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47 沙粒之數

慢講入內部,大地是漆翼的巖石,冷而典固,誘露出帆點,原先的大贏山脈消失了。四周被遠處噴涌而來的黑氣籠罩之中,隱隱約約的能看到遠處的一點亮光。
  這是怎么回事,鐘山心中已經有了一絲的猜測。
  看來,原先的大贏山脈,根本就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是風水大陣造成的假象,只是風水大陣似虛似實,所以導致以前有著一個山脈在那里。
  風水大陣太神奇了。這不是造陣,而是造界,憑空捏造出點個世界來。
  就像之前的豐都鬼城,從豐都鬼城破開,就風水大陣破開可以看出,那花開世界之內,豐都鬼城,應該是鎮壓著風水大陣下面的東西。
  鎮壓圣上陵墓?不,是下面這一個噴灑黑氣的大穴。
  這是什么大穴,鐘山恰好知微
  幽泉!
  第一次接觸幽泉,就是在天狼島,當初未入開陽宗前,得到天魔粹體**的地方,當時聽兇神說下面是一個幽泉,因此在開陽宗,鐘山特意問了一下天星子。
  天星子當時雖然疑惑,但也解釋給鐘山聽了。
  何為幽泉?
  天地分陰陽,大地有兩種泉眼,一種噴發地陽之氣,叫陽泉,而每一處陽泉,都是一個。火山口,而另一種噴發地陰之氣,這就是幽泉,幽泉一般坐落在冰”下方,根據幽泉強弱大冰山大小也各不相同。
  開陽宗的焰山峰與雪竹峰,其實也足兩個小型泉眼,一個陽泉,一個幽泉。
  之前的風水大阿,其實就是封印了一個幽泉。
  地陰之氣,圣上的陵墓建立在幽泉的泉眼之上?不會吧。
  天狼島時,那兇神,可是被一絲地陰之氣觸碰,就瞬間凍成了碎末,繼而微風一吹就散了,雖然他當時沒有釋放罡罩,但這上面豈能建造陵墓?
  鐘山快速飛向光源之地,到了內部發光的不遠處,可見度高出了很多,鐘山終于看到了內部的景象。
  千幽公主、阿大、阿二等之前進入內部的人,一起憑空飛在半空中,周身罡罩護住自己,著光源。
  光源之處,是一座水晶城,城不大,如凡間的城池,而且能看到內部。
  城池的上方凸浮著城池之名“大秦”
  大秦城??
  大秦城,沒有底部,或者說底部是透明的,大量地陰之氣,直接滲透這一座城,繼而才從城頂射向高空。
  城中,站立十萬身著戎裝的將士,不過,這些將士誰也沒動,也沒有釋放罡氣,僅僅站立在那里,任由大量地陰之氣從身體上進入再冒出,好似由無數地陰之氣淬煉身體一般。
  用地陰之氣淬煉身體?這,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受的了的。
  這些將士,每個的頭頂之上,都貼著一張金黃色的符策。
  僵尸?
  看到這一幕,鐘山心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僵尸,天狼島尸先生就是用這種符篆最后封印僵尸的。十萬僵尸軍?
  鐘山咽咽口水。這座大秦城不大,但處處透露出詭異。
  在十萬僵尸軍的最中心處,是一口巨大的紫玉棺材。
  棺材之中,躺著一具尸體,一具男尸,男尸身著金絲黑龍袍頭戴一頂平天冠,左手抓著一塊九龍玉壘,天朝玉壘?右手抓著一柄漆黑的長劍。
  天朝圣上,這就是天朝圣上的尸體?不過鐘山看不見他的面龐,因為他的面龐之上,此玄正同樣貼著一張符策,一張墨玉色的符篆。
  找到了,外圍的人都眼睛通紅的看著那紫玉棺材之內,那是天朝圣上的尸體?那左手是天朝玉望?右手也肯定是超級神兵。
  大秦城?
