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55 二帖設死局

二有兩個多小時。最后沖刺,求月票!是我的鐘山先生提醒了我!
  聽到千幽公主這句話,鐘山汗顏不已,千幽公主還真夠直接的,自己直接就是她的了?
  “我何時說出數字的?”巨鹿王驚奇道。
  眾人都看向千幽公妾,是啊。巨鹿王何時說出數字的?這么多雙耳朵。難得都聾了不成,就你聽到了?
  “第一天一粒,最后一天是三萬六千五百五十粒,第一天與最后一天相加,等于第二天的與倒數第二天相加,依次類推。
  后面同樣如此,也就是一萬八千二百七十五個三萬六千五百五十一相加,就是婆粒數。”千幽公主笑道。
  “呃?”眾人微微一窒,還真是這樣。
  的確就是這樣,這樣說來,假如寒絕太子與千幽公主報數不一樣,所有人肯定更相信千幽公主,因為千幽公主這個方法,不存在失誤一說。
  “寒絕佩服。”寒絕太子馬上點點頭道。
  的確,千幽公主這個辦法,只需最簡便的計算,根本不看圖就報出了沙粒數,而自己卻是用最笨的辦法。累死累活還自以為聰明數出來。
  看到寒絕太子的態度,巨鹿王神色一緊,巨鹿王可不希望兩朝能夠惺惺相惜,那大宇帝朝更加危險了。
  “哈哈,千幽公主果然名不虛傳。你的這位鐘山先生,也是好生了的。巨鹿殿中這么多人,就他第一個想到了此方法,本王佩服。”巨鹿王馬上大笑道。
  聽到巨鹿王一說,鐘山神色一凝,這巨鹿王好毒的心,自己在這里只是個小人物,這樣一捧自己,那示其他人于何地?千幽公主不會在意。你的那些下屬就是陪襯也不用在意,可是寒絕太子那邊呢?
  果然,聽到巨鹿王一說,寒絕太子看向鐘山時,眉頭微微上皺,敗在千幽公主手下不丟臉,在個下人手下失了面子才真的郁悶。
  “巨鹿王過譽了,鐘山先生原本就專攻這一領域,提前想起,并非難事,只是巨鹿王所說開啟此畫,是何意?”千幽公主馬上轉移話題道。
  千幽公主也看出了巨鹿王用意。轉瞬間為鐘山洗脫眾人目光,化被動為主動,再度提到畫上。
  果然,聽到千幽公主一說,寒絕太子眼神轉瞬變得柔和了起來,專攻這一領域?難怪了。
  見千幽公主一句話就化解了自己的明捧暗摔,巨鹿王微微一笑,很自然的說道:“只要正對著畫,說出數字即可。”
  “公主、太子,二位請。”巨鹿王再度說道。
  巨鹿王老奸巨猾,雖無易衍大智。但常常語中含有玄機,公主、太子。二位請?如何請?二人豈能一同報出數字?與身份不符,與禮節不符,那只能由一人來報,誰來?巨鹿王自己不報,反而將給二人增加難題。到時誰來報數?一人報數,另一人心中肯定有著一絲小小疙瘩。
  “剛才寒絕略輸一籌,還是公主來吧。”寒絕太子也好似看出了巨鹿王的用意,馬上說道。
  “那就多謝了。”千幽公主點點頭。
  對著那副畫,千幽公主開口道:“為六億六千七百九十六萬九千五百二十五粒沙。”
  一語落,所有人都盯向了那幅畫。只見那畫中沙漠的空中,金燦燦的太陽忽然之間從天而落,轉瞬砸入沙漠里面,太陽一落沙漠,整個沙漠忽然變得金燦燦的了,所有沙粒都忽然變的一片金黃,發出淡淡的先,芒。繼而金沙一陣波動。看上去無比的神奇。
  就在眾人驚奇之際,忽然,在畫卷的底部,那正中心處,目中露出一個口子。
  “沙沙沙加…一大量金色細沙,居然緩緩的從畫卷之中淌下,落在了大殿地上。
  畫中沙?眾人凝神看著,雖然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之前巨鹿王已經說了,這畫里的沙子是百年時間,每日投進去的。現在出來也不稀奇。
  大量細沙落地,那架子下方很快被無數的金沙所覆蓋。眾人耐心的等著,直到金沙全部落地之際,金沙忽然動了,好似一個整體一般,在大殿地下忽然展開,又忽然聚攏,一會如長蛇般游到寒絕太子那邊,在寒絕太子心中驚異之際,又游走到了千幽公主面前,繼而又游走到鐘山面前。
  鐘山雙眼一瞇,雖然看出細沙的神奇,但是,更感覺到一種挑逗的意味,這一團金沙不斷游走,在向所有人述說它是寶貝,引起大家的占
