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22 暗皇

“所謂的暗號,就是我只要提到暗號,你就必須聽我的,哪怕再不情愿的事情,你都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否則,我將回來告訴宗主,你不聽我話。”鐘山認真道。
  “這有什么好玩的,不來、不來。”天靈兒馬上一臉不愿道。
  “不行,這事,必須事先說好,如果我要你做的事情不對,你當可告知宗主,就算宗主懲罰,我也認了,但是,你要不答應我,我們就不出去。”鐘山一臉認真道。
  “嗯,好啦好啦,真是啰嗦,聽你的啦。”天靈兒不情不愿的說道。
  看看天靈兒神情,鐘山微微一笑,還真是大小姐脾氣。
  “找個比較偏門的,嗯,你喜歡吃‘桂花糕’,那就以‘桂花糕’做暗號,只要我一說桂花糕,就表示我非常認真,你一定要聽我的,必須,是必須。”鐘山鄭重的說道。
  “好啦,好啦,桂花糕,嘻嘻!”天靈兒被這個暗號搞的笑了出來。哪有這種暗號?
  “好,既然如此,你等一下,我拿了行李,一起走吧。”鐘山點點頭說道。
  說完,鐘山進屋中,取出一個巨大的包袱,足足有五十斤重。鐘山一邊背著包袱,一邊拿著大刀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給我吧,放我儲物手鐲里面。看你樣子,怪累的。”天靈兒笑道。
  鐘山沒有矯情,直接將包袱給了她,手中,只有一柄大刀而已。
  “唉,我的這個紅綾,只有二品,只能帶我一個人,你用追風靴,我們一起快走吧。”天靈兒說道。
  “好”鐘山扛著大刀,真氣一運,就快速的向著一個方向彪射而起。
  天靈兒踩著一塊紅綾,不斷跟著飛著,要出去了,天靈兒心中無比的開心。
  天靈兒認識出山之路,很快帶著鐘山,就繞過大陣,出了開陽宗。
  出了開陽宗,鐘山看看那個小茅屋,心中一陣感嘆,自己也是仙門中人了。
  鐘山并未去與那茅屋之內的‘守山’打招呼,而是帶著天靈兒,循著一個方向,快速的奔馳而去。
  來的時候,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出山,鐘山相信,以現在自己速度,加上追風靴,最多十五天,十五天后,就能抵達那自己的莊園。
  在山中奔跑了一天,到了天黑,二人都有些累了,找了一個環境不錯的地方。在包袱之中,取出兩個吊床,將其綁在高樹之上,并且在樹枝之處,灑一些防止毒蟲的藥材。
  “好了,今晚就睡這上面。”鐘山調頭對著天靈兒道。
  看著那兩樹之間的大網,天靈兒滿眼都是小星星,看著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激動。
  “鐘山,這太棒了,你怎么想到的?”天靈兒馬上飛上其中一個吊床,躺在上面,在內部扭來扭去,蕩來蕩去的興奮道。
  看著天靈兒活潑天真樣,鐘山搖搖頭,并未多說,也是幾個起躍,到自己的吊床之中。
  “好了,你看看星星,我先睡了。”鐘山說道。
  躺在吊床之上,看著滿天星星,聽著林間小蟲的鳴叫聲,天靈兒整個人都處在亢奮之中,顯然要睡著,還需要很久。
  ------------------------------------------------------------------
  同樣的天黑之際,大昆國,鐘府之內,鐘山隱軀盤膝坐于屋中。
  輕輕的,隱軀鐘山站起身來。抓起身旁桌上的一個小本子。小冊子之上,寫著《暗襲功》。正是前不久,本體在開陽宗藏經閣所看到的,同時,在暗襲功內,還夾雜著一張畫像,昊三的畫像。
  抓著暗襲功,隱軀身形微微一晃,就變成了一個黑影,繼而,真的就變成了影子,在這黑夜之中,穿過了細如紙片的門縫,鉆了出去,并且,在月光之下,一道黑色影子,在大地之上,急速馳騁而去。速度快若鬼魅,一閃就消失了。
