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49 水火轉換


  天條?血肉模糊的將軍,瞪大眼睛看著鐘山,看著這個大言不慚金丹期男子。你之首創?一個小小金丹期,也敢大言不慚將自己創出的粗淺東西命名為“天條,?
  當然,將軍已經不能再說話了。內臟都出來了,人幾乎被一劈兩半。豈能再活?只能帶著一腔的不甘和郁悶飲恨閉眼。
  天條,鐘山為刀法命名的是囂張了點,但是鐘山知道它未來會怎么樣,現在只是一個暢想,以后,一定會名副其實的。
  剛才的一瞬間,將軍若是有意避開,還是能做到的,但是,鐘山卻用一系列的操作讓他來不及避,鐘山先用了紅鸞迷霧令將軍一分神,雖然一瞬間將軍就清醒了,但也打斷了將軍的統觀全局思路,待雷柱乍現。本能的揮刀迎上,而因此松懈下方那“虛弱,的一刀,致使鑄成大錯。一個連后悔都沒機會的大錯。
  雖說這一刀雖然凝顯了,天條,的強悍,更多的卻是鐘山智慧的盡顯,千鈞一線。
  又一個元嬰期強者栽在了鐘山的手巾。
  緩緩浮上水面,鐘山迅速離開這里。再度找了個幽靜的山谷,鐘山找了個山洞進入,用碎石堵上洞口。才開始檢查剛得到的墨玉符篆。
  墨玉符策”此玄已經徹底化為一張薄薄的墨玉,上方凸浮著怪異的符咒,圖案非常的復雜,鐘山對上面看去,越看覺得符咒圖案越多。漸漸的,鐘山都有種思維混亂的感覺。
  一甩頭,鐘山馬上閉目靜心凝神,額頭流下大量冷汗,深吸口氣才再度睜開眼睛,再度看向墨玉符篆。
  這符篆。怎么藏?
  真元對著上方微微一吐。
  “嗡”
  墨玉符篆沒了?鐘山瞪大了眼睛,繼而心神沉入體內,因為剛才一瞬間,鐘山感到紫府之中忽然一陣抖蕩一般,心神進入。
  大量純陽之氣籠罩,而在最中心之處,墨玉符篆就這么憑空的停在
  。
  “呃?”鐘山略微驚奇。
  心神牽引,純陽之氣微微灌注,墨玉符篆驟然回歸手中。
  看著手中忽然出現的墨玉符策,鐘山咽咽口水,知道這次撿到寶了。
  再度藏于紫府之中,鐘山心神迅速沉入其中,但,卻被墨玉符篆外圍一絲怪異能量擋開了一般。
  鐘山又細細檢查了一番,發現墨玉符篆在紫府之中,既不吸收純陽之氣,也不吞吐符篆氣息,好似僅僅藏于紫府而已。
  鐘山沒有著急,既然對自己沒有干擾,那就以后再看了。
  收拾一下,鐘山走出山洞,沒有打算再回去,而是準備前往玉衡宗。
  鐘山追墨玉符策之后,那幽泉上方。大秦城一陣抖蕩,眾強者全力一擊,居然沒有破開大秦城。
  白業,居然僅憑一人,就執血刀攔下了所有強者。
  慧光羅漢、初八魔羅和水鏡先生。三大皇極境全力出手,居然被兇悍的白業全部攔下。
  “轟。
  血光酒天,兇悄的白業再度一刀蕩開三大強者。
  水鏡先生略微皺眉,初八魔羅和慧光羅漢各自露出了驚駭的神情。這白業太強了。
  后方眾強者還在轟擊著大秦城。
  “。
  大秦城內,忽然傳來一聲輕微的呼聲,只是聲音太弱,外面又轟擊連連所以沒有察覺。
  眾人再度轟擊大秦城,驟然間,大秦城內,中心紫玉、棺材處,那臉色蒼白的圣上,雙目詭異的一開。
  圣上睜開眼睛了?只是雙眼之中通紅一片,如之前天上瞎龍一般,紅色的眼睛。沒有眼白,沒有瞳孔。
  眾強者之前不斷妾擊大秦城。沒有發現異常,直到圣上身體忽然直直的站起身來。
  詭異的站直了身子。
  圍攻大秦城的人忽然一窒,所有人都好似定住了一般,一起盯向了紫玉棺材,只感覺全身汗毛盡豎。圣上沒死?
