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41 大秦

三無后,一座高山之巔站著十幾人,鐘山、千幽、古林「(堰笥醐匕、阿大、阿二,玉衙宗守山、守宗和五名一代弟子。
  眾人一起站在山頂之處,看著遙遠的方向,太遠了,遠到以鐘山的目力,居然看不到眾人關注的目標。
  鐘山閉目等待,反正看不清,不過也能想象遠處之景。
  眾人僑看方向,卻是玉衙宗之處。
  玉衙宗現在,陣法撤去,眾多山川河流暴露人前,任何一個凡人都能闖入其中。
  此S,1,在玉衡宗前,四個一身戎裝的強者站在最前面,后面跟著三萬多兵甲。
  四人一身戎裝,此四人都是大業皇朝的軍團統帥,四大統帥親臨,看到的卻是玉衡宗全宗棄宗而逃。
  四人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這玉衡宗人太沒有骨氣了。”其中一個統帥吶吶道。
  “是我們將他們殺怕了”又一個統帥道。
  “這沒人了,怎么完成陛下交待?”
  “下一個齋門吧,還剩下八個了。”
  “不好,玉衙宗人沒有骨氣,放棄宗門,那接下來的八個宗門會不會效仿?”
  “不錯,要盡快,我們四人,一人兩個宗門,要快點,不能壞了陛下的大事。”
  “走!”
  隨著統帥的決定,每名統帥帶著八千兵甲,快速離開,這一次,分散開來,迅速向著另外四門開進而去。
  沒多久,玉衡宗下的所有兵甲,都走之一空。
  遙遠處山峰之巔。
  “呼玉衙宗人,盡皆長長呼了口氣,走了,大業皇朝的人真的走了。
  根本都沒進宗,就這么忽然走了?
  看到柳隨風等人的表情,鐘山也能擼到如何,肯定是成了。
  “多謝長老,多謝諸位。”柳隨風恭敬的說道。
  “嗯”眾人點點頭。
  “此次的事情,很可能與大羸山脈有關,玉衡宗人,暫時不要回去,等我前往大贏山脈看過結果,在行處理。”千幽公主想了想道。
  “是”柳隨風馬上務道。
  “大業軍隊已走,我與守山也要回去了。”守宗忽然開口道。
  “你們要回去?”千幽公主微微皺眉道。
  “是,守山與守宗的任務,就是守好山門軍已去,我們自然需要回去再度駐守。”守宗點點頭道。
  “嗯”千幽公主點點頭,兩個老者對著眾人微微恭拜,繼而身形一晃,留下一道殘影向著玉衙宗方向而去。
  “守山與守宗回去也好,他們倆的修為,即便大業皇朝軍隊再來,也能全身而退。”柳隨風點點頭道。
  看著遠處,千幽公主皺皺眉,又看看身旁眾人道:“既然如此,柳隨風,你們五個就統蕓好玉衙宗弟子吧,我們馬上啟程前往大贏山脈,離月圓之夜,也沒有多久了。”
  “是”柳隨風應道。
  在大羸山脈之外,一座山峰之巔,眾人落腳站定,一個個眼中充滿了凝重。
  “水鏡,剛才這一個區域的囚犯,已經是第十批了吧,現在大羸山脈外?全是被囚禁的修者?還有那些冰凍的修者尸體?他們要干什么?”古林皺眉的說道。
  “不清楚,不過,這大羸山脈之外,無盡兵甲,看來大業皇朝是傾全朝之兵了,為的就是玉璽之謀。”水鏡先生搖搖羽扇皺眉思索道。
  鐘山對著遠處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盡是瘴氣,一條山脈,整整一條山脈啊,眾多山川谷地,盡管在這大白天之中也是陰森的可怕,山中生靈也是少的可憐,僅僅一些專門在這種環境修煉的妖獸,才能承受得了,一眼望去,頂多能看到一些漆黑如墨的烏鴉。一種妖獸烏鴉,別的什么生靈也沒有。
  “嘶~…”千幽公主忽然倒抽了口冷氣。一臉的驚駭。
  “公主可有發現?”水鏡先生馬上問道。
  “不對,很不對,不該啊!”千幽公主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怎么了?千幽,什么不對?”古林馬上追問道。
  “根據我們之前猜測,這是一個天陵,夭朝圣上的陵墓,但是,這穴不對,很不對。
