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75 累贅更多累贅

種山帶著阿大,馬上前往天牢。
  途中,鐘山和阿大迅速恢復了正常面貌,撕去了偽裝。
  夭牢口,已經有兩名官員等候之中,其一正是大羅天朝的禮官,還有一個,卻是上次陪千幽公主一同進入天牢的大宇官員。
  此刻,那大宇官員,一臉的不耐煩。
  鐘山帶著阿大馬上走上前去。
  “錢大人,又見面了。”鐘山上前笑道。
  而大羅禮官卻一副如釋重負的長吁了口氣。退到一邊。
  “你,你是千幽公主的那個隨從?”那大宇官務回憶道。
  “錢大人真是好記性,事隔這么久,錢大人居然還記得在下,今日真是又要叨擾成大人了。奉公主令,我們還要進天牢一次。”鐘山說道。
  “。“大帝大戰在即,一旦獲勝,公主必請求納蘭大帝釋放我大羅囚杞,為了保險,公主讓我進去先和眾大羅囚犯通氣,讓他們接下來時間謹慎言行,不要到時再度冒犯了大宇大帝。”鐘山笑道。
  “哦?”錢大人瞇著眼睛道。
  “呵呵,我知道錢大人一定會幫忙的。”鐘山說道,并且袖子對鈽大人意會的一探手,一瓶丹藥被鐘山遞出。
  微微一探,鈽大人眼睛一亮,馬上笑瞇瞇道:“也好,這本是我應“錢大人請。”鐘山道。
  繼而,鐘山帶著阿大跟著錢大人入天牢,而之前那大羅禮官被安排在外界守候。
  錢大人代表巨鹿王,一路自然暢通賣r比。牢頭獄卒誰也不敢攔。
  吳萬里所在獄間內。陸見憑跪在其面前。
  “師尊。”陸見憑一臉擔憂道。
  “見憑,最后時間到了,納蘭大帝今日壽誕,千幽公主今日劫獄。我的末日也未了。”吳萬里凄然的笑道。
  “師尊,也許沒事的,只要你不肯走。千幽公主帶不是你的。
  “不是?不是我全族必滅,走?回去我全族也是必滅,與其路上死,不如現在。”吳萬里苦笑道。
  “師尊。”陸見憑傷心叫道。
  “撕…吳萬里忽然撕開胸前衣服,露出胸膛。
  吳萬里的胸膛之上,此刻正有著一張方形畫圖,畫圖之上,密密麻麻,畫著詭異稠密的圖案。乍一眼望去,好似被潑了墨一般。
  “這十年來,你一直保護著我,兢兢業業,即便未婚的妻子,你也丟下不碩,為師感澆你。”吳萬里說道。
  “師尊,你千萬不要這么說,我的一切都是師尊給的。為師尊盡孝,見憑無怨無悔。”陸見憑道。
  “呵呵,我吳萬里,此生有你一徒,我也滿足了,該教你的,我都已經全部教你了,除了那些城池,在我胸膛之上,是萬城寶鑒內部最強的一種城,一種天地第一圣城城寶鑒內部的這座城,已經被我刪去了,這個天下,獨此一份,用我教你的特殊方法看。”吳萬里說道。
  “師尊。”陸見憑臉上忽然露出驚慌的神情。
  “撕…一捧鮮血噴灑而出,吳萬里胸膛瞬間變得血肉模糊。但吳萬里手掌之上,卻是多出一塊人皮圖紙。
  輕輕待人皮圖紙遞到陸見憑手中。
  陸見憑呆住了,奎個人都失聲了。
  “拿著,這是為師能給你的最后東西了。”吳萬里臉上居然露出“師尊。”陸見憑一把拖住吳萬里。
  “我死后,不要管我,不要看我尸體,你依舊是獄卒,事后,不管你愿意去哪個帝朝或天朝,為師都支持你。”吳萬里胸膛鮮血直灑,無比虛弱道。
  因為吳萬里被特殊方法封住了真元,現在與凡人無異,越來越}!,越來越弱。
  “師尊見憑眼淚噴灑而出。手中卻被吳萬里塞上了那人皮圖紙。
  “收好”吳萬里雙眼一瞪道。
  “是”陸見憑眼流著淚,翻手一手,入儲物手鐲。
  “你在干什么?”天牢外,忽然傳來錢大人的怒叫聲。
  鐘山、阿大和錢大人到了。
  鐘山給了阿大一個眼神,阿大非常明白的翻手一掌,將錢-大人拍暈了過去。
  吳萬里看著外界的鐘山和阿大,凄涼的一笑,帶著最后一口氣,輕輕爬起,對著鐘山以最恭敬之禮拜道:“吳萬里拜謝大羅圣上之恩。
  阿大迅速上前,手中真元一吐,解開了吳萬里的禁錮,真萬里恢復修為。
  但是,下一刻阿大卻是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露出瘋狂滿足神色的吳萬里。
  “先生,吳萬里自毀元嬰,自斷心脈,死了。”阿大露出不信的神色。