  身后攻城之人一靜,白業等一群人也是一靜,一起古怪的看向了大秦城,看到那忽然站起的圣上之時。所有人都是一呆,一種汗毛一豎的感覺。
  只見圣上忽然張口,露出兩顆血色獠牙,對著天空大吼了起來。
  “吼
  整個大秦城抖蕩了起來,大一膩尸物體抖蕩的跳脫不堪。下方幽泉之中,再度涌出活天的。只是這一次卻是避開了大秦城。
  “轟隆隆”
  遠處四方山川不斷抖蕩,聲音太強了,強到元嬰期強者都痛苦的捂起了耳朵。
  大秦外的幾百元嬰期強者無不捂著耳朵在空中瘋狂的打滾著。
  古林也是驟然臉色蒼白不已,若不是水鏡先生一手貼在古林身上輸送能量,古林也定如那些將軍,被聲波轟擊的滿地打滾。
  聲波,不僅僅是聲波了,圣上的一聲狂吼,好似四周空間都抖蕩了起來,搖搖晃晃,好似要將所有人都搖倒下來一般。即便千幽公主臉上也是慘白一片。
  這一聲高呼之音直透蒼穹,圣上仰頭高呼之間,后背龍袍之后,忽然間噴涌出兩個巨大的漆黑翅膀。
  如蝙蝠般的巨大黑翅,但是翅骨之上,卻盡是龍鱗之態。
  翅膀一展,迅速扇去八名僵尸侍衛額前的符篆。
  天朝玉壘和那柄黑色圣劍丟在紫玉棺材之內。巨大龍鱗黑翅速速一展,根本沒看到他怎么動,甚至連殘影都沒有看到,下一刻圣上就忽然出現在了白業面前。
  皇帝白業根本毫無反抗之力一般,被圣上探手抓住,龍鱗翅膀一遮。張口,兩根血紅的獠牙就插入了白業的脖子里面,快速抽取白業的血液了。
  “毒”水鏡先生毫不猶豫。抓著古林向著一方退去。
  但是,大秦城中,一道殘影轉瞬出現在了水鏡先生面前,水鏡先生探去。
  “”
  “噗”
  一聲巨響,伴隨水鏡先生一口鮮血噴出,四周被黑氣籠罩了,不過。水鏡先生拉著古林還是乘著這一掌之力,退遠了。遁逃而走。
  大秦城中,可不是只有一道殘影,而是八道,圣上的八大侍衛,留下道道殘影驟然射向四面八方。
  “”
  “噗”
  初八魔羅一掌與一僵尸侍衛手掌對撞,大吐口鮮血的情況下,帶著邪焱遁身而逃。
  “轟
  慧光羅漢也是一掌與一僵尸侍衛對手,帶著一臉的驚駭,調頭就跑。
  皇極境啊,水鏡、初八、慧光都是皇極境,都不敢與僵尸侍衛正面對抗,千幽公主只有合體期修為,如何?
  千幽公主面前依然出現了一個僵尸侍衛。
  一掌打出,阿二雙眼一瞪,周身氣勢轟然爆開。臉上泛狠的與僵產侍衛對上。
  至于阿大,卻是拉著千幽公主僅僅留下一道殘影,轉瞬遁向無限遠處。
  “”
  “唉”
  阿二大吐口鮮血,借著巨力,同樣快速遁逃而出。
  逃了,眾皇極境帶著各自的人全逃了,但是,大業皇朝的這些將軍逃的掉嗎?僅僅元嬰期修為的眾將軍,能逃嗎?
  轟然間,全部被這些僵尸侍衛轟成碎渣,即便那合體期的軍團統帥。也全部被僵尸侍衛殺死。
  轟殺所有人,八大侍衛全部圍向了圣上。
  圣上張口抽去了白業的全部血液,白業毫無反抗,堂堂皇極境修為。居然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直到血液盡去,圣上居然再度吐出一滴金紅色的血液進入白業體內,白業身體驟然籠罩在了紅光之中。
  這時,圣上才緩緩松開白業,原先通紅的雙眼,此刻也恢復了,眼白瞳孔盡顯,圣上微微一動,龍鱗骨翅驟然收起。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興奮之色。
  仰頭望玉,圣上朗聲大笑道:“哈哈哈哈哈
  一連竄的暢笑之聲從圣上口中傳出,一股重獲新生的興奮之聲。四周空間一陣抖蕩。直到二十息后才停下。而對面的白業,身上的紅此,也緩緩散去,睜開眼睛,直視圣上,繼而在虛空之中,直接跪拜了下來。
  “拜見圣上。”白業躬身道。
  圣上看看白嶇,又看看大秦城。翻手對著遠處一招,大秦城好似忽然縮小了一般,快速飛向圣上之處,圣上翻袖一揮,大秦城就被裝入袖中。
  仰頭,看看那落山的月亮,天要亮了。
  “走”圣上說了一聲,就踏步向前
  。
  白業迅速起身,跟著八大侍衛緊隨圣上之后,轉瞬消失在了一片讓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