  隱軀,和本體不同,隱軀體質,好似出奇的優秀,那本太陰真經,修煉的速度非常快,只要本體突破,隱軀就馬上突破,也是隱軀的一大限制了,現在,鐘山隱軀的實力,也是先天第三重。
  一個時辰之后。一道黑影進入了一個山谷之中,山谷之中,有著大量屋舍,又極度隱蔽。
  鐘山黑影,直奔最中心的一處大廳。大廳牌匾之上,寫著三個漆黑的字‘暗夜堂’。
  暗夜堂,大昆國,包括周圍另五個國家高位者的噩夢。最強大的一個刺客堂。內部殺手無數,實力恐怖無比,修為更是有達致后天第十重之人,相傳,內部,連先天強者都有。所以,在六個國家,都是談之色變的名詞。
  暗夜堂口,鐘山忽然顯出身形。一步一步的走向內部。
  內部,只有一個人,一個正掌燈看著一幅大地圖之人。
  鐘山進來,此人居然沒有發現。
  “誰?”終于在鐘山全身進入大廳,那人警覺了起來,調頭一看,手頭也是吐出了一柄細劍。
  待看到來人。此人才心中一松。
  是一個約為五十歲的男子,樣貌普通,是那種丟在人群中,就絕對發現不了的樣貌。
  “主人。”那人看到鐘山,馬上恭敬道。
  “唉,暗皇,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你我兄弟相稱即可,你何須如此?而且你都已經達至先天了,卻不愿進入仙門選拔,這樣,對你太不公平了。”鐘山搖搖頭道。
  “主人,暗皇這條命,就是主人救的,族人、父母、妻兒的仇,也是因為主人才得以報的,暗皇發過誓,一輩子忠誠主人,絕無怨言,更無不公平之說。”暗皇恭敬道。
  “你現在可是暗夜堂堂主,眾國世家,皇室,都聽到你發寒的人了。”鐘山搖搖頭笑道。
  “一切都是因為主人,暗皇才有今天,暗夜堂,永遠忠于主人。”暗皇馬上說道。
  “嗯,我也不多說了,省的你主人叫個不停,我也聽著別扭,這本先天功法,你接著修煉吧。”鐘山將那本小冊子遞到暗皇面前。
  “先天功法?”暗皇驚訝道。
  輕輕接過,上面正寫著《暗襲功》三個字。
  “我現在,也練習了先天功法,與你的不同而已,你這本,也是一頂尖先天功法,共十重,能修煉到金丹期,你努力修煉,將來達至金丹期,我再為你找吧。”鐘山看著暗皇認真的說道。
  “是,我一定好好修煉,同時也為主人培養最好的殺手。”暗皇恭敬道。
  “對了,暗襲功中,夾雜著一張畫像,是一個先天高手,給我四處搜尋,無論生死,找到人,不需要動手,通知我就行了。”鐘山開口道。
  “是,我必全力尋找此人。”暗皇躬身道。
  “好了,好了,我先走了,你慢慢忙吧。”鐘山搖搖頭說道。
  繼而,鐘山就慢慢走了出去,走出暗皇視線,化為一道暗影,快速原路返回。
  看著手中的《暗襲功》,暗皇一陣感嘆,同時,看向鐘山消失的地方,眼中也是一陣堅定。
  ----------------------------------------------------------------------
  本體鐘山,第二天天不亮,就醒了,看著興奮了大半夜才睡著的天靈兒,鐘山沒有去叫醒她。而是收好吊床,拿著大刀,在不遠處不斷的練習著自己的刀法。
  力劈天山!斬盡殺絕!
  在一塊大石頭上練習,鐘山所要做的,就是如切豆腐般的切開大石,憑著手感,找出其弱點。
  也是鐘山才有如此想象,就是當初創出刀法之人,都沒人有鐘山這種恐怖的想法吧,木材紋路也就算了,這石頭,也能找出紋路弱點?
  鐘山練習了一個時辰才歇下,并且迅速盤膝運功。
  此刻,天靈兒也醒了,醒來,就看到鐘山在那里努力修煉,天靈兒一陣慚愧,因為,天靈兒根骨剛好和鐘山相反,天靈兒的根骨太好了,以至于并不怎么用功,都能修煉的比一般人要快。
  在此荒山之地,鐘山沒敢沉浸多久,僅僅是將之前劈石的感悟總結一下而已。
  輕輕睜開眼睛,剛好看到天靈兒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朝陽映在天靈兒那瓷器般的臉龐之上,更好似一個盈盈生輝的完美藝術品。
  PS:沖榜之中,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