  一旁獄卒陸見憑,卻是紱紋退到了角落,眼中充滿了不舍。想要上前,但看看阿大還有鐘山,卻什么也沒做,因為陸見憑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是徒勞,甚至會被抓起,辜負師尊的厚望。
  “死了!”阿大輕嘆口氣道。
  “阿大,你守好外面,不得讓任何人打擾,我與這個陸見憑談談。”鐘山雙眼一瞇道。
  “大人,你叫我?”陸見憑馬上裝出一副疑惑道。
  “是”阿大馬上應道,快速退了出去。
  鐘山進入其中,設置了一個旗陣,隔絕聲音,阿大沒有絲毫怨言。在外面不斷的守衛著。
  “大人,你叫我何事?”陸見憑依舊裝著不明所以道。
  “收斂你師尊吧。回頭給他選個好地方,入土安葬。”鐘山輕輕坐下道。
  驚疑不定的看看鐘;1。,看著鐘山那淡然的態度,陸見憑心中充滿了矛盾,最后,從心理上還是弱了一籌,馬上上前,翻手收起吳萬里的尸體。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他是我師尊。”陸見憑道。
  “坐”鐘山指了拴面前道。
  陸見憑雙目直盯鐘山,一刻不讓,但還是坐了下來。
  “我叫鐘山,現在千幽公主手下做事。至于知道你是吳萬里的弟子。卻不是我說的,是你的父親。”鐘山輕輕的說道。
  “父親?”陸見憑雙眼暴瞪,馬上就站了起來,好似鐘山一句話觸及到了他的底線,要和鐘山拼命一般。
  看到熱血的陸見憑,鐘山越發滿意,這樣有恩義的人,才更是自己需要的。
  “坐吧”鐘山說道。
  陸見憑緩緩坐了下來。看向鐘山極度不友好。
  “你暫時不知我的好壞,不要緊,我給你看點東西。”鐘山說道。
  繼而,在鐘山手中就忽然出現了一個記憶水晶。
  陸見憑盯著記憶水晶,心中有種不祥預感。
  鐘山真無一吐,記憶水晶之中,忽然顯現了幾個月前陸府的一幕,趙家少爺帶著大量強者圍攻陸家,準備血屠陸家,陸老爺子一人擋在前面,陸家頃刻即將覆滅,這時,陸見憑的未婚妻忽然要以死明志,以死來救陸家。
  “父親,兒媳是個不幸之人,婚前,見憑忽然消失了,生死不明,今日又給陸家引來滅頂之災,我對不起陸家,對不起見憑,我不能看著陸家因我而亡,但是,在兒媳心中,早已是見憑的媳婦了,生是見憑的人,死是見憑的亡人,對不起,父親,見憑回來,讓他不要為我難過,要好好活著。
  聽著杜納那悲壯斷腸的話語,陸見憑整個人都變得沸騰了起來,這一S1,心神全部被記憶水晶中的圖像所引,整個人都沉浸了進去,老父支撐陸家,未婚妻空閨等待十年無怨無悔,無不在融化著陸見憑的心,但,就這些最重要的人,在趙家少爺面前,被逼到如此境地,陸見憑恨不得馬上沖上去殺了趙少爺,告訴老父自己安在,告訴未婚妻自己安好。
  看到陸見憑的神情,鐘山淡淡一笑,翻手收起記憶水晶。
  “后來怎么樣了?后來怎么樣了?”陸見憑其-急道,整個人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你想要后來怎么樣?”鐘山笑問道。
  “殺了趙少爺,救杜納,救杜納。”陸見憑馬上期盼的看向鐘山,好似只要鐘山點頭,陸家就有救了一般。
  “我救他們如何?不救他們又如何?”鐘山問道。
  “你救,你救他們,我會感激你的,你要什么,我都給你什么。”陸見憑期盼的看著鐘山。
  詭異的一幕,這本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但這一刻被鐘山說的好似就在眼前,只有鐘山能救一般,只要鐘山點頭,就能穿越時空去做一般。
  “我只要你!”鐘山鄭重道。
  “我?”陸見憑心中緩了紋,因為鐘山這話,說明他救了。
  “不錯,我救你未婚妻,救你陸家全族,我只要你,你百年時間,聽我之命,盡全力為我服務。”鐘山說道。
  來之前,鐘山就知道這次交易必勝,因為陸見憑是個恩怨分明的人,為了家族還有未婚妻,肯定會答應,只要答應,必定遵守承諾。
  至于百年,百年時間,鐘山非常自信,哪怕再頑固不化博人,只要百年時間自己都能將他收的服服帖帖、無比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