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48 念悠悠

一飛山所追何物。吊然鐘山沒有看到,但是憑鐘山那妖異僥日出,轉瞬就猜到了大概,之前那大穴之處。除了大秦城根本沒有外物,產生巨大沖擊,也只能是大秦城碎片,或者那一塊墨玉符篆。
  若是大秦城碎片,不可能只有這一個,況且大秦城真的被那些強者一擊就碎了?這個,和率不大,至于那墨玉符篆,卻是要浮出大秦城了,一擊之力,的確能夠將其轟飛。機率非常大,更重要的一點是鐘山剛才雖然沒看到墨玉符策,但卻看到了一閃而逝的銀光,之前月華籠罩墨玉符篆的光芒。
  鐘山毫不猶豫,遠處大秦城前。自己可一點也插不上手,那就不要管了,有這個墨玉符策,對自己來說就已經是極其奢侈的了。
  快速,鐘山御刀以極快的速度急追而去,轉瞬之間,就出了這黑氣環境之中,終于看清那飛遠的一物了,銀光快要散去,再度恢復成墨玉、之狀,墨玉符篆。正射向那天邊之地。
  天魔粹體**!第四重!
  五倍之力,腳上速度一加再加,快速急追而去,好在墨玉符篆受風的阻力,速度慢慢變緩,飛過八座大山。鐘山終于離那墨玉符策近了。
  不過鐘山并沒有因此而得意,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雖然感覺上沒有什么關系,但是修行多年以來,鐘山卻慢慢相信了這一點,危險往往潛伏在最得意的時候:
  一邊追向墨玉符策,鐘山一邊觀測四周。
  扭頭望去,鐘山心中一緊,果然多年的謹慎再度救了一次自己,之前圍攻大秦城的眾將軍之中,居然有著一人也追了出來。
  一個元嬰期的強者,那人御風飛行。根本不似鐘山那般踩著大刀。
  在高空之中,元嬰強者看著飛遠的墨玉符策,還有下方御刀急追的鐘山,御刀?金丹期?那元嬰期將軍冷冷一笑。神識施展,快速鎖定。只是沒想到這個金丹期的人速度這么快。
  鐘山也是心中廣緊,腳下速度開到了最大,必須要搶在那元嬰期強者之前抓住墨玉符祟。
  那墨玉符篆就在眼拼了,馬上就要落到下方大河之中,鐘山探手抓去,高空之中,元嬰期強者眼中一急。手頭大刀一揮。
  轟然間,一道百丈長的刀氣。向著鐘山之處狠狠的斬下。
  “轟
  鐘山全力罡罩之下,還是被這一刀狠狠的撞向大河之中,大河之上。綻起詣天巨浪。
  “噗”
  一口鮮血噴出!鐘山沉入河中。但鐘山成功了,最后的一霎那,鐘山抓住了墨玉符祟。
  但是,這墨玉符策居然不能裝入儲物手鐲?
  抓緊墨玉符策,鐘山一臉的驚詫。同時也是一陣擔心,因為,一旦墨玉符策裝入儲物手鐲,那自己就有資本與那元嬰期談判了,那樣以自己的頭腦,肯定能將那將軍玩的死死的,但現在不然,那將軍哪里會忌諱自己?殺了自己就可以取的墨玉符策。
  怎么辦?
  一邊向著河底沉去,鐘山腦袋全力運轉之中。
  “果然好寶貝”。河面上,那將軍驚喜道。
  因為那將軍也看到了鐘山的動作。墨玉符策居然裝不了儲物空間?不用說就知道是好寶貝!將軍沒有絲毫擔心,眼前僅僅是一個金丹期。而且自己神識可是一直鎖著他的,逃?往哪里逃?
  大河非常深,鐘山在下沉到一半時,忽然雙眼一瞇,帶著輕微的傷。向著上游急竄而去,同時,紅鸞迷霧瘋狂的施展之中,大量粉紅色迷霧隨著河水向著下游沖刷而去。
  這一日,注定這條大河生物發情了。
  將軍不急不緩的追著,直到追到一個瀑布之處,上方河水傾瀉而下。砸出一個深潭,深潭之水,再度形成一個大河向著下游而去,鐘止。就走到了這個,深潭之處,退無可退了。
  將軍笑了,看你往哪跑?
  鐘山沒有太急,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要冷靜,在先天期的時候,自己就滅殺了元嬰期的雷霆將軍,現在達到金丹期第四重了,難道不能再滅一個元嬰期?
