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1)      第二章龍門谷(09-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1)     

長生不死63 強者之心

西苑宮。
  大殿之內。放著大量紙質資料。
  鐘山、水鏡、千幽、古林、阿大、阿二都是剛剛看過一遍。
  眾人紛紛皺著眉頭思索著。
  “這里是天牢所有囚犯與獄卒的資料,沒什么特殊的啊。”古林皺眉道。
  “那個陸見憑很奇怪。阿二,你將陸見憑的資料重復一遍。”千幽公主道。
  “是,陸見憑,大宇帝朝人氏,家住大宇帝朝,奇里鎮,以前一直游手好閑,紈绔子弟,后進入天空之城,觀看帝朝盛世,不慎在兩名高官子弟爭斗之時,為救一名高官子弟,傷了另一名高官子弟,那被打傷之人回去懷恨在心,慫恿其父,在搜查吳萬里之罪時,將陸見憑也劃入吳萬里一群同黨,打入天牢。在牢中,陸見憑對吳萬里懷恨在心,常常打罵吳萬里。其手段之暴烈,使得其他囚犯都產生不忍之色。直到陸見憑所救那高官子弟,感恩圖報,為他翻案,同時許他官職,而他卻要了個獄卒,后來一直當著獄卒,直到現在。”阿二馬上說道。
  “常常打罵吳萬里?”古林皺眉道。
  “是的,吳萬里的左腿,被他打成了重傷,人盡皆知。”阿二說道。
  “難怪當時他去踢了吳萬里右腿。”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道。
  “不會是故意的嗎?那陸見憑是故意掩護吳萬里,為防牢獄囚犯打他,讓陸見憑一人‘獨霸’,甚至腿部受傷也可能有假。”千幽公主皺眉道。
  “機率很小,陸見憑是大宇帝朝的人,應該和吳萬里不可能交接。”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鐘山也相信水鏡先生所說,機率很小,但是,就這很小的機率,鐘山也不愿放過,或許,或許能對大崝王朝有利。因為鐘山實在太想大崝王朝強大了,必須想辦法弄清楚。
  鐘山下定了決心,而千幽和水鏡卻放過了這個小疑惑,畢竟,這小疑惑無傷大雅,首先陸見憑是大宇帝朝人。其次當時繞到右腿處,也有了解釋。
  眾人目光再度轉向其他獄卒資料。
  “公主”大殿之外,忽然傳來一名官員的叫聲。
  “進來!”千幽公主皺眉道。
  這時,一個官員快速走了進來,手中抓著一張紫色的小帖子。
  “公主,剛才大光帝朝的一名禮官送來一張請帖。”那官員說道。
  “哦?人呢?”千幽公主輕輕接過請帖道。
  “送完請帖,就走了。”那官員道。
  “看清了嗎?”千幽公主抓著請帖再度問道。
  “是,下官看的仔細,是寒絕太子手下的一名禮官,絕對錯不了。”那官員道。
  “下去吧!”千幽公主點點頭道。
  “是”那官員馬上應道。
  待那官員離開,千幽公主打開請帖。
  眾人靜靜等待,千幽公主仔細看了起來。
  “千幽,寒絕太子送來的?”古林問道。
  千幽公主看完,將請帖遞給古林。
  “不錯,寒絕太子邀請我們前往霧湖一會,共商兩朝之事。”千幽公主皺眉說道。
  “霧湖?”水鏡先生皺眉說道。
  “不錯,霧湖,在天空之城西南方,一個特殊的地域,寒絕太子說,兩朝大事。是受大光大帝所托,重中之重,因此要找個隱蔽的地方,天空之城有著大量眼線,必須在城外,霧湖之地,剛好環境絕佳,三日后未時,霧湖會談。”千幽公主皺眉道。
  “大光大帝?莫非讓寒絕太子找我們會談,共商瓜分大宇帝朝?”水鏡先生搖著羽扇皺眉道。
  “那為何在這里,大光帝朝為何不派遣使者直接去大羅天朝?”鐘山眼中閃過一股疑惑。
  “也許,此次大光帝朝相乘納蘭大帝戰斗之后就出兵,與我們達成協議更加快捷。而且使者進入大羅天朝,會惹得大宇懷疑。”千幽公主皺眉道。
  “會不會是其它帝朝故意引我等而去,然后……”鐘山想了想說道。
  鐘山說完,眾人瞳孔一縮,引千幽公主前去?然后殺了千幽公主嫁禍大宇帝朝?
