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38 花開世界

緩渡的,鐘山走入玉衙豕的大陣。
  一入大陣,柳隨風就馬上上前道:“如何?”
  微笑的看了一眼柳隨風,鐘山又看看眾人,最后在千幽公主疑惑的目光中說道:“幸不辱命,萬狼放棄針對玉衡宗。”
  “呼”玉衙宗眾人馬上長吁了口氣。
  “那籌碼呢?萬狼有什么條件?”千幽公主馬上問道。
  “柳無雙。”鐘山沉聲說道。
  “孽子”柳隨風臉上露出一絲痛苦,雖然惱恨柳無雙,但,畢竟是自己兒子,看著兒子身死,哪個父親都難以接受的。
  “已經很不錯了。”水鏡先生在一旁奮點頭。
  而古林,卻是一臉的嫉妒。
  “三年時間。”鐘山忽然說道。
  “額?三年?”眾人再度看向鐘山,不知三年是什么齋思?
  “柳無雙折磨那火狼三個月,火狼要求將柳無雙交給它三年,可虐待他,但保證三年后柳無雙不死不殘。”鐘山說道。
  “當真?”柳隨風一臉驚喜道。
  而其他人卻是一臉不可思議,真的?真的這樣就解決了?那些狼這么好說話?
  在柳隨風看來,虐待?虐待就虐待吧,只要不死就好,況且自己那兒子也該受點教訓了,能救玉衡宗已經萬幸了,還能保住無雙的命?
  柳隨風看向鐘山充滿了感激。
  “嗯,你們去跟他說一下吧,三年以后,可重獲自由。”鐘山沉聲道。
  “好,我這就去。”柳隨風馬上風風火火的跑了過去,一點也不見一宗之主的風度。
  不過想想也是,看著自己即將家破,兒子就要送上斷頭臺,忽然之間,家不破了,兒子只要坐三年牢,哪個父親會不激動?
  很快柳隨風就帶著一臉激動的柳無雙飛了過來。
  柳無雙臉上閃過一股期待,一絲不信和一絲懊悔。
  “前輩”柳無雙在耠隨風的授意之下,快速對著鐘山恭敬一拜。
  命能保住了,這比什么都重要,三年,三年時間一晃而過。這一切都是拜眼前開陽宗人所賜,希望一切都是真的。
  “我不是什么前輩,柳無雙,在送你出去前,給你幾句忠告。
  鐘山看著柳無雙道。
  “是”柳無雙恭敬的說道。
  而古林卻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其他人都是耐心的看著。
  “每個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但不是每一個人做錯事后都能承受接著的后果,你用三年時間,彌補昔日之錯,三年之內,你可能受盡狼族折磨,但,你的命終究保住了,不經歷風雨,如何見到彩虹?三年后,要不被狼族折磨瘋掉,要不就是意志磨礪的堅如礱石,未來不可限量,是瘋是龍,希望你好好把握。”鐘山鄭重的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所有人都是眉頭微蹙,點點頭。
  柳無雙看看鐘山,最后神情一肅,恭敬一拜道:“柳無雙謹記前輩教誨,來日必報前輩大恩,敢問前輩名諱。”
  這一刻,柳無雙的眼中盡是鄭重,眼前之人,對自己不僅有救命之恩,而且那最后的教誨,也讓自己醍醐灌頂一般,受益無窮。
  看著柳無雙那無比堅定又感激的神情,旁邊千幽公主眉頭一蹙,有些意外的看看鐘山。
  “呵呵,我不是什么前輩,我叫鐘山。”鐘山笑笑道。
  “是”柳無雙躬身道。
  看到兒子忽然這么懂事了,柳隨風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這笑容不僅僅是兒子命保住了,而是兒子好似一瞬之間長大了一般,看看兒子,又看看鐘山,柳隨風眼中盡是感激之色。
  “走吧”鐘山說道。
  “是”柳無雙馬上點點頭,跟著鐘山一起,向著玉衡宗大陣之外走去,走向那萬狼聚集群。
  看著鐘山帶著柳無雙離去,水鏡先生搖搖羽扇,眼中盡是感嘆之色。
  古林卻是嫉妒的看看鐘山。棒隨風著著外面,眼中閃過一絲不舍。阿大、阿二露出一股興奮。
  至于千幽公主,此刻看著出去的鐘山,卻是捏緊了拳頭。眼中驚疑不定。
  出了大陣,萬狼一陣躁動,鐘山帶著柳無雙一副坦然的是入眾狼之那炙火狼將之子,正雙眼通紅的盯向鐘山身后的柳無雙,若是之前,柳無雙一定恐懼的畏縮不已,但,經過鐘山一陣開導之后,居然好似變了個人一般,坦然,一副坦然。
  “柳無雙交給你了”鐘山對著那火狼叫道。
