中,一輪明月緩緩升起,天漸漸變涼了。這一下,感覺上就好受了很多,只是白天的折磨之后,千幽公主總是有種疲憊的感覺。
  緩緩閉眼,千幽公主居然睡著了。
  看著千幽公主那美麗的睡姿,鐘山淡然一笑,仰首望天,心中感慨萬千。微風吹過,晚上涼爽了很多,但鐘山依舊叼著非常難得的樹葉,放于地上嘴巴能叼到的地方,好在剛入秋,這種落葉特別多。在鐘山面前,甚至有些地方都疊加了起來。
  千幽公主睡著了,而鐘山卻怎么也睡不著,心中不斷想著自己的妻子,寶兒時刻看到,想想葵兒,每當想到葵兒的時候,鐘山都不覺心中一痛,又想想靈兒,想到靈兒的可愛,想到靈兒的迷糊,想著想著鐘山不覺的輕輕一笑。
  到了下半夜時,抓著鐘山的手忽然一捏,千幽公主醒了,帶著一絲醒來的懵懂,本能的想要擦擦眼睛,卻發現全身不能動了。
  這才想到自己處境,微微苦笑的看看鐘山。
  “公主”鐘山輕輕叫道。
  “先生,我渴了,好渴,白天太陽暴曬,流了很多汗,現在好想喝水。”千幽公主輕輕說道,語氣之中,忽然多出了一股非常奇特的意味,好似撒嬌一般。
  “渴了?”鐘山笑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看著鐘山,心知鐘山和自己一樣,哪有水?但不知為何,千幽公主忽然很想這樣為難鐘山,好似看到鐘山為難,心中有種說出的溫馨一般。
  深吸口氣,鐘山低下頭,輕輕叼起之前放好的一片樹葉,非常小心的平著叼起,慢慢送到千幽公主面前。
  而這時,千幽公主卻驚奇的發現,那一片樹葉之上,此刻正凝聚了大量的水珠,是露水?
  先生白天不斷叼樹葉,就是想到自己會渴?然后為我凝結露水?
  這一刻,千幽公主鼻頭微微一酸,看著鐘山,一種很久很久沒感受到的溫馨充斥心頭。
  這種關懷,好久沒有了,母親死后,就從來沒有過了。這種溫馨一直深埋千幽公主心底,埋的之深,以至于千幽公主認為永遠不會再出現了。但鐘山叼著那片樹葉慢慢送過來的時候,好似一瞬間被從心底最深處翻了上來。
  “張嘴,我喂你。”鐘山叼著樹葉,口中含糊不清道。
  “嗯”千幽公主僅僅輕輕的點點頭,這一刻,千幽公主強忍著那一絲的哽咽,但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只剩下一聲輕‘嗯’。
  二人口對口,連著一片樹葉,鐘山將樹葉傾斜,將樹葉上集聚的露水全部灌入嘴唇有些發干的千幽公主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