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69 烽光

牛日后,天空之城外。
  蒼茫大山之中,一座突兀的黑石山,鐘山和阿大此刻就站在山峰之阿大站在鐘山身后,鐘山眺望遠處,將遠處大量山路之景收于眼“先生,那些人還跟著”,阿大擔心的說道。
  “跟著就跟著吧!他們也不容易。”鐘山微微笑道。
  “可是我們的行程被發現了,那以后退走還有何秘密而言?”阿“無妨,路在我心中,就憑我們落腳之地,他們猜不到的,不,有一個人可以。不過不要緊,我多制造一些路線給他知道就行了。”鐘山笑道。
  “是”阿大馬上會道。
  十五日后。大都督府。
  一個山川投影之中,映射出大量的山川河流。易衍和鐵血就站在“大都督,鐘山他們就在這些地方停留過。應該沒有發現我們的人。”鐵血指著眼前投影鄭重道。
  “呵呵,這些地方停留?沒發現?是早就發現了。”易衍露出一“怎么可能?”鐵血不信道。
  “算了,不要再跟了。撤回來吧。”易衍搖搖頭嘆息道。
  “是”鐵血馬上應道。
  兩個月后。
  “先生,向西十萬里就是奇里娃,向東南八千里是…………
  在解說到奇里娃的時候,鐘山瞳孔一縮。
  奇里娃?那不是陸見憑的家鄉?上次在天牢遇見的獄卒?自己對他有一絲懷疑的陸見憑?
  “走,去奇里娃。”鐘山很直接的說道。
  “是”阿大馬上點點頭。駕著白云載著鐘山向著西方澆射而去。
  奇里娃,并無天空之城的龐大,內部更好似大ilj王朝的一個凡人城市一般,有著饋墻,但這些偵墻僅僅只有幾十米高,擋住一些猛獸和低級妖獸而已。
  饋內有著大量的凡人,也有修者,修者大都是以世家形式存在。
  修為最高的也僅僅金丹期左右。
  鐘山與阿大入饋,已經是舀峰強者的存在了。
  饋門口,鐘山和阿大落下云頭,饋門口侍衛攔都沒敢攔。
  駕云?那可是最少元嬰期啊。無比崇拜的看著忽然到來的二人。
  鐘山和阿大沒理別人的日光,舉步就走入城中。
  鐘山要找陸見憑的家族,并不是要顯擺。
  入得城中,鐘山稍稍打探,就打探出了陸見憑的家族所在。
  果然是在奇里娃,而且還是一個新崛起的世家。
  四十年前,陸家平平無奇,一個凡人家族,生活在最底層,不想四十年前陸家忽然出了個陸見憑,陸見憑帶回修行功法給家族,整個家族因為陸見憑而走上修者之道。
  但是,在奇里娃還是屬于一個小型世家,十年前,陸見憑尖婚在即,陸見憑忽然丟下未婚妻和整個家族消失了。
  有人說陸見憑死了,有人說陸見憑去天空之城位列仙班了,但陸家之人,最高修為僅先天期,誰敢越過無盡大川前往神話般的天空之城?鐘山僅僅用一塊靈石,就熏花了一個底層修者的眼睛,點頭哈腰的為鐘山引路。
  “前輩,你來的真巧了,趙家人放話了,今天去陸家搶親。”那引路人一邊帶路一邊口沫橫飛的說道。
  “起家?搶親?”鐘山一邊走一邊疑惑道。
  “是啊,奇里娃第一世家,除了饋長,趙家最大,聽聞趙家就是金丹期強者都有三四個。趙少爺放出話來,今天去搶陸見憑那未婚妻。”引路人介紹道。
  “搶陸見憑的未婚妻?”鐘山疑惑道。
  “是啊,陸見憑還真是好運,都消失十年了,他那未婚妻卻還是無怨無悔的等著他,甚至住入陸家以陸家兒媳婦自居,只是可惜了她的花容月貌,日日苦守空房,媒蔞都要將陸家門檻踏平了,就是陸家人對陸見憑還活著也不抱希望了,對于他未婚妻,也是隨著她,若她要改嫁,絕不攔著,不過,若不想改嫁,永遠是陸家人,陸家永遠護著她。”引路人說道。
  “哦?這話誰說的?”鐘山意外道。
  “陸家家主,陸老爺子。”引路人說道。
  “陸老爺子?”鐘山意外道。這陸老爺子還真頗有-點英雄底氣。
  “陸老爺子在饋上人人稱道,在陸家也是一言九鼎,可惜這次被趙家的小少爺看上了,趙家小少爺在奇里鎮算是一霸,極其好色,只要看上的女子都會搶娶回家,但聽說趙家小少爺根骨又極佳,因此整個趙家都寵著他。今天就是禍害陸家的日”引路人嘆息一聲道。
  鐘山點點頭,一直被引路引到城西一處大宅子之外。
  “前輩,就是這里了。”那引路人說道。
  “嗯,你可以走了。”鐘山點點頭。
  “是”那人馬上應道。雖然還想得些好處,但也知道眼前兩人的強大,自然不敢多待。
  大宅之上寫著兩個大字:
  陸府找到了,鐘山聽剛才引路人的話,就能分析出一些東西,四十年前帶回修行功法,十年前神秘消失。十年期間音信全無?不尋常,即便在天空之城當了獄卒,也能請假回來的,除非天空之城有重要的事情,讓他十年都脫不開身?
