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60 古林的智慧

天空之城,最中心皇宮,一座偏殿之內。
  偏殿之內,有著三張餐桌,桌上盡是龍肝鳳心之類的珍惜美食。
  下手兩張,上手一張。
  下手兩張餐桌一左一右,左邊,此刻正坐著巨鹿王,而巨鹿王對面坐著易衍。
  兩個大宇帝朝的實權派坐于下手,而上手主坐,卻是坐著另一個身著金龍袍的男子,男子一股傲氣,即便看之一眼,都有種鋒芒直破云霄之意。雙目透著金光,一種上位者絕對的氣息散發而出。
  大宇大帝,納蘭飄血!
  “大宴之后,二位愛卿可有收獲?”納蘭飄血看著二人問道。
  “陛下,我之小筑,五朝大宴,發現這水鏡先生,的確是天下大才。”易衍首先說道。
  “水鏡?那個在大玄王手下,又不得重用的水鏡?”納蘭飄血皺眉道。
  “是,大玄王沒有啟用,否則百年前大宇大亂,不知后果如何。”易衍皺皺眉頭嘆息道。
  “其人之才,比之大都督如何?”納蘭飄血看向易衍道。
  “其才不下于在下,水鏡先生的存在,不是大宇之福。”易衍一臉感嘆道。
  “嗯”納蘭飄血皺眉的點點頭。繼而又看向了巨鹿王。
  “巨鹿王,聽說你的巨鹿殿,被千幽公主的人炸了?”納蘭飄血忽然笑看巨鹿王道。
  “啟稟陛下,此次制造大羅、大光兩朝禍患,被千幽公主的一個謀士鐘山先生攪和了,此人所學太為古怪。”巨鹿王說道。
  “哦?”納蘭飄血看向巨鹿王。
  而巨鹿王就將之前巨鹿殿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說話之間,納蘭飄血微微笑著,而易衍卻是眉頭緊鎖的聽著。
  “王爺所說的鐘山先生,是否一直站在千幽公主身側,那一平平無奇的男子,金丹期修為?”易衍皺眉說道。
  “正是,金丹第四重。”巨鹿王肯定道。
  “此人上次,我就注意了,能跟在千幽公主身側,必定不是常人,只是此人太過陌生,從來沒有此人傳聞。對了,可知此人是何時跟隨千幽公主的?”易衍問道。
  “呃,不清楚,只是聽念悠悠所說,他是七星堂舉薦開陽宗弟子。此人運氣極佳,居然得遇古書,知曉如何讓水化為火。”巨鹿王想了想道。
  “開陽宗長老?鐵血說他在兩年前遇到七星堂紫熏仙子,當時正帶著幾人前往無雙城為官,也就是那時進入無雙城的,當時無雙城城主大選。南城同水天涯,悲情競選獲勝,可謂是驚天大逆轉,北城同莫百里的背后之人是水鏡先生,但最后卻是敗了,而水天涯的操作卻有和千幽公主風格不符,莫非是這位鐘山先生?”易衍忽然驚訝道,眼中閃過一股不可思議。
  “鐘山?”納蘭飄血皺眉道。
  “一切還不清楚,是不是他,還要我要找個時間見見這個鐘山才行。”易衍瞇著眼睛,不斷沉思之中。
  “陛下,臣慚愧。”巨鹿王馬上說道,顯然沒有完成任務。
  “那日之失,與你無關。”納蘭飄血淡淡道。
  “陛下,臣請命。”易衍忽然對著納蘭飄血行了個鄭重禮。
  “哦?易衍,你有何事?”納蘭飄血疑惑道。
  “臣請命,制造大羅、大光兩朝間隙,乘他們都在天空之城,誅殺千幽公主一群所有人,嫁禍寒絕太子。”易衍恭敬道。
  “啪~~~~~~~~~~~~”
  驚訝的納蘭飄血,手一抖的打翻了酒杯。
  就是巨鹿王此刻,也是驚駭莫名的看向易衍。
  “大都督,兩朝剛簽訂停戰協議,這,這怎么能誅殺大羅天朝來使?”巨鹿王瞪著眼睛道。
  “大羅、大宇,為何簽訂停戰協議?大宇這邊,是由大光帝朝和兩個皇朝不斷派兵進攻,若是繼續與大羅戰爭,必定再現百年前四朝圍攻局勢,到時大宇帝朝危矣!至于大羅天朝,當時也是因為另三大帝朝桎梏,才愿意與我們簽訂停戰協議。可是,現在不同了。”易衍馬上說道。
  “什么不同了?一旦戰爭起,大光帝朝和另兩個皇朝必定再度兵臨大宇帝朝。”巨鹿王皺眉道。
  看了一眼巨鹿王,易衍道:“這兩年時間,已經我已兵退兩個皇朝在大宇的一切營寨,至于大光帝朝,只要大羅天朝公主、世子死在大光太子手中,那就不用擔心再交戰時大光的出兵,甚至大光帝朝還會為我們清理另兩個皇朝之兵,讓我大宇帝朝,無后顧之憂。”
