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35 穴名天劫

鐘山皺眉的看著這一幕。對于狼族,鐘山有著一種親切感,畢竟,大崝王朝的國獸就是狼,換句話說,就自己這個身份,在這些火狼面前,也是‘無比顯赫’的。
  玉衡宗,和開陽宗是盟宗,也算和自己搭上了一絲關系,因此也不希望它有事,兩難之境,鐘山準備兩不相幫,或者弄清緣由,從中周旋一下,盡量化盡干帛。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原先出去的二人就架著一個畏畏縮縮的紅衣男子走了過來。
  紅衣男子眼中恐慌一片,一臉的畏懼。
  “爹,爹,你要救我啊。”紅衣男子一入大殿就大叫的跑向柳隨風。
  “孽子,跪下!”柳隨風一聲怒喝。雙眼瞪的通紅。
  “噗通”好似一股無形之氣壓迫。紅衣男子驟然跪倒在地。
  “爹,爹,我是你兒子啊!”紅衣男子大叫道。
  “孽子,哼,我問你,你還有什么沒說的?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狼族?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你到底惹了什么事?你要玉衡宗為你陪葬嗎?”柳隨風大喝道。
  “爹,我沒有,我沒有啊,我全說了,全說了!”紅衣男子恐懼的大叫道。
  其他人卻是靜靜的站在一邊,冷冷的看著,沒人來多說一句。玉衡宗,偌大玉衡宗居然被他害到差點滅宗,這時還不說,等到滅宗后再說嗎?
  “哼,孽子,你再不說,我現在就一掌斃了你。”柳隨風大怒道。
  “爹,爹,我是你兒子啊。”紅衣男子恐懼的大叫道。甚至眼中都流下了恐懼的淚水。
  “我沒有你這種兒子,現在全宗人的生死就捏在你手里,你還不肯說?”柳隨風大喝道。
  紅衣男子恐懼的看看柳隨風,又看看其他眾人,最后朝旁邊一倒,倒坐了下來,一副癡呆之狀恐懼道:“我不能說,說了也是死。肯定死,肯定死了。”
  看到兒子如此,柳隨風眉頭一皺,輕輕嘆口氣道:“不管怎么樣,你先說出來,不說出來,狼族攻我玉衡宗,一旦再有狼死,仇恨疊加,將永無止休,甚至驚動炙火狼將,到時就肯定滅宗了,你也死定了,說出來,還有一線生機,不管發生了什么,都有解決的辦法。”
  “爹,爹,你殺了我吧,殺了我,狼族就走了。它們就走了。”紅衣男子好似大徹大悟的一般,馬上跪直了對著柳隨風說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說啊。”柳隨風怒叫道。
  “那只狼,我上次抓回來的狼,其實就是炙火狼將的兒子,炙火狼將現在閉關,所以那小火狼才落單被我們抓到,我當時也不知道,我要知道,我怎么也不敢抓它了。”紅衣男子恐懼道。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柳隨風怒道。
  “就是那天,看它要死了,將它帶出去,后來被一個男子救起的時候,那人說他受過炙火狼將大恩,剛好認得那小狼,說小狼是炙火狼將的兒子,就將小狼帶回去了,而且他還知道我是玉衡宗人,爹,是我害了玉衡宗,你殺了我吧!”紅衣男子一臉恐慌的說道。
  “柳無雙,你”柳隨風怒氣沖沖道。
  “那人救小狼之前,你對小狼做了什么?”千幽公主雙眼一瞇道。很快從柳無雙話語中聽出了一絲破綻,或者說一絲漏洞,他還要隱瞞?