  欲。
  如此一用泛性,好似有著生命樣。最少那邊的寒絕太子露出引;斷丁,奮之色,而千幽公主也露出了一副期待的目光。
  細沙在大殿內部游走一圈之后。再度聚攏到了大殿中心,在所有人驚奇的目光中,細沙繞著中心旋轉了起來,好似一個龍卷風一般,越卷越高,很快就扭扭捏捏的達到了一人多高。
  金沙放射出金光,繼再那金沙一攏。光線慢慢暗去,原先的金沙變了,忽然間,變沒了,變成了另外一個物。
  金沙變為一個身材極度誘人的美女。
  美女雙手向上伸起,露出一對白玉般的皓腕,頭發盤起,插滿了漂亮的頭飾,雙眼微閉,眼睛上方為黑色的眼影,看上去非常的妖艷。如火焰般的朱唇,配合微蹙的眉頭,看上去不覺讓人心中一疼,一種集性感與柔弱于一臉的神情。即便以鐘山那磐石般的心態,也不覺有著將她摟入懷中的執念。
  雙手向上伸起,更加凸顯出了她那四凸有致的美妙身材,上身是一個金色的露驕裝,露驕裝緊貼上身,使得胸前看上去更加的起伏誘人。暴露出來那盈盈一握的腰間。正圍著一圈金色鏈子,粗厚的腰鏈承托那精致如白玉的柳腰,更是讓眾人胸膛一熱,即便修行多年也不覺產生一絲欲火一般。
  下身一條銜著大量美麗寶石的長褲,緊緊包著豐臀秀腿,看上去比脫了更加能夠挑起眾人的欲火一般。
  下方那些官員,有些人僅僅看之一眼就發出了咽口水的聲音。
  鐘山眉頭一皺,心中一緊,不應該啊!看看兩旁,寒絕太子眼中盡是占有之意,就是千幽公主,都好似產生了一股抓在手中的想法,至于上方的巨鹿王,雖然笑看千幽公主與寒絕太子,但是,眼中不時也閃出一股渴望。
  鐘山雙眼一瞇,不對,這個金沙所化的女子,雖然漂亮,但其貌也就和千幽公主是一個級別的,別人看千幽公主沒有失態,為何單單看到她失態了?那是一種渴望,一種**?這到底是什么人?
  千幽公主也是一開始的期待。但轉瞬清醒,略微皺眉看看其他人,心中一緊。
  對面寒絕太子也是如此,起初的渴望忽然化為一絲的冷汗,雙目凝神。
  “忘了說了,此圖叫著“**金沙”圖靈即是這金沙所化的“人物”異寶擇主,就是此女子擇一主人。”巨鹿王馬上在一旁解釋道。
  好似聽到巨鹿王的話,那大殿中心性感到極致的女子,緩緩睜開那似泣似怨的雙眼,透過那雙目,好似看到一潭深水一般,數不盡的柔情蜜意,好似男人看了一眼就能徹底被融化一般。
  上伸的雙臂,緩緩向著兩邊落下,隨著雙臂落下,雙臂之處更好似被無數金沙籠罩在朦朧之中一般。似顯似隱。柔美無比。
  身形旋轉,周身細沙四起,好似繞著女子翩翩起舞一般。
  踏足間,女子隨沙而舞,在眾人面前,跳起了一種并所未有的舞蹈。
  大量細沙再現,在地上迅速凝顯人形沙堆,隨著女子好似做伴舞一般。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細沙好似打著節拍。
  完美的女子,一場細沙舞,好似將所有人帶入那芙蓉青帳般的虛幻世界,大殿之中,四處飄舞著金沙。女子好似置身在一片金沙的海洋。
  所有人都略顯癡迷一樣,一股將她完全占有的**書寫在了臉上。
  鐘山神情一冷,眉心紅鸞粉蓮微微跳動,這是一個迷幻法術?迷神幻境?看看左右,千幽公主早早清醒,眼中閃過一絲感嘆,阿大、阿二也是許色端正,雖然沒有被幻境迷惑。但眼中也閃過一股柔和。
  對面寒絕太子瞇著眼睛看著。手頭折扇輕拍,眼中雖無其他人的**。但卻多出了一絲的喜愛之色。
  至于巨鹿王,看向這性感到極致的女子,眼中雖無癡迷,但同樣有著一絲渴望。
  “呼”
  在所有人為止沉迷之際,一殿金沙忽然一斂,全部射向中心轉瞬消失殆盡,只剩下畫卷架子與那性感到極致女子。女子舞畢,對著巨鹿王微微一拜道:“念悠悠,見過巨鹿王。”
  就這柔柔之音,就好似令所有人為之融化一般。尤物,完美的尤物。
  第四更,求月票!明天看念悠悠找主人,會是誰?。如欲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