  陸府之外,此刻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
  陸府門口,一個白發白眉的老者站在最前面,后面跟著二十幾個一臉氣憤之人,個個拿著刀劍,一副等待老者令下隨時拼殺之勢。
  在老者身旁,是一個美艷的女子,此刻眉頭緊鎖一副憂心之色。
  老者顯然就是陸家家主,而在門外,同樣圍著一大群人。一半人穿著黑衣,拿著刀劍,備另一半人卻是一身紅衣,抬著花轎,拿著吹竽嗩吶的迎親之人。
  在最前面的是一個樣貌極其淫邪的男子,一身紅裝,胸前一朵大紅花,新郎裝扮。趙家少爺。
  看到這一幕,鐘山心中一動,站在一角,取出一個記憶水晶,慢慢錄制下來,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真是天助我也。來的早不如來的巧。
  “陸老爺子,我敬重你的為人,我今天只是帶走新娘子,你們讓開,我不為難你們。”新郎趙少爺沉聲道。
  “趙少爺,杜納是我陸家媳婦,是我陸家之人,你今天來此是何道理?奇里鎮的鎮法,你難道想違背不成?”陸老爺子冷聲道。
  “我趙家在奇里鎮就是鎮法,陸老爺子,我看你一把年紀,以后天巔峰修為震懾一家不容易,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血屠了你陸家?”趙少爺寒聲道。
  “你敢?”陸老爺子雙目一瞪道。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不是仰仗陸見憑嗎?十年音信全無,說不定早就在大山里喂妖獸了,否則到現在還不回來?哼,就算他來了又如何?最多金丹期修為,我趙家難道會怕他?現在他不在,你陸家僅僅只有五個先天,我帶來的這些人就有十個先天,小小陸家,還想與我為敵?杜納現在還是黃花閨女,怎么是你陸家媳婦了?”趙少爺冷聲道。
  “哼,進我陸家一天門,就算我陸家人,陸家沒有怕死之人「以前不怕,現在不怕,將來更不怕,想要搶我陸家人,從我們尸體上踏過去。”陸老爺子雙目暴瞪道。
  “你真的不想活了?”趙少爺雙眼泛寒道。
  “不是我不想活了,陸家風光幾十年,都是見憑帶來的,現在見憑不在,若是杜納被你們搶去,見憑回來之際,我們有何顏面再面對他,來吧,陸家沒有怕死之人。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趙少爺有多無法無天,天理昭昭,我死后就是化為厲鬼,也要看你是如何遭受報應的。”陸老爺子語聲俱歷道。
  陸老爺子修為不足,但是這份氣度、氣勢還是極為兇悍的,即便占據絕對優勢的趙少爺也一時被他氣勢所攝,產生一絲膽怯之色。而陸家抓著刀劍之人,除了少數怕死之人,大都露出了視死如歸的兇悍。
  回過神來的趙少爺,一膾羞憤道:“殺、殺,一個不留。
  趙少爺身后之人正務動手之際。
  “等一等”趙老爺子身后的杜納姑娘忽然叫道。
  果然,這個主角一叫,所有人都一起看向了她。
  “怎么?杜納姑娘愿意從我了?”趙少爺一臉淫笑道。
  “兒媳婦,你放心,陸家沒有怕死之人,我們擋住這些人,陸家后面我已經安排好了,你馬上離開。”陸老爺子鄭重道。
  杜納眼含著淚,看看陸老爺子,恭敬的一拜道:“父親,兒媳是個不幸之人,婚前,見憑忽然消失了,生死不明,今日又給陸家引來滅頂之災,我對不起陸家,對不起見憑,我不能看著陸家因我而亡,但是,在兒媳心中,早已是見憑的媳婦了,生是見憑的人,死是見憑的亡人,對不起,父親,見憑回來,讓他不要為我難過,要好好活著。”
  聽到兒媳的話,陸老爺子就知道不好,探手就要抓去,但太遲了,杜納手中一柄細劍轉瞬就到了咽喉之處,太遲了,遲到這里所有人都來不及救了。而且那劍出速度,絕對停不下來了,哪怕杜納自己住手,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