  “我、我……”柳無雙好似說不出口一般。
  “還不快說!”柳隨風叫道。
  “我聽人說狼肉美味,所以當時我就架起火,準備…………”柳無雙一臉畏懼的說道。
  聽到柳無雙所說,所有人都是一窒,他要活活燒死一只金丹期的狼?鐘山輕輕搖搖頭,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柳無雙畏懼的說了出來,本來已經準備好父親的打罵,但是,此刻眾人卻向了身后那個女子。
  “長老,孽子頑劣不堪,鑄成大錯,玉衡宗千年基業不容有失,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次的禍,就讓他承擔吧。”柳隨風一臉悲痛道。顯然準備放棄柳無雙了。
  至于柳無雙,之前讓柳隨風殺了自己,也僅僅是心理承受不了那恐懼,說出的一些混亂的話,當恐懼超出了承受極限,往往一個人會變得極度異常。
  但是,這一刻,柳隨風要放棄他的時候,柳無雙卻再度恐懼了,倒坐在那里,瑟瑟發抖。
  “宗主。”另四人叫道。
  “我意已決,你們無需再勸。”柳隨風皺眉道。
  孽子?就算柳無雙做出這種荒唐之事,終究是柳隨風的兒子,柳隨風大義滅親。但心中依舊很不好受,誰讓自己是宗主呢?玉衡宗不能毀在自己手中。
  “烤狼?還真會想,你以為你死了,那些狼就不再針對玉衡宗了?”千幽公主眉頭一皺道。
  “長老,那我們怎么辦?”柳隨風擔心道。
  千幽公主不理眾人,思索了起來,眉頭越皺越緊,來回踱著步子。
  柳隨風等人耐心的等著,鐘山也站在那里不言不語。
  “水鏡,你有什么辦法?”古林馬上看向水鏡先生道。
  “辦法?沒有辦法,那炙火狼將現在閉關。炙火山脈的狼肯定聽炙火狼將兒子的,或者聽其他重要的狼,但現在眾狼圍攻玉衡宗,可見眾狼非常溺愛小狼,要為小狼報仇,小狼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被架在火上烤,會消氣嗎?除非那炙火狼將親臨,和他談判,或許會好一點。”水鏡先生搖搖頭道。
  柳隨風身后一人說道:“沒有用的,既然是炙火狼將的兒子,那就更沒希望了,我聽說炙火狼將好不容易才得一子嗣,無比寵愛,因此炙火山脈眾狼才這么寵著它,若炙火狼將知曉小狼受此破害,必定更加激狂。”
  聽到那人一說,眾人更加的擔憂。
  “那只有用武力壓服了?”古林皺眉說道。
  這時,千幽公主停了下來道:“玉衡宗未必怕炙火狼將,但是,徹底與炙火狼將結仇,這值得嗎?”
  “長老,只要解決萬狼之憂,我愿意放棄宗主之職。”柳隨風馬上說道。
  看了一眼柳隨風,千幽公主皺皺眉頭道:“放棄宗主之職?這萬狼也不是你招來的,而是你教子無方。”
  “是”柳隨風點點頭。
  千幽公主皺眉想了想,又看看一旁鐘山,見鐘山正眼觀鼻、鼻觀心,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心中一陣無語。
  “鐘山,你是開陽宗人,玉衡宗是你盟宗,有難,你也要幫忙,你說怎么辦?”千幽公主馬上問道。
  “他會有辦法?”古林一旁嘲笑道。
  而水鏡先生也是盯著鐘山,看鐘山如何做。
  阿大、阿二也是一臉擔心的看向鐘山。
  鐘山見千幽公主點到自己,也不再寧心靜氣了。而是深吸口氣,忽然看向倒在地上的柳無雙道:“玉衡宗大難,柳無雙難辭其咎,雖萬死而不足救玉衡宗,但,凡事都有解決辦法,情況雖然危急,但并非沒有辦法解決。”
  “哦?”千幽公主意外的看看鐘山。
  對于現在的逆境,幾乎沒有辦法解決了,就是自己和水鏡先生也想不到好的辦法迅速退去萬狼,雖然知道鐘山智慧超群,但眼前也不是智慧所能解決的啊?但鐘山那什么口氣?并非沒有辦法?
  “呲,千幽,你這個下屬很會吹牛啊。”古林一臉嘲笑道。
  水鏡先生卻是驚奇的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一絲期待。
  阿大和阿二卻是深呼了口氣,因為二人知道,只要鐘山一旦說有辦法,那肯定有辦法。
  至于柳隨風等人,卻是一臉期待的看向鐘山。真的有辦法?
  看看眾人,鐘山說道:“妖獸達致先天,就開了靈智,也就是可以交流了,何況外界那么多開靈智的妖獸?只要能交流,那就有解決的辦法狼退不退,不在于小狼的仇恨有多深,而在于你開出的籌碼有多誘人。”
  “切,跟這些畜生談條件?他們會聽你的嗎?籌碼?它們要的籌碼就是覆滅玉衡宗,你也能給他們?”古林一臉戲謔的笑道。
  古林的一席話,卻是引得玉衡宗人一陣惱怒,一起惱恨的看向古林。
  “那你認為要什么樣的籌碼,才能退去萬狼?”千幽公主皺眉問道。
  水鏡先生也是耐心的看著,眼中閃過一絲好奇,鐘山的話,對,很對,但是這要如何實現?正如世子所說,狼會聽你的話?會和你擺下和談桌,面對面會談?
  “籌碼是什么,要談過才知道,現在就提出籌碼,不是太早了嗎?”鐘山笑道。
  “那么,你能退去萬狼?”千幽公主疑惑的看向鐘山。
  “在下曾做過商人,知道如何談判,愿為公主將籌碼壓到最低。”鐘山點點頭道。
  “哈哈,你和狼談判?怎么談判?”古林一臉嘲諷道。
  不僅古林,其他人也一起疑惑的看向鐘山,他為公主將籌碼壓到最低?怎么壓?
  “你需要什么?”千幽公主非常直接的看向鐘山問道。
  鐘山用手指了指自己道:“一人,三寸舌。”