  無盡地陰之氣好似憋了很久一般,沖天而上,但在一股氣壓之力耗盡之時,黑色的地陰之氣也緩緩不再噴涌之上,慢慢退下,好似僅僅浸泡住這奇異的大秦城而已。
  天空之中,月華漸漸灑下,只是此麾的月亮已經走到西方,離破陣開始,已經很久了,天要快亮了。
  所有人都透過大秦城,直接盯向了最中心的紫玉棺材。棺材內部的天朝玉壘、圣劍、還有圣上那一具尸體,即便煉制成愧儡,也是無比強大的存在吧。
  “呼。
  在所有人準備撲向大秦城之際,大業皇帝,橫刀立馬瞬間擋在了所有人前。
  血色大刀所指,直逼另外三股勢力。
  “諸位請便,破開風水大陣,乃是我一人所為,現在速速退去,白業承諸位一份情大業皇帝沉聲道。
  白業,大業皇帝名白業。
  “白業,你是想獨吞陵藏?。慧光羅漢雙眼一瞪道。
  水鏡先生搖著羽扇,不言“
  川…。古林略微佳怒,千幽公豐和阿大、阿二也是什么也不瑰。
  初八魔羅站于邪焱之后,好似一切由邪焱做主一般,邪焱雙眼一瞇。直盯白業。
  慧光羅漢此璇當然非常焦怒,就剛才豐都鬼城外,凈世雪蓮居然給鬼王吞了。不知道之前的豐都城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有一點肯定。就是凈世雪蓮沒了。這要如何回去向菩薩交代?若是能得到天朝圣上的某物,或許能夠減免自己的過失,所以慧光羅漢志在必得。
  在白業說話之際,白業身后。大量元嬰期強者紛紛沖向了大秦城之處。
  “混帳沁心沁心
  慧光羅漢雙目一瞪,就向前沖去,同時右手握起一拳,向著擋在前面的白業狠狠的砸去。
  一拳砸出。半空之中瞬間凝出一個百丈金色巨拳,這不是拳罡。也不是拳氣,在遠處鐘山看來。那一巨拳。好似真的金色巨人的拳頭一般。巨拳放著金光。鐘山甚至能夠透過金光看到巨拳內部的血管還有灑灑而流的血液。
  “喝沁沁沁沁心沁沁”
  大業皇帝大刀一舞,整柄大刀好似放大千倍一般,血刀一揮。那四周驟然被血紅色能量籠罩。天空也驟然染成了血紅之色一般,并且在這血紅之色的天空之中好似隱藏了大量金戈鐵馬,無數刀兵幻影。向著慧光羅漢狂瀉而去。
  ”心心沁沁心”
  鐘山只感覺四周一陣動蕩。無盡黑氣驟然蕩散開來,就是隔著遙遠的距離。自己腳下大地都是一陣顫抖一般。
  強悍的碰撞。大業皇帝一刀之下血光沖天,轉瞬之間那遙遠之處就被血光籠罩,即便鐘山也看不到分毫了。
  只有那一聲巨響,沒有第二聲,待血光散盡,鐘山再度看清了遠處。
  皇帝白業,手舉血色大刀一臉狠相,而慧光羅漢卻是倒飛了一大段距離。手捂著胸口,衣服被戈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嘴角溢出一絲鮮血。眼中驚疑不定的盯著皇帝白業。
  太強了,即便同為皇極境,慧光羅漢也不是白業的一刀之敵。一刀敗北。
  皇帝白業,也是用這一刀殺雞俱猴,讓其他人不敢冒進。
  但。眼前的利益太誘人了。豈能因為白業的一刀而放棄?
  慧光羅漢緩緩抽出一根金燦燦的大棍。初八魔羅也緩緩從后背上取出了寬劍,至于水鏡先生,卻是捏緊羽扇。千幽公主取出一柄細劍。
  眾人并未太著急,因為眾人看到,那遠處最前面的元嬰期強者。并未入得大秦城。大秦城川好似有著一層透明的護罩一般,一個將軍沖上前,瞬間被彈射了出去。
  鐘山看著大秦城,同時也目光轉移到了大秦城中心的紫玉棺材之內。
  一開始還沒什么。但是。隨著紫玉棺材暴露在人前,那圣上的臉上。貼著的那個墨玉符篆。忽然之間發出了微微銀光。
  非常隱晦。也許別人也看到了。但并沒有在意。墨玉符篆之上。畫有詭異的符咒,銀光繞著符咒路線從上方一直走到下方,停在下方,繼而越來越多,直到最后,符咒之上好似全部充滿銀光之際,天空忽然一暗。四周的月華好似全部被那符篆吸可了一般。符篆驟然冒射出大量的銀光。
  在所有圍攻大秦城的人目光之中,發光的符篆居然慢慢浮起,浮了上來。不再繼續貼著圣上的額頭了。
  符簧浮空。好似要循著月亮。向著月亮飄浮而去一般。轉瞬就要沖破大秦城的護罩。墨玉符篆,沒人知道它是什么來歷。但能貼在圣上的臉上,絕對不是凡物。
  ”所有人,快破城,取天朝玉壘,取圣劍。”白業好似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焦急的大叫了起來。
  “是”不僅那些元嬰期的將領,五大軍團統帥。同時大喝一聲,舉刀向著大秦城劈去。
  ”轟心沁沁沁心沁心沁沁心”
  幾百名強者同時一擊,一擊之威,一點也不遜于剛才白業揮出的一刀。鐘山只感覺四周空間一陣狠狠的震蕩。遠處金光爆閃,再度看不見遠處景象了。繼而。在鐘山耳邊之處,忽然一物快速竄去,帶出一股舌耳的氣流。
  雖然沒看到什么東西。但鐘山的反應是極其變態的,靈光一閃。沒有絲毫猶豫,向著那一物竄去的方向激射而去,同時,眉心中紅鸞粉蓮變得更加通紅了。
  四更完。這兩天沒有太大漏*點。主要是為了鋪設后面的一些人物。現在結束了。明天開始。進入精彩環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