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53 一氣戰陣

二有八個、多小一時。最后沖刺了,集也不敢懈怠。第二必腦訕,繼續求月票。
  在易衍遠去,千幽公主卻是神情一肅。
  “二位先生,近觀此人,覺得易衍如何?”千幽看著遠處,對著身后的鐘山和水鏡問道。
  “滴水不漏。水鏡先生看著遠處說道。
  “密不透風。鐘山點點頭道。
  “驚天之才,可惜,大凡驚天之才都是要遭天妒的,重病,居然讓他得此重病,天不佑大宇千幽公主感嘆道。
  “千幽,你以前不是說他遭人陷害才得此重病的嗎?怎么變成天妒的了?。古林在一旁皺眉道。
  “人為、天妒,有晝別嗎?。千幽公主搖搖頭道。
  五日后,天空之城,西苑宮中。
  千幽公主和古林坐于上前,水鏡、鐘山、阿大、阿二坐于下手,千幽公主一揮手間,揮退了一個大羅天朝官員。
  那官員恭敬的退身而去。
  在千幽公主旁邊桌子上,此刻正擺放著兩張金燦燦的帖子。兩個,帖子上面前印有“請帖,二字。
  “請帖?巨鹿王請帖,易衍請帖,他們是說好的嗎?同時發來請帖?”古林皺眉說道。
  “是不是說好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請我們的同時,又請了什么人?到底是何用意?”千幽公主雙眼一瞇道。
  “都請了什么人?難道除了請我們,還請了別人?”古林一臉驚奇道。
  看看古林,千幽公主微微嘆口氣道:“是的。來者不善。內部大有文章
  “世子,這幾天,我已經著人去查探了,并且有了一絲的收獲。”水鏡先生馬上幫襯道。
  “哦?分別是些什么人?”古林問道。
  “巨鹿王除了請我們以外,還請了大光帝朝的寒絕太子,子于易衍先生,除了請我們以外,也同樣請了另外三大帝朝的來使水鏡先生說道。
  “另外三大帝朝?哪三大率朝?”古林問道。
  “圍著大羅天朝的,一共是四個帝朝,除了大宇帝朝,那剩下的三大帝朝水鏡先生說道。
  “是他們?。古林眉頭一皺。
  “不錯,我朝除了與大宇帝朝簽訂停戰協議,與另三帝朝還在膠戰之中,所以此次易衍擺宴,非常微妙水鏡先生眉頭緊鎖道。
  “易衍這個老狐貍古林馬上皺眉道。
  “易衍擺出五大朝之宴,從中周旋。在大宇帝朝,或許只有易衍一人才能掌控到細微水鏡先生點點頭肯定道。
  “那巨鹿王這里呢?大光帝朝的寒絕太子,這個沒那么復雜吧?。古林問道。
  “大宇帝朝。夾在我朝與大光帝朝之間,可以說,除了我大羅天朝。大光帝朝是對大宇帝朝最有威脅的一個,常年也有兵禍沖突發生,不過大光帝朝與我朝隔著大宇,因此和我朝也沒有什么直接的沖突,不過。若是巨鹿王能制造出我朝與大光帝朝的沖突,那對他們就有利了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道。
  “我朝與大光帝朝的沖突?就算有沖突也打不起來,隔著大宇帝朝。有什么用?。古林傻問道。
  一旁鐘山繼續喝茶,微微嘆息。為水鏡先生默哀。
  果然,聽道古林所說,水鏡先生一陣張口愕然。
  “當然有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就算不是朋友,也不是生死,仇敵,若是我朝與大光帝朝結仇,那大宇和我朝戰爭時,大光就不會狂棋大宇,甚至還會幫大宇。”千幽公主直接說道。
  “嗯。古林點點頭。
  看著古林,鐘山心中早有疑惑,水鏡先生遷就著他,是因為水鏡先生在大玄王手下做事,但是千幽公主為何一直也遷就著他?鐘山能看的出來,千幽公主是個。非常驕傲的人。若換一個人如此草包,千幽公主早就一巴掌將他拍飛了,哪怕身份再尊貴。豈會每次都給古林細說?