  深吸口氣,水鏡先生說道:“應該不會,霧湖離天空之城不遠,大宇帝朝對于天空之城附近,肯定日日戒備,天天巡邏,想要設伏,難,而且想要誅殺我們這一群人,必須有大量的強者,顯然大宇帝朝不會容忍大量強者聚集天空之城附近。”
  “不錯,有水鏡先生、阿大、阿二,還有我。想要留下我們,基本沒可能,除非早早就設置了大陣埋伏,可大宇帝朝之人日日巡邏,如何設置?”千幽公主說道。
  “那會不會是大宇帝朝之人設伏呢?”鐘山想了想道。
  “大宇帝朝之人?他們是有那個能力,但是,除了易衍,絕對不可能有那魄力,而易衍行事生性謹慎,一生謹慎,應該不會在天空之城犯險。”水鏡先生搖搖頭道。
  “那萬一呢?”鐘山雙眼一瞇道。
  “萬一?這機率太小太小,小到丟兩只螞蟻放在神州大地兩頭,它們再次相遇的機率。”水鏡先生想了想道。
  鐘山點點頭。顯然從這段時間了解的易衍傳聞,此人無比的謹慎,用兵謹慎,制法謹慎,一生從來沒有出過差池。
  “你們怎么總往壞的想?這明明是寒絕太子的禮官送來的,還有其它什么可能?”古林皺眉說道。
  聽到古林所說,鐘山和水鏡先生都是一陣無語,生死大事,不先想想壞的可能,某非只想好的可能?
  “不管如何,水鏡先生保護古林。阿大、阿二和我保護先生,就算千軍萬馬,我們也能安然退回來。況且此貼是寒絕太子之人送來,我們去之無妨。”千幽公主說道。
  “嗯”眾人紛紛點頭。
  同一時間,天空之城中。寒絕太子所在大殿。
  寒絕太子站在大殿之中,皺著眉頭,手中抓著一張請帖,旁邊站著左先生與右先生。
  “千幽公主請我三日后,未時萬桃林一會?”寒絕太子皺眉道。
  “太子,這其中會不會有詐?”左先生皺眉道。
  “不會,最少我現在在所有人眼中。僅僅是一個尋常太子而已,沒人會專門針對我。”寒絕太子沉聲道。
  “太子,那送請帖的人,我也看過了,的確是千幽公主手下的一名禮官。”右先生說道。
  “看來千幽公主是代表大羅天朝,準備在納蘭飄血大戰后,開始攻取大宇帝朝,到時與我大光帝朝共分大宇帝朝。”寒絕太子皺眉道。
  “太子,到時萬一說起,我們要答應嗎?”左先生皺眉道。
  “三日后桃林會談后再說。”寒絕太子想了想道。
  “是”左先生與右先生同時點頭應道。
  大都督府。
  易衍坐于池中亭,手中抓著魚食,喂著觀賞魚。身后站著鐵血將軍。
  “鐵血。”易衍輕輕開口道。
  “末將在。”鐵血將軍馬上應道。
  “兩份請帖,都送到了?”易衍淡淡的說道。
  “是,都送到了。分別收買了對方的兩個禮官,兩個禮官都是出去送請帖,輕松無比,自然全部答應,我們的人一直跟著,看著他們將請帖送到位的。”鐵血笑著說道。
  “那就好。”易衍難得露出一絲微笑。
  “可是,他們會去嗎?”鐵血將軍皺眉道。
  “肯定去。”易衍雙眼一瞇,手中一把魚食丟入池塘之中。
  “是。”鐵血將軍馬上應道。
  “到時,你派人從城門口看清楚,千幽公主必走西門,寒絕太子必走南門,隨時向我匯報。”易衍沉聲道。
  “是”鐵血將軍無比佩服道,也不管易衍如何能夠猜到他們的行程。
  三日后,上午。
  千幽公主帶著古林、鐘山、阿大、阿二和水鏡先生緩緩走出西苑宮。
  “走吧,我們去見見寒絕太子。”千幽公主笑道。
  “是啊,不知寒絕太子會如何說。”古林笑道。
  腳下一朵白云,慢慢托起眾人,鐘山站于千幽公主身后,臉上神情淡淡,但,就在此時,忽然,鐘山眉心之處。紅鸞粉蓮,驟然間化為了深藍之色。
  忽然的變化,使得鐘山心中大驚。大兇之相?
  大兇?鐘山雙眼一瞪,腳下也被白云托著向西門而去,鐘山本能的伸手阻止。站在千幽公主身后,鐘山右手本能的迅速搭載了千幽公主的肩頭。
  “你干什么?”古林忽然雙眼一瞪道。
  這時,鐘山才發現失態了,馬上鞠躬道:“對不起,公主,在下剛才忽然想到非常重要的東西,一時失態了。”
  千幽公主雖然站在鐘山前面,但剛才鐘山伸出手之際,千幽公主馬上就發現了,本能的準備躲開,但神識一探發現鐘山正處在失神狀態,心中一惑,鐘山的手已經搭在了肩上。
  千幽公主眉頭一皺,古林已經大叫而起。
  所有人將目光全部轉到鐘山身上。古林雙目好似要噴出火來了,以前一直容忍鐘山,是因為和千幽公主有著約定,但是,這個下人好大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