  ”千幽公主皺眉道。
  “這穴不對?”古林疑惑道。
  “不錯,以前在玉衙宗時沒覺得,回天朝后,跟天老學過一段時間,夭嚇的葬穴,我學之不精,但這個穴,我認得。這天朝嬰!![邸恐么會選這種葬穴來葬自己?不應該啊!”千幽公主看了一遍,又看一遍,好似想要找出不同來打消自己的念頭一般。
  “這是休么穴?”水鏡先生疑惑道。
  “天下第一兇穴,穴名‘天劫“天劫?怎么可能?公主,你沒看錯?”水鏡先生一臉詫異道。
  “錯不了!天劫孤高脈盡通,四圍有顧穴尊崇。送山后脈低反扯,巨武初興絕后宗。這是夭劫穴的歌訣,此穴一旦擺出,斷子絕孫,宗族覆滅,根血盡消,天下第一兇穴。”千幽公主指了指前方說道。
  “這,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個天朝圣上,怎么可能擺出這樣的葬穴?他要后嗣子孫滅絕嗎?難道是當時風水師故意誆騙他?”古林一臉驚奇道。
  “誆騙?那可是一個天朝圣上,怎么可能被誆騙?沒有他同意,這里怎么可能被建成天陵?一定是他同意的,不過,他到底是何目的?天劫兇穴?而且…………”千幽公主雙眼一瞇。
  “而且休么?”古林馬上追問道。
  而且之苦柳隨風說過,月圓之夜,內部將會是尸鬼縱橫,將他們逼迫而出,那么看來,除了一個天陵以外,這里還有另一個東西。”
  千幽公主沉聲道。
  “什么東西?”古林驚奇道。
  “風水大陣,一個即便過了數萬年都依舊存在的風水大陣,如此強大的一個風水大陣,在大羅夭朝只有天老,不,就算天老也不一定能夠擺出,擺出這個影響到數萬年后的風水大陣。”千幽公主震撼道,逕一刻的猜想,即便千幽公主自己都驚呆了。
  “公主,風水大陣,在下曾經聽聞,但是,風水大陣和戰陣、靜陣,有何關聯?”鐘山忽然開口問道。
  看看鐘山,千幽公主一陣意外,但還是點點頭說道:“現行天下三種修行體系,修積陰德、修功名、修風水,各自領域差別很大「特別是修風水,天下之大,修風水之人寥寥無幾,都是一脈單傳,風水大陣,屬于修風水人才能擺出的大陣,這種大陣,與戰陣、靜陣并不是一個體系,一種對我們來說,詭異至極的陣法,粗淺風水大陣,就能保興衰禍福,精妙的風水大陣,連我都不清楚,不過,這里就有一個,過了今天,明晚就能看到了吧。”
  “是”鐘山點點頭。
  “如公主所說,天朝圣上陵墓,建于這天劫兇穴,甚至外圍擺出至兇風水大陣,這個天陵,耐人尋味啊。當初天朝圣上的想法,也是耐人尋味的?”水鏡先生搖著羽扇皺眉道。
  一切等到明晚,或許能夠從中找出蛛絲馬跡。”千幽公主敫眉說道。
  “嗯”眾人盡與點點頭,事情,一切都連著詭異!
  鐘山一群人所在北面,遠處一個山谷之中。此刻山谷之中正站著兩個黑衣人,一個少年模樣,背著一柄火紅色的寬劍,一臉冷然的看著遠處一些經過的兵甲。而在少年身后,是另一個背著寬劍的中年男子。不過中年男子卻好似仆人一般,躬身站在其后。
  “初八,此次眾公子匯集,還有幾人沒去?”少年沉聲問道。神情并未看向中年男子。
  “公子,除了公子你,還有三名公子沒有前-往,其中就有劍傲公子。”初八尊敬的說道。
  “呵,劍傲?他還是那么執著,敗盡天下英雄?創出自己劍道?萬劍閣內無盡劍法,居然不屑一顧,要自己獨創?沒有積累,如何創劍?”少年露出一絲嗤笑道。
  “是,公子,如此一來,劍傲公子必走無盡彎路,與公子越差越遠,昔日的聘約,也慢慢倒向公子了。”初八點點頭道。
  “不,劍傲雖然執著,但其悟性卻是絕頂,而我們這些公子,又有誰是易于之輩了,不要小看任何人。”少年沉聲道。
  “是,公子,初八知錯了。”初八馬上躬身道。
  “初八廑↓羅?”高空之中,忽然一聲咋喝。
  聲音之強,好似穿云破日一般聲震千里。語氣之中有著一絲意外,一絲挑釁一般。
  初八和少年同時仰頭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