  微微皺眉,鐘山什各也沒說,什么也沒問。
  不需要問,也沒有權問。
  “那我們怎么辦?兩份請帖同時送來,而且是同一天,到底去哪一處?”古林皺眉問道。
  “易衍請帖之上,點名提到水鏡先生,況且五大朝之間周旋,的確需要水鏡先生,你與水鏡先生去易衍那里,我和先生去巨鹿王那里。”千幽公主想了想,一臉肯定道。
  “好吧”古林點點頭。
  十日后,千幽公主帶著鐘山,阿大、阿二,在一群大芊帝朝之人的帶領下,飛到了一個紅色光幕之外,私人禁地。
  此玄在禁地之外,一個身著暗青色寬袍的男子,正帶著一群人等候
  中。
  千幽公主云落,那男子就馬上走了過來。
  此人身材非常魁梧,下巴留有不長的胡須,頭上套著一個紫金冠,一身的貴氣。
  “千幽公主駕臨,巨鹿府蓬篳生輝啊,半月前有事,未能迎接,還望贖罪男子馬上上前笑道。
  “巨鹿王客氣了。千幽不敢當千幽公主禮節性的說道。
  “公主請巨鹿王說道。
  “好。千幽公主點點頭笑道。
  內部同西苑宮處一樣,有著一個浮島,巨鹿王直接引著眾人,前往最中央一個大殿,巨鹿殿。
  巨鹿殿中已經被擺設成了一個宴客大廳。
  最北面是一張桌子,擺放了些許的美食靈果。
  而下面兩排,也是擺著大量的桌子,有些官員已經落坐。
  “干幽公主,你們先請入座,還有一位貴客未到。我再去迎接巨鹿王笑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繼而,一個下人將眾人引到了大殿的最北面處,最北面主坐下方右邊第一個酒桌之處。
  酒桌之后是一個跪墊,因各朝習俗不同,各朝餐桌也不一樣。
  千幽公主沒有挑剔,而是直接跪坐了下來,鐘山跪坐在右邊第二桌。阿大、阿二分別是第三桌和第四桌。
  下方一些官員也對著千幽公主行禮。但是,千幽公主也僅僅微微點頭,并未在意。因為這些人,注定只能做陪襯。
  坐下來,鐘山就看出怪異了。看看千幽公主的桌子,再看看自己在桌子,眼中閃過一股驚奇。因為。自己桌上的菜與千幽公主不同。
  不是不同,是很不同,千幽公主那桌菜,只有三桌有,一個千幽公主,一個是主坐,也就是一會巨鹿王的餐桌,還有一個就是千幽公主正對面,應該是大光帝朝的寒絕太子的餐桌。
  本來鐘山并不會在意吃些什么。只是千幽公主面前除了靈果外,兩盤主菜太特殊了。
  一盤金黃之色,一盤鮮紅之色,兩盤菜占都是氤氳蒸騰著大量靈氣。甚至盤中的靈氣都呈液狀了。
  這兩個行么菜?
  好似看到了鐘山的疑惑,千幽公主對著一旁侍候道:“將我們的菜。調換一下
  “這。那侍候一臉為難。
  這時,一個總管般的人走了過來。聽到千幽公主的話道:“公主,小人為他再添置一份吧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
  不過千幽公主的態度,卻馬上被那總管記住,鐘止;應該是千幽公主非常重要的人。
  很快,鐘山面前也換上了那兩盤菜。
  “先生,不怪巨鹿王府苛亥。因為這兩道菜,即便在我大羅天朝。也只有在重宴時才有千幽公主解釋道。
  “哦?。鐘山驚奇道。
  “金色是龍肝,紅色是鳳心千幽公主說道。
  “龍肝鳳心?。鐘山意外道。
  點點頭,千幽公主笑笑。
  而這時,外界巨鹿王也等來了最后一名賓客,寒絕太子。
  “寒絕太子,請”巨鹿王大笑的將寒絕太子迎了進來。
  寒絕太子也帶了兩名跟班,寒絕太子一身黑袍,面如冠玉,手執一柄玉折扇,一臉自信,雙眸之中透射出一股智慧之光,進入大殿,目光一掃眾官,最后直接落到了千幽公主之處。
  千幽公主微微一笑,寒絕太子也是微微點頭,同時觀測千幽公主帶來的幾人,幾人衣著和眾官員不同。非常好認,在看到第二人盯著兩盤菜發呆時,寒絕太子微微一窒,因為他看到那男子,手中抓著一雙筷子,眉頭緊鎖,如此鄭重的場合,居然旁若無人的分析著該從哪里下筷子。
  不怪鐘山回如此,龍肝鳳心啊。早就聽聞了,但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就擺在面前,看著如此神物美食。鐘山一時不知該如何下手。
  “寒絕太子,請入座。”巨鹿王馬上引著寒絕太子坐在對面。
  至于巨鹿王,也坐到了主位之上。
  “今日,能請來千幽公主、寒絕太子,巨鹿不甚榮幸,僅以此酒敬二位一杯,祝大光、大宇、大羅三朝。永結盟好巨鹿王端起一旁的美酒道。
  鐘山也只能放下筷子,與眾官員同飲。
  宴無好宴,下章更精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