  深潭,深潭更好,鐘山身形緩緩向著深潭底部沉去。
  潭深有兩百多米,是個,罕見的深潭,到了底部,鐘山找到一塊巨石。躲在巨石之下,大刀噩夢抓。凝神盯著上方,同時周身紅鸞迷霧緩緩透出,慢慢將深潭籠罩。因天還沒亮,所以顏色看起來不是很明顯。
  元嬰期的將軍站在潭面之上。神識已經捕捉到了鐘山,嘴角溢出一絲冷笑。
  “你逃不了了,交出符箕,我饒你不死將軍冷冷道。
  鐘山會信他?這里就他一個人。只要殺了自己,就可以
  鐘山沒有說話,而是耐心的看著深潭中的水,雙眼微瞇,大刀抓在手中一動不動。
  鐘山看著深潭的水,沒有直視潭面上的將軍,將軍心中微微疑惑,某非他是個,斜眼?但并未太在意,因為鐘山在他眼里已經是甕中之鱉了。
  舉刀,將軍一刀向著深潭下狠狠的斬長
  “轟
  鐘山的一刀快速迎上。一聲巨響。大量潭水炸射而出。
  不過,將軍的一刀最終無功而返。因為大量的力道被兩百米深的潭水抵消,鐘山金丹第四重,但是。力量卻是在這一個時辰之中達到了
  一刀無功而返,將軍雙眼一冷。而鐘山依舊“斜眼,般的看著潭水。看著歸油潭水。
  “哼。將軍冷哼一聲,身外罡罩籠罩,身形慢慢沉入潭水之中。
  一入潭水,鐘山嘴角溢出一絲冷笑。
  鐘山依舊龜縮在下方大石頭之處,在將軍下沉到一百米深時,鐘山瞳孔一縮,手頭大刀一動,刀罡注滿。三十米的刀罡,向著上方將軍狠狠的揮去。
  沒有絲毫刀氣,僅僅刀罡,將軍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刀罡只有三十米,自己可是在百米之外,不。已經到了八十米外,這一刀根本就觸不到自己,這人不但是個。斜眼,還是個傻子?
  看著鐘山額頭青筋直冒的揮出一刀,將軍帶著一股嘲笑繼續向下。
  鐘山額頭青筋真冒,傾全力一擊。真的只是傻嗎?認識鐘山的人,沒人會說鐘山傻,因為說鐘山傻的人。才是真的傻。
  鐘山一刀劈下了,傾全力劈下了,但是鐘山這一刀不是劈向將軍,而是劈向這潭水,之前沒有盯著將軍,也是在找著潭水的紋路。
  鐘山自創的刀法,只是現在還沒有爐火純青而已,但是,只要有時間,只要敢輕視鐘山的一刀,那必將要付出前所未有的代價。
  就在將軍嘲諷鐘山之際,忽然。將軍只感覺思維一亂,腦海之中忽然迸射出一個。絕世美女,略微凝神。將軍知道不妙,迷幻類法術?
  “轟。
  從將軍上方,一個。巨大的雷柱直劈將軍之處,凝神后的將軍冷冷一笑。大刀向上。
  “轟”
  一刀斬滅了上方的雷柱。同時將軍也咧嘴一笑,因為那雷柱也好似差點打偏了?斜眼?這樣的斜眼也能修煉到金丹期?
  正在將軍檔下雷柱一臉嘲諷的看向下方之時。鐘山的一刀,也徹底揮了出來。
  一刀砍下,潭水紛紛回避一般。好似有著一股巨力撕扯著潭水。
  水,無相無形,根本沒有形態之說,但鐘山這一刀,居然好似一刀將潭水分開了,向著兩邊迫不及待的分開了。
  從大刀尖頭之處,好似一塊布匹向著上方撕裂而去。
  詭異的一幕,那撕裂的潭水根本不是刀氣所為,好似河水自己被撕裂了一般,如骨牌一樣,牽一發而動全身,巨大的撕裂,直沖而上,直沖剛擋下雷柱的將軍。
  將軍瞳孔一縮,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那驟然臨身的不好預感告訴他,危險,極度危險!
  大刀剛斬雷柱,舊力為盡,新力來不及灌注,只能以罡罩快速護住
  濃的到鮮紅的罡罩迅速如一個蛋殼一般,將自己裹在內部。
  金丹期的一刀而已,自己可是元嬰期,絕對不會有事的,將軍在心中不斷安慰自己,但是,那一股危險的感覺,卻一直豎著全身的汗毛。
  直到水中那一道裂縫觸碰到罡罩的一霎那。將軍恐懼了。
  巨力,無限巨力,恐怖的巨力作用到了罡罩之上,這股巨力不是刀劈的撞擊,而是來自那裂縫兩邊的拉扯,兩邊兩股恐怖的拉扯之力,正瘋狂的拉扯著罡罩。
  元嬰期的罡罩啊,僅僅堅持了一下。就瞬間被拉扯的撕裂而開,而那拉扯的巨力隨著裂縫延伸的方向繼續上前。
  將軍僅僅是削荒的雙目一瞪。右腿到腰部再到右臂,就被這股巨大的拉扯之力,一拉兩半了。
  至此將軍都不愿相信一般,金丹期,他僅僅是金丹期而已,怎么可能,那一刀怎么可能這么強?為什么?
  “這是什么刀法?。臨死前將軍不信的問道。
  冷冷的看看將軍,鐘山緩緩的說道:“我之所創,還未命名,既然今日顯威,是該有個名字了,記住了此刀法名“天條
  月票再度告急,最后兩天了。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