  “嗚~~~~~~~~…~~~~~~~~那狼仰頭高呼一聲,萬狼一陣躁動,繼而,緩緩的從玉衡宗四周退去。浩浩蕩蕩的退走了,而柳無雙卻是跟著那小火狼,在萬狼擁護之間,越走越遠。
  萬狼奔騰,塵土飛揚,浩大的氣哲佝\著四方遠去。
  鐘山就站在原來眾狼之所,空曠之地,日送萬狼。
  而玉衙宗內,玉衡宗弟子卻是個個露出興奮之色,退了,萬狼退了,玉衙宗沒事了。
  柳隨風連同另外四個一代弟子也是露出了強烈的興奮之色。
  千幽公主卻是看著鐘山,雙眼微瞇,眼中閃過一股奇異的神色。
  直到萬狼全部離開干凈,鐘山才扭頭走了回來。
  鐘山走入大陣之內。
  “多謝”柳隨風帶著四個師弟師妹對著鐘山躬身道。
  “無需謝我,我是公主的下屬,自然為公主分憂。”鐘山搖搖頭“是,多謝長老。”眾人再度對千幽公主道。
  “嗯,走吧,先入玉衙殿,說說你們這次為何遣守宗前往七星繼而,千幽公主一招手,腳下一朵白云栽著自己和鐘山一起向著遠處玉衙峰飛去。
  阿大、阿二非常意會的飛在后面隔著一段距離,而古林看著千幽公主獨自載著鐘山,也是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絲憤恨,毫無遮掩的憤恨。
  水鏡先生看看古林,微微笑笑。
  五名玉衡宗一代弟子臬槁■其后。
  最前面,白云之上,千幽公主看著鄭重鐘山道:“先生,無雙城城主大選,先生竭盡全力,是否僅為報還八門山的恩情?”
  千幽公主眼中閃過一絲擔憂,因為就在之前玉衙宗之難時,鐘山沒有一點先知先覺,若不是自己問起,即便鐘山知曉解決辦法,也不會透露出來。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鐘山依然沒有如阿大、阿二敵對自己無比忠心,僅僅是一種臣屬關系而已,一旦鐘山被調到他人帳下,同樣會調過頭來對付自己。
  無雙城,鐘山盡心盡力,原來,僅僅是還當初硌恩情?千幽公主不需要鐘山還那份恩情,甚至希望鐘山一直欠著。如此能人,若不能全心全意為自己所用,那自己豈不是太失敗了?
  扭頭看看千幽公主,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但還是點點頭道:
  “有一絲那個原因,但不全是。”
  有一絲那個原因,聽到這一句,千幽公主就已經肯定了,鐘山還沒被完全收服,沒有被完全收服,那還不是自己的。不過這樣也好,最少知道鐘山還沒被收服,那就慢慢來,總比不知道要好。而且鐘山那口氣,非常坦誠,坦誠,證明還有希望。
  微微一笑,千幽公主問道:“剛才見柳無雙好似換了一個人,若先生收他為己用,必定盡心盡力,忠義無雙,千幽想請教,先生到底如何做的?就那短短幾句話中,又蘊含何種玄機?”
  意外的看看千幽公主,鐘山沒想到千幽公主會說的這么直接,而且她的眼光也異常獨到。
  深吸口氣,鐘山認真道:“以誠待人,人待以誠。”
  鐘山的意思是:你對別人怎么樣,別人才能對你怎么樣。
  聽到鐘山所說,千幽公主瞳孔一縮,繼而想想鐘山,的確,鐘山為何會還自己恩情?不就是因為自己曾給予他恩情的嗎?
  “千幽受教了。”千幽公主馬上躬身道。
  看到千幽公主微微一彎腰,鐘山眉頭一蹙,馬上虛扶道:“在下不敢,公主萬金之軀,斷不可再如此。在下僅是一名護衛而已。”
  千幽公主站正,微微搖頭道:“不,今日起,先生即為先生,護衛才是虛職。”
  “公主多心了,鐘山受之有愧。”鐘山馬上說道。橄做一嘆,澈辦法,在人手下,上施恩,下不得不受恩。
  “多不多心,是千幽的事,只要不失去先生,千幽多心又何妨。”千幽公主笑道,以誠待人,千幽公主這次直接實話實說,沒有再繞彎子。
  看看千幽公主,鐘山苦笑道:“看來,在下是作繭自緝啊!”
  “作繭自縛?呵呵,先生的比喻真是檣妙il先生放心,千幽以后必以誠待先生,望先生也以誠待千幽。”千幽公主認真道。
  “看來,以后我要樹敵萬千了。”鐘山一陣苦笑道。很明顯,以后成為千幽公主謀士這一身份,是隱瞞不了了。
  “樹敵萬千?呵呵,先生智比天高,不動如山,豈會在意微風吹拂?況且有我千幽,先生自可高枕無憂。”千幽公主笑道。
  “公主說笑了,在下可是風中柳絮,飄搖無根啊,以后只能落于公主大樹之下,遮擋外風了。”鐘山搖搖頭說道。
  事已至此,鐘山想要低調都難了,那么就盡快進入新的身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