  “荒唐,千幽公主一群人在路上時,你卻派兵保護,現在,千幽公主到了我天空之城,你卻要在這里殺了他們?到時,我大宇帝朝難辭其咎。”巨鹿王馬上否定道。
  “巨鹿王說的有理。”納蘭飄血點點頭道。
  看到納蘭飄血如此,易衍心中一急。
  “咳~~~~~咳~~~~咳~~~~咳~~~~”
  易衍一陣艱難的咳嗽,納蘭飄血眉頭微皺,微微一嘆。
  咳嗽停了以后,易衍馬上開口道:“陛下,現在另外三個帝朝正在全力與大羅天朝交戰,此刻對我大宇來說,是一個絕好的時機啊,停戰只能養虎為患,我們應該乘此機會落井下石,與三大帝朝同攻大羅天朝,只有大羅天朝滅了,大宇帝朝才能無后顧之憂,誅殺千幽公主一群人,陛下完全可以交給下臣,下臣絕對做的無聲無息,事后即便寒絕太子自己也相信是他殺了千幽公主。”
  易衍一臉期待的看向納蘭飄血,納蘭飄血皺著眉頭,思慮之中。
  “不可,絕對不可,誅殺千幽公主可以,但絕對不能在天空之城,不可在我大宇帝朝。你可以讓她們死在外面,但絕對不能死在天空之城。否則,大羅和大宇,就不死不休了。”巨鹿王馬上說道。
  聽到巨鹿王的話,納蘭飄血點點頭,不死不休,若是千幽公主死在天空之城,不管是誰殺的,到時大羅必定與大宇不死不休。
  “咳~~~咳~~~~咳~~~~咳~~~~~~”
  易衍又是一臉串咳嗽,顯然是被巨鹿王的話氣的,堵得慌。
  咳嗽一停,易衍馬上說道:“陛下,我朝與大羅天朝本身就是不死不休,現在大羅天朝受三大帝朝桎梏,一旦大羅騰出手來,我大宇帝朝必定亡國滅朝啊,與其等到那時后悔,不如現在就奮力一擊,只要滅了大羅天朝,那天下之大,這一方,大宇必將千年無憂啊。”
  “大都督,你何時變得如此急躁了?誅殺千幽公主,你可以放在外面,可以放到其他運朝,為何要放在我大宇帝朝?一旦千幽公主一群人身死,那我朝就連最后回旋之力都沒有了,你要我大宇所有人斷絕后路,陪你為那未知一起拼殺嗎?”巨鹿王立刻反對道。
  “巨鹿王說的有理,易衍你就不要再想了。”納蘭飄血馬上決定道。
  聽到納蘭飄血的決定,易衍忽然盯向巨鹿王,雙眸之中噴發出滔天怒火。指著巨鹿王叫道:“匹夫!匹夫無知!匹夫誤國啊!”
  易衍的怒叫,巨鹿王滿面陰沉,即便納蘭飄血此刻也是臉色不好。誤國?那不是說我也誤國?
  “咳~~~~咳~~~~咳~~~~咳~~~~~”
  易衍再度洶涌的咳嗽了起來,甚至取出一塊白色錦帕,捂著嘴巴,一連串咳嗽之后,錦帕之上更是出現了一絲鮮紅。
  看著那吐出的鮮血,納蘭飄血原先的惱怒轉瞬化去,看著易衍,心中微微一嘆——
  西苑宮。
  此刻只有千幽、古林、水鏡、鐘山、阿大、阿二,其他人都被清理了出去。
  眾人中心,擺放著一個玉臺,上方是一個投影,是巨鹿王府的投影,不過并不全面,這投影不是當時拍錄下來的,而上阿二憑著記憶,用法術施展出來的,一些重要的東西顯示出來即可。
  “千幽,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古林奇怪道。
  “我接下來告之你們一些事情,是圣上密旨,除了我們六人,不得讓任何再多的人知曉。”千幽公主鄭重道。
  “是”眾人紛紛點頭,就是古林也馬上嚴肅了起來。
  圣上的密旨?
  看看眾人,千幽公主道:“此次,來天空之城,賀壽與觀戰是假,此次我們的目的有兩個,一個就救回我大羅天朝的一個人,另一個目的是取回我大羅天朝的一個寶物。”
  “救人取寶?救誰,取什么寶?”古林皺眉道。
  “前大羅天朝城督造,吳萬里,還有就是‘萬城寶鑒’。”千幽公主鄭重道。
  “吳萬里?萬城寶鑒?在天空之城?”古林瞪大眼睛道。水鏡先生也是眉頭微皺,阿大、阿二事先就知曉,只有鐘山,現在還不清楚這兩物到底是什么價值!
  “不錯,就在天空之城。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將這一人一物,帶回大羅天朝。”千幽公主無比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